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地产大亨之死

魏仁武说道:“沈文德吗?我知道他,话说仅温州这座城市,有三分之一的地产都是他开发的,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岳鸣感慨道:“是啊,不过因为我家的集团不是做地产的,所以和他没有多少交集,不然,我倒想认识认识他。”

魏仁武偷笑道:“我想,你很快就可以认识认识了。”

岳鸣疑惑道:“为什么呢?”

魏仁武没有说话,默默地指向酒吧角落里在播放的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本地新闻,而新闻播放的是一则意外死亡案件,一个男人于昨晚凌晨在从一栋高层公寓的十一楼坠落,当场死亡。

本来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亡,意外死亡也不少,新闻播也播过不来,但是电视台却为这次的意外死亡却做了个独家专题报道,因为这次死的人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地产大亨——沈文德。

“沈文德死了……”岳鸣的面上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大字。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嘴角微微上扬,说道:“死得好。”

“为什么死得好?”岳鸣疑惑道。

“我正在想,该从哪里开始找你妈妈呢,现在正好有命案,我们去给当地警察送一份大礼。”魏仁武放下了抚摸八字胡的手,脸上的表情告诉岳鸣,他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计划。

魏仁武和岳鸣立马离开酒吧,来到沈文德死去的公寓。

由于沈文德是昨晚死的,现场已经没有沈文德的尸体了,只在沈文德坠落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线,用粉笔画了一个人形来代替尸体。

现场已经没有警察,想来警察也没必要在这里守一天,所以估计他们已经收队了。

这倒方便了魏仁武检查现场,他穿过警戒线,仔细观察沈文德死的地方。

岳鸣说道:“地上的血迹已经被冲干净了,你还能看出来什么吗?”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说道:“好在他们至少用粉笔画了一个沈文德死前的位置。从位置看,离墙面很近,说明,不是他本人从楼上一跃而跳,确实是从窗口坠楼下来的,不然跳下来的话,应该离墙面有一定的距离。”

岳鸣说道:“接下来,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

魏仁武微笑道:“很明显,这是必须的。”

从报道中所说,沈文德是从十一楼自己的公寓跌下来的。

沈文德具体的房间是十一楼的1111号房间,门口被警察贴了封条。

魏仁武确定过道里没有其他人之后,才掏出一根铁丝捣鼓了一下门,门就开了。

岳鸣小声调侃道:“全开先生也会这个。”

魏仁武白了他一眼。

一进门,魏仁武把灯打开了。

岳鸣喊道:“你开灯干吗?”

魏仁武淡定地说道:“这样才看得清楚啊。”

岳鸣急道:“但是,别人会发现我们闯进来的,然后别人会报警的。”

“我就是要别人报警,这正合我意。”

岳鸣似懂非懂得看着魏仁武。

只见,魏仁武走到客厅中央,仔细地观察周围。

沈文德的家,是一间装修极度奢侈地三室两厅地套间,屋内整洁,一尘不染,窗户大开,寒冷刺骨的风从窗外吹进。

魏仁武说道:“窗户很高,要掉下去,恐怕得爬上去才行,屋头非常整洁啊,就像刚刚被人打扫过似的。”

岳鸣心情紧张地说道:“你应该看得差不多了吧,我们该走了。”

魏仁武摇头说道:“别急,你先打给电话。”

“打给谁?”

“打给警察。”

“你疯了吗?打给警察!我们现在可是私闯民宅啊。”

“你放心吧,我俩安全地很。”

“我……”岳鸣依然游移不定。

魏仁武掏出手机,埋怨道:“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魏仁武拨通电话:“喂,警察吗?沈文德的家,被两个人私闯了,你们快来……沈文德哪个家?就是他死的那个家……”

遭了,这不是自投罗网,岳鸣心里如进入冰窟一般寒冷,吓得他一动不动。

警察来的时候,是破门而入的,一进门七零八落的手枪全部指着魏仁武和岳鸣。

魏仁武微笑着面对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然而岳鸣已经被吓傻了。

一个身穿警察大衣,身材矮胖的中年警官大跨步走进来,用命令式的口吻喊道:“你们两个双手举过头顶,然后慢慢地趴到墙上去。”

魏仁武已经率先举起双手了,岳鸣还傻傻地发愣。

魏仁武喊道:“你愣着干吗!还不照警官的话做!”

