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九、恶魔降临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方教授站在讲台上,像往常一样,给台下那些求知若渴的学生们讲课,可是今天他连第一句话都没说全,便卡住了。

寻常的教授学生的课上,方教授也会表现得很正常。

现在,方教授表现得如此反常,是因为今天的课并不寻常。

今天的课变得不寻常,主要体现在于今日多了两位男学生,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两位并不能称之为学生,首先他们年龄就不合适,一个虽然大不了学生几岁,但总归还是要大几岁,另一个就更大了,足足有三十岁左右。

而且,这两人的穿着也不像是学生,一个顶着一头的“刺猬”,另一个穿着昂贵的西装,长得极其绅士。

方教授知道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是来找自己的。首先,他们肯定不是来听课的;其次,他们一走进教室,便坐在了最后一排,目光全集中方教授的身上,丝毫没有偏离过一下眼睛。

方教授危机感顿生,但是作为一位教授,他的天职不能放下,他必须把这堂课讲完。

于是,方教授表面镇定,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他的内心十分地不安,就在这个矛盾中,方教授讲完了他准备好的课程。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大家回去吼,要好好复习今天的课程。”方教授宣布了下课。

学生们纷纷起立,退出了教室,那两个人却没有跟着学生人流离开教室,他们站了起来,穿过人流,朝方教授走来。

这些都在方教授的意料之内,他没有逃避,站在讲台上,等着两人的到来。

两人走到方教授的面前,六目相对,那位穿着绅士的男人先开了口:“方教授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全开,是一名侦探,我旁边这位,叫李易,是我的助手。”

李易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侧面移动了两步,似乎是挡住方教授离开教室的方向。

方教授知道李易什么意思,他对全开说道:“我知道你是谁,既然你们会找到我,我也大概能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全开微笑道:“既然方教授知道我们两人此番前来的目的,那咱们交流起来就比较简单了,如果教授觉得方便的话,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我总觉得如果在这里说话,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不太好看。”

方教授面色铁青,他知道自己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另一边,在重庆的一家派出所里,年轻帅气的警察谭明白,手拽着一个猥琐的男人走进派出所里。

“小谭,又抓到一个啊?”门卫大爷对刚走进大门的谭明白说道。

谭明白擦拭了额头的汗水,微笑回答道:“是啊,这是个小偷,跑得贼快,我整整追了三条街,才把他给追到。”

门卫大爷称赞道:“小谭真是厉害,你是见过的,效率最高的警察了,以后你一定会高升的。”

谭明白谦虚地回答道:“没有什么高升不高升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抓贼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使命一样。”

谭明白与门卫大爷寒暄完过后,他就把小偷带进了派出所里面。

谭明白刚走进所里,一位年长他几岁的警察便走过来对他说道:“小谭,所长找你有事。”

谭明白疑惑道:“所长找我有事?他在哪里?”

年长警察回答道:“他对我说,看到你就让你去他办公室,他在办公室等你。”

谭明白又问道:“所长找我什么事情啊?好事还是坏事?”

年长警察摇头道:“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办公室还有位客人。”

“客人?”谭明白变得谨慎起来。

年长警察点头道:“是啊,好像也是一位警察,而且级别还不小。”

谭明白把手里拽着的猥琐小偷交给年长警察,说道:“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他偷了一家金店,我可是跟了他好几天才把他抓住的,你好好招呼他,我先去见见所长,看所长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年长警察拽住小偷,点头道:“放心交给我吧,你快去,所长已经等了你很长时间。”

谭明白独自来到所长办公室的门前,他刚举起手,准备敲门,但是他却没有敲下去,他有些犹豫,而且还有些不安。

谭明白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平日里所长有急事找他的话,多半都会打他的电话,不会专门为了一件事在办公室里等他,更不会等他这么长的时间。

谭明白隐隐觉得这件事不寻常,而且肯定和那位客人有关。

谭明白要想知道答案,还是得敲开所长办公室的门,即使谭明白觉得不安。

所以,谭明白敲响了所长办公室的门。

门后面,传来了所长熟悉的声音:“进来。”

谭明白打开了门,对办公桌前的所长说道:“所长,听说你在找我?”

谭明白这时才注意到,所长办公桌的旁边还坐着一位高个子的男人望着谭明白。

很明显,这个高个子男人便是那位客人,但是谭明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与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联。

所长这时说道:“小谭,快进来,把门带上。”

谭明白按照所长的吩咐,走进了办公室,并且关上了门,走到所长的办公桌前。

所长指着旁边的高个子男人,对谭明白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些,这位是四川省公安厅重案第一支队的张队长,是他找你协助调查一桩案子。”

谭明白一听到所长的介绍,他便全明白了,既然张队长是从四川省公安厅来的,那就是说他是从成都过来的,那么所谓的案子就和魏仁武脱不了干系。

张队长站起来,伸出手来,微笑道:“你好,谭警官,我叫张风,你可以叫我张警官。”

