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九、抓不住重点

韩小君彻底不说话了,低下头,缓缓坐在了充满玻璃渣的地上。

全开说道:“既然不能藏在家里,也不能藏在外面,那‘氰化钠’会藏在哪里呢?没有什么地方比自己身上更安全了。光藏在身上还是不够的,身上也得找最安全的身体地方,身体的任何部位没有什么比身体私密的地方更安全了,我便是由此判断你肯定把‘氰化钠’藏在胸罩里的。”

“嘿嘿嘿……”韩小君在笑,笑声渐渐增大,“哈哈哈哈……”笑声贯彻整个房间。

“为什么要笑?”

“我在笑我自己,也在笑陆通那个王八蛋!”在提陆通这个名字时,韩小君变得咬牙切齿。

韩小君继续说道:“没错,我当初和陆通在一起,确实是为了钱。但是没想到,那个混蛋竟然还和晏西洛那个贱人也在一起。有一次,陆通没来找我,说他有事,我就开始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于是专程抽了一段时间去跟踪他,果然被我发现两个狗男女的奸情,就在那一刻,我便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宰了这对狗男女。我费尽心思制定了这个计划,每天躺在这个肥猪的身边哄他开心,你知道其实我心里有多恶心吗?就这样渐渐从他身上刮掉他所有的财产。财产一到手,他的命也就不值钱了,但是我也不能便宜了晏西洛那个贱人。所以,我才会下毒弄死陆通,嫁祸给晏西洛的办法。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让你没算到的是,这件事还是节外生枝了,不然你也没要必要杀死郭龙。”

“郭龙很清楚我和陆通的事,他也知道陆通死后,我才是最有利的一个人。所以,他能找到我,他其实也就是贪财,他希望和我做个交易,让我给他陆通财产三成的钱来换取他闭嘴,并且他也承诺将矛头转向晏西洛。”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你一毛钱都舍不得拿出来,你只想也要了他的命。”

“他也死的活该,他帮着陆通去泡妞,在生意场上帮着陆通去处理一下并不太光彩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有什么资格向我要钱,他就该死。”

“你真是无可救药!”全开的脸色略显怒色。

韩小君轻蔑地笑道:“其实,让我真正没想到的是,陆通有你这样一个侦探同学,并且还能为了陆通全心全意地抓我。他这种人,根本没什么真朋友,连他表弟都只是为了他的钱,不过你的确算他的朋友,你也确实非常聪明,竟然能看透我完美的计划。”

全开摇头道:“没有一个犯罪计划会是完美无缺的,没有一张犯罪大网会是密不透风的。有犯罪,就一定有漏洞,有漏洞,我全开就一定能找出来。”

韩小君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事到如今,多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让警察来逮捕我吧。”

全开让开了一条道,说道:“警察已经在房门外,你走出房门,就可以跟警察走了。”

韩小君一步一步挪向房门,她的步伐是沉重的,她的心情也是沉重的,走出房门前的那一刻,她还留下了一句让全开终生难忘的话:“全先生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有个欲望,我要改变自己的人生,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为了这个目的,我会不择手段。但其实你也是这种人,只不过,你的欲望不是贪财,而是……”

全开这几天耳边总是会不经意的回想起韩小君临走的那句话,哪怕是陆通出殡那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死去的陆通身上,而全开却一直心不在焉。

“阿全,你心里有事情。”林星辰站在全开旁边,似乎察觉了一些端倪。

全开没有说话,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陆通的尸体被一群人给推进焚烧尸体的火炉里。

不一会儿,火炉里燃起了熊熊火焰,陆通的尸体被大火焚烧地“噼里啪啦”直响。

“我在问你话,你没听见吗?”林星辰言语中透着责备。

全开还是没有理她,转而向另一个边的岳鸣说道:“小岳,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

岳鸣惊诧道:“全先生,有什么事吗?”

林星辰简直要暴怒了,他吼道:“全开!你是不是要装着听不见我说话?”

