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纪念

魏仁武来到岳鸣被掳走的大厅,这里有很多的目击者可以为他提供信息。

魏仁武随手抓住一个护士,怒目圆睁地问道:“你刚刚看到这里有一个小伙子被五个蒙面大汉带走了没?”

护士被魏仁武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惊恐地点点头。

“那你看到他们往什么地方走了?”

护士战战兢兢地说道:“他们开车往‘省体育馆’方向去的。”

魏仁武松口紧握护士衣服的手,面带微笑地说道:“谢谢。不得不说,你很漂亮。”

“不…不客气。”护士小姐惊魂未定地看着魏仁武离去。

走出医院,魏仁武望着“省体育馆”方向,摸着八字胡思索着。

他们几个人,光天化日下掳走岳鸣,必然引起警方的注意,所以他们肯定会想办法避开“天网”,要避开“天网”,势必不会走大路,他们会选择一些小路。

魏仁武沿着人民南路,朝“省体育馆”方向缓缓行走,走到第一个转角时,魏仁武转进金陵横路。

魏仁武又沿着金陵横路走,没几步,向右转便是金陵路。

岳鸣被掳走的时间是七点多一点,街上还没有多少行人,这帮人,一定会找个僻静的地方,把车“改造”一下。

果然,路边有一大滩黑色的水,还有一张被遗弃的车牌号。

魏仁武蹲下来,沾了点黑色的水在手上,用鼻子闻了闻,自言自语地说道:“原来只是黑色的墨水啊。”

岳鸣被麻袋蒙住脑袋,整个身体都被绑成了粽子,绑他的五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他只能听见一些断断续续的车流声,身体也能感到一些颠簸,很明显他被人掠上一辆汽车,且汽车在不停地移动。

岳鸣跟着魏仁武久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他用身体被汽车行驶所带来惯性来感受汽车的移动轨迹。

汽车先是右转,再右转,突然停了下来,下去了三个人,有冲水的声音,没过多久,三个人又上了车,汽车继续往前行驶,又左转……

走了大概快一个小时了,岳鸣从汽车轨迹可以感觉出,他们在故意绕圈子。

汽车总算停了下来,岳鸣被几个人带下车,然后被重重得摔在一把椅子上。

岳鸣头上的麻袋被取走,长时间黑暗下,双眼突然接受强光,会有很不适应,所以麻袋取下的时候,被强光刺得眼睛很痛。

“我想你是岳鸣吧。”一个声音从岳鸣的正前方传来,岳鸣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他的前方有六个男人,一个细皮白肉却身穿黑衣男人坐在岳鸣面前的椅子上,其余五个蒙面大汉直挺挺地站在那个男人身后背着手一动不动。

“你是?我在哪儿?”岳鸣疑惑地问道,他又观察了周围,他目前处在一个废弃的工厂,不知道为什么,岳鸣总感觉自己来过这里。

那个男人用很清脆的声音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敬堂,是‘封神会’旗下‘白虎堂’的军师,称号为‘白纸扇’。”

“原来你就是‘白纸扇’,你把我抓来,是想干吗?”

“你应该知道,我们‘白虎堂’的名单很不幸的落入了魏仁武手里,这件事令我们非常的为难,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筹码’来从魏仁武手里换回名单。”

“所以,我就是那个‘筹码’?”

方敬堂点了一下头。

岳鸣冷笑道:“你们可能不太了解魏仁武,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的死活的,你们抓了我,以为就能威胁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方敬堂哈哈笑道:“真是可惜啊,你竟然把魏仁武想成了这种人,实际上,他可是很关心你的,一听到我掳走你并可能会伤害到你,便立马答应了交易。”

岳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说道:“什么?他竟然答应了。”岳鸣现在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心,高兴是因为冷血无情的魏仁武竟然能如此关心他的安危,担心的是如果魏仁武过来的话,就会正中他们的陷阱。

方敬堂说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也只是想吓唬吓唬魏仁武,只要他乖乖交出名单,我保证你们两个人都毫发无损。”

“毫发无损?先不说我们两个人看没看过名单,就算我们没看过,我估计你们也不会相信,名单到了你们手上,恐怕我们两人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哈哈哈哈哈……”方敬堂很狂妄地笑着,“小伙子,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吗?”

