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我来晚了

林星辰说道:“姐姐已经被‘鬼魅’掳走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全开说道:“我们得做刚刚魏仁武已经做过的事情,现在他已经领先我们很多了。”

全开蹲下来,仔细研究着脚印。

陆通和林星辰看着全开在地上翻来覆去的寻找线索,陆通疑惑道:“全开,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到底真的是为了寻找林姐姐,还是只想为了和魏仁武比赛?”

林星辰也搞不懂这个问题,因为她也觉得全开太过于在意魏仁武的行动。

全开没有回应,他在搜寻线索的时候,需要专心致志。

全开摸了摸地上泥土上的灰迹,说道:“这个灰迹不是一般的灰迹,我得提取一些回学校找专门的人员研究一下。”全开身上带着一塑料袋,挖了部分的泥土放在塑料袋里。

接着,全开沿着脚印一直向前走,陆通和林星辰没有说话,默默地跟上。

一边走,一边全开还说道:“现在只剩下两种脚印,一种是魏仁武的脚印,一种是‘鬼魅’的脚印,魏仁武的脚是43码,‘鬼魅’的脚是41码。”

果然如魏仁武所说,一公里的路程后,就能看到马路。

走到马路边上,全开指着地上说道:“这里有车上漏下来的油,说明确实有车停留过。”全开又提取了一些地上的油和灰尘放在另外两个塑料袋里。

由于现在在荒郊野岭,四下也无任何交通工具,全开三人只能走路回学校。

这一路,三人皆无言,他们三人心里都各自藏着一些烦心的事情。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针对魏仁武。”全开率先打开沉默。

全开说出来的正是陆通烦心的原因,正如他之前质疑全开的那样,认为全开积极参与这次行动是因为想和魏仁武比赛。

陆通说道:“但是你的行为,很难让我们认为你不是针对魏仁武。”陆通口中说的“我们”是指他和林星辰。

可林星辰好似没有听见,因为她根本不关心全开或者魏仁武是不是在比赛,她只关心林言的安危,谁先找到林言或者谁先找到“鬼魅”都不重要,重要得是赶紧救出林言。

全开面对质疑,显得十分冷静,他又说道:“战胜魏仁武是我的心愿,这一点我承认,但是本质上我还是希望找到林姐姐,只要本质不变,我相信是不是针对魏仁武也不会显得那么重要了。”

陆通摇头说道:“我是担心你太在意魏仁武,会影响你自己是否能做正确判断。”

全开坚定地说道:“放心,我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判断,我不会受魏仁武的影响的。”

陆通还是不放心,他把问题抛给林星辰:“星辰,你觉得呢?”

林星辰魂不守舍,才反应过来,呆滞地说道:“你说什么?”

陆通一脸不悦地说道:“算了,算了,没听见就算了。全开,不管你怎样去破案,现在我们也只能相信你了,你可要争气一点。”

全开说道:“我会的。”

回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三人直接去来到杨教授的办公室。

杨教授这时还在办公室里,一见到三人,便询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全开回答道:“从表面的线索来看,林姐姐已经被‘鬼魅’掳走了,事态万分紧急,我需要杨教授帮我检验一下这三个塑料袋里面的成分。”全开把自己收集的三个塑料袋交给杨教授。

杨教授接过塑料袋,脸色凝重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说完,杨教授就出门了。

约莫半小时,杨教授才回来,一回来便说道:“有一个塑料袋里装得是柴油,另外两个塑料袋里的成分有接近的部分,都具有砂质粘土,化学成分多为三氧化二铁和氧化铝。”

全开恍然大悟,说道:“是红砖。用柴油的话,应该是货车。也就是说,‘鬼魅’偷了一辆装满红砖的货车作为作案的交通工具,所以身上和车上散落出来的是红砖的粉末。”

林星辰听到这里,总算集中起思维,急道:“那他会把姐姐带到哪儿呢?”

