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九、魏仁武的夜晚日常

方教授待在成都已经有七天了,他也观察了魏仁武七天。

方教授很庆幸在这段时间里,魏仁武并没有发现他,在这七天时间里,方教授确定了三件事。

第一件,魏仁武每天都会去不同的地方,玩不同的女人。

第二件,魏仁武每晚都会去九眼桥的‘奇迹酒吧’喝酒,而且他玩过的女人,有一部分就是在酒吧里找的。

第三件,岳鸣果然和魏仁武闹掰了,魏仁武一个人生活了七天,这显然不寻常,方教授只能归纳于这个结果。

方教授每一次出来做调查,给自己的时限便是一周,今晚便是他待在成都的最后一个夜晚。

方教授也要做好跟踪魏仁武的最后一次工作。

由于魏仁武每天只做两件事,一件是玩女人,一件是喝酒,所以方教授认为要杀魏仁武,便只能让魏仁武死在女人的床上或者死在酒桌上。

可是魏仁武的女人实在太多了,而且还不重样,每天都不重样,要让魏仁武固定死在哪个女人的床上,实在是太困难。

唯一能精密计划魏仁武的意外死亡的地方,便是酒桌了。

魏仁武喝酒的地方只在九眼桥的“奇迹酒吧”,而且他在“奇迹酒吧”也固定只坐一张酒桌,那就是在角落里的那一张,就好像那张酒桌是魏仁武的专位,每次酒吧的工作人员都会为魏仁武预留着。

方教授并不是每天都会跟着魏仁武进酒吧,他如果待在酒吧里的次数太多,难免会引起魏仁武的怀疑,所以他只在最后三天跟着魏仁武进过酒吧。

方教授确定要在“奇迹酒吧”做掉魏仁武,那么进去酒吧里进行调查,就势在必行,哪怕是冒着被魏仁武发现的危险。

还好,前两次,魏仁武都没有注意到方教授的存在,他希望今晚,这个最后一晚,也不要出差错。

魏仁武已经走进“奇迹酒吧”有一会儿了,方教授觉得自己是时候进去酒吧。

方教授大跨步走进“奇迹酒吧”,就好像自己是个游客。

“奇迹酒吧”能够生意兴隆,总是有原因的,首先,那种让人宾至如归的热情服务,就是其中一个原因。

方教授一进入“奇迹酒吧”,酒吧侍应便迎了上来,礼貌地问道:“客人有预订位置吗?”

方教授冷冷摇头道:“没有预订,难道酒吧里已经没有位置了?”

侍应微笑道:“那也不一定,要看客人有几个人了。”

“就我一个人。”方教授回答道。

侍应说道:“现在位置有点紧缺,就不知道客人介不介意先在吧台边的椅子就坐?等有位置空出来了,我再给客人安排个好位置。”

方教授说道:“吧台很好,我前两天来这里,都坐的吧台,我就坐吧台,不用给我换位置了。”

于是,方教授便坐到吧台,点了一杯“长岛冰茶”。

方教授选择这个位置,是有目的的,他在这里,可以全局观察酒吧的每个细节,包括魏仁武。

魏仁武还是坐在老位置上,身边也还是有一位美女,只不过这位美女和前天的那两位,并不是一个人。

方教授只看了魏仁武一眼,便把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他不能因为多看了魏仁武几眼,就引起魏仁武的怀疑。

也许每个人都会在不经意间养成习惯,哪怕坐一张凳子,也会有习惯。

至少魏仁武选择坐的凳子,是有习惯的,他总是习惯性的坐在一张视线比较好的凳子,这张凳子能够让魏仁武不但能享受身边的美女,还能让他能仔细观察到酒吧内的其他美艳“猎物”。

方教授开始一边假装饮酒,一边将视线转移到可能引起他注意的地方去。

既然魏仁武从来不移位置,那么对于他来说,魏仁武就是个活生生的靶子。

有靶子,就必须有一枝能够打靶的好枪,方教授现在要寻找的便是可能成为“好枪”的东西。

方教授四处张望,突然的视线被厕所旁的一张桌子给吸引住,准确来讲,吸引方教授的不是桌子,而是桌子上的微波炉。

微波炉是一个能加热东西的工具,加热能够改变许多物体的形状,包括一些化学运动。

所以,微波炉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东西,这也许是此次计划的突破口,甚至是最关键的东西。

正当方教授目不转睛地盯着微波炉的时候,突然微波炉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准确来说,消失的不止是微波炉,应该说,他的视线一片棕色。

原来他的眼前被一片棕色给挡住了,棕色的是衣服,既然有衣服,那么就是有人穿了这么一件棕色衣服站在方教授的面前。

方教授抬头,一对八字胡出现在他的面前。

方教授吓了一跳,竟然是魏仁武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时间背脊凉了一片,难道他被魏仁武给发现了?

