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噩梦与噩耗

“时辰不早了,你还不睡吗?”沈依躺在床的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坐在床的另一边的岳鸣,温柔地说道。

即使美人在旁,岳鸣似乎也不为所动,他坚持借着台灯的灯光在看一部精装版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目不转睛,只是嘴上回应道:“你先睡吧,我再看一会儿就睡。”

沈依无可奈何,她已经困了,只得侧过身去,先行入睡。

岳鸣感觉到沈依已经渐渐进入熟睡后,他才合上书,把书放在床头柜上,他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他其实并没有真正看进去,他实际上脑子里很乱,根本看不进任何东西。

他回到深圳,回到他的女人身边,过着清闲而又快活的日子,这也许是很多人的愿望,但这绝对不是岳鸣的愿望,岳鸣回到这里实属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在成都,进行着连觉都睡不好的忙碌工作,可是他不能,他不忍心看着魏仁武走向自我毁灭。

即使不忍心使他离开了成都,眼不见为净,可是眼不见,心却一直在见。

他回到深圳后的每一晚都没有睡好觉,他总是能够梦到魏仁武在他的面前以各种死法惨死。

岳鸣甚至有些惧怕睡觉,他不想看到魏仁武任何不测,即使那只是他脑中的幻想。

可是人终究不是铁造的,就算强撑,也会有疲倦的时候,岳鸣还是敌不过困意,他关掉台灯,睡进被子,调整呼吸,放松自己的神经,开始进入梦乡。

岳鸣突然感觉进入了无比的黑暗,他看不见周围的任何东西,看不见自己的五指,他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这时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

岳鸣试着朝光亮处滑行,他不知道是自己在移动,还是光亮在移动,总之光亮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岳鸣的视线便能看得清楚。

他看见一个人,这并没有出乎岳鸣的意料,他知道自己身处于梦境之中,而且这一阵,每一次做梦,都会看到这个人,这个人就是魏仁武。

可是魏仁武的样子还是吓了岳鸣一大跳,这是一个没有双手,没有双脚,身体血肉模糊,头发散乱,脸上竟是血痕的魏仁武。

也许不是魏仁武标志性的八字胡,岳鸣很难确定那就是魏仁武。

如果说魏仁武身上还有一处是完整的,那就是他那双眼睛,一双充满恐惧和哀求的眼睛。

“替我报仇。”魏仁武开始微微张开嘴唇,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岳鸣说道。

虽然岳鸣隐约能听见,但是他还是想再确认一次,他问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替我报仇!”这一次,魏仁武的声音明显大了许多,岳鸣这回听得真真切切。

“报什么仇?你怎么了?”岳鸣试图伸手去抓魏仁武,可是他无论如何努力,魏仁武始终跟他保持着相应的距离。

“替我报仇,替我报仇,替我报仇,替我报仇……”魏仁武和岳鸣的距离渐渐被拉开,两人越离越远,魏仁武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没过多久,魏仁武和他的声音一起重新消失在黑暗之中。

岳鸣在黑暗中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梦境中的魏仁武和以往的魏仁武不太一样,以往梦境中的魏仁武也会死得比较惨,但是岳鸣却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却不能与魏仁武进行交流,今天的魏仁武却主动跟岳鸣说话,并且让岳鸣替他报仇。

岳鸣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但是这里毕竟是梦境,梦境这种东西,又能真正代表什么呢?

叮铃铃,叮铃铃……

又有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岳鸣听得出来,这是电话铃声,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电话铃声?

“岳鸣,快醒醒,你的电话响了。”岳鸣的耳边出现了沈依的声音。

岳鸣的周围突然大亮了起来。

“啊!”岳鸣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弹坐起来,大口地呼吸,额头上尽是冷汗。

沈依俯到岳鸣的肩膀旁,关切道:“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

岳鸣喘着大气,看了一眼温柔而美丽的沈依。

沈依指了指床头岳鸣的手机,说道:“你电话在叫。”

岳鸣翻身,把手机一把抓住,他的手还有些发抖,他好不容易才用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

“喂。”岳鸣喘着大气,对电话那头说道。

沈依指看见岳鸣的脸色突然大变,他开始发抖的地方已经不止他的手,整个身体连同床一起抖了起来,岳鸣差点连手机都抓不住。

过了良久,岳鸣才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回来。”

岳鸣挂断了电话,他像丢了魂儿一般把手机扔回床头柜。

“怎么了?是谁打来的?”沈依纤纤玉手,安抚着岳鸣的**的后背,关切道。

岳鸣突然将脸埋进了自己的双手之中,指缝间溢出来的是岳鸣的泪水,岳鸣抽泣道:“魏先生死了,他死了!”