全开微笑地回答道:“星辰,别担心我,我没事。”

全开的笑容让林星辰怒气全消,不知道为什么,林星辰对着魏仁武,不管这样,她都能够发怒,但是面对着温文尔雅的全开,她却很难真正地拿出脾气来。

全开又说道:“星辰,你就在这里看着,我有一些话要单独对小岳说,所以我们两个要先行离开。”

“去吧。”林星辰望着熊熊火焰,默默地回答道。

全开和岳鸣,来到了一家客人稀少,环境十分雅致的“水吧”。

在“水吧”的包间里,两人相对而坐。

岳鸣问道:“全先生,到底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全开说道:“今天是老陆出殡的日子,仁武为什么没有来?”

“魏先生的病还没有完全好。”

“不,仁武的病应该全好了,他没有来,应该是因为其他原因吧。”

岳鸣眼神游离,生硬地回答道:“全先生想太多了。”

全开摇头道:“小岳,你可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

岳鸣一时语塞。

全开接着说道:“仁武不愿意来,应该是因为我吧。”

岳鸣依旧没有回答。

“小岳啊,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愿意说实话么?”全开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气愤。

岳鸣轻叹一声,勉为其难地说道:“好吧,全先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确实,魏先生没有来,是因为你。”

全开点点头,全神贯注地聆听着。

“起初,魏先生是想来的,但是因为全先生破了这个案子,所以他又临时决定不来了。”

“哦?就因为这个原因?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望小岳能告诉我实情。”

岳鸣摇头道:“不行的,魏先生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不要跟全先生透露实情。”

“为什么?”

“这个真不好说。”

全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明白了。”

全开睁开眼睛,微笑道:“小岳,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岳鸣疑惑道:“什么交易?”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几个人大学时候发生过些什么事情吗?我可以告诉你。”

岳鸣兴奋地站了起来,喊道:“真的吗?全先生真的愿意告诉我?”

全开点点头,说道:“所以,你现在能告诉我,仁武到底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岳鸣又默默地坐了下来,面有难色地回答道:“好吧,那全先生答应我,一定不要生气。”

全开点头道:“我保证,一定不会生气。”

“魏先生说,全先生是一名出色的侦探,但是全先生却因为某些羁绊给牵制住,所以一直发挥不了完整的实力。”

全开在听着。

“他说,他如果来了的话,一定会忍不住指出全先生在这次案件里的不足,这样会伤全先生的心,他不想看到这一幕,所以他最终选择不来参加陆先生的葬礼。”

“那他应该有说过,我对这次案件,到底不足在哪里吧。”

岳鸣点点头,说道:“他说,你在破案的时候,有一个老毛病,总是抓不住重点。”

“什么意思?”

“他说,你太注重人情,没有从案子最关键的地方出发,走了不少弯路,浪费了不少时间。”

全开没有说话,他又闭上双眼,脑中在回想整个案情,嘴里说道:“那仁武有说过重点是什么吗?”

“他说,陆先生的案子,应该从‘氰化钠’是怎样落到凶手的手上开始展开调查,‘氰化钠’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毒药,入手的门路并不会很多,凶手肯定是在成都的很有限的几个黑点购买的,如果是他来调查的话,他会利用自己的路子,去找到这几个黑点的他认识的线人,透过他们找出是谁购买了‘氰化钠’,凶手便无处遁形,整个案件绝对不会超过半天便能破解,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为那个伴娘洗脱冤情,陆先生的表弟郭龙也不会死。他还说,全先生太注重人情,而人情对于破案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牵绊。”岳鸣很小心地复述魏仁武的话,因为他知道这番话,会给全开的心灵一个沉重的打击。

全开睁开眼睛,长叹一声,说道:“哎!我确实还是比不上仁武啊!我从认识他开始,就在和他做比较,却始终比他差。这么多年了,我既当上了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也成了媒体界的宠儿,到头来,我还是和他有很大差距。”

岳鸣不敢说话,他其实是想安慰安慰全开的,但他又怕他嘴笨,反而弄巧成拙。

全开接着说道:“凶手在被逮捕之前,对我说过一句话。这句话,这两天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响,即使做梦都还在回响着这句话。”

“凶手对你说了什么?”

“在我告诉你这句话之前,我要先告诉你另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呢?”

“你忘了吗?刚刚我们不是才做了一个交易么?”

“你是说,你要告诉我,你们大学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吗?”

“没有错。我就是要说这个事。”

岳鸣精神高度集中,稍微侧过头,把耳朵更靠近全开一些。

全开说道:“那你现在要仔细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