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温州

因为这趟远门不知道要出去多久,所以岳鸣没打算开他的“甲壳虫”去双流机场,而是找了一辆的士车。

两人的行李并不多,魏仁武除了穿了件灰色长风衣,还带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岳鸣除了自己穿的红色羽绒服,就只带了一套里面换穿的内衣裤,按他的意思,缺什么,到那边再买就是了。

两人轻装简行的来到机场,离登机还有一个半小时,岳鸣先去换登机牌,魏仁武守着行李,双眼一直左顾右盼,搜索美丽“猎物”。

没过多久,岳鸣回来了,一回来,就听魏仁武兴奋地说道:“双流机场好多美女啊,我以前竟然不知道,看来以后要常来坐飞机了。”

岳鸣瘪着嘴嫌弃道:“那是你感兴趣的。”

魏仁武调侃道:“是是是,你只对一个女人感兴趣,那就是你妈妈,咦,不对,还有一个姓方的女生。”说到这里,魏仁武掩嘴一笑。

岳鸣的脸顿时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似的,红得发亮。

魏仁武越发得意地说道:“你瞧,被我说中了吧。”

“才…才没有呢。”岳鸣掩饰尴尬道。

到了过安检的时候,岳鸣很顺利的就过了,但是魏仁武在过金属探测门的时候,警报却响了。

一位美女民警拦住魏仁武,很严肃地说道:“先生,请把你身上的金属物取下来。”

魏仁武嬉皮笑脸地解释道:“别这样,美女,你这么美,我又这么帅,就通融一次吧。”

美女面无表情地说道:“先生,我再重复一次,请把你身上的金属物取下来,那个东西是不能上飞机的。”

发现情况不对劲的岳鸣,也走过来问魏仁武,说道:“你带着什么?”

魏仁武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试着和那个美女警察谈判:“美女,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在成都的警察里,没人不认识魏仁武的。”

“既然知道我,是不是就应该放我进去呢?”

“不能,首先不管你是谁,都得按规矩办事,其次,知道你是魏仁武,就更不能放你进去了,我们警察谁都知道你是个讨厌鬼。”美女警察冷酷的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魏仁武脸都绿了,八字胡上扬,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姑娘,算你狠,小岳,等我一下,我去托运。”

岳鸣只得停在安检区等待魏仁武,他望着那个美女警察,那个美女警察在得意的笑,岳鸣心里嘀咕,魏仁武平时到底得罪过多少警察。

魏仁武带着怒气回来,走到美女警察跟前,狠狠道:“虽然你长得漂亮,但是我不喜欢你,你是我第一个不喜欢的美女。”

美女警察很不屑地看都不看魏仁武一眼,只冷冷地说道:“先生,你可以进去了。”

魏仁武在进去之前,还留下一句话:“你男朋友肯定在公安厅里当差吧,我不知道我曾经羞辱过他什么?但是,我知道的是他肯定不爱你,你既然认识我,就一定知道,我说过的话都是有根据的。”

果然,在魏仁武离开后,那女的立即给他男朋友打电话。

魏仁武扳回一城,他坐在候机区里,一直得意地发笑。

岳鸣说道:“你何必和一个女人计较,她不让你通过,只是执行公务而已。”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说道:“我本来不想和她计较的,你瞧见她那嘴脸没,是有多讨厌。”

岳鸣说道:“话说,你是怎么看出来她有个男朋友在公安厅里当差,并且被你羞辱过。”

魏仁武说道:“其实是我想起她的男朋友是谁了而已,公安厅的每一个人,我都认识,他们的家庭背景,我都一清二楚,所以,我想起她是谁的女朋友了。”

岳鸣惊讶道:“那么多人,你记得住?”

“我记得住。”

“好吧,就算你记得住,你怎么知道她男朋友不爱她,你总不能守在他们家专程调查过什么吧。”

“没有,我说这句话,是故意骗她的。”

岳鸣简直无语了,说道:“你真的太坏了,你知道,这样做,可能会拆散他们吗?”

“知道,但是谁叫她惹我了,我就是要让她吃点苦头。”魏仁武满不在乎地说道。

木已成舟,岳鸣也不能更多得怪责魏仁武了,他只问道:“你到底身上藏了什么,没有过检?”

魏仁武回答道:“你还记得我有把匕首吧,我把它带在身上的。”

“难怪不过检,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不能带上飞机么?”

