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九、修理工

人们在做某件事情,或者在走某段路的时候,突然停下来,那一定遇到了比做事或者走路更为重要的事情。

王选民本来是要去上厕所的,可是他却驻足于厕所门边,目光完全被门框给吸引住。

“怎么了?”送王选民去厕所的侍应在王选民背后问道。

愣住的王选民被侍应唤醒,他摇头道:“没事。”说完,他便钻进了厕所里。

整个王选民对于“奇迹酒吧”的调查,只花费了十多分钟便完成。

王选民坐在宾馆房间的梳妆镜前,一边卸妆,一边回想着自己在酒吧里看到过的东西,一个非常能够吸引到他注意的存在。

过了良久,王选民卸妆完毕,王选民又变回了那个年轻富有活力的王选民。

王选民收起了化妆盒,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串陌生号码。

没过多久,手机便拨通了,手机那边传来一个成熟而稳重的声音:“喂,是云长吗?”

王选民严肃地说道:“翼德,是我,我已经想好了最后一击的方法,我需要你为我提供帮助。”

原来电话那头,便是代号为“翼德”的“死神”成员——方教授。

方教授说道:“你想我怎么样,尽管开口。”

王选民说道:“之前听汉升说,你们决定以微波炉爆炸的形式来打开杀死魏仁武的突破口,所以,我专程去了一趟‘奇迹酒吧’,为的是找到微波炉爆炸后给予魏仁武致命一击的办法。”

方教授说道:“既然你给我打了电话,我想你应该想到了给予魏仁武致命一击的办法吧。”

王选民回答道:“没错,我确实已经想到办法了,在我走进酒吧厕所前,我发现门框的边沿有一颗钉子有些松动,这就是我的办法。”

方教授赞许道:“钉子是个好主意,你是想把微波炉当做一把抢,而钉子作为子弹,当微波炉爆炸之时,就能推到钉子击中魏仁武,对吗?”

王选民哈哈笑道:“翼德果然厉害,我只提了钉子一下,你就把我的计划全盘想到了,没错,我就用钉子给予魏仁武致命一击,到时候,我会在微波炉的旁边放上九根铁钉,我就是要你帮我计算一下铁钉的具体摆放位置,这样我才能顺利地杀掉魏仁武。”

方教授说道:“这个我能办到,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才行。”

王选民说道:“时间很充足,我预计一周后才会行动,所以我给你五天时间,你应该没问题吧。”

方教授回答道:“五天多了,我只需要三天就足够。”

王选民说道:“那我等你好消息。”

方教授说道:“三天之后,我会画一张图给你,你按照图片的位置摆放铁钉就没有问题了。”

于是,王选民挂断了方教授的电话。

三天,还有三天,这三天他也不能闲着,他必须给他自己做一个准备。

王选民拿出自己的手提电脑,打开电脑后,连上了宾馆的ifi。

幸好宾馆的ifi还不算差强人意,不然王选民完全有必要重新找一家宾馆了。

宾馆的网速谈不上迅速,但是打开网页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王选民打开了招聘网站的网页。

王选民为什么会登陆招聘网站?他缺少工作吗?不,他有一份正经的工作,还有一份杀人的工作,他怎么会缺少工作。

但是,至少这三天到五天的日子里,他是空闲的,难道他要在这段时间里,打个短工?

听起来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王选民还真准备找一个短工,王选民在招聘网站上,翻看一些有关于装饰维修工的工作。

王选民至少在电脑前翻看了一个小时,才掏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招聘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便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鲁的声音:“喂,谁啊?”

王选民很有礼貌地问道:“你好,是张先生吗?”

那个粗鲁的声音说道:“我是姓张,你是谁啊?”

王选民说道:“你好,我是在网站上看到你们那里在招聘修理工,我想试试。”

那个张先生恍然大悟道:“哦,来应聘的啊,我还以为是讨债的,你叫啥名字?”

王选民自然不会报自己的真名,所以他在电话里自我介绍道:“我姓王,叫王民,请问张先生,我应该到哪里来应聘呢?”

