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姐姐

这一晚,全开几乎一整夜都没有合眼,他仔细地回味着他和魏仁武之间的对峙。

他没想到的是,一直一来,他都认为自己会成为全中国最厉害的警察,然而入学第一天就遇到了对手。

他就这样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不觉一整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虽然全开困得不行,但还是和陆通按时来到教室。

这次,魏仁武没有迟到,因为他直接翘掉了。

廖婷气得不行,差点就去逮他,但为了大局考虑,还是决定先给同学们发课本。

魏仁武的课本没人认领,全开却说道:“让我拿回去带给他吧。”

陆通和林星辰非常吃惊,完全不知道全开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陆通捧着自己的课本,全开捧着自己的课本还有魏仁武和林星辰的课本,林星辰跟在他们俩的身后。

陆通问道:“全开,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你要帮哪个混蛋领书?”

全开回答道:“你难道不觉得他挺特别的吗?”

林星辰冷冷道:“我觉得他是挺特别的——特别无耻。”

陆通哈哈笑道:“我同意小辰辰的话。”

全开摇头道:“魏仁武这个人,只是不喜欢主动和别人接触,其实他这个人心肠应该不坏的。”

陆通疑惑道:“你确定他不喜欢主动和别人接触吗?”

是的,他们的前面正是魏仁武,这次他没有很随意的踏拖鞋,而是穿得工工整整,头发也竖得快要飞起来,精神面貌有别于昨日,可能是因为他今天要主动搭讪,所以才特别整理了一下自己。

没错,魏仁武正在主动地勾搭一位长发飘飘、身材高挑、白色长裙的美女。

准确地说,至少从背影来看,就让人觉得一定会是一位美女。长发女子刚好背对他们,他们也只能看见背影。

远远就听见魏仁武说道:“我看上你了,能做我女朋友吗?”

长发女子柔声道:“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一些再说吧。”

声音和背影一样动人,陆通已经迫不及待要看看这女的到底长什么样。

“咦,声音好熟悉呀。”林星辰自言自语地说道。

陆通哪里还顾得上林星辰说什么,直接跑到魏仁武的前面,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陆通。”这时,他已经能看清楚长发女子的脸,简直就是美若天仙,放在茫茫参差不齐的大学女生中,也绝对是最闪亮的那种女生。

长发女子说道:“你好。”

林星辰和全开也跟了上去。

全开没有和长发女子打招呼,而是和魏仁武打起了招呼:“魏仁武,你的教科书,我帮你领回来了。”

“姐姐,你怎么来了?”林星辰惊奇地叫了出来。

“姐姐?”全开、魏仁武、陆通异口同声地跟着叫了出来,三个人同步地就像彩排过一般。

原来,长发女子是林星辰的亲姐姐,名叫林言,24岁,是一名警花,这次专程来学校办事,顺便还准备看看林星辰的,没想到路上便撞上了。

林言邀请了林星辰以及全开、陆通、魏仁武一起吃午饭。

午饭的地方是一家很不错、环境很优雅的饭店,一看就知道一顿饭至少上千的那种饭店。

全开是个乡下孩子,他还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饭,所以他显得特别拘束,陆通和魏仁武倒是放得挺开的。

“星辰,你不给我介绍介绍你的新朋友们吗?”林言微笑着说道。

林星辰依然冷冰冰地说道:“不用介绍,他们还算不上我的朋友。”

“我叫陆通。”陆通倒是很积极地自我介绍。

林言说道:“我已经知道了,刚刚你已经介绍过了。”

陆通说道:“刚刚那个不算,太仓促,我得重新来一遍。我叫陆通,目前来看,可能是这个学校最帅的一个。”

魏仁武脸侧到一边,讥讽道:“不害臊。”

“你说什么?”陆通便要发怒。魏仁武理都不理他。

林言笑道:“好了好了,陆小兄弟,他开玩笑的。魏仁武我刚刚也算认识了,胆子挺大的,竟然跟我这样的大姐姐表白。“

”还是这位小兄弟又怎么称呼呢?”她又对全开说道。

全开恭敬地回答道:“我叫全开,周全的全,开心的开。”

林言说道:“全小兄弟是个有礼貌的人。”

林星辰说道:“姐姐,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林言回答道:“其实,这次是顺道来看看你的,你也知道,我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来的主要目的,是有一个案子要请教一下我以前的导师……”

“案子?”这次是魏仁武和全开同时抢道,一听到案子二字,两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

“怎么了?”林言问道。

“能不能把案子讲给我听听。”全开的内心十分的澎湃。

林言摇头道:“不行的,这是警方的机密案件。”

“哈哈哈哈哈哈……”魏仁武大笑起来,眼神突然异常坚定,“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案子了?”

