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迷笛bar

“陆通,你就别逗李警官了。”全开帮小李解围。

小李也忙转移话题:“对了,你们不要叫我李警官了,我全名叫李佳然,你们可以叫李哥或者然哥。”

陆通说道:“好吧,我们就叫你然哥吧。”

李佳然说道:“快点趁热把饭菜吃了,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饭后,李佳然拿出了有关贩毒案的卷宗。

李佳然说道:“虽然立了案卷,但实际上,我们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全开说道:“反正你们查到什么,你就讲讲什么吧。”

李佳然说道:“被举报的酒吧,名字叫‘迷笛bar’,是个很普通的小酒吧,注册的法人也就是酒吧的老板是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叫陶菲儿。酒吧每天的客人很少,按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不热闹的酒吧并不适合毒品交易。“

全开说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它晚上营业的时候,去看看这个酒吧。”

李佳然问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呢?”

全开微笑道:“不妨先去看看王大爷的家。”

王大爷的家,是一套有二十多年历史的老房子了,虽然楼外面看着不怎么样,但房子里面空间倒是不小,足足有一百三十个平方,三室两厅。

一进门,全开就说道:“王大爷应该不是一直单身吧。”

李佳然惊愕道:“你怎么知道?”

全开指着门口的鞋架说道:“这里有小孩的拖鞋,鞋子款式很旧且磨损严重,这肯定不是为客人的小孩准备的,再加上拖鞋上灰尘很重,已经很久没人穿过,所以我猜这是王大爷的小孩的拖鞋,但是他的小孩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

李佳然称赞道:“全小兄弟真是料事如神啊!王大爷确实有过一段婚姻,并且有个儿子,因为你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外勤警察,只要有案子就得到现场,长期有家不能回,王大爷的前妻不堪重负,就与王大爷离婚了,后来也带着孩子改嫁到外国去了。王大爷对于此事一直不能释怀。”

陆通说道:“王大爷这次遇害,又通知到他们吗?”

李佳然长叹道:“连他们去哪个国家都不知道,更别提通知了。”

全开走到客厅里,客厅摆放整齐,只有沙发后面的墙壁上有一滩血迹和一个弹孔。

全开问道:“然哥,王大爷死前,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都没有被动过吗?”

李佳然说道:“除了王大爷的尸体和墙壁上的流弹碎片被取走外,这里的一切东西还是原样。”

全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说道:“这就奇怪了,这个屋子里的东西摆放整齐,说明王大爷死前没有一丝挣扎,这不合常理啊!”

李佳然和陆通只是听着全开说话,没敢插一些没有意义的意见。

全开又问道:“‘鬼魅’用的是什么子弹?”

李佳然回答道:“是巴拉贝鲁姆弹。”

全开说道:“和杀死林姐姐的子弹不太一样啊。”

陆通问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吗?”

全开摇头道:“玄机说不上,无非就是‘鬼魅’还没有把警察的子弹弄到手,所以先用其他适用的子弹代替。”

李佳然说道:“确实,王大爷的配枪和子弹都被‘鬼魅’拿走了,再后来死的警察就全是被国产9mm手枪弹给打死的。”

全开又查看了茶几,菜几上摆放着一个茶壶和几个反扣着的水杯。

全开打开茶壶,里面还有已经泡发霉的茶垢。

全开问道:“然哥,你们对屋里的东西做过指纹测试没有?”

李佳然点头道:“有过,整间屋子都充满了王大爷的指纹,再没有其他人的了。”

“这几个水杯和茶壶呢?有做过指纹测试吗?”全开的问题,让陆通和李佳然一头雾水。

“应该有吧,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李佳然对自己的回答没有多大信心。

全开微笑道:“没关系,记不住了,咱们再测试一次就行了。”

李佳然很抱歉地说道:“那我叫司法鉴定中心的兄弟过来一趟吧。”

全开说道:“那就有劳然哥了。”

于是,三人便等着司法鉴定中心的人的到来。

差不多一个小时,司法鉴定中心的一个男的才很不情愿的来到王大爷的家。

他一到,便抱怨道:“不是上次已经检查过了吗?怎么又叫我来?”

