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一、调虎离山

吧台上,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位年纪较轻的女人站在吧台里面,她在调试各种鸡尾酒,其中另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身着黑色长裙,坐在吧台前喝着白水,悠闲地玩着手机。

陆通看着这两个女人,问全开:“哪一个是老板?”

全开说道:“当然是那个年纪看起来大一点的女人。你想想,有谁会只身一人在这么一个破酒吧来喝白开水呢?如果不是脑袋有问题的话,那就一定是酒吧的老板了。”

陆通战战兢兢地说道:“那我去试试吧。”

陆通端起自己的酒杯,挺直了身板,缓缓走到那个黑色长裙女人的面前,优雅地说道:“美女,我能请你喝一杯吗?”

那个女人转过脸来,打量着陆通,这时陆通也能够看得清女人的脸,所谓”风韵犹存”,我想就是用来形容这个女人的吧,柳眉细唇,如果不是眼角处有些鱼尾纹,你很难看出她是上了三十的人。

女人微笑道:“你小小年纪,也喜欢我这种阿姨么?”

陆通虽然心有余悸,但是他还是强装绅士地微笑道:“您误会了,我是有别的事请教您。”

女人好奇道:“那还真是挺遗憾的,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虽然陆通是喜欢美女没错,但是他还不至于会喜欢年龄差距这么大的美女。

陆通很小声地问道:“敢问女士可是这家酒吧的老板?”陆通的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

女人也很小声地回答道:“正是。”

陆通显得更加谨慎,他先左顾右盼,确保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才又说道:“请问,老板,你这儿有‘肉’卖吗?”

这里所谓的“肉”就是毒品的意思,因为吸毒是违法行为,所以很多不法分子在交流毒品的时候,都会用很多暗语来代替毒品,而“肉”只是其中的一种暗语。

女老板神情好像很诧异,她好奇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是‘肉’?”

陆通还是不死心,他又说道:“别装了,我的一个朋友介绍我来的,他说你这里有‘肉’吃。”

“小兄弟,你有些奇怪啊!”女老板有些不高兴了。

陆通这次真死心了,连连道歉道:“对不起,打扰了。”

陆通悻悻而归,他怪责全开说道:“很明显你猜错了,这里没有那个。”

全开微笑道:“这就对了。”

陆通不解道:“怎么又对了?”

全开说道:“现在还说不清楚,我们出去再说。”

李佳然结了账,三人便走出了“迷笛bar”。

全开拉着陆通和李佳然躲进了一个暗巷,他吩咐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那个女老板出来,然后跟踪她。”

陆通抱怨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李佳然摇头道:“就算她通宵不出来,我也要等下去。”

全开笑道:“你们都说的太夸张了,我刚刚故意让陆通去‘打草惊蛇’,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她很快就会出来了。”

这次全开还是说中了,女老板果然离开了“迷笛bar”,而且出来的时候,左顾右盼,神情十分慌张。

女老板的汽车就停在“迷笛bar”旁边,她迅速驾车离开,李佳然也开了他的“桑塔纳”跟上。

虽然女老板的车开得很迅速,但她毕竟是个女司机,驾车技术和李佳然这种十六岁便拿到驾照的老司机比起来还差了好大一截,所以无论怎样,李佳然的“桑塔纳”都能紧紧跟在后面。

女老板的车停在一家只有七层楼的公寓旁,全开只身一人跟在女老板身后,侦查到女老板具体住在哪一家之后,便又下楼来。

陆通匆忙问道:“她住哪一家?”

全开抬头看了一眼楼上各间屋子,指着第六层楼的一个屋子,说道:“就是那一间。”

那间屋子,窗帘紧闭,灯光照在窗帘上,竟映出了两个人影。

全开大手一挥,喊道:“这屋子还有其他人,咱们快隐蔽起来。”

三人又躲进了暗处,没过两分钟,屋里的灯熄灭了。

全开懊恼道:“糟糕,他们发现我们的跟踪了。”

突然,楼梯口一个人影如老鼠出洞似的窜了出来,可以看见的是,此人身穿连帽衣服。

全开惊呼道:“是‘鬼魅’。”

说时迟那时快,陆通像拉满了弦的箭,嗖得一下就冲了出去追赶“鬼魅”,全开拉都拉不住。

李佳然也要去追,但是他却被全开拉住了,全开说道:“不要追,这是‘调虎离山’。”

全开带李佳然来到女老板所在屋子的门口。

李佳然问道:“要破门而入吗?”

