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大限已至

五月已过,成都开始进入暑天。

天气一热,人们身上的衣服也就会越来越单薄,特别是那女人白花花的大腿。

当然,夏天不只是有美女,美女和啤酒缺一不可。

然而这两样都集中在成都夜晚最繁华的地方——九眼桥。

说到九眼桥,就不得不提提九眼桥的奇迹——“奇迹酒吧”,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酒吧,然而这座酒吧最传奇的地方,还是它有一位常驻的传奇客人。

要说这位客人的传奇之事,可能话上三五天都难以说完,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无疑能给这座古老的城市带来前所未有的光辉。

人们也许不能完全知道他做过什么,但是都无疑知道他的大名,也许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是都一定知道他的那一对修整的极为漂亮的八字胡。

这个人就是刑侦顾问——魏仁武。

魏仁武坐在奇迹酒吧的角落里,面对着酒吧的舞台,听着台上戴着爵士帽的男歌手吟唱着饶有腔调的爵士歌曲,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今天的魏仁武可以说寻常,也可以说不寻常。

寻常,是指魏仁武本身就喜爱酒吧夜生活,“奇迹酒吧”就像他第二个家一样,所以他在“奇迹酒吧”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不寻常,是指魏仁武本是个好色好酒之徒,他到酒吧来,通常都会来喝花酒,绝对不可能独自一人喝干酒。

可是,魏仁武的不寻常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他连续好几周都一个人来“奇迹酒吧”喝干酒,这完全不是正常魏仁武该做的事情。

但是,好歹今天和前几周也有一些改变,今天不再是一个人,他的座位旁这时多了一个女人。

魏仁武旁边多出的一个女人,留有干练的短发,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穿着红色的运动衫,英气十足。

这个短发女人来头也不小,她是四川省公安厅直属重案第二支队的队长——林星辰。

林星辰一坐下来,便调侃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请我喝酒?”

魏仁武说道:“怎么?请你喝杯酒,就让你无所适从了?”

林星辰切了一声,不屑道:”别人不知道你魏仁武,我还不知道么?你这个铁公鸡,不是有事求我,怎么可能舍得掏钱的?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你没带钱,找我来结账的?”

魏仁武摇头道:“这次你真误会了,我既没有事情要求你,也带着钱的。你就不能有一次把我想简单点吗?”

林星辰说道:“那也得是一个简单的人才行啊。你倒是说说,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没事。”魏仁武淡定地说道。

“没事?”林星辰注意到魏仁武不但今天请她喝酒这件事很反常,就连魏仁武的表情也很反常,平日里,魏仁武总是挂着笑容在脸上,很少看到他如今日般严肃,“我不信,我想听实话。”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实话就是我寂寞了。”

林星辰疑惑道:“寂寞?就因为小岳请假回深圳?话说,他为什么要请假回去?”

魏仁武说道:“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想回去陪陪他的女朋友,另一个原因是想避开我。”

林星辰突然大笑道:“哈哈哈,他回去陪女朋友,你就这样一蹶不振,难道你吃醋了?”

魏仁武骂道:“放屁,我可是个直男,就算我喜欢男的,那也必须找我自己这样的,怎么可能找小岳那样的傻瓜,你再开这种玩笑,我可要发火了。”

“好好好,不开你玩笑,没想到你居然连玩笑都开不起了,果然是不对劲啊。”林星辰掩嘴笑道,“可是小岳为什么要避开你?”

魏仁武长叹道:“哎!还不是因为他不能答应我的一个要求,他怕我逼迫他,所以就躲了起来。”

“你到底要求了他什么?”林星辰好奇道。

魏仁武说道:“一件违背原则的事情。”

林星辰瘪嘴道:“我讨厌听你讲废话,你就不能直接说什么事么?”

魏仁武摇头道:“既然他都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也就不能成立,我觉得也没有说的必要了。”

林星辰拿起桌上的酒瓶,为自己斟上一杯酒,一饮而尽,才缓缓说道:“我真不明白,你今天心里不痛快,把我讲过来陪你喝酒,酒我也喝了,你却什么也不愿意说。”

魏仁武也喝上一杯酒,说道:“当讲的,我自然会讲,不当讲的,我从来不多话,你认识我这么久,还不了解我吗?”

