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四、结束就是开始

“是你吗?”张谦眼睛都睁不开,只能拨动自己微弱的嘴唇,小声问道。

“是我,是我啊。”**程双手被铐住,无法给张谦拥抱,他只能默默抽泣。

“咳咳,你怎么来了?难道你也被他们抓来了吗?”张谦似乎想生气,但是他哪有多余的气力再发火。

**程低下头,说道:“是的,魏先生把我也抓来了,我们两人犯了罪,是时候该接受惩罚。”

张谦勉强睁开了肿胀到不行的眼睛,微弱地说道:“哎!我本以为拖住了魏仁武,你便有时间逃走,真的没想到啊!”

这时,魏仁武和岳鸣走了进来,魏仁武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他逃走了,只要他还在地球上,我就能把他带回来,你的想法简直是幼稚。”

**程突然跪在魏仁武的面前,恳求道:“魏先生,我求求你,把他放下来吧。”

“鹏程哥,快起来,别这样。”岳鸣赶紧扶起**程。

魏仁武说道:“小岳,你把他放下来,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了。”

岳鸣赶紧点头照做,帮张谦解开绳子。

**程一把接住无力的张谦,并将他平放在地上。

**程对张谦说道:“阿谦,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张谦伸出满是鲜血的的右手,抚摸着**程哭泣的脸庞,试图为**程擦拭眼泪,他安慰道:“鹏程,这真没什么,只要有你在,到哪里都是一样,就算是进监狱,我也感到很幸福。”张谦把**程的眼泪擦干净,却留下自己的血迹,血迹在**程的脸上越抹越多,无法擦干净。

**程抓住张谦的手,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笑道:“说得对,只要有你在身边,天涯海角,去哪里都是一样。”

魏仁武不禁打了一寒颤,他是个标准的直男,他的心理可以接受世间男女的真爱,但是他却始终无法忍受同性恋,在他的观念里,同性恋都是有悖天道自然的。

魏仁武示意岳鸣,自己先出去,他实在感觉膈应。

这下,房间里便只剩下岳鸣、**程、张谦三人。

岳鸣说道:“这位,谦哥,我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一次,咱们聊过,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和鹏程哥已经成为了朋友,我觉得咱俩也应该能成为朋友吧。”

张谦躺在地上,缓慢地说道:“咳咳,以前在外面露脸的,多数都是鹏程,这一次,还是你和我第一次正式的见面,既然鹏程都已经把你当做朋友了,那你就是龙谦的朋友,理所应当也是我的朋友。”

岳鸣说道:“很好,那等你们出狱的时候,我一定会来接你们二位的,到时候,咱们可以坐一个桌子,好好的聊天吃饭,把酒言欢,而不是面对一个龙谦。”

**程微笑道:“从今往后,世上再无龙谦,也没有什么瞬间移动魔术,只有张谦和**程两个人。”

张谦抓住**程的手,不甘心地说道:“鹏程,真的要放弃魔术吗?”

**程满怀深情地点头道:“魔术已经害我们够多的了,我们本来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却总是要有一个人躲躲藏藏,我不想再这样了,我想和你活在阳光之下。”

张谦轻叹道:“哎!魔术曾经是我的梦想,实际上我的梦想已经达到过,我现在的梦想就是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从此不分离,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家里还是大街,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至死都不分开。”

这是完美的结局,岳鸣喜欢看这种温馨的画面,张谦和**程含情脉脉地相对而望,虽然无言,但是却似乎千万的情愫正在交织,岳鸣瞬间觉得自己还在这里,有一点多余,像颗电灯泡。

岳鸣尴尬地打断两人:“二位,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魏先生也还在外面等我。”

**程说道:“小岳,你有事要忙的话,就先走吧,我和阿谦能够自己照顾自己的。”

岳鸣已经移步到门边,挥手道:“那谦哥,鹏程哥,再见了,有空的时候,我会来看你们的。”

岳鸣离开了拘留室,而魏仁武正在窗边悠闲地抽着香烟,赏着月。

岳鸣缓缓走到魏仁武的身边,伸手把着魏仁武的肩膀说道:“魏先生,总算不负众望,破了这个案子。”

魏仁武把岳鸣的手臂打开,吼道:“拿开你的手,我可不喜欢男人对我太亲密。”

岳鸣只好拿下自己的手,并且尴尬地说道:“看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又不对你做什么,只是向你表示祝贺而已。”

魏仁武说道:“要祝贺的话,你应该去祝贺张队长,这可是他的案子,最后受到褒奖最多的,也会是他。”

岳鸣说道:“也不能这么讲吧,好歹你也有奖金啊,对不对?”

