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魏仁武之死

像是爆炸声,声音很大,大到压过酒吧歌手的歌声。

本来男歌手富有磁性的声音,已经足够吸引酒吧众人的注意,但是这个爆炸声,却吓到了众人的神经,包括那个爵士男歌手。

爆炸声后,整个酒吧变得异常安静,大家都把关注点放在爆炸的来源上,爆炸来源于一台微波炉,不,爆炸前它还是一台微波炉,现在的它也就是一堆燃着火的铁碎片。

“啊!”

“好痛!”

“操,我的腿受伤了!”

客人焦虑的声音,此起彼伏,林星辰这才发现爆炸后,有许多的人都大大小小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啊!是钉子。”

林星辰注意到,客人们都是被铁钉所刺伤,铁钉不知道从何而来,但是应该和爆炸有关。

“这是怎么……”林星辰试图从魏仁武那里找到这场莫名意外的答案,可是她的问题还没有说完,却发现魏仁武已经无法回答她。

魏仁武双手紧捂自己的胸口,鲜血不住地从指缝间流出,原来魏仁武也中招了。

林星辰惊慌了,向来以冷静著称的林星辰,这个时候彻底慌掉,她不是第一次陷入这种惊慌,在他的姐姐林言被残害的时候,她也有过这样的惊慌。

林星辰一把扶住正在朝椅子下滑落的魏仁武,她发现魏仁武的瞳孔正在往上翻,这是失去意识的前兆,林星辰冲他的耳边大喊道:“不要倒下,立起来,你是个男人。”

不知道魏仁武是听到林星辰的声音重新振作,还是回光返照,他的眼睛在那一刻突然恢复了精神,竟然还能说出话来。

“星…星辰,我…我可能不…行了。”魏仁武的声音很微弱,林星辰要凑近耳朵才能听清楚。

“你别说话,你好好按住伤口。”林星辰急得眼泪都崩了出来,他冲着酒吧里其他的人大喊,“有没有叫一下救护车,这里有人受了重伤。”

其实,酒吧里早就有人叫了救护车,因为受伤的也本来不止魏仁武一个人,可是只要救护车没有到达“奇迹酒吧”,林星辰就总感觉没有人在叫救护车,这都是她太心急造成的。

“星…星辰,我…我想…我想…最后告诉你…我…爱……”魏仁武话没有说完,他的双眼便彻底合上,看来刚刚的确只是回光返照,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断气。

林星辰紧紧地抱住魏仁武,她还不能接受,刚刚的魏仁武还能活生生的坐在她的旁边,下一秒便与她天人相隔。

林星辰无法接受,这叫她如何能接受,她抱住魏仁武的尸体,失声痛哭,她再也得不到魏仁武的帮助,她再也没法和魏仁武斗嘴,她再也听不到魏仁武说完他这辈子最想说的三个字。

“快醒醒啊,快醒醒啊。”林星辰仰天痛哭,“医生,有没有医生?救救他!”

救护车很快便来到了“奇迹酒吧”,医生护士清点了一下受伤人群,总共受伤了八个人,死亡一人,而死亡的这个人便是魏仁武。

魏仁武是铁钉穿心,失血过多而死,医生在刚到酒吧,查看魏仁武的伤势的时候,便立下判断,并且立马告诉林星辰,魏仁武已经没救了。

林星辰仿佛没有听到医生在说什么,她失魂落魄的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她的眼泪已经流干,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力气,甚至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救护车带走了所有伤员,唯独留着魏仁武,医院就是这样,他们只带走有救的,没有救的他们带回去也没用,没救的人,自然也不能一直留着,殡仪馆的人会带走尸体。

殡仪馆的人来得就没有救护车那么快,救护车是来救人的,自然可以快一些,殡仪馆只是负责搬尸体,没有人搬尸体还这么积极的,所以,救护车走后的一个小时里,殡仪馆的人才到现场。

殡仪馆两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一看到躺在地上,胸口满是鲜血的魏仁武的尸体,便向四处大喊道:“谁是这个人的家人。”

“我。”林星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举起手回答,她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总算能恢复一些精神来。

殡仪馆的人要带走尸体,而魏仁武没有亲人,林星辰只能临时充当一下亲人,在殡仪馆这些人的手续上签字。

魏仁武的尸体被带走了。

酒吧里只剩下林星辰和酒吧的工作人员。

林星辰走到一个留有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面前,这个男人是“奇迹酒吧”的老板,林星辰也来过不少次“奇迹酒吧”,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老板,她狠狠对老板说道:“你难道没有报警吗?”