林星辰问道:“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魏仁武仔细回忆了一阵,最终还是摇头道:“记不得了,好像有十多年了吧。”

“十三年。”林星辰严肃地说道,林星辰永远都不会忘记和魏仁武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个时候的魏仁武简直冒失得像个流氓。

魏仁武说道:“你倒是记得很清楚嘛。”

林星辰说道:“我是记得很清楚,可是我们认识了十三年,我依然不了解你,你封闭自己,你做过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承受过什么,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像个怪物。”

魏仁武阴沉着一张脸,说道:“我不需要别人来了解我,也不需要别人来关心我,有些事情,我不能分享出来,有些黑暗,我必须独自去承担。”

林星辰关切道:“你就从来没有感到过孤独吗?”

“孤独?”魏仁武又猛灌自己一杯酒,“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孤独,世间有孤独,就总得有人去承受,我愿意做那个人。”

林星辰叹息道:“老实讲,我一直都是觉得你是个孤独而又古怪的人,可是在最近一年里,我觉得你变了,变得正常了不少。”

“我变了吗?”魏仁武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林星辰会这样评价。

林星辰点头道:“变了,就在遇到小岳之后,你彻底变了,你从一个对其他人和其他事漠不关心的人,变成懂得关心和照顾别人感受的人,你真的有很长足的进步。“

魏仁武说道:“我并不认为这是进步,我反而认为这是一种牵绊。”

林星辰摇头道:“这不叫牵绊,这叫羁绊,是你和小岳之间的羁绊。你看看你现在,小岳一走,你立马便打回原形,又开始对所有的事情漠不关心,你可知道,你已经有好几周都没有工作了,我的办公桌可堆着好多案件的卷宗。”

魏仁武说道:“堆着就堆着,这都是些小案子,等我哪天有心情了,一个下午就能扫空的办公桌。”

林星辰嘲讽道:“谁又知道我们的魏大顾问什么时候能有心情?”

魏仁武耸耸肩,说道:“反正现在没有心情。”

林星辰说道:“我觉得吧,你没有心情,主要还是小岳没在,如果他在的话,可能你的心情也就跟着好了,要不,我去把他找回来?”

“别别别。”魏仁武急道,“我心情不好,和小岳没有一点关系,你就不要去打搅他了,他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等他休息够了,自然会回来的。”

林星辰说道:“我就说你变了吧,以前的你,怎么可能这么关心一个人。”

魏仁武瘪嘴道:“我承认,还不行吗?”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人能在拌嘴上胜过魏仁武,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林星辰,魏仁武也不是一定拌不过林星辰,他只是故意让着她。

林星辰噗得一声笑了出来,她笑道:“凡事都应该有一个原因吧,你心情不好,总不会是因为大姨妈来了吧。”

魏仁武没有再因为林星辰的调侃而生气,他的眉头突然皱成一团,一张脸变得十分地阴郁。

林星辰察觉到不对,她也不再开魏仁武的玩笑,转而关切道:“你怎么了?我感觉你身上有事。”

魏仁武拿起酒杯,却迟迟不能放到嘴边,杯中酒在往外洒,酒杯在抖,不,应该是魏仁武的手在抖。

向来冷静,又无所畏惧的魏仁武,他的手竟然在发抖,不止是他的手,他的全身都在发抖,林星辰看得出来,那是来自一种恐惧的发抖,她见过太多的罪人在伏法时都会如此的发抖,现在的魏仁武便和那些人一样。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林星辰急道。

魏仁武的嘴唇微微颤动,缓缓吐出话来:“没错,你说对了,我身上的确有事情,我也的确在害怕。”

“那你倒是说啊,你害怕什么?”话到嘴边,魏仁武却始终说不出他该说的话,这把林星辰给急的。

魏仁武深呼吸一口,才说道:“我今天叫你来,其实是想见你最后一面,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喝醉了吗?什么叫见我最后一面?你的酒量不该只有这点啊,怎么就开始胡说八道了?”林星辰指着魏仁武的鼻子大喊道。

其实,林星辰自己的心里也开始有些害怕了,她知道魏仁武从来都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更何况是现在害怕极了的魏仁武。

魏仁武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林星辰,阴郁地说道:“我没有胡说,我的大限已至。”

砰!

一声巨响。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