魏仁武说道:“老实讲,我真不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这个案子,顶多是帮了张队长一个忙,算是他新官上任,送他的一份大礼。”

岳鸣说道:“张队长他高兴,作为他的朋友,我们也应该为他而高兴才对。”

魏仁武扔掉香烟,摇头道:“不,我只关心自己,我也只关心自己的案子,他的案子破了,可是我的案子还挂着的。”

“你是说‘死神’的案子?”因为太深入龙谦的案子,让岳鸣几乎都忘了他们手上还有最难解开的“死神”的案子。

魏仁武点头道:“是啊,还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神’,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离他的尾巴只差一毫米,可是就是抓不到他。”魏仁武一气之下一拳头砸在墙壁上。

砰得一声,不知道响声是墙壁发出来的,还是魏仁武拳头的骨头发出来的,总之岳鸣看到魏仁武拳头已经流血。

岳鸣赶紧上前劝解道:“别这样,魏先生,咱们只是遇到瓶颈而已,比如龙谦的案子,一开始咱们也是有瓶颈的,最终咱们还是解决了啊,‘死神’的案子也是一样的,咱们再多花花功夫,就一定能够解开的。”

魏仁武摇头丧气道:“不,两个案子不一样的,龙谦的案子,我从一开始就对他的魔术有一个准确的预测,然后才一步步证明了这个预测,‘死神’不一样,我完全是无头苍蝇去乱撞,所有掌握的线索,全是咱们一步一步摸索而来,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岳鸣好奇道:“你是说,你很早就发现龙谦是两个人?”

魏仁武不屑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魔术的本质就是障眼法,龙谦的魔术本来就基于大家认为他是一个人,而实际上他是两个人,这样的情况下,他所做的一切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首先他得骗过所有人,所以,他们两个人封闭了自己的生活,每次只出来一个人面对公众,时间久了,人们便会潜移默化地认为他们是一个人。我很难明白这是个骗局,所以我一个开始就认为他是两个人,有些事情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如果说那件事情能够顺利完成,那就说明那不是一个人……”说到这里,魏仁武突然僵住了。

岳鸣能感觉得到魏仁武没有把话说完,他疑惑道:“怎么了?”

“不是一个人?”魏仁武完全没有在听岳鸣问他话,他突然喜上眉梢,自言自语道,“对啊,我为什么现在才想到,我真是太蠢了,龙谦的案子我都能够想到,‘死神’的案子我却没有想到。”

“你想到了什么?”岳鸣越发地好奇起来。

魏仁武紧紧抓住岳鸣的肩膀,兴奋地对岳鸣说道:“‘死神’不是一个人。”

岳鸣的肩膀被魏仁武抓得剧痛,他忍住疼痛,说道:“‘死神’不是一个人?难道‘死神’真的是死神?”

魏仁武松开岳鸣的肩膀,摇头道:“不不不,不是说他不是人,我是说他也像龙谦一样,不止一个人,有可能是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我想说的是,‘死神’不是一个杀手的代号,而是一个杀手团伙的代号。”

“团伙?传说‘死神’不是一名杀手吗?”岳鸣的表情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对,就是所谓的传说误导了我。”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他又重新冷静了下来,“这和龙谦的案子有异曲同工之妙,江湖里,对于‘死神’的传说全是捕风捉影,其实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见过‘死神’,更邪门的是,还传说见过‘死神’的人都去见真正的死神了。全是他妈胡说八道,他之所以这么邪门,也是因为他们都以为他一个人用了不可思议的手法杀人,并且完美地伪装成意外,没错,如果真是一个人干的,确实很邪门,但如果是团伙一起做的话,这种手法就简单多了,如果是我来做这件事,我也会找一个团体来做这件事。难怪,‘死神’的费用这么贵,原来是一帮人分钱。”

魏仁武顿了顿,冷哼一声:“‘死神’,我他妈总算抓住了你的尾巴。”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