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二、始作俑者

“谦哥…不,龙谦的?”在这个时候,岳鸣对龙谦的称谓也发生了改变,有些时候称谓的改变,也预示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态度的改变。

魏仁武点头道:“是的,这张小票是龙大师的,龙大师前一阵不是作客过公安厅,当时我们重案第一支队的警官还是很负责任的采集过龙大师的指纹,幸好警官们都是我的好伙伴,他们给了我龙大师的指纹,于是我核对过小票上的指纹,除了有王曲的指纹外,还真有龙大师的指纹。除去指纹外,小票上还沾了一些擦不掉的油迹,据我估计,这张小票是王曲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没错,许多人不当一回事的东西,在另一些人手上就可以变成发家致富的宝贝,而王曲的计划就全靠这张龙大师不屑一顾扔到垃圾箱里的银行小票。在这些线索综合之下,我的脑中便有一个画面,龙大师去到银行转钱,拿到小票后,便顺手扔到了最近的一个垃圾箱里。在他离开垃圾箱不久,跟踪他多时的王曲,便从垃圾堆里捡回了这张小票。没错,当时一定是这样的剧情。”

“那么,王曲为何如此珍视这张银行小票呢?”岳鸣问道。

魏仁武说道:“对啊,王曲为何如此珍视这张银行小票呢?这只能说明龙大师给别人打过一笔钱而已,可是龙大师到底给谁打的钱?又为什么要给别人打钱呢?也许这才是关键吧,王曲当然也想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于是他去找人帮忙。”

魏仁武又深吸一口香烟,继续道:“赌徒也许没什么真正的朋友,但是赌徒有个好处,他必然会有一帮赌友,因为如果没有赌友,那他总不能自己和自己赌博吧?所以,他找了一个自己的赌友帮忙,而刚刚巧的是,这位赌友正是银行的一位高管,更巧的是,刚刚好是龙大师转账那家银行的高管。既然也这样天然的资源,王曲当然要加以利用,王曲找到这位银行赌友,并且把自己身上几乎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向这位赌友购买龙谦转账对方账户的信息。于是,王曲惊奇的发现,龙谦转账过去的那个人,是住在首尔的一位朋友,那位未知朋友的账户是首尔的中国银行开通的账户,这样才促成了王曲的首尔之行。”

“等等。”岳鸣打断了魏仁武的话,“你是怎么知道王曲有个银行的朋友?”

魏仁武回答道:“就像我刚刚说的,王曲没什么朋友,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他的赌友人群十分固定,你知道我的,我黑白两道都挺吃得开的,我只是找了王曲所欠的高利贷们打听了一下,便找到了那个银行的赌友,于是在我的‘请求’之下,那位银行朋友也十分配合工作。”

魏仁武所谓的“请求”只是很含蓄的表达,岳鸣心里很清楚,魏仁武其实用了一些手段。

魏仁武说道:“既然我也能找到那位银行朋友,于是我也和王曲一样,拿到了那个账户的信息,所以我也去了一趟首尔。”

“原来你消失的这几天,去了首尔。”岳鸣恍然大悟,难怪魏仁武那几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原来他出了趟国。

“林队长没告诉你吗?我的签证和护照,都是她用了关系帮我弄的,她可是知道我的去向。”魏仁武顺带把林星辰也出卖了。

岳鸣气愤道:“原来林队长也知道,你们还真是合着伙来骗我。”

魏仁武又笑了,他的笑声越大,岳鸣越觉得魏仁武嘲讽意味越浓,魏仁武笑道:“先不提这个了,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首尔,于是我也去了首尔,话说那位银行朋友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帮我查到那个账户的拥有者是个中国人,并且还能找到,那位中国人在哪家支行取的钱。有名字,有国籍,有性别,还有支行地址,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好多。但是我的时间并不多,这样的范围下,一个一个去找,还是得花费不少时间,于是我另外想了一个计策。”

“什么计策?”岳鸣被魏仁武后面的故事一牵动,便忘却了刚刚的愤怒。

魏仁武耸耸肩,说道:“上一个案子,不是我得到了十万元的奖金么?算来,我还是有一些钱,于是我去到银行,给那个龙大师打过五百万的账户,再添了十万。”

岳鸣不解道:“莫名其妙的送钱,就能把人找到?”

