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七、魏仁武的陷阱

王选民说道:“反正我已经在你手上了,对你也产生不了威胁,我想你也不妨告诉我,你的计划是怎样的,我也知道我们到底失败在哪里?”

魏仁武说道:“你们失败的地方,就是太守规矩。”

王选民不解道:“太守规矩也算错吗?”

魏仁武说道:“大多时候太守规矩并不能算错误,但是在博弈的时候,太守规矩,就容易被对方识破伎俩,你们‘死神’不是也喜欢抓目标人物的习惯来找突破口吗?”

王选民无言以对,他们确实喜欢找寻别人的习惯,而忘了自己也有习惯,而且这个习惯就被魏仁武给逮了个正着。

魏仁武接着说道:“‘死神’有个很重要,而且必须遵守的规则,当‘死亡快递’寄出去的那一刻,‘死亡快递’附带的目标人物,就一定要死。”

王选民同意道:“是的,这就像做生意一样,让客户信任非常重要,‘死神’名声这么大,并不只是因为我们技术好,也因为我们总能让客户满意。”

魏仁武说道:“所以说,只要我发出‘死亡快递’,你们就必定会踏进我的陷阱,这是你们无法避免的事情。”

王选民长叹一声,说道:“老实说,我们有想过这是陷阱,但是我们有这个自信能够破除这个陷阱,你也知道,我们‘死神’名声挺大的,也曾有不少人像你一样设下陷阱,可是我们都能够完美的完成任务。”

魏仁武称赞道:“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要和自己的能力成正比,你们以前能够成功,只是没有遇到我。”

魏仁武表面上在称赞“死神”,实际上是在嘲笑他们,王选民无法反驳魏仁武,败军之将能有什么资格去反驳。

魏仁武说道:“你们‘死神’总共有五个人,我必须亲自冒险充当目标,才能勾引得出你们五个人来,这样我才能知道你们真实的身份。”

王选民问道:“这么说来,其他四人的身份,你也已经知道了?”

魏仁武得意地说道:“那是当然的。”

王选民说道:“那你是怎么得知我们的身份的?”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解释道:“我在成都待了许多年,成都就像我的家一样,也就是说,相对于你们,成都就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上,我本身就具有天然的优势。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晚会在‘奇迹酒吧’喝酒吗?”

王选民疑惑道:“难道不是为了寻欢作乐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也老大不小了,每天都去喝酒,身体哪里吃得住,我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你们卖个破绽。你们不是喜欢寻找目标人物的习惯吗?那么我就给你们一个习惯,省得大家都麻烦。”

王选民不寒而栗,原来他们一直被魏仁武牵着鼻子走,在这个时刻,他才真正感觉魏仁武是个如此可怕的人。

魏仁武又说道:“如果说成都是我的大范围的地盘,那么‘奇迹酒吧’就是我的一个小范围地盘,基本上,‘奇迹酒吧’的人,上到酒吧的老板,下到酒吧的员工,甚至是酒吧的客人,只要是这出戏需要的人,都是我导演的这部戏的演员。”

王选民说道:“这么说来,当我们踏进‘奇迹酒吧’的那一刻,你就知道我们的存在了?”

魏仁武点头道:“那是当然的,我在酒吧里混迹多年,谁是酒吧的新客人,谁是酒吧的熟客,都逃不过我的法眼。而且谁是真心来酒吧喝酒,谁是来酒吧泡妞,谁又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酒吧,在我看来也是一目了然。就好比,最早便是一个年纪有点大的男人来跟踪调查我的。”

王选民知道他说的是“翼德”,也就是方教授,老实说,他自己都不知道方教授的真实身份,但是他知道方教授是第一个去成都调查的人,那么魏仁武所说的年纪大一点的男人就应该是方教授。

魏仁武说道:“这个男人跟踪了我好多天,他以为我不知道,但实际上没有人能够跟踪我这么多天,还不被我发现的,就算是CIA的特工也休想。但是,他既然在跟踪我,那么我就将计就计,把他吸引到‘奇迹酒吧’,在‘奇迹酒吧’把破绽卖给他,让他决定在酒吧里干掉我,他果然也上钩了,而且他还引起我注意的一点是,他在酒吧里,不但会关注我,还会关注到厕所旁的微波炉。”

王选民说道:“于是,你便得知了我们要让微波炉爆炸这个计谋吗?”

