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人情债

“我明白了。”岳鸣若有所思。

方芸看着岳鸣,疑惑地说道:“你明白什么了?”

“没…没什么。”岳鸣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掩饰道。

“你们男人都是喜欢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吗?”方芸有点不太高兴。

“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岳鸣赶紧解释道。

“本来我以为……”方芸没有把话说完。

“以为什么?”

岳鸣也真是木鱼脑袋,女孩的心思不能说透的,只能自己去猜,其实方芸想说的是本来她以为这只是一个互相对对方有意思的男女的单纯约会,但岳鸣却总是问一下和约会没有关联的问题,所以她才有些生气的。

可是岳鸣竟然还要追问,方芸顿时便爆发了,她站起来失望地说道:“算了,我还是回家吧,你根本就不想约会。”

这一下,可把岳鸣急坏了,他赶紧拦住方芸说道:“没有那回事,其实…其实…”岳鸣这时也像小女生似的,不敢直说了。

“其实什么?”这次换做方芸来追问了。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说到这里,岳鸣的脸立马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说实在的,像方芸这样单纯又可爱的女生,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怦然心动的,岳鸣也是男人,他的性取向也没问题,他自然会心动的,哪怕他约她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调查,但接触过后,很快就有点喜欢这姑娘了。

这时,方芸的脸也不比岳鸣白到哪里去,也红得像苹果似的,可爱中多了一份俏皮,她害羞得坐了下来,继续着约会。

后来,岳鸣还是坚持将约会完成了,但是他的心思却不全在约会上面,这是方芸所察觉不到的。

夜已深,岳鸣把方芸送回家后,便也回家。

他一进入“左右小区”的大楼,便十分小心谨慎,随时观察有没有跟踪他。

最终,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还是安全地回到家。

然而,魏仁武并不在家。

岳鸣又得忍受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独自一个人在家等待魏仁武。

魏仁武一到家,岳鸣便急着问道:“你去哪儿啦?”

魏仁武哈哈笑道:“就允许你去约会,难道我就不能去了么?”

岳鸣一时语塞。

魏仁武又说道:“说吧,你今天都打听到些什么?”

岳鸣把方芸所说的,转述给魏仁武听。

魏仁武点燃一根烟,嘴角上扬,似乎很得意的样子。

岳鸣问道:“这五个人,到底谁是监视我们的人啊?”

“五个都是。”

“什么?”岳鸣惊讶道,显然魏仁武的回答已经超出岳鸣的预期。

“按他们所在房间的位置,有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一个在隔壁,另外两个在街对面,这样看来,我们确实是被包围了。”岳鸣都紧张要死,魏仁武却说得如此轻描淡写。

岳鸣说道:“知道他们是谁,我们又能怎样啊?”

“我们就能反过来监视他们了。”

“我们该怎么去监视他们呢?”

“总之,先睡觉。”说完,魏仁武就钻进了自己房间,留下岳鸣一个人在客厅里发懵。

第二天早上,魏仁武很早就来叫醒岳鸣。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魏仁武第一次叫岳鸣起床,他从来都要睡到中午过后自然醒的人,这次居然是他亲自叫岳鸣起床,而且还是凌晨六点钟。

岳鸣睡在床上,睡眼朦胧地望着魏仁武,问道:“怎么了?这么早叫醒我。”

魏仁武鬼鬼祟祟地说道:“现在凌晨六点,人类精神最疲倦的时候,也是监视我们的人防范最松懈的时候,赶快起床,我们要出去见一个人。”

岳鸣一下精神就来了,三下五除二便穿好衣服。

魏仁武把所有窗帘拉上,屋里的所有灯打开,才离开家门。

凌晨六点,街上还没有任何行人,只有几个早餐店早早地开门,他们在准备早饭的食材。

微弱的路灯映照下,驶出一辆银色的“甲壳虫”汽车。

岳鸣驾驶着“甲壳虫”汽车,问道:“你为什么要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

坐在副驾驶的魏仁武说道:“这样,就可以假装我们两个还在家,至少他们不敢趁我们在家的时候,又对我们家进行一次搜索。”

“我们现在上哪儿去?”