岳鸣才反应过来,赶紧举起双手。

魏仁武和岳鸣缓缓地趴到了墙上。

矮胖的警官走到魏仁武的背后,仔细地搜索着魏仁武身上,嘴里还嘟囔道:“叫什么名字,闯进这里,是想要干什么?”

魏仁武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压力很大吧,警官,沈文德的死,上级和媒体都应该特别关注,你可要注意了哟,不能随便宣布意外的,不然你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胖警官对于魏仁武的态度很是恼火,骂道:“我他妈在问你话呢,你在这里瞎扯什么!”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来这里,就是想和你做个交易的,我帮你破案,但是你也要帮我一件事。”

胖警官退后一步,满腹疑团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魏仁武依然举起双手,转过身来,微笑道:“我叫魏仁武,来自成都,是四川省公安厅指定的刑事案件的顾问,旁边这个傻不啦叽的孩子,是我的助手,叫做岳鸣。”

胖警官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说道:“哦,我知道你,我有个同学在四川省公安厅了。”

魏仁武缓缓放下双手,说道:“既然警官知道我,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考虑我的建议了。”

胖警官突然又发火了,吼道:“我叫你把手放下来了,举起来。”

魏仁武像被泼了冷水似的,又只有挺直地把手举起了,而岳鸣则死死得贴在墙上,没有一丝反应。

胖警官带着怀疑地眼神打量着魏仁武,问道:“我问你,你为什么会跑到温州啦,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魏仁武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们是追查一个案子才来到温州的,正好需要警官你的帮助,但是碰巧警官您被这个案子所牵绊,所以我想为警官分担一些压力,才闯入这个地方找寻一些线索的,希望警官你不要介意。”

胖警官总算放松警惕,微笑道:“原来是这样啊,委屈先生了。”

胖警官又对其他举着手枪的警察命令道:“还不把枪都放下。”

岳鸣总算能安心的坐下了,他和魏仁武还有那个胖警官同时坐在沙发上,其他警察已经被胖警察清理到屋外等待。

胖警官自我介绍道:“我姓杜,叫杜克,是温州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这次沈先生去世,舆论压力很大啊,我如果不给出个满意地答复,实在难给上级和公众一个交代啊。”

魏仁武安慰道:“没关系,也许你很难快速地破案,但是你遇到我了,这就是你的幸运,你的缘分啊。”

杜克感动地都快掉下眼泪来,他说道:“真是谢谢了,此事就劳烦魏先生了,在这件事上,魏先生有什么吩咐,我一定全力配合。我希望魏先生能在三天内破案,不然的话,我便以私闯民宅和妨碍司法调查两项罪名逮捕先生。”岳鸣本来还觉得好好的,当听到杜克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岳鸣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魏仁武接住话,回答道:“杜队长太见外了,说什么三天啦,三天太多了,我魏仁武出马,只需要一天,后天天亮之前,我若找不出凶手,我和我的助手登门到您局里自首。”岳鸣这次是真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了。

杜克兴奋地站了起来,恭敬地握住魏仁武的手,感谢道:“成交,那就有劳先生费心了。”

魏仁武也站起来,说道:“举手之劳而已,杜队长不必在意,那明天一早,我便去您局里翻看此案的资料,争取明天早点破案。”

杜克说道:“那我明天一早便在局里恭候魏先生的大驾,魏先生也早些休息,我先告辞了。”

魏仁武挥手作别,说道:“杜队长慢走。”

岳鸣还坐在地上发懵,魏仁武一脚踢中岳鸣的屁股,岳鸣疼得直跳起来。

魏仁武喊道:“愣着干吗!该回去了。”

岳鸣抱怨道:“等等,你为什么只要一天?那个杜队长明明已经说三天了啊!”

魏仁武瘪着嘴道:“主要是我在这里一天都呆不下去了,想早点回去,所以才说一天的。”

岳鸣急道:“如果明天你破不了案,恐怕我们是回不去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放心吧,你什么时候看我失败过,不用担心了,安心回去睡觉吧。”

可是这一夜,岳鸣哪里睡得着,他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魏仁武倒睡得踏实,回房便倒,沾床便睡,夜里甚至打起了呼,鼾声如雷,本就睡不着的岳鸣,这下倒好,彻底没法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