魏仁武摇头道:“我也没有厉害到马上便能推测出你们会让微波炉爆炸,这都是逐步观察你们每一个人,最终得出的结论。”

魏仁武说到这里,总觉得这样谈话少了点什么,于是他从兜里掏出一根香烟,把香烟点燃叼在嘴里后,他才觉得这样说话,才有感觉。

魏仁武吞吐着烟气,这样的他自如多了,他接着说道:“你们第二个来‘奇迹酒吧’的人,我不知道叫啥,反正明明挺时尚一个人,却故意把自己扮的老土,但是他越是想伪装,越说明心里有鬼。他故意避开我,来到酒吧假装客人,以为我不知道,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酒吧里全是我的眼线。他在厕所里放蟑螂,引诱工作人员去买杀虫剂,这可真是个拙劣的计策,我在‘奇迹酒吧’里喝过多年的酒了,我很清楚酒吧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厕所里有蟑螂的,怎么可能你们的人一到厕所,就出现蟑螂,所以蟑螂自然是你们那个谁带来的。更有意思的是,那个谁还教唆我的眼线把杀虫剂放进微波炉里,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一离开酒吧,我的眼线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了解到你们想在微波炉里放杀虫剂,你们这就是想让微波炉爆炸啊。”

王选民说道:“所以,我到‘奇迹酒吧’,也被你发现了吧。”

魏仁武说道:“你比他们两个厉害多了,我还真不知道你还会变换身份。你第一次办成一个老爷爷的样子,假装来酒吧上厕所,这就暴露了你的身份。”

王选民不解道:“我就上了一个厕所,就暴露了自己?”

魏仁武说道:“这就是一个对成都并不熟悉,对九眼桥不熟悉的人犯的错误,外地人肯定不知道,九眼桥是有公共厕所的,明明有公共厕所,为什么会要到‘奇迹酒吧’借厕所呢?”

王选民疑惑道:“那也知道说明我是一个外地人,不能证明我就是‘死神’啊?”

魏仁武说道:“一个外地老年人来到成都,除了旅游,那就是探亲,很少有老年人会一个人出来旅游的,这都是年轻人才会干的事情。如果不是旅游,那就是探亲了,可是谁又会跑到酒吧一条街来探亲呢?”

王选民长叹一声,说道:“其实这只是个概率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是‘死神’的概率比较大而已,你就靠概率来确认的吗?难道你从来不是靠确凿的证据来确定一件事情的吗?”

魏仁武耸肩,瘪嘴道:“很遗憾,我从来都不是那么守规矩的人,我就是靠概率来确定你是‘死神’的。”

王选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敌不过魏仁武,一个守规矩,一个不按常理出牌,又总是走到你的前面,你怎么可能战胜这样的人。

魏仁武说道:“当我确定了你是‘死神’过后,酒吧的人还告诉了我一个细节,你进入厕所前,迟疑了一下,我也去厕所门前查看,但是并没有想通你为什么会迟疑。于是我派人跟踪你到了宾馆,却再也没有看到你那老头装扮出门,这我才知道你是会易容的。有意思的是,进入宾馆的是个老头,出来的却是一个有些脏兮兮的年轻人,不管那个时候的你是不是旅客,只要我怀疑了你,就都值得我派人跟踪,结果跟踪的结果,便发现你找了一个修理工的工作。我把厕所门和你当修理工这两件事交叉在一起思考,我发现厕所的门框钉子有些松动,那么你肯定是想借修理门框的名头,把什么东西给带进酒吧,比如修门必须要用上的铁钉。”

王选民在听着,他想知道,他们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为什么在魏仁武这里就变得漏洞百出?

至少王选民可以以魏仁武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任务。

魏仁武说道:“‘死神’五个人,每一个人都会负责一部分环节,那么他们就必然会到达过现场,我已经在发现了三个人的行踪,还差两个人,果然,在事发当晚,剩下的两个人也都出现了。”

王选民还有一个疑问:“你是怎样确定什么时候我们会动手的?”

魏仁武说道:“你什么时候把铁钉带进酒吧,你们就会什么时候动手。酒吧的人员在你又装着其他人把门框不小心碰掉后,便电话联系你来修理,我就知道你们要动手了,于是我也开始布置我最后的计划。”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