酒吧老板没想到林星辰会突然质问他,他惊讶道:“我…我已经报过警了,就在爆炸刚发生过后。”

“人呢?”林星辰的眼睛似要喷出火来,虽然警察迟到和酒吧老板没有一点关系,但是现在的林星辰可不是那个一定会讲道理的林星辰,她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冷静。

酒吧老板尴尬道:“应该快到了吧。”

“发生了什么事?”说曹操,曹操便到,这时大门口刚好来了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警察,一个满脸褶子的中年警察。

林星辰二话不说,两步并着一步,便冲到两位警察的面前,冷冷道:“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作为警察多年,林星辰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人是片区民警,她没想到这么严重的事件,却只派了两个民警过来,而且还来晚了一个多小时。

那个中年警察刚到酒吧,就被一个女人触了霉头,自然不会太高兴,他怒斥道:“管你什么事?”

林星辰冷哼一声道:“身上还有酒味,原来是因为这个才迟到了这么久的吧,真不知道你们上级是怎么教导你们的?”

这次,那个中年警察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年轻的警察倒是先跳出来立在林星辰的面前,指着林星辰的鼻子吼道:“警察办事,你还没有资格来教训我们,我警告你,你最后闪到一边,信不信我把你带回去?”

“警察办事?资格?”换做平日里的林星辰,肯定会好好地嘲讽一番这两个败类警察,可是今天她真的没有那个心情。

林星辰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警官证,狠狠地摔在年轻警察的脸上,怒道:“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

警官证撞在年轻警察的脸上后便跌落到地上,年轻警察根本没有看警官证,年轻气盛的他,哪里受过这种气,他伸出右手便欲给林星辰一耳光。

还是稍微有阅历一点的中年警察沉得住气,他眼尖地瞥见了地上警官证的警徽,他赶紧抓住年轻警察的右手,避免年轻警察铸下大错,他劝解道:“你等一下。”

中年警察捡起地上的警官证,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赶紧合上抵给林星辰,并向林星辰敬了一个军礼,恭敬地喊道:“长官,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实在抱歉。”

“她是谁啊?”年轻警察不明白中年警察为什么突然对林星辰态度变得如此好,十分惊讶。

中年警察猛敲年轻警察的后脑勺,骂道:“你这兔崽子,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吗?这位大美女可是省公安厅重案第二支队的林队长,还不赶紧跟人家赔礼道歉。”

年轻警察就算再冒失,再没有经验,也明白公安厅重案第二支队的队长是属于什么级别的警察,她可比自己这种片区民警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年轻警察赶紧站直了身子,敬礼道歉道:“林队长,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刚刚多有得罪,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林星辰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就算她是个小气的人,现在也没有多少精力去追究这两个败类警察,她说道:“刚刚的事情就算了,你们两个可能不知道,这里发生的爆炸很有可能是一场恐怖袭击,这不是你们两位警察能够应付的,我要你们现在立即封锁现场,我会通知我重案第二支队的弟兄们来接管这里。”

一老一少警察并排站着,挺直了胸膛向林星辰敬礼道:“是的,长官。”他俩一听林星辰不会追究,顿时才能松下一口气,现在林星辰说什么,他们都会当是圣旨一般,生怕再一次得罪林星辰。

林星辰挥挥手说道:“现在就开始工作,我要先走一步,这里就有劳二位了。”

两人又敬礼道:“好的,长官。”

林星辰离开“奇迹酒吧”,便给雷龙打了一个电话:“雷龙,立即召集所有弟兄,赶往九眼桥的‘奇迹酒吧’,我要你们今晚就把酒吧里的现场勘查一清二楚,明天早上把报告放到我的办公桌前。”

雷龙在电话那头一头雾水,他疑惑道:“队长,发生了什么事?”

林星辰就简单地跟雷龙说明了情况,她本来不想提魏仁武的死,她怕自己会心痛,但为了强调严重性,她还是忍痛提及。

雷龙一听魏仁武出事了,他立马挂断电话召集其他人。

林星辰通知了重案第二支队,他还必须通知一个人,一个对魏仁武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