“你知道?”林言好奇道。

魏仁武嘴角上扬,说道:“林姐是从天津来的吧。”

林言更好奇了,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第一,你不是本地的警察,所以林星辰见到你,特别惊讶,因为本来你们并不经常见面;第二,你的腿上有溅起的泥点,因为在小腿后侧,你没有察觉到,泥点已干,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再加上你包里放着一把伞,所以你刚刚从一个下雨的城市来的,距离还不算近,所以伞和泥点都已经干了;第三,你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学校,所以你的航班应该是早上7点至7点半这个时间段降落,这个时间点一共有5个航班,分别来自于北京、天津、成都、深圳、上海。最后,这五个城市里,唯一一个今天凌晨就在下暴雨的城市就是天津了,不过你上飞机的时候,雨应该停了,否则飞机不一定能顺利飞行,航班必定会晚点。”

魏仁武说了一大堆,林言和其他人包括全开都听得膛目结舌。

尤其是全开,听完魏仁武一番话后,心里特别失落,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聪明,但是总觉得自己和魏仁武相比起来还有一些差距,这也是他昨晚睡不着觉的真正原因,在昨天他们对峙时,他就已经察觉出来这一点了。

林言说道:“你怎么知道哪些城市下雨?哪个时间有哪次航班?”

魏仁武说道:“我每天早上都会看天气预报,而航班的班次,我记在脑袋里了。”

林言惊叹道:“真是不可思议,你刚刚好像还说你知道是什么案子了?”

魏仁武回答道:“当然,天津有一桩案子,已经造成了警界的恐慌,这个案子我也注意了一阵子了。”

林星辰急道:“到底是什么案子啊?急死我了。”

魏仁武哈哈大笑。

陆通仔细聆听。

全开却闭起双眼,一言不发。

林言说道:“如果你知道是什么案子了,就不用我多言了吧。”

魏仁武说道:“不,很多细节我还不是很清楚,我需要你告诉我。”

林言面露难色,说道:“我都说了,这是机密。”

魏仁武微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说你是天津来的吗?”

“为什么?”

“我是想让你知道,你需要请教的不是你的导师,而是我。”魏仁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自信。

全开睁开双眼,紧紧盯着魏仁武。

林言摇头道:“算了吧,你毕竟还是个孩子,我的导师杨教授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专家。”

魏仁武摊开双手,无奈道:“那没办法了,细节只能我自己去找了,不过,我看上的案子,我保证没人比我先破。”

全开这时说话了:“你们俩能告诉我是什么案子吗?我想知道一些,并且希望我能帮得上忙。”

林言说道:“我不能告诉你。”

魏仁武却说道:“是一桩连环杀人案,凶手未知,死者已经累计到七个了,每一个死亡时间间隔一周,死亡地点都是荒郊野岭,最重要的一点是——死者都是警察。我把案子说给你听了,但是我不会需要你的帮助。”

林星辰和陆通听到这些,心里不寒而栗。

林言怪责道:“你怎么把这么机密的事情说出来,凡事要得讲规矩。”

魏仁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边抽烟边摸着自己的胡渣,说道:“规矩是你们警察的规矩,我又不是警察,没必要守规矩。”

全开突然站了起来,他指着魏仁武说道:“魏仁武,我要和你比赛,就这个案子,我们比比谁先破案。”

林星辰和陆通吃惊地看着全开,这时的全开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失去了他本该有的温文尔雅,不过今天让他俩吃惊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

魏仁武吐着烟圈,冷笑道:“比赛?你随意,反正我破我的案子,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言嫣然一笑,说道:“现在的大学生,真是有斗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