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一、魔术的秘密

岳鸣的眼泪都快掉出来,刚刚他还在和生龙活虎的龙谦一起用晚餐,短短的时间里,龙谦就被五花大绑地吊在公安厅的这个房间里,衣服上,脸上,随处可见鲜红的血痕,血珠从衣角上滑落,用一个非常有节奏的声音击打着宁静的地板。

“是…是谁?”龙谦已经无力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他只是感觉到门口有人,便用微弱的声音试探道。

岳鸣没有回答,他默默地走出房间,并且关掉房门。

“看到了吗?”魏仁武依靠在一旁,轻描淡写地说道。

魏仁武说的简直是废话,岳鸣又不是瞎子,他当然看到了龙谦,但是他没想到他会看到这幅模样的龙谦。

岳鸣狠狠地抓住魏仁武的肩膀,使劲摇晃魏仁武的身体,急切地问道:“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是谁干的?”

魏仁武一把推开岳鸣,毫不掩饰地说道:“我干的。”

“你干的?”岳鸣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他一直在重复着那句,“你干的?你干的?你干的……”

魏仁武解释道:“当时他要杀我,我不下重手的话,你可能只有在我的葬礼才看得到我了。”

“所以,你手上的伤是他造成的吗?”岳鸣低着头,咬着牙问道。

魏仁武点点头,说道:“没错。”

“不可能啊,他才离开我的身边一会儿,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岳鸣甚至怀疑刚刚所看到的是不是龙谦。

魏仁武顿了顿,才缓缓说道:“这样吧,你跟我来,我再让你看看另一样。”

说完,魏仁武便开始移动,岳鸣满腹狐疑,他只能继续跟着魏仁武,去找寻真相。

魏仁武走在幽静的公安厅大楼楼道中,岳鸣带着沉重的步伐,再一次跟在魏仁武的身后,忽然岳鸣有点害怕看见接下来的东西,就连刚刚看见龙谦那样,他都有点后悔去看,他实在是不忍心看见龙谦这么惨,要知道龙谦可是他的偶像,在偶像受了这么重的伤的情况下,岳鸣却束手无策,这让他的心理实在无法接受。

但是,这一次,要比上一次好一点,至少现在岳鸣做好了心理准备。

穿过了不少过道后,魏仁武和岳鸣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的门外,这时张风正好守在门外。

张风一见到魏仁武和岳鸣,便跟魏仁武打招呼:“魏先生,你把小岳接到了。”

魏仁武点点头,说道:“打开门,我要带小岳进去。”

为什么张风会在这里?是他带龙谦回来的,他为什么不守在拘留龙谦的房间外?而且他全程押解着龙谦,为什么龙谦还能把魏仁武弄伤?

岳鸣的脑袋都快被无数的问题给挤爆了,他知道所有的问题最终都会指向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非常有可能就在眼前的这个房间里,不,应该说肯定就在眼前的这个房间里。

“来吧。”魏仁武呼唤岳鸣随他进入房间。

岳鸣吞了吞口水,调整好心态,才有勇气看着魏仁武打开门。

门刚一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岳鸣的耳朵里:“小岳,你还是来了。”

岳鸣本来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遇见什么都不应该感到惊奇,可是这间房门打开后,岳鸣才发现他那所谓的心理准备,真的是白做了,因为最终他还是吓了一大跳。

房间打开,除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岳鸣还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而他的眼里现在只有这个人。

岳鸣缓缓走进房间,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谦…谦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这个房间里的熟人,正如带着手铐的龙谦,一个完整的龙谦。

龙谦面对微笑,说道:“你忘了吗?我是被张队长给带回来的啊。”

岳鸣的脑袋被彻底搅成浆糊了,既然龙谦毫发无损的在这里,那刚刚那个满身是血的人又是谁?

岳鸣无法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这件事,他向魏仁武投去求助的目光。

魏仁武等岳鸣和自己彻底进屋后,顺手关掉房门,才说道:“小岳,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

岳鸣摇摇头,指着龙谦,对魏仁武说道:“我真的不明白,这个人是不是谦哥?”

魏仁武点点头,说道:“这个人是货真价实的龙谦。”

如果这个没有伤的龙谦是真正的龙谦,那么意味着刚刚受伤的龙谦是假的,岳鸣稍微有一点明白了,他问道:“那么刚刚那个人又是谁?”

