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六、死神的规矩

王选民怒目圆睁,他狠狠说道:“我实在想不明白,你是怎么骗过我们所有人的?”

魏仁武走到王选民的面前,哈哈大笑道:“看过电影吗?”

王选民不懂魏仁武的意思,他疑惑道:“你想表达什么?”

魏仁武解释道:“电影里面,有很多杀人的镜头,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演得就像真的一样,但是演戏终归是演戏,那不是真的,而我的死,就是我亲自出演的一出戏。81中文『网”

王选民感觉自己已经明白了一些,倒是林星辰不太明白了,她问道:“不对啊,当时医生来查看过你,并且宣布了你的死亡,你不应该能活着才对。”

魏仁武对林星辰笑道:“是啊,医生宣布我死亡了,但是你没有亲自查看我是不是死了,对吗?”

没错,林星辰当时并没有亲自查看魏仁武是不是断气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她当时沉浸在悲伤之中,甚至不愿意相信魏仁武死了,又怎么会去亲自查看魏仁武是否死亡呢?如果当时魏仁武只是装死,那么林星辰如果亲自查看过魏仁武,她就能够拆穿魏仁武的骗局,可是正因为林星辰没有那么做,所以魏仁武的假死才得以成功。

魏仁武非常了解林星辰,甚至比林星辰自己都还了解她自己,所以他算准了林星辰不会去查看他是不是死了,他才敢在林星辰面前装死的。

林星辰全明白了过来,她说道:“这么说来,那个医生说了谎话?”

魏仁武点头道:“只有一个演员是不能演绎一出好戏的,你难道不觉得救护车来得挺快的吗?”

林星辰说道:“这么说来,那一群医生和护士都是你的人?”

魏仁武承认道:“他们都是‘天成帮’的人,都是我请来的演员。”

林星辰问道:“那殡仪馆的人呢?”

魏仁武回答道:“也是‘天成帮’的人。”

林星辰说道:“我明白了,法医袁源平也是和你串通一气的,他为你检查尸体,不可能不知道你没有死,他还编撰关于你尸体的法医报告。”

魏仁武哈哈笑道:“那一晚,袁仵作和我在停尸房喝了一晚上的酒啊。”

林星辰有些生气了,她气愤道:“所以,还有多少人知道你是装死的?”

魏仁武耸耸肩,瘪嘴道:“还有很多人,一时间,我也数不过来了。”

林星辰骂道:“你果然是个混蛋,宁愿找那些人一起演戏,都不愿意让我和小岳帮忙!看来,你是根本不信任我们!”

魏仁武有些惭愧地说道:“不,就是因为我太信任你们了,所以我才要瞒住你们,因为这个世界上认识我魏仁武的人都知道,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们两个,包括‘死神’也知道。”说这话的时候,魏仁武瞥了一眼王选民。

林星辰实在不想再听魏仁武的解释了,她对魏仁武怒不可遏,她望了一眼岳鸣,说道:“小岳,你怎么看?”

岳鸣刚刚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表情十分严峻,这时林星辰叫到他,他才说道:“我信任魏先生。”

林星辰简直不敢相信岳鸣的话,她原本以为岳鸣和她是站在一条战线的,她问岳鸣,是希望岳鸣和她一起骂骂魏仁武,所以她急道:“你脑袋秀逗了吗?魏仁武可是骗了咱俩啊!他可是个骗子!”

岳鸣说道:“没错,魏先生是骗了我们,他也不是第一次骗我们了,只要结果是好的,我能原谅他,他刚刚不是也救了我们吗?”

没错,林星辰一生气,却忘了魏仁武刚刚才救了他们,不是魏仁武,林星辰现在才真的上了天堂,这一刻林星辰已经原谅了魏仁武,但是她还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不然会让魏仁武得意起来的,所以她冷哼一声,走到一边去。

魏仁武走到岳鸣的身边,拍拍岳鸣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我必须称赞小岳你,你成长了,居然凭着自己的本事找到了这里,我可是一路都跟着你们,看着你做的这些调查。”

岳鸣激动地说道:“你一直跟着我们吗?”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从你回到成都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岳鸣也拍了拍魏仁武的肩膀,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一切都在不言中。

魏仁武微笑道:“但是,你成长的还不够。”

岳鸣疑惑道:“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吗?”

