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虎父无犬子

饭后,林言便独自离去去办她的事,魏仁武也自己拿着全开带给他的教科书回去寝室。

全开让陆通帮他把他的教科书带回寝室,而自己却拉着林星辰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单独聊天。

“全开,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星辰带着十分谨慎的眼光看着全开,疑惑道。

全开连忙解释道:“别担心,我不是要和你表白之类的。”

全开还真说中了林星辰心里想的事,所她便更疑惑了:“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有事就直说,我最讨厌别人拐弯抹角了。”

“你应该和你姐姐关系不错。”

“这不是废话么!”

林星辰突然像恍然大悟似的,骂道:“你个好小子,我还以为你和魏仁武那个流氓不一样,算是个绅士,没想到你也打起了我姐姐的主意。”

全开尴尬地解释道:“别…别误会,我不是对你姐姐有意思。”

“那你到底想干吗?”

“我想让你帮我向你姐姐打听一下关于吃饭时说的那个案子的详情。”

“原来你就想知道这个?”

“是的,我已经决定和魏仁武比赛,所以我需要这个案子的细节。”

林星辰侧过脸说道:“那好,我帮你。”

全开兴奋道:“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忙我吗?”

林星辰哈哈笑道:“反正,我也想知道这个案子,到时顺便告诉你呗。”

全开正要拥抱林星辰来表示感谢,但是突然脑中一转,才想起林星辰是个女孩子,只能语言上说道:“感谢啊!感谢啊!星辰。”

“事成之后,记得请我吃饭。”

“一定,一定。”

在办公室里,林言站在窗户旁,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学生,说道:“杨教授,这次入学的这帮学生里,真是有不错的苗子啊!”

杨教授坐在他的真皮旋转椅上说道:“是啊,其中有两个学生,可是被称为警界的‘救星’。”

杨教授年约五十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留有一山羊胡,穿着一身紫色晚礼装。

“你说的那两个人,我应该已经都见过了。”

“你感觉他俩怎么样?”

“全开,之前在报纸上看过他的事迹,这次见着人,发现是一个比较内敛的小男生,虽然很有潜力,但还是太嫩了。而另一个魏仁武,就显得更加的张狂一些,自我意识比较严重,做事和说法也比较我行我素,但是又非常有实力,他的推理思维,已经超越了他的年龄,夸张一点说,已经不亚于一个成熟的警探,只不过……”林言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开始紧锁。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他这种类型的,培养的好,就是一名出色的警探,培养的不好,可能会成为所有警察的噩梦——一名出色的犯罪者。”

杨教授哈哈大笑起来,他笑道:“你说的没有错,不过我对这个魏仁武却非常有信心。”

林言回到杨教授的跟前,好奇道:“杨教授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吗?”

杨教授说道:“你知道魏仁武的父亲是谁吗?”

“不知道。”

“我说出他的名字,你一定认识。”

“谁?”

“魏真。”

听到这个名字,林言无比震惊,这个名字极具魔力,凡是当警察的人,没有谁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

魏真是谁?也是一名警察,但他却不是一名普通的警察,他简直就是警察的神话。

有一次,他和另一个警察去一个毒枭的窝点里去调查,却不幸中了埋伏,当时他们两个警察一人只有一把手枪,每个人只有二十四发子弹,而他们面对的是二十四把机枪,最终的结果是魏真的同伴在火拼的一开始就牺牲了,而他一个人二十四发子弹,一颗也没有浪费,全部将罪犯击毙。

还有一次,当时有七八个罪犯正在抢劫银行,警察接到报警,便迅速将银行围得水泄不通,但是罪犯挟持了银行里面的人质大概十几个人,警察一直在用语言和罪犯周旋,魏真却绕道从后门进了银行,最后把所有罪犯的尸体抬了出来,人质们毫发无损。

林言听到这个名字时,心里充满了无穷的敬意,她叹道:“没想到那个吊儿郎当的魏仁武,竟然是魏真的儿子。”

“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魏仁武的成长,有一个英雄老爸,我想他的家庭教育一定是十分严厉的,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路走歪了,其他警察收拾不了他,我也相信他爸也一定能收拾他。”

“不过他和他爸的风格,真的差太远了。一个严肃又古板,一个放荡又不羁。”

“不提他了,你还是说说,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吧?”

