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三、不可思议的出轨

胡老头怒气冲天地带着他的同伴们来到了他夫人所在的闺蜜家门口。

可是,在胡老头正伸出手准备敲门的那一刻,他却停住了行动,他犹豫了起来。

“胡哥,你怎么了?”李凡不明白气冲冲的胡老头为什么突然不敲门了,明明手都举到半空中,“马上金条就是你自己的了。”

众人看得出来胡老头脸上的怒气已经消失,但是胡老头面色凝重,他放下自己想要敲门的手,冷静地说道:“我突然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胡老头说道:“我总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不是空穴来风,试想一下,如果一切都是正常的话,会有一个人拿着五根金条来跟我赌不可能的事情吗?”

李凡问道:“胡哥,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人说你老婆可能是真的?”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不代表这中间没有猫腻。”其实胡老头已经开始心虚,人们愤怒,基本上都是因为自己柔软的内心被刺伤,即使刺伤他们内心的东西是事实,他们也不会愿意承认,可是抛开愤怒,事实终究还是事实。

胡老头不能确定大胡子男人所说的话是不是事实,但是他已经隐约有些感觉到这件事的可能性。

当然胡老头内心动摇,也不完全是瞎猜,他也有他的依据,没错,在外人的眼里,他和他的娇妻确实很恩爱,至少表面上是很恩爱,两人的相处也非常融洽。

可是,夫妻终究是夫妻,就算夫妻之间从来不吵架,可是也得做一些夫妻之间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床上生活。

可是,这对恩爱夫妻什么都和谐,就这方面不和谐,但是胡老头以往看来,这并不算是不和谐,一个老迈到那方面不行的男人加一个性冷淡的女人,他反而觉得挺和谐的。

以前胡老头没有发觉,但这总归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今晚听到大胡子男人提出的这个赌博后,胡老头才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毕竟是虎狼之年的女人,不可能不需要男人的滋润。

胡老头接着说道:“咱们不能这么大张旗鼓地敲门,如果真有奸夫在里面,一定会打草惊蛇的,我们必须有一个计划。”

李凡似乎心里有了主意,他说道:“张哥以前做过开锁王,咱们可以偷偷打开门,然后偷偷的进去,这样如果胡哥的媳妇真的出轨了,就能够逮个正着。”

李凡所说的张哥,便是他们一行人其中一位,那位张哥说道:“打开这个门锁是小,可是我们进去后,万一胡哥的媳妇并没有出轨,咱们怎么解释呢?”

这确实是个头疼的事情,如果胡老头的娇妻没有出轨,这么冒失地闯进别人家去抓奸,必然影响胡老头夫妻之间的关系。

大家看着陷入沉思的胡老头,在等着胡老头做决定。

胡老头望了他的同伴们一眼,他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隐藏的那丝兴奋,他感觉这帮人并不是真的想帮他,而是等着看他的笑话。

可是事已至此,他绝对不能打道回府,哪怕这帮人等着看他笑话,如果他现在走了,以后他将再也别想在这帮人面前抬起头。

现在他硬着头皮,也必须上了,胡老头决定道:“就按小李的主意做吧,小张,由你来打开门。”

张哥有些犹豫,他尴尬道:“胡哥,你要想清楚,咱们这样进去后,你就回不了头了。”张哥还是在为胡老头的夫妻关系做考虑,他自己也觉得这种做法有些欠妥。

胡老头坚决地说道:“怕什么,咱们冲进去,没有出轨这回事,我还有金条,我相信我老婆会原谅我的。”

张哥长叹一声,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按你说的。”

张哥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根铁丝,其实他年轻的时候,不止是“开锁王”这么简单的职业,他也犯过错误,做过小偷,幸好没有被抓走,他很快便改邪归正,可是为了纪念那段经历,他总是随身携带他的作案工具。

张哥示意大家保持安静,他专心用铁丝在门锁上捣鼓了一阵。

门开了,胡老头轻手轻脚地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客厅里一片漆黑,看来胡老头的老婆和他老婆的闺蜜都没有在客厅里,但是客厅尽头却有一道门的形状的白色灯光。

胡老头估计那道门后是卧室,而卧室里面肯定有人。

门是虚掩的,因为胡老头听见门后面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宝贝儿,你还在等什么?还不亲我吗?”