谭明白没有说话,他握住了张风的手,他感觉到手心全是汗,他知道这些汗不是张风的,张风一脸轻松,根本不会流汗,这些汗都是他自己的,他不但手心有汗,连背心都全是汗水。

谭明白明白,握了张风的手,就标志着他们的计划全部已经完蛋。

再另一边,上海市的郊区外,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奔驰在郊区的公路上。

而法拉利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位满头红发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做刘红云。

刘红云左手单手驾驶着汽车,他的右手也没有闲着,右手的手指在副驾驶座上一位穿着暴露,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女人身上游走。

这个女人叫做雷佳,雷佳被刘红云的手指撩骚到全身滚烫,她娇喘道:“干掉魏仁武后,这种感觉还真自在。”

刘红云突然收回了右手,不太高兴地说道:“哼!你倒是自在了,我可是一个人守了多久的空房。”

雷佳依偎在刘红云的右手臂上,娇羞道:“哎呀,你还在生气啊,我已经把那个男的给甩了,他再也不会来烦我俩的。”

刘红云冷哼一声,说道:“甩了?你可是在他的病床边,照顾了他好久,嘘寒问暖,管吃管喝,我有时都在想,如果换做是我,你会不会一样对待我?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如果我躺在病床上,动都不能动,你肯定会给我一刀。”

雷佳也冷哼一声,说道:“讨厌,人家才不会,我可是答应过你要一起私奔的,况且我现在可是已经在你身边了,你竟然还怀疑我的忠诚。”

刘红云说道:“忠诚这个词语,可不是给咱们两个人准备的,我……”刘红云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雷佳注意到刘红云的异常,因为她发现刘红云不止是话停住了,他的整个表情也都已经僵住。

开车多年的老司机,特别是有一辆开了多年的汽车的老司机都知道一个什么叫做人车合一?

人车合一,讲得是人和车几乎融为一体,车的长宽和它的性能,司机都能感觉到,就像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般,当身体哪个地方出现了问题,人肯定能立马感觉到,司机也是一样,汽车哪个部分出现了问题,他们也能立马感觉到。

如果人的背上加了点重量,人能感觉到,那么汽车的后面加了点重量,司机也能感觉到。

刘红云的异样就在于他感觉到驾驶座的背后多了一些重量,那个重量大概有一百三十多斤左右,这是一个成年人的重量,也就是说他的背后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刘红云缓缓地转过头去,雷佳也顺着刘红云一起转过头。

可怕的是,刘红云和雷佳看见了一个人立在后备箱上,或者不能说是一个人,因为他只有人的身形,却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脸,那张脸更像是一张鬼脸,青色的脸,血盆大口,有两颗长长的白得发亮的獠牙。

“啊!”看到这一幕,正常人都会吓得尖叫起来,刘红云和雷佳是正常人,他们便尖叫了起来。

只见这个怪物突然跳了起来,然后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

砰!

一声巨响之下,怪物就站在街面上,看着刘红云的汽车撞在了街边的一颗大树上,法拉利瞬间毁灭,而刘红云和雷佳也飞到了天空上,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两人的鲜血洒满大地。

这三件事,再加上魏仁武抓住了王选民,“死神”正是从历史的舞台以及杀手界的神坛落下帷幕。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对五花大绑的王选民说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选民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没有一丝苍凉,反而有些得意,就好像他并没有失败一样,就好像他才是成功的那一个人。

魏仁武不解道:“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都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这是魏仁武从事破案工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一个罪犯伏法的时候,不是忏悔自己的罪过就是对魏仁武充满恨意,魏仁武还是第一次遇到有罪犯伏法的时候,不但没有哀怨反而像个胜利者一样得意。

王选民笑了很久,笑得魏仁武内心有些发毛。

“你到底在笑什么?”魏仁武怒道。

王选民收起了笑容,他冷冷道:“魏仁武,你觉得像我们五个毫不相关的人,是如何凑到一起来做杀手的工作的?”

这个问题还真把魏仁武给问住了,他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王选民又说道:“是有一个人分别找到我们,把我们捏合在了一起,并且给我们定下了我们一直遵守的规矩。”

“是谁?是谁会这么做?”魏仁武急道。

王选民没有正面回答魏仁武,他冷笑一声说道:“那个人还告诉过我们,我们总有一天会落在一个叫魏仁武的人的手里,并且他希望那天到来的时候,让我们其中一个人转告你,‘死神’完蛋之日,就会是他重新降临这个世界之时。”

“他是谁?他叫什么?”魏仁武越来越着急,他的身体开始颤抖,仿佛他心里有些惧怕。

岳鸣第一次看到魏仁武这样,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魏仁武会害怕,就算是再凶险的情况下,魏仁武都从来没有害怕过,可是现在魏仁武竟然害怕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岳鸣感觉到,魏仁武一定认识王选民所说的那个人。

王选民顿了顿,才说道:“他自称‘撒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