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四、输掉灵魂

这个声音让胡老头打消了往江水里走的念头,这倒不是这个声音劝住了胡老头,而是这个声音本身就比死亡更可怕,它完全控制住了胡老头的身体。

这个声音,胡老头再熟悉不过,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在今晚成了胡老头平凡幸福一生的转折点。

胡老头转过身来,虽然月光稀薄,很难看清他背后这个男人的脸,可是那副墨镜和那满嘴的络腮胡,很难有别人了。

胡老头背后站着的那个男人,便是今晚在酒吧里与胡老头打赌的那个大胡子男人,唯一不同的事,这个大胡子男人手里多了一个很大的皮箱。

大胡子男人把皮箱放下,阴冷地说道:“怎么?不想死了吗?”

胡老头惭愧地低下了头,他说道:“是我输了,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我老婆出轨的?”

大胡子男人冷笑了一声,他笑道:“其实你自己也早有察觉,只是你选择麻痹自己,不愿意接受现实而已,今晚在我的点拨下,你才重新翻出那些疑点,最终结果也是如此,所以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婆和别人在一起的,我就是怎么知道的。”

胡老头没有说话,他知道大胡子男人想说什么,胡老头也是今晚才开始怀疑他老婆和他之间基本上没有的性生活,看来大胡子男人也是知道这点。

大胡子又说道:“另外,你说你老婆出轨,描述得不够准确,其实她和她那个所谓的闺蜜,早就在一起了,你才是之后出现的,如果别人先来,你后到,你又怎么能说别人出轨呢?”

胡老头无言以对,他只能说道:“所以,你早就知道吧,你应该事先就做过调查,不然你也不会跟我打这个赌的吧。”

大胡子男人说道:“当然,我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我的确事先就调查过你和你老婆,不然我也不会选择你。另外,你老婆始终是骗了你,告诉我,你恨她吗?”

胡老头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理由对大胡子男人这样的陌生人撒谎,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恨,我恨死她了,她欺骗了我的感情,这是我最无法接受的。”

大胡子男人说道:“还有她那个闺蜜,平时和她假扮闺蜜,实则和她串通起来骗你,上了你的女人,还要骗你,你又恨她吗?”

胡老头的额头青筋暴起,愤怒压过悲伤,再一次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大骂道:“那个臭**,我当然恨她了,我老婆一定是被她勾引了的,作为一个女人,不好好嫁给一个男人,却来勾引别人的老婆,我恨不得她将她千刀万剐!”

大胡子男人笑了,络腮胡下看不到他的笑脸,却能听到他的笑声,他笑道:“很好,保持这种气势。另外,你的那三个同事,你本来不用带着他们一起去捉奸的,因为你盲目的自信,才造成自己的丑事,全部被他们看净,当然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改变,可是他们假意关心你,帮助你,实际上只是想看你的笑话,不然这种事情,他们根本不用跟着去的,所以,你也恨他们吧。”

胡老头呸了一声,他接着骂道:“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以前老是去嚼别人的舌头,这下倒好,现在让他们看到我的丑事,明天,全单位的同事一定全知道我有一个出轨女人的老婆,我简直再也不想见到这帮人了。”

大胡子男人收起了笑声,他严肃地说道:“那你恨你自己吗?”

胡老头摇头道:“我为什么要恨我自己?我做错了什么?我才是受害者,我现在的一切都是被这帮人给害的。”

大胡子男人说道:“说得好!既然你不恨自己,你恨的是他们,那为什么你要逃离那里?为什么你要去想去死?为什么该死的不是他们?”

