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二、无法逾越的大山

李佳然吼道:“你笑什么笑?”

女老板笑道:“我笑你们太天真,你以为我被你们逮住了,这件事就结束了吗?你们没有见识到‘鬼魅’的可怕。”

全开说道:“然哥,我担心我们逮住了她,‘鬼魅’一定会回来的。”

李佳然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我得叫点支援过来。”

李佳然拨通了吴队长的电话:“队长啊,你还没休息吧……我们这有重大进展……你带几个弟兄来一下……我们在……”

全开闭起了眼睛,思考了起来。

陆通闲来无事,便审问起了女老板:“你为什么要和‘鬼魅’混在一起?”

“不关你的事。”女老板冷笑道。

陆通又吼道:“都到这份上了,还嘴硬呢。”

女老板又冷笑道:“小兄弟,你现在尽管得意,马上你们就会生不如死。”

“遭了。”全开睁开眼睛,突然惊呼道。

“怎么了?”李佳然已经挂掉电话,和陆通同时问道。

全开转头问李佳然:“然哥,我问你些事。”

“什么事啊?”

“我问你,那次贩毒案都有谁知道详情?”

“我、王大爷、吴队长三个人。”李佳然一头雾水。

“吴队长是不是之前所有的毒品案都要亲自参与。”

“是的。”

“这次他却没有亲自参与了?”

“没有。”

“到底怎么了?”陆通急问道。

全开拍一下自己脑袋,懊恼道:“我早应该想到的,吴队长就是‘鬼魅’。”

“你说什么?”李佳然和陆通惊呼道,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全开淡定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难以接受,但是他确实嫌疑最大。然哥和王大爷接到报案后,为什么‘迷笛bar’就停止售卖毒品,让你俩去调查的时候无功而返。而当时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三个人。王大爷已死,然哥又是初出茅庐的新兵,最有嫌疑的就只剩吴队长了。王大爷也察觉到这一点了,所以他才单独约见吴队长,希望能用交情劝他自首,然后心狠手辣的吴队长可不会老实地就范,他当场便杀了王大爷。”

陆通问道:“那他为什么要写‘鬼’字呢?”

全开说道:“这就是吴队长聪明的地方,他写下‘鬼’字,并连环作案,把自己伪装成连环杀手‘鬼魅’,就是为了在警界造成恐慌,把警方的视线从这次贩毒案转移到连环杀手上来,由于他是‘鬼魅’案件调查的直接负责人,所以他每一次都能很轻松地得知调查‘鬼魅’的警察的动向,从而杀害所有调查‘鬼魅’的警察。本来他以为,杀害了几个警察过后,就没人敢再调查此案,此案也会成为悬案的时候,刚正不阿、心地善良的林姐姐却坚持要调查‘鬼魅’,甚至还要回到自己的母校‘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找经验丰富的杨教授来协助侦破此案,这逼得吴队长不得不追到沈阳去将林姐姐杀害。”

全开又看着女老板,说道:“吴队长给你的毒品,应该是他以往所侦查的毒品案里私自扣下来的吧。”

女老板冷哼一声。

李佳然还是不愿意相信全开所说的一切,他质疑道:“可是这一切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吴队长就是‘鬼魅’呢?”

全开走到客厅中间,摊开双手,说道:“这个房间里,充满了证据。不出意外的话,他在这里生活过,任何不起眼的角落,都很可能留下他的指纹或者毛发。”

虽然李佳然心里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也只能接受现实。

“遭了,刚刚然哥给吴队长打电话叫支援,现在岂不是没有支援了?”陆通惊呼道。

全开轻叹道:“现在看来,是这样的。”

“这可如何是好,他会来杀我们吗?”陆通有点慌张了,他本以为吴队长会是“救命稻草”,做梦也没想到他就是“鬼魅”。

全开镇定地说道:“不要慌,刚刚然哥向吴队长请求支援,所以吴队长并不知道他是‘鬼魅’这件事已经被我们拆穿了。”

李佳然和陆通屏住呼吸,仔细聆听全开的指挥。

“既然他不知道,他肯定想继续用吴队长的身份继续骗我们,然后趁我们不注意干掉我们三个人。”全开虽然看似镇定,但实际上,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反过来趁他不注意,先他一步拿下他。”陆通和李佳然听到全开好像有办法似的,提到嗓子眼的心又归于原位。

突然,女老板大笑道:“哈哈哈哈哈,你们简直痴心妄想,那个老狐狸,不是你们这群小屁孩能对……”陆通拿了块抹布堵住了女老板的嘴。

全开接下来说道:“接下来的每一个字,你们两个都要仔细听好了。首先,吴队长会进门,然哥负责带他进到客厅中央,你主要跟他讲案情,吸引住他的注意;其次,陆通你力气大,绕到吴队长身后,看准时机,便扑倒他,一定要迅速控制住他的右手,他是右手使枪的人,他身上藏枪的位置,一定是右手顺手就能拿到的;再次,我便冲上来控制住他的左手;最后,然哥就上来缴他的枪。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逮捕他。”

陆通和李佳然仔细琢磨全开的话,生怕自己会漏掉哪一个流程。

接下来,就是等吴队长的到来。

三人围坐在一起,一句话没有说,心里都紧张地要死。

全开一直微笑着看着二人,他其实心里很清楚,他的计划并不能百分之百成功,甚至连百分之三十的几率都不到,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就算是百分之三十也要试试,不然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而且他必须强作镇定,现在他就是陆通和李佳然的心理支柱,如果他的精神先垮,那么另外二人必定也会跟着垮了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吴队长还没有来,全开的背上开始冒冷汗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吴队长还没有来,冷汗已经打湿了全开的整个后背。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吴队长还没有来,陆通有些坐不住了,他说道:“事情有些奇怪啊!”

