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八、我一定要报仇

连魏仁武都看不下去了,他安慰林星辰道:“我会抓住凶手的。”

全开却抢道:“是我会抓住凶手的。”

魏仁武瞪了一眼全开,冷冷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在我前面抓住‘鬼魅’。”

陆通急道:“你们两个一人少说一句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魏仁武把手电筒抛给陆通,说道:“尸体,我已经检查过了,现在轮到你们了,我先走一步。”说完,魏仁武又走了。

陆通接到电筒,就递给了全开。

全开拍了拍林星辰颤动的肩膀,安慰道:“星辰,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啊!”

林星辰将头埋在林言的怀里,用抽泣的声音回答道:“你根本不懂我和姐姐的这份情感,你不懂,你不懂……”

全开说道:“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抓住‘鬼魅’以告诫你姐姐的在天之灵,不然她会死不瞑目的。”

林星辰咬住嘴唇,声音极具愤怒地说道:“抓住他?就算是杀了他,也难解我心头之恨,我一定要亲手活剥了他的皮,我一定要报仇。”

林星辰的话,让全开和陆通都感到心头一麻,全开又说道:“不管怎样,我希望我们都能用法律的手段去制裁‘鬼魅’。”

林星辰站了起来,眼泪已经干涸,脸色写满了杀气,她冷冷道:“恐怕那个时候,你们谁也阻挡不了我的。”

林星辰又边缓缓朝外面走,边说道:“陆通,你去报警吧,全开你就先检查尸体吧,我去外面透透气,现在我不忍心看到姐姐那张脸。”

陆通陪着林星辰走出去,全开拿着手电筒反复检查林言的尸体。

拔下林言长裙,林言雪白的胸口被人用刀刻下了一个大大的“鬼”字,伤口极深,字写得相当规范,说明用刀之人很善于用刀,手也相当稳。

林言的膝盖有淤青,说明临死之时一直是跪在地上的。

林言额头上的窟窿是一个子弹孔,子弹没有留在脑中,因为林言的头颅被打穿了,弹孔周围有烫伤痕迹,所以林言是被人用枪抵在额头上开枪爆头死亡的。

林言现在还保持着死前恐惧的表情,她到底看见了什么,让她死前竟留下这副表情?

全开还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他用自己的手帮助林言合上双眼,又对着林言的尸体深深地鞠上一躬,说道:“林姐姐,你安息吧,我发誓,一定会逮捕‘鬼魅’的。”

子弹没有留在脑中,就一定还在这里的某个地方。

全开闭上眼睛跪在地上,在脑海中模拟林言被杀时候的情景。

当时,林言跪在地上仰头望着“鬼魅”,而“鬼魅”右手举起枪,斜起四十五度左右朝林言的额头开枪。

全开站起来,睁开眼睛,他在心里大致确定了流弹的位置,他用手电筒照了那一块地面,果不出他所料,地上确实有一个弹孔。

全开在附近找到一块铁质的尖锐物体一点一点地挖出流弹碎片,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他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

警察来了,带队的正是与杨教授通过电话的廖警官。

廖警官头发半白,面容苍老,看着也有五十好几了,估摸着也应该到了退休年龄了,但他的两只眼睛却炯炯有神,透露着英气。

廖警官一见到全开,便问道:“你就是全开?”

全开站直了身子,回答道:“没错,我就是全开,周全的全,开心的开。”

廖警官哈哈笑道:“杨教授已经告诉了我,关于这件事的情况。接下来,这里交给我吧,另外的两个小朋友在外面等你。”

廖警官话中的意思是,他已经了解了这个案子的情况,也准备全面接手,全开只是一个大学生,没必要插手刑事案件,需要立即回避犯案现场。

全开完全能听懂廖警官的意思,反正他也准备离开了,因为他已经弄到了他想要的线索。

全开带着陆通和林星辰又回到了杨教授的办公室,杨教授也一直在办公室等他们回来。

杨教授一看到三人面色凝重,就知道事情不妙,他呆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说道:“林言是个好姑娘,也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之一,‘鬼魅’真的是太残忍了,连这样的女子,他也能下得去手,真是太遗憾了……”

林星辰狠狠道:“我一定不能让姐姐白白就这样死掉,我一定要生剥了‘鬼魅’,他现在应该还可以得意他的身份没有暴露,不过他得意的日子不多了。”