“我们去望江公园找一个人。”

到达望江公园的时候,望江公园没有一个人,空空如也,甚至连灯光都没有,黑漆嘛唔的,岳鸣真不知道,来这里找人,首先也应该有一个人才行啊。

魏仁武带着岳鸣穿过层层黑暗,来到“府南河”边,还真有一个人,是一位正在垂钓的老人。

魏仁武恭敬地问候道:“南郭先生,早。”

垂钓的南郭先生看着缓缓流动的河流,说道:“小魏,你今天这么早就来见我,有些反常啊。”

“‘封神会’的人已经找上门来了,所以我要打破一些常规来走到他们前面。”

“但是你忘了吗?按规矩,你该一个人来见我,但是你今天却带了岳中原的儿子来。”

“老人家,您认识我和我爸爸?”岳鸣很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人,但是这个老人却认识他。

南郭先生冷笑一声,并未理睬。

魏仁武说道:“我带他来,是让他认个路。以后,万一我不能来,他就代我来。”

南郭先生说道:“没想到,像你这样的人,竟然能信任另外一个人。”

魏仁武说道:“双拳难敌四手,我有时候也需要帮手的。”

南郭先生说道:“说正事吧。”

魏仁武说道:“‘封神会’这次来了多少人?”

南郭先生说道:“据说来了六个人。”

魏仁武说道:“我知道有五个小喽啰,还有一个是‘白虎’吗?”

南郭先生说道:“不是,是‘白虎堂’的一个‘白纸扇’。”

魏仁武轻叹道:“大鱼没有来啊,那能知道‘白纸扇’的身份吗?”

南郭先生说道:“‘封神会’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以我的能耐,最多能知道‘四九’这一级的身份。就连你上次逮住那一个,我都是过后才知道他是一个‘草鞋’。”

魏仁武说道:“那‘白纸扇’的动向呢?”

南郭先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能打听到‘白纸扇’到成都,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想知道他们的行踪,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几乎很少和其他黑道有交集,就算有交集,也最多是‘四九’和其他黑道同僚打交道,他们的管理层从来不亲自露面。”

魏仁武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知道‘白纸扇’来了,就已经足够了,那今天先告辞。打搅了,南郭先生。”

“不送。”南郭先生依然目不转睛地望着缓缓流动的“府南河”。

一回到车里,魏仁武就说道:“‘十万个为什么’,你肯定又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正准备发动汽车的岳鸣,先放弃开车了,而是问道:“谁是‘十万个为什么’?”

“你是。”

“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怪外号?”

“你又在问为什么了。”

岳鸣无言以对。

魏仁武哈哈笑道:“算了,你继续问吧。”

岳鸣谨慎地问道:“那个老人家是谁啊?”

“南郭先生啊。”

“我听到你这样叫他了,我是想问,他是干什么的?这么早就在河边钓鱼,可不是一般人会干的事情,而且你们之间的对话,我是真的一句都听不懂。”

“看过‘武侠小说’没有?”

“看过。”

“‘武侠小说’里面有个人物叫做百晓生,通晓江湖的一切事情。”

“这个我知道。”

“这位南郭先生就是成都地下世界的‘百晓生’,通晓很多连警方都收集不到的犯罪者的信息,他坐在那里钓鱼,并不是真的为了钓鱼,而是在等待向他‘买’信息的人。”

“买?我没看到你给他付钱啊。”

“南郭先生和普通的交易者可不一样,钱在他那里是买不到任何信息,他只要‘人情’。”

“‘人情’是指只有熟人才能去问信息的意思吗?”

“不不不,不是那个‘人情’,是‘人情债’的‘人情’,也就是说,要向南郭先生取得信息,那么你就等同于欠了他‘人情债’,一个月内,你必须还他的‘人情债’,不然的话,他就会把你最黑暗的那一面信息,送给你的敌人,对于我们这种混迹于黑暗社会的人来说,信息到了敌人手里,无疑就等于死亡。”

“那么,欠下这种‘人情债’,都应该怎样去还呢?”

“这个就说不好了,完全得看南郭先生自己的心情,我打个比方,他有可能是让你帮他去买瓶水,又有可能是让你去帮他杀一个人。”

听到“杀人”二字,岳鸣脸都绿了,他担心道:“那你不担心吗?你这次问了他问题,万一他叫你去杀人呢?”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一点也不担心。”

“为什么你会不担心?”

“幸好我已经预付过三次‘人情’了,这一次用完,我也还剩一次‘人情’,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叫我去做任何事情的。”

这下,岳鸣才放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