张先生说道:“这是你的手机吧,我待会给你发一个地址过来,咱们见面再说。”

王选民说道:“好的,那我马上过来,咱们见面再说。”

于是,王选民挂断了电话。

没到一分钟,王选民的手机便收到张先生发来的短信,上面有一个地址。

王选民没有急着出门,他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身份证。

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做王民,和王选民刚刚告诉张先生的假名是一模一样。

身份证还有一张照片,这就和王选民长得没有丝毫的一样。

长得不一样不打紧,王选民有特殊的技能。

王选民又拿出了他的化妆盒,还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布袋。

王选民打开布袋,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柔软的面具。

面具之所以会柔软,是因为这些都是人皮面具。

作为一个善于易容的人来讲,收藏人皮面具,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且合理使用人皮面具,是易容最基础的课程。

王选民非常熟练的选了一张面具套在脸上,再铺以化妆盒的工具,足足花了大半个小时的功夫。

这下的王选民,简直和身份证上的王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选民看了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王选民按照张先生所给的地址来到了一家门市前。

那家门市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门口挂着一张破破烂烂的招牌,招牌上写着“张氏装饰修理店”。

而门市的门口坐着一个穿着肮脏,身材肥硕的像一座肉山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正捧着一个有脸盆大的碗在往自己的嘴里喂食。

王选民走进那个胖男人,恭敬地问道:“请问是张先生吗?”

那个胖男人放下“脸盆”,咽下嘴里的饭菜,用手抹掉嘴角的油,说道:啊,我是姓张,你要找的张先生,应该就是我,我想你就是那个要来应聘的王民吧。”

王选民点头道:“我就是王民,我做过很长时间的装修……”

张先生打断了王选民的话,说道:“什么都别说,看看我背后的那个破烂的木门。”

王选民顺着张先生所说的地方看去,门市里的地上放着一块已经破成一块烂木板的木门,严格意义上来讲,那就是一块烂木板,已经不能称之为门了。

王选民说道:“张先生,我看见了。”

张先生说道:“这就是你的面试考核,给你一个小时,把那块废物,给我再变成一扇完整的木门。

王选民说道:“看上去有一些难度。”

张先生悠悠地说道:“当然有难度了,话说的太多,还不如做一做,我不需要听你说你工作了多久,技术有多好,你只需要做出来给我看,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张先生又把“脸盆”捡回手上,瘪嘴道:“修门的工具就在烂门的左边,已经过去两分钟了,如果我是你,我马上就行动起来。”

张先生话音刚落,王选民便褪去外套扔到一边,冲进了店里。

张先生继续享用自己“脸盆”里的饭菜,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吃更重要又更享受的事情。

张先生的背后噼里啪啦一阵大动静,但是张先生却没有去看一眼,他只关心自己的食物。

没过多久,张先生“脸盆”里的食物已经被他吃完,这时候他才能关心一下王选民的进度。

在张先生再一次放下“脸盆”的同一时间,张先生背后那些噪音也顺着消失。

张先生正蠕动身体,转身过来看看王选民到底在搞些什么鬼,可是他刚把身体转过来的时候,却只看到王选民站在门口,一张笑脸面对着他。

王选民突然出现在张先生的背后,吓了张先生一大跳,张先生惊恐道:“你干吗站在我背后?我不是叫你修门吗?”

王选民笑嘻嘻地说道:“我修好了啊。”

张先生惊讶道:“这才十几分钟,怎么可能……”本来张先生还挺怀疑的,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现实狠狠抽了一巴掌。

张先生看到了王选民的成果,一扇白色而崭新的木门正安静的躺在地上。

如果不是张先生知道自己的店里没有同样的门,他绝对会认为王选民只是拿一扇新门替换了烂门而已,但事实就是王选民真的变废门成新门了。

张先生惊叹道:“想不到你短短的时间里就修好了门,真是出类拔萃的手艺。”

王选民耸肩,不屑地说道:“本来我是想先告诉你关于我的能耐,但是你不愿意听我说,那么我只能展示给你看了。”王选民的言语张透露出一丝得意,就像是在宣告给眼前的这个胖子听,最好再也不要小瞧他。

张先生满意地说道:“非常不错,我正式通知你,你被聘用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