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七、女人醉男人有机会

雷佳和左亮来到了左亮为雷佳准备的住处。

地方不大,也就七十多平方,但是装饰非常有风格,家具齐全,应有尽有。

左亮把雷佳所有的行李都搬进屋,全程没有让雷佳碰那些行李一下,生怕把雷佳累着了,只想把雷佳捧在手心,细心呵护着。

雷佳见到这间房子的表情,就像是少女第一次见到自己婚纱,既兴奋又激动地说道:“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

左亮气喘吁吁地说道:“当然可以,如果你愿意,你想在这里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雷佳摇头道:“我不能要求再多了,当我找到住处,我会搬出去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左亮关上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休息片刻,才说道:“行啊,等你找到住处再搬出去吧,不过就想我之前说的那样,送佛送到西,我会帮你找住处的。”左亮自知不能强留雷佳在这里常住,这样会让他自己表现的太过于明显,显得自己很轻浮,所以他想了另一个办法,把找住处的工作交给他自己,这样他只要慢一点找到住处,便可以留雷佳常住在这里了。

雷佳说道:“好啊,那真的辛苦你了,我简直无以为报。”

左亮瘪嘴道:“还真不是无以为报,我还等着你陪我吃晚饭来着。”

雷佳说道:“好啊,等我收拾一下,就陪你吃晚饭。”

左亮就坐在沙发上,看着雷佳收拾行李,他这次没有帮助雷佳,第一是因为自己确实累了,第二女人的东西一定要女人自己收拾,她们要把自己的东西按自己的习惯摆放,这是男人帮不了的。

雷佳收拾东西很慢很慢,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将东西收拾好。

雷佳也累得香汗淋淋,她站在客厅中央,对沙发上的左亮气喘道:“阿亮,结束了,实在让你久等了。”

左亮摇摇头微笑道:“没有的事,已经比我想象的时间要短很多了,现在时间刚刚好。”女人最讨厌的就是暴躁的男人,所以在女人面前展示出足够的耐心,绝对会让女人刮目相看的,左亮一看便是个很会泡妞的男人,因为他深谙此道。

雷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说道:“现在都晚上八点了,我想你一定饿了吧。”

左亮微笑道:“没有啊,我平时都是晚上八点才吃晚饭的。”就算左亮肚子已经饿到扁平,他也必须要逞强说不饿,大男子主义就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会死撑。

雷佳拍拍自己的肚子,说道:“可是,我已经饿了,忙了这么大半天,我一定要多吃一点,才能补回来。”

左亮说道:“那咱们出发吧。”

左亮带雷佳来到一家颇具情趣的西餐厅。

两人面对面而坐,在点餐之前,雷佳说道:“这顿,你一定要让我来请,毕竟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左亮坚决地说道:“那怎么行,一男一女出来吃饭,如果让女人给饭钱,那就是男人的耻辱。”

雷佳说道:“可是,我已经接受了你那么多的帮助,我必须要回馈你,如果你不同意这顿我来请的话,我现在就走,并且绝不住你的房子。”

雷佳都这么逼迫左亮了,左亮自然不敢得罪了雷佳,他只好说道:“真是够刚烈,实在拿你没办法,好吧,你请就你请,为了你,我就丢一次人。”

雷佳这才满意地开始翻开菜单,可是当她才打开菜单的第一页,她的脸色就变了,变得十分难看,也变得十分为难,从皱起的眉头便能看出她的后悔。

左亮很明白雷佳为什么会这样,他微笑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你可能请不起我这顿饭了?”

雷佳环顾左右,小声地说道:“这里,怎么这么贵啊?”

左亮哈哈笑道:“这里是非常著名的餐厅,所有的食材都是进口的,主厨也是从欧洲请来的高级厨师,你说为什么会这么贵?”

