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刑侦顾问

魏仁武接着说道:“死者生前有叫夜宵,而且夜宵送来的时间是在她死后,说明她是知道自己会被人杀死,也许是算准时间,希望酒店这个时候,能及时发现有人预谋杀她,也有可能是希望有人来给她收尸。不管是哪一个原因,总之,死者生前,肯定是知道自己要死的。然而,她生前还精心打扮过一番,还说明一个问题,她肯定是认识这个凶手的。”

“如果她是爱美丽的人,她从白天起就一直化着妆的,这很奇怪吗?”林星辰打断了魏仁武的话。

“我都说了,你不了解女人,化妆对于女人来说,是很损害皮肤的事,爱美的女人不会随时都化妆,她们只会在出门和约会的时候,才会化妆,所以我一直都在说,对于你这种男人婆来说,根本是无法理解的。”林星辰脸颊有些泛红,确实自己虽然是个女人,但这些女人惯有的行为,她也不太注重,回想一下,也有可能正是这样,所以自己才成为大龄剩女。

“现在,咱们再来谈论了一下,凶手不是敲门进来的,也不是从大门出去,凶手是如何进出这个房间的呢?”魏仁武把问题抛出来,但是林星辰和岳鸣茫然地摇摇头。

魏仁武指了指窗户,说道:“最有可能的,就是从窗外爬进来的,窗户虽然关着,却没有从里面反锁住,从一个合理的角度来讲,酒店的窗户从一开始都是锁上的,如果不开窗户,完全没有开锁的必要,就算死者有打开窗户,关上时,既然能够顺手合上窗帘,也应该顺手反锁窗户。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凶手不是敲门进来的,而是敲窗子,死者为凶手打开窗子,犯了案,又从窗户逃离的,然后顺手合上窗帘,关上窗户,但是却不能从窗户外面锁上窗户。这样解释是不是很通畅。”

“你不觉得爬窗户这种事,有点像‘碟中谍’的剧情么?”林星辰有些不太能相信,岳鸣也感觉这种事情太难以置信了。

“你们不要觉得这很奇怪,我认识一个人,他就能办到。”

林星辰疑惑地问道:“谁?你倒要带我认识认识。”

“你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那就是我。”魏仁武指着自己说道。

“哈哈哈哈哈!”林星辰捧腹大笑。

魏仁武尴尬道:“这种事情很简单的,一根结实的绳子就能办到,比如这根。”魏仁武指向悬在半空的黑绳。

这时魏仁武,脱掉鞋子,站上床,拉了拉黑绳,又拿鼻子嗅了嗅,因为绳子悬挂的位置较高,必须站在床上才能凑近鼻子,所以魏仁武才站上去的。

突然,魏仁武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说道:“好家伙,这次被我逮到尾巴了。”

林星辰忙道:“快说,你又发现了什么?”

“别急,让我先见见酒店经理。”

酒店经理是个秃顶中年男人,一直等在1513房间的门口,心里一直很忐忑,毕竟自己管理的酒店出了人命,这是非常影响酒店生意的事情,一旦老板问责起来,估计工作是保不住了。

这时魏仁武他们出来了,酒店经理连忙上前询问道:“林队长,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林星辰望了望魏仁武。

魏仁武对酒店经理说道:“你是酒店经理对吧?让我来问你,楼顶天台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出?”

酒店经理低着头,有些担心,害怕自己不但工作没保住,还惹些刑事责任,小心地说道:“楼顶天台都是上了锁的,只有酒店办公室才有钥匙打开,一般酒店人员有任务上天台,都要跟办公室申请钥匙。”

“最近这把钥匙没有丢失过吧?”魏仁武继续问道。

酒店经理有些迟疑,仔细回想了一下,依然低着头说道:“没有丢过。”

“你确定?”魏仁武很紧迫地追问。

“我确定,办公室都是有监控的,如果有谁拿过,都能看到,而且每次借钥匙,都是会在本子上实名签字的。”酒店经理抬起头,斩钉截铁地答道。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突然笑了起来,“经理,麻烦你帮我们找个小会议室,然后协助林队长一起,召集一下,七层以上所有楼层,正对着1513的所有房间的房客。”

“好的,好的,那就用三楼的欣雅厅吧。”酒店经理连连点头。

魏仁武又安排道:“林大队长,就有劳你大驾,先按我说的办,小岳呢,就先跟我去三楼。”

“你是我老大,你都这么安排了,我作为小妹,岂敢不从。”林星辰冷冷道。

魏仁武尴尬地说道:“别,林老大,你才是我老大,小弟是请求您去办事,岂敢安排您。”

“好了,不跟你扯淡了,还是那句话,正事要紧。”林星辰又对着酒店经理说,“走吧。”

欣雅厅是一个只有三四十平米的小型会议室,里面只有一张长方形会议桌,平时只有一些大公司的高层会租借这些地方开会,此时已经凌晨零点过了,这些会议室自然没有其他人使用,而魏仁武和岳鸣就相对坐在欣雅厅里,两人面前一人一杯刚刚酒店服务员倒的热茶。

岳鸣没有说话,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魏仁武,脑子里似乎在思考什么。

魏仁武翘起二郎腿,摸着胡子,突然说道:“你有什么想问的,现在可以问了。”

“来之前,你说你不是侦探,又不是警察,那现在我们在做的事,算什么事?”岳鸣终于可以开始打开自己的疑惑了。

“我不是侦探,我也不是警察,侦探这个职业,有很多不合规矩的地方,我不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却要守很多的规矩,我更不喜欢。”

“那你这算什么工作?”