李佳然也说道:“本来他刚刚逃走,也应该离得不远,怎么会一个半小时了,还没有来?”

话音未落,“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三人同时身躯一震。

“去开门。”全开对李佳然说道。

李佳然脚有些发软,他强起身,缓缓走到门口。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他惊呆了,门外并不是吴队长,而是一男一女,他好奇地问道:“你们是谁?”

男的回答道:“我叫魏仁武,旁边这位美女叫林星辰,我们是全开和陆通的朋友。”

一听到是魏仁武和林星辰,全开赶紧跑到门口,急道:“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赶快走。”

魏仁武哈哈大笑,大跨步地走进门,他笑道:“危险?你是说那个姓吴的大队长么?”

陆通好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星辰也走进门,代魏仁武回答道:“因为那个吴队长已经被魏仁武带到公安局去了。”

“什么!”全开、陆通、李佳然同时惊呼道。

就连那个被堵住嘴的女老板也投来惊奇的目光。

魏仁武坐到女老板的旁边,点燃一根香烟,说道:“自从见到林言死前的表情,我就猜测林言之死,肯定是她的同事干的,不然这么有勇气的林言不会露出那种惊讶和恐惧的表情,所以我一到天津就打听林言有哪些同事,然后就觉得那个吴队长有问题,所以我便一直跟踪他,刚刚陆通去追他,我也看见了。最后,就在一个半小时前,趁那个吴队长讲电话不注意的时候,给了他后脑勺一闷棍,现在已经把他交给警方了。”

全开失落地说道:“你竟然能透过林姐姐的表情,就这么下判断?”

魏仁武说道:“我办案,很多时候都是通过灵感和直觉来寻找线索,这样才能走在罪犯的前面。而你,全开,一心扑在能看见的线索上,所以老是被罪犯牵着鼻子走,我问你,如果罪犯不留下线索,你是不是就没有办法了?”

全开无法反驳,魏仁武说得没错,他确实一直被“鬼魅”牵着鼻子走,他长舒一口气,说道:“魏仁武,我输了。”

陆通问林星辰:“你怎么跟他走在一起了?”

林星辰回答道:“因为今下午,我专程找他来破案的。”

“什么?全开不是在追查这个案子么,你为什么要去找他?”陆通很生气地怒吼道。

林星辰低下头,不说话,魏仁武挡住林星辰身前,说道:“因为我比全开强,这就是她来找我的原因。陆通,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陆通不喜欢魏仁武,无论魏仁武是不是比全开强,林星辰去找魏仁武帮忙,他就会觉得林星辰背叛了他们。

全开把手放在陆通的肩膀上,说道:“陆通,算了,星辰没有做错,她找魏仁武是对的,而我,甚至连你和然哥的性命都差点保不住。”

陆通不再说话了。

林言的头七之日。

林星辰、魏仁武、全开、陆通都看着林言的尸体被推进熊熊燃烧的火炉里焚烧。

陆通说道:“星辰,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林星辰坚定地说道:“我以后要继承姐姐的遗志,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你们呢?”

陆通说道:“我不喜欢当警察,警察这个职业太危险了,我还是想当一名商人。”

魏仁武说道:“警察这个职业太不自由了,我更喜欢做一名自由自在的侦探。”

全开说道:“以前我立志要做一名警察,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以后也要做一名侦探,而且是比仁武更好的侦探。”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你这辈子都实现不了了。”

“哈哈哈哈哈……”四个人都笑了,开怀大笑。

“这个故事,我讲完了。我们四个,绝口不提大学的事,就是怕勾起星辰的伤心往事。哎!回想起来,仁武真的是我面前的‘大山’啊,每次当我以为已经翻越过去的时候,他又会挡在我的面前。你知道吗?杀死陆通的凶手被逮捕前,跟我说过一句话,她说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就是无论如何都想要战胜仁武。她确实说得不错,不过,截止到目前,我仍然不如仁武啊!”全开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故事跟岳鸣讲完,他讲完后,也终于把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魏仁武的心结给解开了。

全开站起身来,又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不然就来不及上飞机了。”

“等等,全先生,我还有一个疑问。”岳鸣急道。

“什么问题?”全开疑惑道。

“您刚刚说魏先生以前的心愿是当一名侦探,可是他现在却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侦探,这是为什么呢?”

全开又坐下来,说道:“这是因为另一件事,改变了仁武的想法,而那件事,消息被封闭了起来,我也只听说过一点点。”

全开的话,完全勾起了岳鸣的兴趣,他说道:“那还请全先生告知我,你所知道的那一点点。”

全开面色凝重,他缓缓说道:“这件事,我希望我告诉你过后,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知道这件事,包括仁武。”

岳鸣伸出两根手指,坚定地说道:“我发誓,绝不告诉任何人。”

接下来,全开的每一个字,都让岳鸣以后回想起来都记忆犹新:“让仁武改变想法的原因是他的父母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被人杀了,而这个杀死他父母的凶手,据说就是一名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