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死而复生

林星辰沉默了。

岳鸣说道:“现在雷警官他们在收集现场证据,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我希望林队长能回家,好好休息,睡一觉,明早上,我来公安厅,咱们研究研究。”

林星辰摇头道:“我哪里能睡得着。”

岳鸣说道:“睡不着也必须去睡,后面是一场硬仗,你不休息好,身体垮掉了,该如何去应对,我相信魏先生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

林星辰说道:“恐怕你也必须去休息一下才行。”

岳鸣点头道:“我不会强撑的,我也会回家睡个好觉,再开始追查。”

林星辰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岳鸣回答道:“好。”

林星辰开着车把岳鸣送回了“左右小区”,两人约好早上九点半在公安厅见面,能多休息一会儿是一会儿。

林星辰走后,岳鸣独自走到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口,却迟迟不愿打开房门。

昏暗的楼道,熟悉的房门,可房门后面却再没有那个时常对岳鸣嬉笑怒骂的熟悉的人。

过去的就应该过去,一切都应该往前看,如果是岳鸣遇害,而魏仁武是活着的那个人的话,他一定也会这样想的。

不,如果是岳鸣遇到危险,魏仁武绝对有办法救他的。

所以,千怪万怪,都怪岳鸣无能,如果岳鸣有足够的能耐,一定也能像魏仁武救他无数次那样,去救魏仁武这一次。

岳鸣猛锤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自己要胡思乱想?人都死了,就不该再去纠结如何救魏仁武这件事,当务之急是抓住“死神”,魏仁武老骂岳鸣优柔寡断,他是时候应该有点长进。

岳鸣不能再站在门口,他会陷入自我责怪而无法自拔,他转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内一片漆黑,岳鸣没有打开灯,他不想看清这个没有魏仁武的房间。

岳鸣就这样关上房门,借着窗外月光那一点点稀薄的光亮,蹒跚地走到沙发边一下便坐了下来。

岳鸣想睡觉,但是他真的一点睡意也没有,他坐在沙发上,最终还是陷入了如同漩涡般的自我责备。

岳鸣将自己的头埋在双手当中,意图让自己不去多想。

这时,他闻到一股很淡檀香似的味道。

“你不应该回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岳鸣的耳朵里,岳鸣的神经就像被电触了一下。

岳鸣抬起头,他看到一个黑影立于窗户边,但是因为背对着月光,岳鸣却始终看不清楚那个黑影的脸。

“魏先生,是你吗?”岳鸣想起身,但是身上的力气却像被突然抽了一般,他始终站不起来,所以他也无法靠近黑影。

“既然走了,你为什么要回来?”黑影没有正面回答岳鸣,他只是自顾自地发问。

岳鸣不能动身体,但是他的嘴巴还能动,他说道:“我听林队长说你已经遇害,所以才回来为你报仇,可是你没有死吗?”

“我不需要你替我报仇,我需要你回去,不要再追查‘死神’了。”黑影这样的回答,基本上就承认了自己是魏仁武。

可是,如果这是魏仁武的话,那么魏仁武就真的没有死,但是林星辰曾经说过,医生到达“奇迹酒吧”的时候,经过仔细的检查,才判定了魏仁武的死亡,魏仁武怎么可能能活下来。

难道这是梦境?

岳鸣不禁问道:“我是在做梦吗?”岳鸣本来还想伸手捏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梦,但是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在哪里,更别提捏一下自己了。

黑影又说道:“你不要管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并不希望你参与到这个案子里面来。”

岳鸣渐渐有些怀疑这个黑影,他狠狠道:“你到底是不是魏先生?”

黑影顿了顿,回答道:“没想到,你竟然开始多疑起来,不错,有点进步。”

这个口气,确实是魏仁武无差,就算是有人冒充魏仁武,声音和形象可以冒充,但是那种与岳鸣谈话的口气,是绝对无法冒充的。

这种默契是日积月累而成,岳鸣不再怀疑魏仁武是假冒的了,他开始相信魏仁武真的没有死。

岳鸣会心一笑,他笑道:“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死的,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真是把我吓坏了。”

黑影说道:“真亦假时,假亦真,虚虚实实,谁又说得清呢?”