胡老头对这个声音简直再熟悉不过,这就是他那羡煞旁人的娇妻的声音,平时他的老婆都舍不得叫自己一声宝贝儿,现在却在别人的床上,叫做别人宝贝儿。

胡老头的脸一下子就气得红通通的,当然,客厅里一片漆黑,其他人也看不到他的生气时的红脸,但这并不代表大家感受不到胡老头的愤怒,因为胡老头已经朝卧室冲了过去,其他人都来不及拦住他。

砰!

胡老头没用去推开卧室房门,他是用脚踹开的。

当他踹开房门的那一刻,他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他的惊讶绝对已经压制住了他的愤怒。

在任何时候,对自己老婆出轨的愤怒绝对比对任何事情的惊讶更加能占领自己的大脑,除非自己的老婆一丝不挂地躺在别人的床上抱着一个和她一样一丝不挂却身材火辣的女人,那么你的惊讶一定能大过愤怒。

胡老头现在的情况,就是以上的这种情况。

他的老婆就一丝不挂躺在别人的床上,而且身边抱着的就正是她那位所谓的闺蜜。

胡老头的老婆和她的闺蜜看见胡老头突然闯进来,吃惊程度不亚于胡老头,她们赶紧拿上被子遮蔽自己**的身体。

胡老头的同伴们这时也跟着进了这间卧室,他们的惊讶程度同样不亚于胡老头。

“你…你…你怎么来了?”胡老头的老婆瑟瑟发抖的说道。

胡老头突然一下惊醒了,愤怒重新占领了他的大脑,这下他全明白了过来。

一个如狼似虎年纪的娇妻,却是个性冷淡,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有原因,而他眼前的一切便是原因。

什么闺蜜?什么夫妻?这都是个骗局,胡老头和他的娇妻根本就是形婚,他的娇妻也根本就是个同性恋,她对男人没有兴趣,自然在男人眼里是个性冷淡,她真正感性趣的是她那所谓的闺蜜。

胡老头狠狠道:“你知道吗?你这根本就是骗婚!”

胡老头的同伴们面面相觑,他们实在不知道眼下的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再加上清官难断家务事,一切都必须胡老头自己去处理,所以他们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胡老头的老婆十分惭愧,她眼泪一涌而出,哭诉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对我非常好,可是……可是我真的不能接受和男人在一起。”

胡老头没有流泪,他现在只剩下冷漠,他冷冷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这是我爸妈的主意,我也不想骗你的,但是我爸妈非要我嫁给你,而且像我这样的女人,反而用你这样的男人做掩饰是最合适的。”眼下,胡老头的老婆已经不用再顾及是否会刺伤胡老头,大势所趋,他们的夫妻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说实话,这也是对胡老头最后的尊重。

“掩饰?”胡老头的双眼空洞,表情麻木,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悲伤已经冲破了极点,“没错,我只是个掩饰,我也只配当一个掩饰。”

胡老头缓缓地走出卧室,他已经没有脸再待在那个房间里,他也再没有资格待在那个房间里。

胡老头走出卧室后,眼里只有房门,他要离开这里。

“胡哥,振作一点。”

“胡哥,放心,我们挺你的。”

胡老头的同伴们在他的耳边安慰着他,可是他却一句听不进去,他甚至不敢看这些人的眼睛。

今天,胡老头所有的丑事都被这帮人亲眼见证到了,他们所有的安慰,对于胡老头来讲,都像是一种侮辱,他不能留在这里,他一定要离开,甚至以后都不想见到这帮人,因为他知道他以后每次看见这些人,都会想起今晚不堪的那一幕。

胡老头加快了脚步,冲出现场,迅速消失了起来。

胡老头离开了令他绝望的地方,他没有回家,他不敢回家,家里都是他和他那骗子娇妻的回忆,他不想看到那一切。

胡老头在超市买了瓶二锅头,浑浑噩噩地走到了长江边上,坐在江边,凝望着在月光下,滔滔不绝的江水。

今晚那种屈辱,在胡老头的脑中挥之不去,他一口干完二锅头,把酒瓶扔进长江里。

接下来,他在思考,是不是应该把自己也扔进长江里,一了百了。

胡老头站在江边正准备向江里走去的时候,突然感觉腰间有点沉重,他顺手一摸,才发现那五根金条的口袋还别在腰间。

“金条我可以送给你,我另外还可以送你一份大礼,但是你绝对不能死,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一个阴森的男人声音从胡老头的背后传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