“朋友,你好像有心事?”八字胡下的嘴咧出一个笑容。

方教授握进左拳,他的拳头都是冷汗,看魏仁武的意思,好像并没有发现自己,他要保持镇定,尽量不让魏仁武对自己产生怀疑。

方教授冷漠地说道:“你认识我吗?”

魏仁武一屁股坐在方教授的旁边,摇头道:“咱们素未谋面。”

方教授说道:“既然咱们并不认识,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搭话?”

魏仁武说道:“别误会,我对男人没有兴趣,更别提您这种年纪的男人了。”

魏仁武的话又直接,又伤人,这完全不像是个善意的搭话,可是魏仁武就是说话毒的人。

好在方教授没有在意,他也不能在意,如果他跟魏仁武发火,就会引起魏仁武的关注,他不能太引起魏仁武的关注,他最想要的是魏仁武尽快离开,并且尽快忘了他。

方教授说道:“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就是想问你有什么事?”

魏仁武解释道:“听你的口音,是外地人吧,我注意到好像你昨天也在这里,我就好奇你怎么会来到这个酒吧喝酒?又怎么会一个人来喝酒?”

方教授说道:“我就是想一个人静静的喝酒,所以才来到九眼桥的,这座酒吧是九眼桥最出名的酒吧,所以我在这里喝酒。你问的问题很奇怪,难道你是警察,想调查我?”

魏仁武摇头道:“不,我不是警察,我这是个热情的本地人,作为本地人,当然要关照外地来的朋友,所以我才来搭话,想和你交个朋友。”

方教授冷冷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很可惜我对本地的新朋友并不感兴趣,因为我明天就要离开成都了。”

虽然,方教授一直在排斥魏仁武,但是他还是保持着微笑,他笑道:“那还真是可惜,我本来还想跟你分享一些有关成都的事情,没想到你就要离开了,那么你来成都,又所为何事呢?刚刚看到你在发呆,心情好像不是太愉快,应该不是来度假的,那你应该是因为其他原因来到成都的。”

方教授说道:“既然你不是警察,你怎么问题这么多?”

魏仁武笑嘻嘻说道:“我就是好奇而已。”

方教授说道:“是不是我告诉了你,你就不会再来烦我?”

魏仁武耸耸肩,说道:“既然朋友你不喜欢我,那你告诉我后,我就不会再来烦你了。”

方教授轻叹一声,说道:“没错,我不是来度假的,我来酒吧喝酒,也不是来寻乐子,我就是心里郁闷了,所以才来喝酒的。”

魏仁武说道:“任何的郁闷,都是有原因的,说出来,说不定能缓解一些郁闷。”

方教授说道:“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魏仁武瘪嘴道:“爱情这个东西,很复杂,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爱情和你所知道的爱情是不是一个爱情。”

方教授说道:“无论是哪一种爱情,最终都会有爱情的结晶,不是吗?”

魏仁武同意道:“这句话没错,开花自然会结果,没有结晶的爱情,也算不得爱情。”

方教授说道:“可是,正确的爱情,会得到正确的爱情结晶,错误的爱情,也会得到错误的爱情结晶。”

魏仁武又笑了,他笑道:“这样我就明白了,看来朋友你年轻的时候,犯了错误啊。”

方教授苦涩道:“是啊,就在这个错误的城市,遇见了错误的人,然后产生了错误的结果,我这次又回到这座错误的城市,就是为了这个错误的结果来赎罪的。”

魏仁武又问道:“那么这次赎罪之行,有没有把错误的结果,变成一个好结果呢?”

方教授挤出一丝笑容,苦笑道:“如果能变成好结果,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喝闷酒了。”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还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讲出了这么难受的事情。”

方教授说道:“那倒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你既然已经听够了我的故事,是不是该离开了?”

还没等魏仁武回答,方教授又说道:“算了,还是我离开吧,时辰也差不多了。”

方教授留下买酒钱,转身便走。

“不送。”魏仁武在方教授背后喊道。

方教授头也不回的离开“奇迹酒吧”,这一次还好没有被魏仁武发现。

他都佩服自己的演技了,无论好坏,至少糊弄过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