魏仁武说道:“下次,可能不能再被别人跟踪这么久了。”

一股寒意侵袭岳鸣的背脊,魏仁武说得没错,魏仁武跟踪了岳鸣这么久,岳鸣却丝毫没有察觉,也幸好是魏仁武,换做要对岳鸣不利的人跟踪岳鸣的话,岳鸣可能自己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和林星辰和岳鸣对话太久,魏仁武差点忘了这里的主角——王选民。

魏仁武又走到王选民的身前,盘腿坐在地上,看着王选民,就像一只狮子正看着已经丧失行动力的猎物。

王选民冷笑一声,说道:“魏仁武,这可真是一场好戏啊。”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王选民长叹一声,说道:“我已经落在了你的手上,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但是你抓了我一个人,并不能瓦解‘死神’,我猜你也知道‘死神’绝对不止我一个人,少了我一个,也还会有其他人来填补我的空缺的,‘死神’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魏仁武说道:“没错,我早在上一个案子,就推测出你们‘死神’总共五个人,现在我抓了你一个,我就可以逼迫你供出其他四个人。”

王选民一点也没有被魏仁武吓到,他镇定地说道:“想让我供出其他四个人?想都别想。”

魏仁武嘻嘻笑道:“还真是个难啃的倔强骨头啊,但是你可能不知道,我最喜欢啃的就是倔强骨头,而且我有很多的办法去撬开一个人的嘴,这些办法我都实验过无数次了,我保证每一个都是有效的。曾经有多少人和你一样嘴硬,到头来还不是乖乖跟我吐露心声,甚至连祖宗八代的烂事都拿出来讲。”

王选民说道:“魏仁武,你误会了。”

魏仁武好奇道:“我误会什么了?”

王选民解释道:“我并不是一个嘴硬的人,根本用不上你所谓的那些办法,也许你打我两巴掌,我就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前提是我确实知道他们是谁,然而我确实不知道他们是谁。”

魏仁武不信道:“你不知道他们是谁?你们是一个团队的,联手在这几年里做下无数个案子,你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是谁呢?”

王选民轻叹道:“没错,我们五个人是一起合作了多年,说不认识他们,估计也不会有几个人相信,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他们是谁。我们‘死神’有个规矩,我们五个人之间不能打听对方的任何信息,只通过电话与其中一人联系,一人联系一人,绕上一圈,就能把五个人串联在一起,这就是我们五个人能一直存在的原因,就算其中一人落网,本来像我们这种杀手组织,就随时都有落网的可能,落网一人,也不至于把其他人给供出来,造成组织完全覆灭。我们五个人都互相不认识,相互之间本没有信任,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的原因,也只有这个规矩了,所以你永远也不能在我身上知道他们的信息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

王选民的长篇大论,就是想告诉魏仁武,魏仁武抓了王选民一个人,根本不能瓦解“死神”,而且当“死神”的其他人联系不上王选民的时候,他们就能够知道事有蹊跷而躲起来,魏仁武也休想抓到其他人,魏仁武最终还是失败的。

魏仁武怎么可能听不懂王选民的意思,但是他没有沮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极其放肆和得意。

王选民不明白魏仁武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他疑惑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魏仁武笑道:“我在笑你也误会了我的意思。”

王选民不明白道:“我误会了什么?”

魏仁武收起了笑容,解释道:“我并不是真的想从你的口里套出‘死神’其他人的信息,我只是在试探你而已。”

王选民还是不太明白:“你在试探我什么?”

魏仁武说道:“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们那所谓的规矩?我只是不能确认而已,我说那么多,就是想从你的口中找到确切的答案,很显然,我已经拿到了答案。”

王选民疑惑道:“你说你早就知道?”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不然,你以为我布下这么大一个局,演绎这么好的一出戏,难道就为了给你一个观众表演吗?”

王选民说道:“所以,一切都尽在你的掌握之中吗?”

魏仁武说道:“是的,从我出‘死亡快递’的那一刻起,你们‘死神’就踏入了我设下的一个大陷阱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