“教授,知道天津那个案子吧。”

“略有耳闻。”

“我就是来听听你的意见的。”

回到寝室,全开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闭目养神,陆通却在一旁叽叽喳喳:“说,你是不是跟林星辰表白了?”

全开没有理会他。

“好小子啊!从昨天你拉着我去第一排坐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肯定喜欢上了林星辰了,没想到你今天就下手了。”

全开还是没有理会他。

陆通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啦,她长得还是不错的,你小子要是能泡上,也还是不吃亏。”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些吵闹声。

全开睁开眼睛,说道:“咱们出去看看。”

说完,便拉着陆通出了寝室。

是林星辰在和几个男生争吵。

林星辰看着非常生气,她怒道:“大白天的,你们不穿衣服,耍什么流氓!”

其中一个男生也不甘示弱,他反击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一个大姑娘,跑到男生寝室来,像什么回事!”

全开赶紧上前解围,挡在林星辰身前,赔笑道:“各位见谅,这是我朋友。”

陆通也凑了过来,他怒目圆睁地看着那几个围着林星辰的男生,冷冷说道:“你们几个想怎么样?”

陆通这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汉,对于这帮男生来说,还是极具威慑力的,看着陆通要帮林星辰,便四散而走。

全开把林星辰拉出男生宿舍,陆通也跟了上来。

全开问道:“星辰,你找我有什么事?”

全开这一问,林星辰突然眼泪夺眶而出。

全开顿时慌了神,手忙脚乱地说道:“哎呀,星辰,你怎么了?”

陆通也跟着安慰道:“对啊,星辰,你别哭啊,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你告诉我们,我们一定帮你。”

全开对付罪犯可能还有些办法,但是对于女人的眼泪,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能跟着陆通说道:“是啊,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的。”

林星辰强忍住眼泪,哽咽道:“我姐姐…我姐姐…”

“你姐姐怎么了?”全开和陆通同时说道。

“我姐姐…她不见了。”

陆通说道:“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我姐姐和我约定,办完事…四点钟左右来寝室找我,可是…可是,现在都五点了,她却还没有来。”

陆通说道:“也许,她是忘了?或者事情没有办完?又或者她有急事就先走了。”

全开摇摇头,说道:“她不会忘的,她和星辰是亲姐妹,关系又好,怎么可能会忘,如果有急事要走,也要先订机票,再等航班,她完全有时间跟星辰道别。所以,最有可能的还是事情没有办完。”

林星辰心急如焚,依然带着哭腔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陆通看着全开,全开说道:“星辰的姐姐是去找杨教授,现在我们当然也要去找杨教授了。”

“可是杨教授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啊!”陆通提出了质疑。

全开问林星辰:“你姐姐以前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林星辰点点头。

“也是刑事犯罪侦查系?”

林星辰又点点头。

“我们可以找我们系的学长们问问,我们系到底有几个姓杨的教授,然后挨个挨个找,一定能找到杨教授的。”

陆通这时说道:“学长,我不认识,学姐我倒是认识几个。”

幸好刑事犯罪侦查系的导师中姓杨的人并不多,这些姓杨的导师中称得上教授的就更不多了,有且只有一个。

站在杨教授办公室的门口,全开有些犹豫,林星辰现在可顾不了那么多,她率先敲响办公室的门。

门打开了,他们三个人被吓一跳,开的人他们都认识,竟然是魏仁武。

“你们怎么来了?”魏仁武惊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林星辰也惊讶道。

魏仁武没有理她,对着里面说道:“杨叔,你有访客,我就先不打扰了。”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让他们进来吧,你就先回去休息吧。”

魏仁武又对他们三个说道:“杨叔叫你们进去。”

三个人便一头雾水的走进了办公室,而魏仁武便离开了。

杨教授坐在他的真皮办公椅上,看着他们三人,问道:“三位同学,你们是谁啊?找我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