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快递员

几周前,岳鸣和魏仁武为了那一千万的事情,在家里大吵了一架。

岳鸣一怒之下,摔门离开,自此之后,岳鸣再回到成都时,魏仁武已然出事。

魏仁武在岳鸣离开之后,他并没有生气,这原本就是他打算好的,他想要独自面对这个危险,如今他可以心无旁骛的完成这个任务。

魏仁武先踏实地睡了一觉,他必须把精神状态调整到最好,才能好好地完成这个计划。

等第二天自然醒后,魏仁武便去银行提取了他从岳鸣那里盗走的一千万现金。

他用一个行李包把一千万现金装回了家,然后电话通知申通快递前来取件。

魏仁武用一个废旧纸箱把一千万装好,并且在里面放上自己的照片,在照片背后写下自己的名字,关闭纸箱,将这份“死亡快递”用塑料胶布封好,便等待着申通快递的到来。

这是“死亡快递”惯用的模式,选择

大概一个小时候后,申通快递的快递员才到达魏仁武家。

快递员敲开了魏仁武的家门,礼貌地说道:“你好,申通快递。”

魏仁武非常冷漠地说道:“把快递单给我。”

快递员一来便被碰一鼻子灰,他只能把快递单和中性笔交给魏仁武,让他填写。

魏仁武拿着快递单,龙飞凤舞地把应该填写的部分,全部都填写了,又递回给快递员。

快递员注意到魏仁武家的客厅里有个很大的纸箱,他提醒道:“这位先生,你这个箱子超宽,看样子也不轻,可是要加钱的。”

魏仁武冷漠地说道:“你说加多少,就加多少。”

虽然魏仁武一张凶脸,刚开始让快递员很害怕,好在魏仁武如此慷慨,都没有讨价还价,他心里才放心了一些。

快递员问道:“这里面装的是啥?”

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你管得是不是太宽了?”

快递员说道:“先生,我有必要跟你申明一下,我们快递公司是有权力知道客人的快递是什么物品,这有关快递的安全,也是符合相关规定的。”

“人民币。”魏仁武不想和快递员做过多的争辩,他便直接地回答快递员。

“什么?”快递员还以为自己的听错了,“先生,您说的是人民币?”

魏仁武再重复一次:“没错,就是你理解的人民币,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行的人民币。”

快递员吞了吞口水,他从事快递这个行业也有些年份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快递寄现金的,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可以见到。

快递员又问道:“先生,你寄了多少钱啊?为什么不转账啊?转账多方便啊。”

魏仁武更加地不耐烦了,他说道:“我说你怎么问题这么多?你只要知道快递里面不是危险物品就信了,你管我是转账还是寄现金,你难道会认为我不会用银行卡?”

快递员又碰一鼻子灰,他不敢再去反驳魏仁武,毕竟魏仁武还没有付账,他随时有机会撤销这次快递,并且还可以投诉他,让他的一个月的奖金沦为泡影。

快递员不敢讨论快递箱,他只能看了一眼快递单的收件人姓名和收件地址,可是他看到这些的时候,背脊不住发凉。

收件人姓名:死神。

收件地址:丰都县丰都鬼城风景区阴司街。

快递员不但第一次见到有人寄现金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把快递寄给这么诡异的人和这么诡异的地址。

“这…这…这是……”快递员惊恐地对魏仁武说道。

魏仁武站到快递员身边,凑到快递员耳边,冰冷地说道:“我已经叫你不要问这么多,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然连我都无法估计你有什么后果。”魏仁武顺手往快递员的兜里塞进一叠东西。

快递员虽然没有看见魏仁武塞给他的是什么,但是他感觉得到,那是一叠钱,而且应该数额不少,应该抵过他一个月的奖金了。

快递员吞了吞口水,不安地点点头,于是他迅速地收起了快递单,并且迅速地把魏仁武包好的快递箱拖走。

快递员忐忑地把接下来要收的快件任务做完,这段时间里,他再也不像本该有的那样啰嗦,他已经没有那么多废话,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他只希望尽快把魏仁武交给他的快递送走,越快越好。

魏仁武的快递一定是个麻烦事情,不然魏仁武也不会用威胁和利诱一起来对付快递员。

快递员一把快递用面包车拖回中转站,便对下面的负责人说道:“我这有一个加急快递,走空运,必须赶紧送走。”快递员指着魏仁武的快递说道。

那个负责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会轻易买一个快递员的账,他推脱道:“再急的快递,也没有我的晚饭急,等我吃完晚饭再送。”

快递员知道负责人没有那么容易就范,所以他把负责人拉到一个角落里,将魏仁武给他的钱,分了三分之一拿给负责人,并小声地嘱咐道:“我猜这应该够你吃个晚饭,再加一个宵夜,再一个‘包夜’了。”

负责人笑眯眯地把钱收进兜里,笑道:“是你那位亲戚的快递吗?”