魏仁武说道:“没错,就是这样把人找到的。要知道,我和这个人素不相识,我突然给他打了十万元,肯定是打错了钱。”

“打错钱?谁相信?”岳鸣反正不相信,本来魏仁武也是故意的。

魏仁武说道:“你不相信,没有关系,只要银行信一半就行,当然我也成功地说服了银行,他们半信半疑,说要找到收款账户的人进行核实,看他是否真的不该接受这一笔钱,于是他们就给那个人打了一个电话,最后我便成功的用了最短的时间,见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岳鸣好奇道。

魏仁武顿了顿,他掐灭香烟,才说道:“这个人就是始作俑者,在我说出这个人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你说,为什么龙谦会有两个人?”

岳鸣摇头道:“不知道,龙谦没有双胞胎兄弟,不应该会有两个人才对。”

魏仁武微笑道:“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岳鸣十分好奇,魏仁武会让他看什么?他只见魏仁武走到龙谦的面前,对龙谦说道:“龙大师,事已至此,我觉得你也没有什么好再隐藏的了,所以,让我们看看吧。”

难道龙谦身上藏了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谜底恐怕只能由龙谦自己来揭开了。

龙谦听到魏仁武的话后,脸上再也没有那份得意,他失去了他本有的光彩,他向魏仁武请求道:“魏先生,我知道我已经在劫难逃了,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魏仁武说道:“除了放了他以外,其他的只有不太过分,我可以答应。”

龙谦说道:“谢谢魏先生,我们两个向来都是一起生活,一起行动,就算坐牢,我们也会在一起的,所以我不强求魏先生会放过他。”

魏仁武说道:“那你可以说说,你想怎么样?”

龙谦说道:“我们两个是魔术师,魔术对于我俩来说如同生命一般,我们只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观众,所以我们杀了王曲,也是迫不得已,这全是因为他想毁掉我们的魔术,当然杀人就应该偿命,我无话可说,这个罪,我认,可是魏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公开我们魔术的秘密,为我们保全最后一点魔术的尊严。”龙谦说得诚恳,让岳鸣听到,都有点于心不忍,如果魏仁武拒绝的话,恐怕岳鸣都会帮忙劝说魏仁武。

魏仁武点头道:“不算太为难,可以答应,现在你总该乖乖的展示给我们看了吧。”

龙谦离开椅子,站了起来,他的双手被手铐铐住,但是这根本难为不到一位魔术师,他两手一扯,手铐便自己打开,并掉在了地上。

魏仁武和岳鸣也没有特别为龙谦能打开手铐感到惊讶,因为他们自己也能做到。

龙谦开始解开西装的扣子,很快他便脱下了西装外套,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衣,然后他又开始解开衬衣的扣子,所以龙谦完成退掉了上衣,袒胸露背呈现在魏仁武和岳鸣的面前。

岳鸣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住了,龙谦的上体从脖子一下,就没有一块正常的皮肤,整个身上全是一块一块的伤痕,用肉眼就能分辨出,那些是烧伤。

“你是**程!原来你没死!”岳鸣立即便反应了过来。

这个龙谦默默地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就是**程。

魏仁武示意他可以把衣服穿上了,于是**程才再一次穿好衣服。

“所以,另外一个人便是张谦了。”岳鸣终于能彻底理清所有的疑问了。

魏仁武接着说道:“是的,另外一个人就是张谦,所以,龙谦就是张谦和**程两个人。”

岳鸣问**程:“那晚,在你家,对我讲诉那个故事的人是你?还是张谦?”

**程坐了下来,他惭愧地说道:“是我,阿谦当时躲在了卧室里,是的,正如你所见的,我没有死,十五年前的火灾,我冲了进去,但是我没能救出我妈和阿谦的父母,那个时候,我的心也随着他们死了,世上再无**程,只有龙谦。”

岳鸣突然又有了新的疑问,他向魏仁武问道:“等等,张谦和**程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总算问到点子上了,他们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这和那个首尔被我找到的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那个人是什么人?”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说道:“那天,银行帮我找来了那个人,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跟他说我转错了钱,那个人也很客气的把钱还给了我,然后,我就跟踪调查他,终于让我发现,原来那个人是韩国非常有名的整容医生。”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