全开摇头道:“不,这样太莽撞了。”

全开从衣服包里,掏出一根铁丝,说道:“然哥,你准备一下。”

李佳然掏出左轮手枪,点点头。

全开用铁丝捣鼓了门锁。

令李佳然惊奇的是,门打开了。

李佳然迅速冲进房内,屋内一片漆黑,只有的厕所的灯还是开着的。

“咕隆……”厕所里有冲水的声音。

李佳然举起左轮手枪冲进厕所,口中喊道:“不许动,我是警察。”

一张惊慌失措的女人脸,正对着李佳然,这张女人正是酒吧的女老板的。

李佳然用枪指着女老板,强硬地说道:“把双手举过头顶,迅速趴到墙上去。”

女老板慢慢按照李佳然的话趴到墙上,她并不知道李佳然到底是不是警察,她只知道李佳然手上有枪。

全开也冲进厕所,看到眼前的光景,长叹道:“真是可惜啊!就差一步便人脏并获了。”

李佳然上前控制住女老板,问道:“全小兄弟,什么意思?”

全开环视厕所一圈,说道:“这女的,刚刚才把所有的毒品冲进了下水道里,证据全毁了。”

那个女老板突然笑了,很狡猾地笑道:“不管你们是谁,接下来我都会以‘私闯民宅’、‘持枪抢劫’两项罪名来起诉你们。”

全开怒道:“你别得意,我知道你是‘鬼魅’的姘头,也知道你在帮‘鬼魅’贩毒,我马上就要让你们无处遁形。”

李佳然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她是‘鬼魅’的姘头?”

全开说道:“她的无名指没有任何戒指勒痕,说明她没有结过婚,但是洗漱台却有两副洗漱用品,说明这屋子住着两个人。两副牙刷都很干净,说明两人经常在这里居住,但是两个漱口杯,一个很干净,另一个却有灰尘,说明另一个人,也就是‘鬼魅’,不是长时间居住在这里,而是抽空才来一次。”

李佳然问道:“为什么‘鬼魅’不是一直住在这里的呢?”

全开说道:“也许是因为‘鬼魅’的真实身份不能暴露,所以不敢经常和她见面,也许又是因为‘鬼魅’是已婚的人。”

女老板哈哈笑道:“然而,看来你也拿不出什么实际证据来,小朋友,我建议你们还是迅速离开这里吧,说不定我哪天心情好了,也就不起诉你们了。”

全开突然笑了,他笑道:“你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反而证明你想掩盖什么。从‘鬼魅’冲出来到我们冲进来,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要处理大量的毒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你越心虚,越说明你还没有完全处理掉毒品。”

女老板似乎笑不出来了,全开倒是越笑越开心:“最好的处理掉毒品的地方就是厕所,所以毒品也必须藏在厕所,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毒品。”全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打厕所的瓷砖。

“当当当。”声音很清脆,瓷砖下面是实心的。

“当当当。”声音很清脆,这块瓷砖下面也是实心的。

“通通通。”声音低沉,这块瓷砖下面是空心的。

全开抚摸这块瓷砖的接缝处,这块瓷砖的接缝果然没有连接墙壁,完全可以揭下来的。

全开揭开瓷砖,瓷砖后面有什么东西,我估计每个人都能想到。

没错,是一袋一袋的毒品。

女老板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彻底被全开给攻破了,她整个人都差点摊在地上,结果又被李佳然给硬拉了起来。

女老板被李佳然用手铐反铐在沙发上,这时陆通也回来了。

陆通回来的时候,垂头丧气,表示跟丢了“鬼魅”。

全开怪责道:“你知道,你刚刚的行为有多危险吗?‘鬼魅’手上可是有枪,而且训练有素,极度危险,你赤手空拳去追他干吗?”

陆通低着头,不敢回应。

李佳然尴尬地解围道:“没事,安全回来就好。”

全开摇摇头,没有继续责怪陆通了,他用小刀打开一袋毒品,沾了一点毒粉在刀上,放在嘴里尝了尝,又吐出来,说道:“这是‘海洛因’。”

李佳然拉着女老板的领口,大声吼道:“快说,这是哪里来的?你老实交代,我还可以向法官求情,如果不老实的话,就等着被枪毙吧。”

“哈哈哈哈哈……”女老板这时又笑了,笑得很诡异,笑得很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