雷佳脸一红,尴尬地说道:“我从上海出来,身上本来也没有带多少钱,如果这一顿饭,我请了的话,我找房子的钱都会花光的。”

左亮耸耸肩说道:“这我也估计到了,所以一开始,我就说我请,你非要逞强,现在尴尬了不是,算了,算了,你的心意我领了,这顿还是我请吧。”

雷佳没有说话,她不好意思回答,只能默认了左亮请客的事实。

左亮把侍应叫了过来,为自己点了一块牛排,又推荐了雷佳一块最贵的牛排,然后问雷佳:“能喝一点红酒吗?吃牛排的时候,如果没有红酒,就像吃火锅没有辣椒一样,那是绝对不行的。”男人总是希望女人在和自己吃饭的时候,能喝一点酒,因为酒能打开女人的天性,矜持会变得放荡,不可能也会变得充满无限可能性。

雷佳点头道:“我可以喝一点点。”无论女人能不能喝酒,只要她单独和你喝酒了,那么就说明她在你面前已经放下了所有的防备。

左亮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他高兴地对侍应说道:“来一瓶八二年的红酒。”

在侍应去准备食物的时候,雷佳害羞地对左亮说道:“这顿一定价值不菲吧,还真是让你破费了。”

左亮说道:“破费?不,也许这一顿对你来说,负担重了一点,但是对于我来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喜欢吃得健康,开心,安静,花多少钱并没有那么重要。”

雷佳说道:“你一定挺有钱的吧,你是做什么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左亮身价不菲,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名牌,就单说他的手表,便够普通人在成都全款购置一套住房的了,像雷佳这种阅男无数的女人,自然也知道,她只是想装得单纯一点,有钱人最喜欢的就是单纯的女人了。

左亮哈哈笑道:“我是做生意的,生意目前挺不错,赚了些小钱。”

雷佳又问道:“对了,我在机场看到你的时候,你没有行李,不像是从外面回成都的。”

左亮说道:“没错,我确实不是刚下飞机,而是送别人去机场上飞机的。”

雷佳说道:“送谁呢?”

左亮瘪嘴道:“送一位领导。”左亮回答得很模糊,能让左亮这样身份的人亲自送往机场,可见此人应该非常的重要,但是却不能让雷佳知晓这个人。

雷佳其实已经猜到,左亮口中的那位领导应该是左亮的老婆,她本来也知道左亮这样身份的男人,少有是未婚的,他只是想隐瞒自己已经结婚,才编个幌子说是领导。

雷佳自然装着相信左亮的话,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真是庆幸能在那个时候遇到你,不然我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左亮说道:“冥冥之中,自有缘分,这就是你我的缘分,我有时候觉得上天安排一个人遇上另一个人,都是存在因果关系的,比如我从小嫉恶如仇,多做好事,上天就会多眷顾我一点,所以,我才会遇上你。”左亮突然变得深情款款,他这番话一点也不像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在说,而是像是一个男人仰慕另一个女人的对话。

雷佳脸都红了半截,羞答答的脸蛋十分诱人。

雷佳知道左亮的潜台词是什么,她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转移话题道:“牛排和红酒来了。”

本来,这是左亮在试探雷佳的心意,没想到他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侍应就这样不识趣的刚好把牛排和红酒端上来。

没有办法,左亮只好顺着雷佳,拿好刀叉,说道:“那咱们开动吧。”

饭间,左亮和雷佳闲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并劝雷佳喝了好多杯红酒,雷佳很快脸就在酒精的作用下,变成了红通通的诱人的苹果。

在晚餐快结束的时候,左亮为自己和雷佳满上了最后两杯红酒,并举起酒杯说道:“让我们为友谊而干杯。”

雷佳喝到尽兴,也就不再腼腆,她也举起酒杯,说道:“让我们干杯,但是不是为友谊,而是为我们的缘分。”

雷佳和左亮一口闷掉了自己杯中的酒。

雷佳放下酒杯,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娇嗔道:“我的头好晕啊,阿亮,能送我回去了吗?”

俗话说得好,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有机会,男人想要获得机会,就必须让女人喝醉。

左亮一直把这句话奉为真理,而且屡试不爽,在多次的使用喝酒的伎俩之后,左亮非常清楚这个时候,他该做什么。

左亮凑到雷佳的耳边,对她小声地说道:“我这就送你回去,今晚之后,你就是我的了。”

雷佳听完左亮的话,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盯着左亮,吓了左亮一大跳。

难道雷佳识破了左亮的色心,要准备发怒了。

左亮紧张到汗水如雨下,他开始在想,用生命办法来给自己一个最好的解释。

结果,令左亮没有想到的是,雷佳不怒反笑,非常娇羞地笑道:“阿亮,你真是讨厌啦。”

左亮心头一热,他知道雷佳这是在说反话,看来晚上果然有戏。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