岳鸣瘪嘴道:“你又开始打哑谜了。”

黑影说道:“记住我说的话,明天一早,你就离开成都,回到深圳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这也不是你该碰的案子。”

“我不。”岳鸣坚决回答道,“这一次,我坚决要留下来,我就是因为离开,你才遇害的,不,应该是差点遇害,我不能让这件事情真正发生。”

黑影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只凭一腔热血,这样不但会害死我,还会害死你自己的。”

岳鸣说道:“既然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你是不是应该让我知道呢?”

黑影说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黑影的反问,让岳鸣措手不及,他疑惑道:“我们难道不是战友吗?战友之间,不应该消息互通吗?”

“战友?我没有当你是战友,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孤独的战斗,就算我哪一天需要战友了,我也应该找一个与能力旗鼓相当的人做战友,而不是你,你在我眼里,仍然是一个傻瓜而已,就连全开,这个号称全中国最好的侦探,在我看来,也只不过是个垃圾。做我战友?连全开都没有资格,你配吗?”黑影的话,非常的伤人,任谁听了心里都会不舒服。

岳鸣就被伤到了,他的心一阵一阵的刺痛,他没有想到魏仁武会这样讲,这一个他最信任的人,也是最在乎的人,他能够一生当做朋友的人,却没有反过来这样看待自己,不但一味的绝情,还出言相伤。

岳鸣难过地说道:“魏先生,这不是你,你不是这样的人。”

黑影呵呵冷笑道:“你仔细回忆一下,我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吗?”

岳鸣一下子懵住,他回想起最初遇见魏仁武的样子,自大、冷酷、残忍……就好像魏仁武真的是那样的人,可是后来为什么岳鸣会改变这个观念的?

岳鸣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蒙蔽了双眼,才会看不见魏仁武真正应该存在的样子,现在的魏仁武就像把岳鸣眼前的东西给拿开了,使得岳鸣又重新看到了魏仁武的真面目。

黑影说道:“傻子,我警告你,你必须离开成都,并且你还要告诉林星辰,她也不要碰这个案子,不然我保证你会吃到苦头。”

岳鸣虽然容易纠结,但是他有一副硬骨头,他绝对不会轻易就放弃的,他扯开嗓子喊道:“你吓我也没用,我也不管你是什么人,这个案子我碰定了,我要比你先找到‘死神’,我要向你证明,我不是傻子。”

黑影哈哈大笑道:“真是又犟又蠢,连我都破不了的案子,就凭你喊两句口号,就能破了么?简直自不量力。”

岳鸣说道:“没错,我是很犟,我也没有你聪明,我也不够了解你,但是你却应该了解我,我也独自破过一些案子,并且,不轻言放弃,这好像也是你教的。”

黑影收起了笑容,过了良久都不发一言,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岳鸣还在等着黑影嘲讽反驳岳鸣两句,却半天不得回应。

“魏先生,你怎么了?难道被我刺激到了吗?”岳鸣试探道。

黑影终于说话了,他哼了一声,冰冷地说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黑影说完后,开始起了变化,他的变化不是其他方面,而是它的形态开始变化,一个人影似的黑影开始渐渐变大。

也许用变大来形容黑影的变化还不够准确,准确应该说,被黑影的背部开始慢慢张开,当彻底张开完成的时候,岳鸣清晰地看清,那是一对黑色的翅膀,并且是一对蝙蝠翅膀。

黑影的身体也开始揉成一团,变成了一张蝙蝠的脸,为什么岳鸣会认为那团黑影是蝙蝠的脸,除了是根据那对蝙蝠翅膀外,还有一点是,揉成一团的黑影中间出现了两点血红的光亮,像极了黑夜中蝙蝠的眼睛。

蝙蝠最终张开了血盆大口,朝岳鸣扑了过来。

“啊!”

岳鸣大叫一声,从床上惊坐起,他的额头全是冷汗。

岳鸣大口地喘气,看着周边的环境,他在魏仁武的房间里,而他也坐在魏仁武的床上,原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又是一场噩梦,魏仁武并没有说过那些伤害他的话,魏仁武并没有出现在这里,魏仁武……是真的死了。

岳鸣擦拭着自己的冷汗,他长舒一口气,看来是他自己实在太累了,才会记不得自己到家后,就直接躺床睡觉,也记不得自己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魏仁武的房间,躺在魏仁武的床上睡觉。

也许,他睡在魏仁武的床上,是太过于想念魏仁武,也许这只是也许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