“我完全不觉得你们有什么可以让我信任的地方。”

“好吧,就算我会杀了你们,但是目前的情况,魏仁武也只能答应和我做交易,好歹他也该试试我们是不是讲诚信,如果他不来,你肯定是活不了。”

岳鸣没有办法回答,反正以他的智慧,确实破解不了现在的局面。

方敬堂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毫无办法了?所以你就和我一起耐心等待魏仁武的到来吧。”

岳鸣很有信心的说道:“就算我没有办法,我也相信魏先生有足够的办法对付你们。”

方敬堂说道:“别把他想得和神一样,他也只是一个凡人,再说了,我方敬堂设得局,就算是大罗金仙也破解不了的。”

岳鸣轻蔑道:“那咱们走着瞧。”

方敬堂同样不屑道:“那就走着瞧呗。”

虽然,岳鸣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没有多少底气,因为他觉得,眼前的这个方敬堂与他之前见过的魏仁武所抓的犯人相比,简直是两个级别的敌人,所以魏仁武这次真的是遇到对手了。

差不多过去了5个小时,魏仁武还没有来。

方敬堂显得非常镇定,而岳鸣却有些焦急了。

方敬堂说道:“你看起来很急。”

“我没有。”岳鸣极力掩饰着。

“不用急,我给了他二十四个小时,来猜我们所在的位置,现在才过5个小时,肯定还早得很。”

“你也是真的够无聊。”

“不能这么说,我这样做,也是有目的的,让他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我们的位置,这样就可以消耗他的精神,等他到达这里的时候,精神和身体就都会陷入疲劳,我们对付起他来,就会更加的轻松一些。”方敬堂在笑,非常奸猾的笑容。

“但是你想得太多了,要找到你们,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是魏仁武。

方敬堂脸色大变,他和他的五个手下都回头一看,魏仁武大跨步地走了过来。

“你终于来了。”被绑在椅子上的岳鸣,心情总算能轻松一点。

方敬堂冷冷道:“魏先生,果然是出乎我的预料,没想到你只花了五个小时,便找到了我们。”

魏仁武站在他的跟前,若无其事地说道:“事实上,我只花了一个小时,便估计到你们在哪了,这么久才来,是因为当时没吃早饭,有点饿了,就去吃了个早饭,又想到要来见你,需要庄重一点,所以又顺道回家洗了个澡。”

“哦?魏先生倒是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位置的?”

“很简单,你们把汽车用黑墨先把汽车涂成黑色,把岳鸣抓了过后,就立马清洗了墨水,换了车牌,本来是不好追踪,但是墨水残留的气味太严重,所以,我沿路问路过的商家老板,有没有闻到很刺鼻的墨水味,由此便能确定你们的行踪。然后我发现,虽然你故意绕了些路,但是方向却是往郫县的,我一回想,当时李宣然就是在这里被我们逮住的,我就估计十有八九你会在这里了结这件事,也算是给死去的李宣然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岳鸣才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还真是当时他们抓住李宣然的地方,难怪他觉得有些熟悉,只不过那天是黑夜,没能记住整个废弃工厂的全貌,所以他才会认不出来。

“啪啪啪……”方敬堂拍起手来,他称赞道:“魏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啊,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我和老李是好朋友,所以我才会选择他去世的地方。”

“恐怕不止是朋友吧!”当魏仁武说出这句话时,方敬堂心像被刺了一针。

魏仁武接着说道:“你手指甲涂了透明指甲油,还适当画了眼线,涂了唇膏,而且看到我时,你的眼神相当异样啊,那种眼神肯定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看另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弯’的。”

方敬堂面如死灰,岳鸣听到这些,差点笑喷出来。

方敬堂冷笑道:“还真被魏先生给看出来了,我是‘弯’的又怎样,我是喜欢李宣然又怎样,难道像我们这类人,就应该受到魏先生的歧视么?”

魏仁武摇头道:“我倒没有歧视同性恋,不过像你这么恶心的人,还真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简单点来说,你就是同性恋里面的败类。”

方敬堂哈哈笑道:“魏先生说这些,无非是想激怒我,让我松懈,废话少说,咱们还是进入正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