“我的工作,叫做刑侦顾问,相当于警察请的刑侦方面的专家。”

“刑侦顾问?我没听说过这种职业。”

“你没听过是正常的,我们这类职业,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暴露给公众的,因为,我们的存在,就证明了警察的无能。不过,有许多比较有名的侦探,也会偶尔给警察做顾问,但是他们是偶尔,我是专职。”

岳鸣点点头,总算是明白了。

魏仁武接着说:“刚刚那个林队长,不过三十出头,却能当上省刑警支队大队长,我的功劳可不小。”

“这么说来,你经常帮她破案了?”

“那当然,我和她是老同学,从一起读书的时候,她就知道我的能耐,她当上警察以后,每次一遇到搞不定的案子,都来找我,每次我又能帮她破案,她就回去领功,所以才能爬得这么快的。”说到这里,魏仁武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那今天这个案子,你怎么看呢?”岳鸣想套一点魏仁武的意见出来。

可魏仁武却不吃这套,哈哈大笑道:“不可说,不可说。不到最后证据确凿的时候,一切都不可说。”

岳鸣摇摇头,叹道:“哎!但是刚刚在房间里,你好像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林队长。”

“不错嘛,你居然能观察出这点来。那你一会儿更要闭嘴了,我所做的一切,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千万不能破坏了我的计划。”突然魏仁武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言语中带着威胁。

岳鸣不敢说话了,连忙点点头。

这时,林星辰和酒店经理领着一帮住客来了。

这帮住客一共8个人,几乎每个人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其中就一个女人抱怨道:“都几点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有什么事要问,就赶快一点。”

魏仁武站起来,微笑道:“大家稍安勿躁,请下各自就坐。”

林星辰也跟着说道:“请大家配合一下警方的工作,毕竟出了人命。”

没办法,大家都不想引火烧身,生怕自己被警方怀疑和命案有关,只得无奈的围着会议桌坐了下来。

魏仁武环顾了这帮人,然后分别先询问了他们怎么称呼,哪里人,什么工作,住哪一个房间。

一个穿着得体、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姓叶,来自上海,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来成都出差,住在1713。

一个头发有些秃顶,穿着睡衣的男人,姓陈,来自福州,生意人,来成都谈生意,住在2013。

一个也穿着睡衣,刚洗过澡,头发都还没烘干的,看上去挺孔武有力的男人,姓李,来自北京,医生,来成都出差,住在1813。

一个穿着休闲夹克,身上有些酒气的接近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来自北京,姓王,军人,来成都见老战友,住在2313。

一个穿着黑色呢子外套,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来自广州,姓杨,全职太太,来成都探望读大学的女儿,住在2413。

一个穿着蓝色长裙,有点与众不同气质的女子,来自西安,姓张,言情小说家,来成都旅游,住在2613。

一对年龄相差比较大的情侣,男的穿着蓝色休闲衬衣,年龄大概在接近五十,姓黄,是个生意人,女的年龄大概在二十出头,紫色长发,长得挺漂亮的,姓何,穿着白色蕾丝连衣短裙,经营一家服装店,都是成都本地人,住在2813。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女人就是一进门就开始抱怨的女人。

情况打听清楚后,魏仁武说道:“有件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大家都屏住呼吸,仔细听他说事。

“我想抽一支烟。”说完,也没等大家同意,魏仁武就从裤子包里掏出一根蓝色“娇子”烟。

一旦一个封闭的坏境下,有人要抽烟,不抽烟的人,就会下意识的想要捂鼻子,以确保自己不会吸进二手烟,在场的姓叶的男士、姓杨的全职太太、酒店经理、林星辰和岳鸣都有这个动作,很显然这几个人,都不抽烟。

魏仁武虽然掏出了烟,却半天翻不出打火机,尴尬地笑道:“你们哪位带着火,借我一下?”

剩下这几个人,刚好都带着打火工具,姓陈的和姓李的掏出了zippo打火机,姓王的军人掏出的是一个塑料打火机,姓张的言情小说家和那对情侣拿出了酒店的火柴。

魏仁武撇着嘴说道:“算了,还是不抽了,有部分人好像不喜欢我抽烟。”

姓何的女士有点不高兴了,讽刺道:“你可真是没事找事啊?”

魏仁武也不甘示弱,冷笑道:“我这人,虽然是喜欢没事找事,但是还好我不喜欢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