全开闭上眼睛,缓缓说道:“‘鬼魅’是从天津过来的,而林姐姐也是今天才抵达的天津,所以‘鬼魅’没有多少时间来布局,他找到合适的砖车,就要立刻找到掳走林姐姐的最佳地点和犯案的最佳地点,所以三个地方应该相距不会太远。但是奇怪的是……”

“是什么?”林星辰抢道。

全开睁开了眼睛,说道:“‘鬼魅’好像非常清楚林姐姐的所有行踪。”

陆通说道:“难道‘鬼魅’真的是鬼?”自己说出来的话,陆通自己都被自己吓得背脊发凉。

杨教授责备道:“不要胡言乱语,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这只是一个智商超群的犯罪者干出来的事。”

全开说道:“这是一场智慧的较量。首先,我们得想办法取得警察的帮助才行,我们要先知道是哪里的砖车被盗,来缩小搜索范围。”

杨教授说道:“这个事情交给我,我和警察比较熟。”

杨教授马上便给一个应该职位不算低的警官打了通电话:“廖警官,你帮我问一下,报案中心今天有没有收到一个报案,是被盗了一辆装满红砖的货车。”

电话里说道:“为什么要问这个?”

杨教授急道:“回头告诉你吧,现在事态紧急,来不及和你解释。”

电话里说道:“我明白了,我马上帮你问问,待会回给你电话。”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没到五分钟,电话就回过来了:“不出你所说的,确实有一辆装着砖的货车被盗。”

杨教授问道:“在哪里?”

“细河路的圣地砖厂。”

“细河路的圣地砖厂是吧?我知道了,谢谢。”

还没等杨教授挂电话,林星辰已经冲出来办公室,陆通赶紧追上。

全开向杨教授要了一张地图才去追林星辰。

毕竟林星辰是女孩子,她还是跑不过陆通,陆通抓住林星辰气喘吁吁地说道:“星辰,别急啊,你都不知道该先到哪儿。”

林星辰本来就费劲力气奔跑,被陆通一抓,全身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就蔫了,说道:“当然是到砖厂啊。”

这时,全开也追了上来说道:“不对,不是砖厂,砖厂是货车被盗的地方,‘鬼魅’当然不会把林姐姐带到那里,他肯定要找一个废弃的荒无人烟的藏身地。我已经拿来了地图,我们现在坐的士,沿着细河路挨家寻找废弃的工厂,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天色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本来燥热的天气,这时格外的清凉,清凉中又带着一丝阴冷。

细河路上,只有忽明忽暗的路灯,路边各大厂房都已经下班停工,没有灯光,没有人烟,整条路寂静地只有全开三人的脚步声。

全开三人全程没有语言交流,只有手势上的交流,他们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万一“鬼魅”就躲在暗处,岂不是太危险。

走着走着,全开小声地说道:“我们左手方的有一个厂房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很可疑,泥路只有一道车胎印,而且印记轮廓明显,是今天刚压出来的,我们进去看看。”全开控制住音量,确保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见。

三人放轻脚步,走进那个废弃厂房。

厂房应该并不大,但是三人却看不清厂房的轮廓,因为这里面已经没有一丝灯光,他们只能凭感觉缓慢前行。

全开示意陆通和林星辰,千万不要用手机或者其他照明设备,在黑暗中发出一点光的话,很容易就会暴露出自己的位置。

全开趴在地上,一边摸着车胎印,一边匍匐前进,而陆通和林星辰就只能一个人抓住另一个人前进。

刚前进没出十米,全开便站起来了,他已经不需要趴在地上找目标了,他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个晃动的亮光。

黑暗中一闪一闪,忽左忽右的亮光。

冲动的林星辰,这次又冲了过去。

全开和陆通拦都拦不住,只能又硬着头皮跟上。

越接近那道光,却可能越接近真正的黑暗。

那道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抵达光源的时候,林星辰发出一种撕心裂肺的尖叫,尖叫声响彻整个黑夜。

光照在了一张脸上,一张十分清秀却充满恐惧的脸上,而这张脸正是林言的脸。

林言圆睁着大眼,瞳孔已经失去了生气,额头上有一个大窟窿,从大窟窿流出来的血已经凝结成一道血痕。

她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我来晚了,但你们来得更晚。”是魏仁武在说话,他右手拿着电筒照在林言的脸上。

“手脚被反绑住,额头上中弹,我还检查过胸口,又写了一个‘鬼’字。”魏仁武简单的陈述了目前的状况。

“呜呜呜呜呜……”林星辰扑到林言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豪恸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