虽然负责人误会了,但是快递员也没有多做解释,因为这件事太过于惊悚,他自己都还没有明白过来,也不能期待别人能明白,所以他便默认了。

负责人说道:“好,我现在就出发。”

负责人立马组织把这一批的快递全部放了出去。

快递员如释重负,他总算把这烫手山芋给扔了出去。

在负责人的操作之下,魏仁武的“死亡快递”很快便上了飞机,差不多第二天早上,丰都县的申通快递中转站便收到了“死亡快递”。

“小王,把车里的快递都搬下来。”丰都县的中通快递负责人对一个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方脸小伙子说道。

那个方脸的小王,全名叫着王选民,二十五岁,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在丰都县的申通快递干了很多年了,算是这里的骨干员工。

王选民一听到自己的老大在叫自己,他收起手机,顺手拿起身旁的棒球帽往自己的脑袋上扣上,回应负责人道:“老大,我这就过来。”

王选民走到满载快递的小货车边。

货车旁的负责人对王选民说道:“小王,先把快递全部卸下来,然后找到你自己片区的快递,然后在明天日落之前,要把你的快递全部送完。”

王选民笑嘻嘻地说道:“明白。”

负责人满意地点点头:“好,你做事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负责人总是对王选民放心,毕竟王选民很能干,这么多年来,王选民还没有被一个客户给投诉过,毫无疑问,王选民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

负责人放心的走了,王选民麻利地把所有的快递从货车上卸了下来。

王选民按照片区的分类,把快递按五部分分放到中转站的各个角落。

王选民立马给另外一个快递员打电话,告诉他,属于他们片区的快递到了,让他们回到中转站来接手。

其他的快递员有四个,这四个人,相比王选民来讲,就要懒惰得多,不到需要他们工作的时候,他们是根本不会出现在中转站,但是他们也不会走太远,就在附近的茶馆里打麻将,每天都这样,所以王选民也只需要通知其中一个人,便能通知全部人,因为他们就在一张牌桌上。

王选民可不会等他们过来,他只需要通知了他们,便不用再管不属于他的快递,他清点了自己的快递,也看见了魏仁武那箱沉重的快递。

王选民看了一眼贴在快递箱上的快递单,收件人是死神,收件地址是阴司街。

王选民没有像接收这个快递的快递员一样惊讶,因为他早已见怪不怪,这些年总是有人寄如此沉重的快递箱到那个地址来,就算要惊讶,也早已惊讶够了。

王选民赶紧把属于他的快递装进自己的快递三轮车上,便开动三轮车上路。

王选民果然是一个敬业又能干的快递员啊,快递一到,他便开始上路,这是其他人所难以达到的专业。

王选民一路哼着小曲,一边驾驶着三轮车,顺道还会和认识他的路人打招呼。

他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认识几个人也并不稀奇。

可是,渐渐的,一路上,认识他的人,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最后,别说认识他的人,街面上根本连陌生人都没有了。

王选民竟然没有去送快递,而是把三轮车开到一片荒郊野岭。

更奇怪的是,这个荒郊野岭竟然有一栋房子。

这栋房子很小,是方形的,所谓的大门也是一道卷帘门,看着就像是一个门市。

王选民把三轮车停到门市前,四下张望,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后,才跳下三轮车,从兜里掏出钥匙。

王选民打开了门市的卷帘门,他又把三轮车推了进去,打开门市里的电灯。

王选民再次确定门市外没有其他的任何生物后,他又从里面拉下了卷帘门。

王选民把魏仁武的“死亡快递”从三轮车上拿下来,露出了十分邪恶的笑容。

王选民掏出手机,输入了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拨通电话对电话那头说道:“我是云长,对,生意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