魏仁武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第一次坐飞机。”

“你第一次坐飞机?”

“这有啥好奇怪的,我以前都是坐火车,坐飞机太贵了,而且我也很久没出过远门了。”

岳鸣哈哈笑道:“没想到无所不能的魏仁武,竟然没坐过飞机,突然想起来,你也不会开车。”

魏仁武扬起嘴角,不甘示弱地回击道:“少见多怪。”

岳鸣和魏仁武所乘坐的飞机是一辆中型客机,座位有150个。

今天圣诞节,出行的人并不多,150个座位,仅有30个人乘坐,而头等舱只有16个座位,加上魏仁武和岳鸣也只有四个人乘坐。

岳鸣一坐下来,就说道:“我要睡一会儿,你睡不睡?”

魏仁武摇头道:“别看我在家里这么能睡,我在外面从来不睡觉。”

岳鸣不管魏仁武了,盖上毛毯,很快就入睡了。

魏仁武不睡觉,其实只是想看看空姐长相如何,电视里的空姐都非常的漂亮,结果,他大失所望。

为什么国内一些小航班的空姐都不漂亮,而且还不年轻,可能是因为空中乘务的机制更严格,更需要经验丰富的空姐吧。

但是魏仁武需要的不是经验丰富的空姐,他需要漂亮的空姐。

他很失望,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乘客了,但是头等舱和经济舱是隔断了的。头等舱没有美女,只有一对老夫妇。

怎么办呢?没办法,魏仁武只好选择睡觉。

飞机落地时,魏仁武是被岳鸣摇醒的。

岳鸣嘲笑道:“是谁说的,出门在外,不睡觉来着?”

魏仁武眼珠转了一圈,假装思索了一阵,瘪着嘴说道:“有谁说过吗?不记得了。”

到达温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家酒店,然而岳鸣已经预订了一家酒店。

“温州王朝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位于温州市中心,邻靠温州市体育中心,与民航班车始发站也仅有一街之隔,交通便捷,距大型购物中心仅两分钟车程,地理位置算是不错。

进到房间,魏仁武不解地问道:“喂,小岳,为什么我们要睡一个房间?”

岳鸣说道:“因为,给你单独开一个房间,你肯定会带女人一起住的。”

“带了就带了呗,怕什么啊!”

“我可不想看到陌生人。”

魏仁武哈哈笑道:“小岳现在越来越有主见了。”

找到酒店后,接下来就是吃晚饭。

这是魏仁武最痛苦的一件事,一个久住四川的人,根本吃不惯外省的食物。

“温州菜”又名“瓯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浙菜的流派菜系,以鲜炒、清汤为主,然而对于魏仁武来说,鲜炒和清汤无疑会淡出鸟来。

魏仁武一边吃菜,一边还骂道:“这东西能是给人吃的吗?”

岳鸣说道:“你口味太重了,这些我吃着就挺合适的。”

岳鸣点的菜还算不错了,都是当地比较有名的几道菜式,比如“三层鱼片”、“出水芙蓉”、“温州鱼圆”。

但是,就是不合魏仁武的胃口,逼着魏仁武才吃到一半,就独自跑到超市里买了一瓶“老干妈”,再接着回来吃。

总算艰难地把饭吃完,魏仁武总结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必须要赶紧帮你找到妈妈,才能早一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魏仁武常说,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酒足饭饱,今天饭没吃好,但是至少吃饱了,既然饭饱,就该酒足了。

温州对于两人都不是太熟,魏仁武随便挑选了一家比较有名的近的酒吧,名叫“NANA乐队酒吧”。

这个酒吧,倒是很符合岳鸣的口味,乐队演奏,西餐食物,不算嘈杂的客人。

两人坐在角落里,魏仁武大失所望得说道:“出来逛逛,才知道成都的好啊!”

岳鸣说道:“温州哪里不好?”

魏仁武摇头道:“哪里都不好,食物不好,美女也没有,不好,不好。”

“照你这么一说,温州市岂不是一无是处?”

“那倒也不是,这里的人民有其他地方的人没有的特质。”

“什么特质呢?”

“做生意的特质。”

“这个倒是,‘温商’之名从古至今一直沿用着,足以看出温州人是有多会做生意,就连和我们集团合作的一些老板中,都有很多是温州人。”

“‘温商’中翘楚众多,谁才是这些翘楚中的王者呢?”

“‘温商’中的王者莫过于沈文德,那个号称是沈万三后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