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一、平安的平安夜

圣诞节。

这本是一个外国人才会过的一个盛大的节日,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逐渐被外国文化洗涤之后,很多外国的节日也逐渐被中国人所推崇。

于是乎,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人,把圣诞节过得和春节一般隆重,在他们眼里圣诞节比我们传统的春节可能更加的有意义。

春节代表着团团圆圆,合家欢乐,而圣诞节却更加地浪漫,更加地富有情怀,有些年轻人,甚至把圣诞节当着情人节来看待,就这样,过圣诞节,也成了中国人必过的一个节日,也算是中国与国际接轨的一个象征。

岳鸣是一个中国的年轻人,他就比较推崇外国的文化,自然也非常喜欢圣诞节,所以今晚是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他得好好的准备一番,来迎接这个隆重的日子。

首先,准备节日,菜一定得丰盛,岳鸣特意买了一只鸡和一尾鲫鱼,做了一盘红烧鸡和一盘清蒸鲫鱼,还特意去超市买了一些装饰品,装点了家里,在客厅的正中央,他还摆上了一株超大的圣诞树,接下来就是等待魏仁武回家了。

今天魏仁武下午六点就回家了,在平时他独自出门的时候,一般都会很晚才会回来,而回来的晚的原因,多数是去鬼混,可是一旦到了节假日,他却从来不去鬼混,但不是因为他急着回家过节,节日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按他的说法,一过节就要给那些女人送礼,太费钱,所以干脆不过节。

魏仁武一开门,立即便能感受到节日的气氛,但是他却没有惊喜和意外,他很平静地对岳鸣说道:“小岳,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情。”

岳鸣端着鱼,微笑道:“任何事情都不如吃饭重要,你说对不对?”

魏仁武点头说道:“你说得很对,吃饭最重要。”

魏仁武和岳鸣相对坐在饭桌前,魏仁武尝了一口清蒸鲫鱼,不住地称赞,他知道岳鸣的厨艺,也总是不吝啬用自己这辈子学到的所有的赞美之词来称赞岳鸣的厨艺。

岳鸣说道:“我们好不容易度过了‘封神会’这件事,又恰逢‘圣诞节’,自然该弄顿好的,庆祝庆祝。”

魏仁武说道:“‘封神会’和我的这次对决,还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这场战争还漫长,不过这次有我判断失误的地方。”

岳鸣疑惑道:“你哪点判断失误了?”

魏仁武说道:“我低估了他们,‘白虎’比我想象中要难对付一些。”

岳鸣说道:“是啊,不论那个‘白虎’,还是那个‘白纸扇’都非常擅长打心理战,而且嘴里几乎没有实话,又心狠手辣,确实挺难对付的。”

魏仁武摇头道:“我是低估了他们,你却又高估了他们,我是说他们比我想象中要对付一些,但也只要一些,总体来讲,我还是能对付他们。”

岳鸣说道:“但是他们如果把矛头转向林队长,你又如何化解呢?”

魏仁武得意地说道:“这个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说到这里,这件事也正说明了‘白虎’还不够聪明,他竟然把他下一步的计划告诉了我,这样我就能先他一步,把事情安排妥当。不过,还是很奇怪。”

“什么奇怪?”

“你知道我今天一天都去哪了吗?”

“你每天都会出门约会,谁知道你今天又是和谁约会去了。”

“不,今天我没约会,今天我去林星辰家了。”

岳鸣十分震惊,他惊奇道:“你竟然和林队长约会了?”

“放屁,我都说我没约会,我是去她家调查‘封神会’的痕迹,结果却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是你什么也没调查出来的意思吗?”

“就是什么也没有调查到。”

“这哪里奇怪了?”

“这难道还不够奇怪么?如果‘白虎’真的有所行动的话,我魏仁武亲自出马,怎么会一无所获,这只能说明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又或者说‘白虎’和他的‘白虎堂’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为什么怎么讲?也许他只是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呢?”

“不,就是消失了,我还从其他地方打探他们的下落,却仍然没有他们的半点音讯。”

“你是说南郭先生吧,到现在,你还觉得他可信吗?”

“他一直都是可信的,他隐瞒‘白虎堂’的人数,是因为另有隐情,但实际上他当时还是提醒过我们‘白虎堂’到了成都,说明他还是可信的。”

“好吧,先不说他,现在‘白虎堂’不在成都了,我们是不是就安全了?”