面对大胡子男人的质问,胡老头又开始垂头丧气起来,他沮丧地说道:“我也不想死,我又能拿他们怎么办?我已经无颜面对这个世界了,所以我才会想到去死的。”

大胡子男人骂道:“懦弱,胆小,你还真不是个男人,难怪会被这么多人迫害。”

胡老头不敢反驳,因为他本来就是大胡子男人所说的那种人,他还能反驳什么,他只能默默地承认:“没错,我就是这种人,我活在这世上,没有一点价值,还不如让我死了得了。”

大胡子男人说道:“不,你活着,是有价值的,这也是我要和你打赌,并且要让你活着的目的,打开它,这是我的另一份礼物,它将让你重获新生。”大胡子将手里硕大的皮箱扔到胡老头的面前。

胡老头看着脚下的皮箱,疑惑地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大胡子男人说道:“这里面装的是你所有的屈辱,如今我将它们全部带了过来,只要你打开它,从今往后,你再也不会被任何人害了的。”

大胡子男人的话,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催使胡老头拉开了皮箱的拉链。

皮箱打开了,月光照耀下,皮箱里的东西清晰可见。

胡老头被吓得后退两步,跌倒在地,就差一点,他就滚到江里去了。

“这…这是……”胡老头吓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大胡子男人点头冷笑道:“没错,这就是那些害你的人的头颅,我把他们全都带来了。”

皮箱里的头颅,都是真实的头颅,而且还是血淋淋的,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味。

胡老头的老婆,胡老头老婆的闺蜜,还有与胡老头一起去捉奸的三个同伴,他们的脑袋全都在皮箱里面,一个都没有少。

胡老头崩不住了,他的眼泪流了出来,他朝大胡子男人哭喊道:“是你干的?”

大胡子男人没有否认,他说道:“是我干的,但是他们是因你而死,因为是你想让他们死,所以我才杀了他们的。”

胡老头的确这么说过,但是那只是胡老头的气话,他怎么可能真的去杀了他们,那简直是恶魔才干得出来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成真了,虽然不是胡老头亲自动手,他们也还是因胡老头而死。也许,大胡子男人真的是恶魔吧。

胡老头哭泣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我?”

大胡子男人说道:“难道你不喜欢吗?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知道你的丑闻了。”

“你到底想怎样?”胡老头看着大胡子男人,茫然地问道。

大胡子男人说道:“我是想让你再没有退路,再没有牵挂,安安心心,做我的仆人。”

胡老头疑惑道:“你是想让我出卖灵魂?难道你是魔鬼吗?”

大胡子男人冷笑道:“我来自地狱,从今往后,你就是地狱的使者。”

第一,胡老头和大胡子男人的赌博,确实是以胡老头为失败告终;第二,光看见大胡子男人为胡老头杀了五个人,胡老头也该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无论他是魔鬼,还是人,胡老头都得罪不起。

无论大胡子男人要胡老头做什么,胡老头最好都答应他,所以胡老头说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大胡子男人说道:“你一定在想,我既然是个恶魔,那么我要你的做的事情,一定是非常为难,也非常邪恶的事情吧。”

这些的确都是胡老头心里所想的,他总感觉大胡子男人好像有一双神奇的眼睛,能够看穿他的所有心事一般。

胡老头现在已经不再悲伤,相反,他开始担忧起来,他担忧着自己的未来,他问道:“难道不是吗?”

大胡子男人说道:“事实上,我要你做的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复杂,其实对你而言,只是举手之劳。”

胡老头越发的不信任大胡子男人,要知道像大胡子男人这样残忍的陌生人,很难让别人第一次见面就相信他。

胡老头怀揣着不安的心情,问道:“那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大胡子男人说道:“我要你在你管辖范围内的阴司街上,安装一个接受快递的邮筒,并且在邮筒上用油漆画一幅骷髅头的图案。”

“就这么简单?”胡老头万万没想到,大胡子男人就仅仅让他安装一个邮筒,虽然他不知道邮筒的目的,但是他能知道,至少他所做的事情是与人无害的。

“不止是这样。”大胡子男人又说道,“我还要你每天都守在邮筒边上,接收来自地狱的快递。”

“那些快递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胡老头心中有千万个疑问,事实上,从大胡子男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疑问就在胡老头的脑袋中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大胡子男人冷笑道:“你是我的仆人,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你乖乖做你的事情就行了。”

说完,大胡子男人便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胡老头冲着大胡子男人的背影大喊:“你难道不怕我去报警吗?”

黑暗中,大胡子男人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他最后一句话:“你报警,你就是杀死他们的凶手,不报警的话,我就是那个凶手。”

大胡子男人走了,就在这样的一个晚上,胡老头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他一夜白了头,自此胡老头成为了真正的胡老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