李佳然毕恭毕敬地恳求道:“这次麻烦大哥,真不好意思,我只是这次重新调查感觉上次遗漏了这几个水杯,所以还请大哥帮帮忙,再检查检查这茶几上的水杯。”

那男的便掏出工具,嘲讽道:“你们这些菜鸟啊,办事就是不细心,下不为例。”

李佳然连连称是。

那男的没花多少时间,便扫描完毕,说道:“茶壶上和其中一个水杯没有指纹,其他水杯上有很多同样的指纹,我估摸着,应该是你们王大爷的指纹吧。”

全开突然拍了一下手掌,说道:“这就对了。”

全开这个突然的动作,把那司法鉴定中心的男的吓了一大跳,他吼道:“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什么就对了?”

陆通和李佳然也跟着问道:“什么就对了?”

全开微笑道:“我的意思是指,为什么王大爷死前没有任何挣扎这个疑问解开了。”

陆通说道:“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啊,为什么?”

全开缓缓道:“为什么水杯和茶壶没有任何指纹?茶壶里有茶垢,为什么杯子却倒扣着?很简单的道理,是因为王大爷正坐在沙发上和凶手聊天,还特意烧了一壶茶水,就在聊天的不经意间,凶手突然掏出手枪对着王大爷的脑门就是一枪,所以王大爷死前没有任何挣扎。而凶手在和王大爷聊天的时候喝过茶水,在茶壶和茶杯上都留下过自己的指纹,所以他才会倒掉茶水,擦拭掉茶壶和茶杯的指纹,重新把茶壶和水杯摆放整齐,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茶壶和其中一个茶杯是没有指纹的。”

李佳然、陆通以及司法鉴定中心的那个男的都听得目瞪口呆,

司法鉴定中心的那个男的对李佳然说道:“你这个小朋友好像比你细心多了。”

全开最后还总结了一句:“凶手,也就是‘鬼魅’,能够坐下来和王大爷聊天,说明他和王大爷是认识的。”

“迷笛bar”是一个很小的轻酒吧,甚至连驻场歌手都没有,酒吧的音响重复播放着郑钧的《灰姑娘》,整个酒吧只有两桌客人,其中一桌就是全开三人。

“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陆通的耳朵都快听出茧了,他喃喃骂道:“什么破酒吧嘛,就只有一首曲子吗?这简直是我人生中来过的最烂的酒吧。”

李佳然说道:“我和王大爷当时也在想,这样的酒吧真的会是贩毒窝点吗?甚至我们还觉得这是不是举报人搞错了地址?”

全开镇定地问道:“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个酒吧赚钱吗?”

陆通和李佳然均摇头。

全开又问道:“再问你们一个问题,假设你们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家酒吧在让你一直亏钱,你还愿意继续开下去吗?”

陆通和李佳然又摇头。

全开的嘴角扬起了笑容,他笑道:“最后一个问题,既然这个酒吧不赚钱,你们也不愿意开下去,那为什么这个酒吧还在这儿?”

陆通和李佳然还是摇头。

全开最后总结道:“既然这个酒吧还在这儿,就说明这个酒吧是赚钱的。”

“可是,这个酒吧靠什么赚钱呢?”陆通和李佳然异口同声地问道,声音同步地就像彩排过似的。

全开摊开手,说道:“这不就是问题所在么?现在然哥还觉得那个举报人举报的地址有问题吗?”

李佳然恍然大悟,说道:“我懂了,这个酒吧很有可能靠贩毒来赚钱,所以从表面上来看生意惨淡,但实际上它却能给老板带来数不尽的财富。”

陆通疑惑道:“那我们怎么来确定这个酒吧有没有贩毒呢?”

全开露出了坏笑,他笑道:“要不然,你直接问问?”

“我直接问问?”陆通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茫然。

“你一个长期混迹于夜场的人,难道你会不知道怎么问吗?”全开的坏笑已经很明显地展露在脸上。

陆通颇具尴尬地看着李佳然,他其实读高中那会儿就有在酒吧里和他那些狐朋狗友磕药的经历,只是现在有警察在旁边,他不敢说自己做过这些违法的事情,然而现在却被全开完全拆穿,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是身上的卡通内裤被人扒下来,还被人当众展示羞辱。

可惜的是,李佳然完全没有听懂全开的意思,只是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陆小兄弟去问呢?他不愿意的话,就让我来吧。”

李佳然没听懂,这正是陆通所希望的,他赶紧自告奋勇地说道:“不,然哥,就让我来吧。可是我该向谁问呢?”

全开指着吧台,说道:“当然是去问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