“安全只是暂时的,他们立即采取行动的话,反而要好一些,至少不会防不胜防,但他们现在消失了,下次什么时候会来,就无从预判了,没有预判,便很容易先着了对方的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对手有多厉害,最可怕的是无知。”

本来岳鸣是想安安静静的过一个平安夜,但现在又提到‘封神会’,心里很难感到平安,连吃饭的胃口都消失了。

魏仁武看出岳鸣的不安心了,又说道:“说了这么多不开心的事情,我们来说点开心的吧。”

岳鸣长叹道:“哎!世事烦恼万千,又有什么事能让我开心起来呢?”

“你妈妈的事,也不能么?”魏仁武试探性地问道。

岳鸣猛地站了起来,脸上既惊讶又欣喜,由于起身过猛,差点把饭桌都给带掀了。

魏仁武正在吃鱼,差点被鱼刺卡到,气得骂道:“你他妈一惊一乍干吗!”

岳鸣又小心坐下,赔笑道:“对不起,太激动了。”

魏仁武说道:“知道你心急,但是你得听我慢慢道来。”

“你说。”

“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刚好有我的快递,我就顺便收了,打开快递,原来是我那朋友把照片寄回来了,还附上一封信。信里说,这张照片的相纸是绒面相纸,是用银盐颗粒和化学药水冲洗而成,整个工艺还是二十多年前的水准,要找到当时的买家,还是相当困难的。”

岳鸣听到“困难”二字,本有的欣喜烟消云散,只留下了失望。

魏仁武说道:“不过,他还说了,虽然照片不知道出处,但是照片里的场景,他却知道。”

希望之火又被点燃,岳鸣忙问道:“照片里只有沙滩和大海,怎么能确认照片里是什么地方?”

魏仁武掏出照片,放在餐桌上,指着照片里大海远处的一个阴影说道:“这张照片,照的时候,天气不太好,这远处,本来是有一个岛,但是当时雾太大,只剩下一点点轮廓。我朋友告诉我说,那个岛叫做‘睡佛岛’,是因为形状如一个睡觉的人。”

岳鸣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缓缓问道:“这个岛在哪里?”

魏仁武看着满怀期待的岳鸣,说道:“在温州市的洞头县。”

岳鸣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饭桌。

魏仁武问道:“你想去吗?”

岳鸣点点头。

“想去,咱们就去呗。”

“咱们?”

“没错,就是咱们,咱们就是我和你。”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

“不然呢,反正现在‘封神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正好给自己放个假,我就当是去旅游。”

岳鸣白了魏仁武一眼,讥讽道:“你怕是想跟着我去吃喝玩耍吧。”

魏仁武讥讽回来:“就算是,那你认为你一个人能够找到你妈妈么?”

想来也是这个道理,岳鸣一个人去的话,可以说毫无把握。

岳鸣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呢?”

“择日不如撞日,其他日都是犯忌日,明天就走。”

岳鸣掏出手机,说道:“我查查明天的航班。”

魏仁武阻止了他,他说道:“不用查航班,成都的所有航班,我都能背下来,我们明天就坐下午五点十五分的那一班。”

“那一班会不会太晚了?”

“会,但是只能坐那一班。”

“为什么呢?”

“因为其他航班都是上午。”

“那我们就上午走呗。”

“我们不能上午走。”

“为什么呢?”

“因为我起不来。”

岳鸣简直无语,不过魏仁武确实很少上午会起床的。

虽然第二天,魏仁武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起床,但是一起来就异常兴奋,他很久都没有离开过成都了,倒不是他不想出去玩玩,只是囊中羞涩而已,一想到可以出去玩玩,兴奋地比平时提前了十分钟起床,午饭一吃完,便哼着歌儿收拾着行李。

差不多下午四点钟了,两人临走之前,魏仁武给林星辰打了一个电话:“我要出去玩几天,所以要请个假,如果有什么棘手的案子,你先压着,等我回来一次性解决。”

然后林星辰当然不准请假了,她每天公务繁忙,魏仁武倒好,还要出去旅游,但是魏仁武只是通知她一声,并不是要征求她的同意。

走出“左右小区”,魏仁武对着天空大喊道:“成都,Goodbye!温州,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