魏仁武说道:“那个人是龙谦。”

“那个人是龙谦?”岳鸣刚刚才理顺的思维,也开始错乱了,“那这个人是谁?”

魏仁武说道:“这个人是龙谦。”

“你不是在逗我吧?”岳鸣的声音有些无力,“这个人是龙谦,那个人也是龙谦?”

“哈哈哈哈哈……”魏仁武突然大笑起来,“小岳啊,小岳,你还真是傻到可爱,算了,我直接告诉你真相吧,这个人是龙谦,那个人也是龙谦,这也就是龙谦瞬间移动魔术的秘密,龙谦一直都是两个人,之所以人们能看到龙谦能够从一个地方瞬间到另一个地方,并不是因为龙谦有超能力,而是人们只是看到了另外一个龙谦而已。”

“两个龙谦?”岳鸣思维中那些错乱的千丝万缕的线索,渐渐地拧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条清晰而又完整的线。

岳鸣带着怀疑的目光,望着龙谦,他缓缓问道:“魏先生所说的,是真的吗?”

龙谦没有回答,他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看来魏仁武所言非虚,看来真的有两个龙谦,而且这就是龙谦魔术的秘密,可是为什么世间竟然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龙谦?身高,体型,相貌,声音,根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

答案肯定在龙谦身上,但是龙谦不会轻易地公布答案的,而魏仁武肯定也知道答案,岳鸣只有让魏仁武把答案说出来,所以他问道:“魏先生,我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现在请你跟我详细地讲一讲吧。”

这将是一个非常长的故事,魏仁武又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有尼古丁的刺激,魏仁武才能更好的去理清这条线,他缓缓地说道:“小岳,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但是你是个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而龙谦是你的偶像,你很容易在主观上选择包容,甚至包庇他,这一点在江梦蝶的案子上,便能够体现,所以如果我放任了你的感情,那这个案子绝对不好收场,所以你得原谅我。”

岳鸣没有回答,他只是点点头,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做错了,但是他永远都相信魏仁武做出任何事情,都是有他的道理的。

魏仁武接着说道:“要说我从哪里开始对你有所隐瞒,就要从在王曲的家里开始说起,实际上,当时,我趁你和张队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藏起了两样东西。”魏仁武从兜里掏出了他所说的那两样东西,一样是两张机票,另一样是一张银行小票。

岳鸣接过魏仁武递给他的机票和银行小票,仔细观察上面的内容,机票是王曲从成都出发的往返机票,时间是昨年三月份,而地点却是韩国的首尔,另外银行小票却是转账给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账户的五百万的凭证。

岳鸣不解道:“这两样东西代表着什么?”

魏仁武说道:“问得好,首先,我很高兴那位死去的王先生能有保留这些凭证的好习惯,这样,我们就能清楚地知道王曲在昨年三月份去过首尔,可是他为什么要专程去首尔呢?对了,我这里用了‘专程’这个词语,为什么我要说‘专程’?因为我请林队长帮我查过王曲的出入境记录,他这辈子,只出过一次国,而这一趟去的就是韩国。王曲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人,他有一点闲钱,都会拿去赌博,根本不会把闲钱拿去旅游,所以这样的人专程出一趟国,一点是有目的而为之的。”

“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去首尔的?”岳鸣终于又变回了那个“十万个为什么”。

魏仁武指着岳鸣手中的银行小票,说道:“他的目的就和这张银行小票有关。”

岳鸣又仔细观察了一番那张银行小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他疑惑道:“这张银行小票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魏仁武露出了微笑,他笑道:“这张小票大有问题。”

“你又开始卖关子了。”岳鸣瘪嘴道。

魏仁武接着说道:“我刚刚不是说过,王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但凡有一点闲钱,他都会拿去赌博,这样的人哪有五百万转给别人?如果他真有五百万,为什么不拿去还高利贷?所以,这张银行小票根本不是他的。”

“不是他的,又会是谁的?”岳鸣问道。

魏仁武没有急着回答,他突然看了一眼一直沉默无语的龙谦,并指着龙谦的鼻子,大声地说道:“这张银行小票应该是属于我们这位伟大的魔术师的。”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