沈依也被吓了一大跳,在她的印象中,魏仁武无所不能,却完全没有想到魏仁武会死,她也懵了,自言自语道:“魏先生怎么会死啊?”

“他是被人杀死的。”岳鸣狠狠擦干止不住的眼泪,他的眼睛都红了好大一圈,他掀开被子,完全不顾自己一丝不挂,跳下床来,说道:“我马上就要回成都。”

沈依也下了床,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岳鸣一听沈依也要跟着一起,他便放下了正准备穿的衣裳,走到沈依的面前,抓住她的肩膀,说道:“不,我一个人回去。”

沈依说道:“我不放心,我知道此行一定特别凶险,我也知道你失去魏先生的心情,可是我真的不想你也变得和他一个下场。”

岳鸣摇头道:“我知道此行凶险,所以我才更不能让你去,魏先生的死,我有很大的责任,我就不该离开成都,如果我和魏先生一起面对的话,我相信魏先生也许不会死,所以我一定要回去,就算我的结局和魏先生一样,我也义无反顾。你知道我刚刚做了一个什么梦吗?我梦见惨死的魏先生,他一直在跟我说,让我替他报仇,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惭愧吗?”

沈依急道:“你也知道会惭愧,如果我让你一个人回去,你出了事,我难道不会惭愧吗?”

岳鸣反驳道:“同样的道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如果我现在一时心软带你一起回成都,如果你有什么不测,那么我岂不是又要失去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吗?我不能再让悲剧重演了,我要一力来承担接下来的事情。”

啪!沈依冲到岳鸣面前便给了岳鸣一响亮的耳光。

沈依大骂道:“岳鸣!你个混蛋,你真是太自私了!”

岳鸣被扇了一巴掌,却并没有在意,他迅速穿好衣服,冷冷地说道:“就算你觉得我自私也好,绝情也好,都无所谓,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好好过,你就当我死在外面了吧。”

岳鸣走了,头也不回地便离开了沈依家。

沈依哭了,她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脑袋,痛哭流涕,她不是因为生气而哭的,她是怕岳鸣真的会死,因为她已经感觉得到,岳鸣这次是回去拼命的。

沈依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爱上岳鸣,岳鸣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担惊受怕,又总是惹她生气,她就不能离开他吗?

可是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虽然岳鸣对沈依并不好,沈依还是很难做到抛弃岳鸣,岳鸣虽然老是会让她感到不安,但岳鸣的心底是她见过的最纯净的男人,她永远都无法离开岳鸣。

其实,岳鸣不是真的自私,他也不是真的绝情,他的想法很简单,他只希望沈依能够不再为他而受苦,他希望把所有的苦难都留给自己来承担,就像魏仁武一样,是的,这一次他让沈依伤心了,但也就这一次,之后就算岳鸣不能再回来,只要沈依没事,时间也会让沈依更好的生活下去的。

岳鸣可以暂时放下沈依,专心来应对魏仁武这件事情。

岳鸣迅速打电话差自己集团的人为他购买一张最近时间去成都的飞机票,而他自己也火速赶往飞机场。

凌晨时分,岳鸣便坐上了飞往成都的飞机。

在沈依家的时候,岳鸣还挺困的,可是在无聊的飞机上,岳鸣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满脑子都是他离开成都前和魏仁武的争吵。

“就算你说破天,我也不会同意的。”当时,在左右小区的家里,岳鸣是这样坚决地拒绝魏仁武。

当时的魏仁武也没有像意外一样生气,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你大概也能猜到了,那么我问你,你到底不同意什么?”

岳鸣大喊道:“既然你也知道我能够猜到,为什么还要我说出来?”

魏仁武说道:“也许你把事实说出来,说不定可以改变主意呢?”

“想都别想,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岳鸣挺直了胸膛说道。

魏仁武说道:“那你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不敢说出来?”

“我敢说出来。”

“那你说啊。”

“你是想让我花钱雇‘死神’来杀你。”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