全开拿出装着流弹碎片的塑料袋交给杨教授,说道:“杨教授,我需要你帮我拼凑出这些子弹是什么型号的。”

杨教授说道:“这个就交给我吧,你们又稍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说完,杨教授又一次离开了办公室。

在等杨教授的过程中,陆通问全开:“我在想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能试着和魏仁武合作一下?而不是要和他竞争,我觉得如果你们两个聪明人能一起合作的话,应该能更快抓住‘鬼魅’。”

全开摇头道:“你觉得他会想和我合作吗?”

这个问题,陆通是知道答案的,所以他无法反驳,而且他觉得刚刚他自己的问题简直愚蠢至极,像魏仁武这样自傲的人,怎么会同他人合作。

杨教授回来了,他神情似乎更加不对劲了,他说道:“是国产的9mm手枪弹。”

全开神情也变得和杨教授一样,十分惊讶。

陆通问道:“怎么了?”

全开缓缓道:“这是警察配发子弹。”

“什么?你的意思是,姐姐是被警察杀了的?”林星辰叫了出来。

杨教授说道:“也不一定。”

全开补充道:“‘鬼魅’杀了八个警察,他杀人的时候,完全可以带走警察的配枪和子弹,所以这也不稀奇。”

陆通说道:“那你们惊讶什么?”

全开长叹一声,说道:“用警察的东西杀死警察,这一种炫耀,对自己逍遥法外、为所欲为的炫耀。”

杨教授说道:“‘鬼魅’真的是极度自信,不过也确实有他自信的资本,已经死了八个警察了,却连‘鬼魅’是谁都还没人知道。”

“马上他就要不能得意了,因为我盯上了他。”稳定军心的定心丸不是陆通,这次换做了全开。

陆通说道:“我觉得‘鬼魅’杀了人之后,应该会逃离,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机场调查一下?说不定能查到什么。”

全开摇头道:“你就确定他一定是坐飞机?不能坐火车或者汽车吗?”

这个陆通还真不能确定,他原来以为自己发表了一个不错的意见,结果又只是说了废话而已。

林星辰说道:“不管‘鬼魅’怎么逃,他肯定都会回天津的,所以我们接下来的目的地是……”

“天津。”全开抢在林星辰之前说出来。

众人决定第二天出发去天津,而杨教授就不能和他们去天津,不过他可以帮他们请假,他们三人的机票是陆通订的,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一张机票钱快赶上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然而陆通最特殊的地方就是不差钱。

这一夜,对于林星辰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相反,全开这一夜睡得很沉,他之前一夜本身就没睡好,再加之劳累了一天,所以他一沾床,便睡着了。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位于沈阳,离天津有六百七十左右公里的路程,坐飞机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

全开是农村的孩子,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飞机一起飞,他就开始感觉胃在翻滚,等下飞机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走路都要陆通搀扶着。

一下飞机,林星辰轻叹道:“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九年,没想到我刚离开这里没多久,便又回到这里。”

陆通说道:“原来你是天津人啊。”

林星辰说道:“本来我就是天津人,姐姐是个热爱家的人,不像我这个野孩子,所以她选择回到这里做警察。我得回家一趟,给我们家的两个老人报个平安,顺便还要汇报一下姐姐的噩耗……”说到这里,林星辰说不下去了。

全开强行立起虚弱的身体,说道:“你先去吧,我们也先到你姐姐所在的公安局去。”

林星辰说道:“你们知道该怎么去吗?”

陆通说道:“杨教授给了我们地址的,而且也和那边的人联系好了的。”

林星辰挥手作别,说道:“那我先走了,见过父母后,我就马上来找你们。”

林星辰的家和全开他们要去的“红桥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七大队”都位于天津市红桥区。

全开和陆通叫了一辆的士载着二人来到育苗路的“红桥公安分局”门口,门口正有一位身穿警服,年龄约莫四十来岁,平板头型的男人在等待他俩的到来。

这个男人自我介绍道:“这两位小兄弟一定是全开和陆通吧,你们好,我是林言的上司,‘红桥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七大队’的队长,我姓吴。我已经和杨教授通过电话了,具体情况,他也给我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