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红色长裙

“你好。”岳鸣正准备伸出手跟林星辰握手,但是看到她目光冷峻,上下打量着岳鸣,并没有想要握手的意思,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林星辰摇了摇头,叹道:“老魏啊,也就两个月不见而已,没想到你口味变了。”

“放屁,老子还是喜欢女人的,这是我朋友的侄儿。”终于魏仁武被气到了。岳鸣在一旁,简直不知道有多尴尬。

林星辰又摇了摇头,又叹道:“不用跟我解释了,像你这种人,哪来的朋友?”

“我确实朋友少,但是一两个还是有的,算了,争嘴这种事,永远都会是女人赢的,还是说正经事吧,我赶时间回家睡觉。”魏仁武双手一摊,无奈道。

“行,你们先跟我来。”林星辰吩咐一旁的方警官,“小方,你去把酒店经理带到1513门口候着。”

“好的。”方警官板着个脸就走了。岳鸣心想,这个人是不是天生面瘫,从来在他脸上看不到其它表情。

林星辰带他们来到了1513房间。

进门之前,魏仁武还跟林星辰嘀咕了一句:“下次晚上和白富美吃饭,记得带上我,这gucci香水的味道,可不是你常用的。”还没等林星辰反应过来,魏仁武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1513房间,是一间行政套间,大约27平方米的面积,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整洁,一张床,一台挂壁电视,两张沙发,地上铺着一层兔毛地毯,墙上贴着暖色调墙纸,从装修到陈设堪称完美,当然,前提是你能忽略躺在地上的那一具女尸。

岳鸣不但无法忽略,事实上,当他走进这个房间,那些精美的装修就没有进入过他的眼球,他眼里只有这具女尸。人类生来就很惧怕死亡,也很避讳死者,虽然岳鸣来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这毕竟是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尸体,所以当岳鸣看到女尸的那一瞬间,胃就开始在翻滚了。

本来岳鸣还想强压住胃里那阵恶心,但并没有撑过3秒,就跑厕所里去吐了。

魏仁武见状,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见不得大场面。”

“你以为,人人都想你这个变态,第一次看见尸体的时候,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很兴奋。”林星辰又开始吐槽了。

魏仁武决定先不管岳鸣了,准备先看看尸体。这时,正好有一个法医正在检查尸体,还有三个警察在房间各个角落取证。

“你们住手!”魏仁武莫名其妙大喊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镇住了,停止了手上的工作。

林星辰就站在魏仁武旁边,也被魏仁武的一声大喝吓到了,骂道:“魏仁武,你喊什么喊?”

魏仁武没有理会她,走到法医面前,很严肃的说道:“把你的手套给我。”

法医很茫然地脱下手套递给他。

“滚出去。”魏仁武轻声说道。

法医不知所措了,只能眼神求助林星辰。

“他叫你出去,你就出去。”林星辰也只能顺从魏仁武。

法医无奈地走出去,走的时候还用很凶狠地目光扫过魏仁武,如果有机会的话,可能他真想撕碎魏仁武。

“还有你、你、你,都出去。”魏仁武又指了指另外三个警察。

林星辰眼神示意三个警察也出去,没办法,三个警察也只能跟着出去。

“下次我来之前,你不准再让他们进来破坏现场了,你看看,床单都被他们坐乱了,你们这些警察就是不专业。”魏仁武对林星辰咆哮道。

这时,岳鸣已经从厕所里吐完出来,刚好看见法医和警察出去了,再看魏仁武已经开始在检查尸体了,然而还是把脸撇到一边,不敢看尸体。

魏仁武一边检查尸体,一边问林星辰:“介绍一下你们了解到的死者信息,以及死者是谁发现的?什么时候发现的?”

“在你来的路上,我们已经查清楚死者的身份,死者叫叶岚,21岁,沈阳人,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在读学生,在这家酒店入住了五天,今天下午七点整的时候,跟酒店预订十点整的夜宵,当时有个奇怪情况的是,叶岚跟酒店说如果十点整酒店服务员敲门没有人回应的话,就请服务员自行开门,把夜宵放在房间里。也正是十点整的时候,酒店服务员敲门果然没有人应,他以为确实房间里没有人,于是在酒店主管那里借来备用房卡,结果一开门就看见死者上吊死了。”林星辰耐心地跟魏仁武叙述所了解的情况。

岳鸣重新调整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才开始试着观察现场的情况,死者横躺在地毯上,一袭齐胸长发以及身上的红色长裙给她的死亡蒙上了一层更加诡异的气氛,一根很细但看着很结实的黑色绳子两头绑在天花板的火警洒水器上,悬挂于半空中,就像一条邪恶的“毒蛇”,当然这条“毒蛇”吞噬了躺在地上这位姑娘的灵魂。

“如果说,七点整打的电话,到十点整被发现,那么她就是在这段时间内死亡的,所以现在第一个问题来了……”魏仁武突然停顿了下来,林星辰和岳鸣都在仔细的听着。

魏仁武突然笑了起来,转过头来说道:“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的。”林星辰和岳鸣都给了他一个白眼。

听到美女,男人一般都会有一种特别的冲动,岳鸣终于忍不住,好奇战胜了恐惧,看了看死者的脸,双眼紧闭,瓜子脸,小嘴巴,脸上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却并没有那么可怕,反而显得特别的清秀。

“很奇怪,如果她七点整打的电话,要求酒店送夜宵,如果十点整送餐过来没人回应,就打开房门。就好像是故意这样设计,知道这段时间自己会死,所以找人来发现她的尸体。”魏仁武若有其事的说着。

“没错,如果是自杀的话,这种情况倒说得通,因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所以故意找人来发现自己出事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林星辰也不愧是刑警支队的大队长,有很职业的分析能力。

“但是,这姑娘根本不是上吊死的,因为脖子上的勒痕很平整,且死者双唇紧闭,如果是自杀上吊,舌头呈深紫色且向外图突出,皮肤由于缺氧,出血点较多,身体会因为痛苦而强烈的摆动,勒痕应该很乱。”魏仁武把林星辰的话接住。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不是自杀,而是一起谋杀案。”林星辰做了一个总结。

岳鸣在一旁云里雾里,完全插不上话,然而两个人的对话,也完全把他抛离在外了。

“我刚刚仔细检查一下尸体,脖子上除了有勒痕,还有个非常细微,很难察觉到的一个针孔,回头你让法医好好验一验,脸上打了些粉,睫毛也涂了睫毛膏,还画了眉毛,喷了香水,香水味道是‘兰蔻奇迹’,但是……”魏仁武突然停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魏仁武话才说到一半,林星辰急道:“但是什么?你能不能把话讲完?”

“她今天又出去过吗?”魏仁武岔开了话题。

“据调出的酒店大门监控来看,她今天没有出去过。”林星辰只能又接着魏仁武的新问题回答。

魏仁武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这又奇怪了,明明精心打扮了,却并没有出门。酒店监控,能看见什么人来过吗?”

“过道里是有监控的,也没发现有其他人来过这个房间。我倒是觉得打扮一下很正常啊,谁说不出门,就不能打扮了。”林星辰提出了质疑。

魏仁武笑道:“不要以为你是女人,就能比我了解女人,况且你自己可一点没有女人样。”

林星辰倒没介意魏仁武的调侃,反而冷静地说道:“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快点破案。”

魏仁武又笑了笑,说道:“还有一个大疑问。”

林星辰和岳鸣正在等魏仁武接着往下说的时候,魏仁武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突然趴在地上,亲吻了死者的嘴唇,这可把他们惊呆了,岳鸣嘴巴张得老大,林星辰一个箭步上前就把魏仁武拉开,怒骂道:“你他妈的在干些什么!”

魏仁武双手一摊,咧着嘴笑道:“别激动,她长得太漂亮了,一时没忍住。”

林星辰还是怒气难平,怒道:“你丫的,平时色一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变态到猥亵死人了。”

“好了,好了,忘掉刚刚的事,咱们继续查案,能给我看看她的行李吗?”

还没合拢嘴的岳鸣,发现行李拖箱就在自己旁边,立即就拿给魏仁武。

魏仁武摇了摇头,对岳鸣说道:“以后没带手套,不要随便碰现场的东西,不然会留下你的指纹的。”岳鸣连连点头称是。

魏仁武小心翼翼地打开行李箱,开始清点里面的东西,都是些女人的衣物,很整齐的放在箱子里,倒没有什么奇怪的,唯一奇怪的是,箱子里还有瓶502胶水。一个出远门的女生,随时带着瓶502,能干什么呢?岳鸣反正敲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清点完行李箱,魏仁武又整齐得把它们装回去。

“去看看洗手间。”说完,魏仁武就朝洗手间走去,林星辰和岳鸣连忙跟上。

洗手间有些狭小,林星辰和岳鸣只能在门口候着,魏仁武进去前,问岳鸣:“你进去吐,没动里面的东西吧。”

“用了几张纸擦嘴,顺便开了下水龙头漱口,算不算?”岳鸣有点紧张,生怕自己真破坏了现场。

“不算。”听到魏仁武这么说,岳鸣才算放心。

魏仁武仔细观察了下洗手台上,摆放的物品,有水杯、牙刷、牙膏、洗面奶、补水霜、眉笔、睫毛膏、粉底盒、“兰蔻”香水。洗手台旁边还挂着粉色的毛巾,应该是死者自己带的,酒店里的毛巾和牙刷、牙膏,一概没有被动过。

魏仁武若有所思的从洗手间走出来,林星辰忙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确定少了死者的手机,可能还少了死者的电脑。”魏仁武嘴里严肃的说着,而双眼却茫然得望着紧闭的窗帘。

魏仁武走近窗户,拉开窗帘,有一面窗户是虚掩上的,没有上锁。魏仁武推开那面窗户,望了望窗外,虽然七楼并不是太高,但也能部分的感受到成都的夜景。

林星辰跟上前,追问道:“有什么线索?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窗帘和窗户,你们没动过吧?是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吗?”魏仁武又岔开了话题了。

“是的,来的时候就是这样。”林星辰有些烦他老是岔开话。

魏仁武摸了摸胡子,说道:“我根据目前的情况,做一个假设,如果死者是上吊自杀的,那么不合理的地方就太多了,特别是脖子上的勒痕,就直接能否定掉上吊自杀的说法。所以我们先从谋杀来做假设。”

林星辰和岳鸣在仔细的听着,因为魏仁武总算开始说些他们能听得懂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