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三十、被蒙在鼓里的岳鸣

“谦哥,你怎么这么久?”岳鸣有些不高兴,他被龙谦晾在这里一个人太久了。

龙谦抱歉道:“对不起啊,小岳,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肚子有点疼,所以就在厕所里待了很久。”

岳鸣说道:“真是奇怪了,是日子不对吗?魏先生闹肚子,谦哥也闹肚子,待会儿,我会不会也闹肚子?”

龙谦一听到魏仁武的名字,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而且难看的脸色呈现的十分明显。

岳鸣一看到龙谦脸色不对,便关心道:“谦哥,怎么了?脸色这么差,看来真的是闹肚子了。”

龙谦僵硬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的,你放心,咱们还是吃东西吧。”

虽然龙谦嘴上说没事,但是岳鸣还是不由地担心起来,如果龙谦真的是闹肚子,而串串又是辛辣之物,肯定会加剧龙谦的病情的。

岳鸣急道:“算了吧,谦哥,咱们不吃这个了。”

“不吃这个?”龙谦可不干了,“那怎么行,这是你专程请我来吃的,我一定得尝尝,再说我现在肚子真的没有问题的。”

龙谦不顾反对,硬是夹了些牛肉尝尝,吃完之后,赞不绝口:“果然好吃,比我平时吃的那些所谓额山珍海味强太多了,果然最好的东西,还是藏在最真的地方。”

岳鸣见龙谦吃了之后,并没有再闹肚子,而且还挺高兴的,他这才放心。

于是,岳鸣也开始动筷,两人便有说有笑地用起餐来,气氛其乐融融,不亦乐乎。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片祥和的气氛很快便被一位熟人给打破。

这位熟人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总共带着四个人,五个人穿着清一色的警察制服,将岳鸣和龙谦的饭桌团团围住。

“张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岳鸣气愤道。

原来这位熟人便是新任重案第一支队的队长——张风,自从龙谦从拘留室被释放后,张风便也消失了三天,今日却突然带着一干手下突然出现在这里,这让岳鸣十分不解。

张风极其严肃地说道:“小岳,此事与你无关,我们是来找龙大师的。”

“谦哥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找他?”岳鸣更加不明白了,龙谦被警方释放,就证明龙谦无罪,张风此次来者不善,绝对不是为了私事来找龙谦的。

龙谦这时说道:“小岳,别问了,也许这位警官只是找我配合调查的。”

张风摇头道:“不,我不是来请你回去配合的,我是来抓你回去的,这是逮捕令。”话音刚落,张风便亮出了一张逮捕令。

为什么会这样?岳鸣越来越费解。

张风收起逮捕令,对龙谦说道:“龙谦,你涉嫌谋杀两人,现在我正式宣布逮捕你,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抓我?你有什么证据?”龙谦一脸轻松,就好似张风要抓的人,并不是自己。

张风又说道:“证据已经在公安厅了,龙谦,我再一次警告你,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在命令你立马起身跟我回警局。”

“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岳鸣站起身来,极力解释道。

龙谦这时,站了起来,他安慰岳鸣道:“小岳,放心吧,如果我是清白的,跟他们再回去一次也无妨,就像上次一样,他们依然会放了我的,只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张风面无表情,对龙谦的威胁毫不在意,他示意手下们道:“拷上,带走。”

龙谦不可以反抗,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是一个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会被放大,虽然现在的他已经引起了周围的人的议论纷纷,大家都在说龙谦怎么了?为什么又被警察带走了?难道他真的是杀人犯?

龙谦现在的形象已经大打折扣,他不能跟警方对抗,而在自己的形象上再火上浇油,他必须保持微笑配合警方,至少证明他自己不是在心虚。

“你不能带他走。”岳鸣拦在张风的身前。

“闪开,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张风怒斥岳鸣道。

这时,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时不时还有人给龙谦和警察照相。

岳鸣大义凛然地说道:“谦哥是无辜的,张队长,你不能带走他。”

张风大喊道:“你再胡闹,我就已经以妨碍司法公正把你也带回去,还有其他人都不许照相,全都给我走!”

岳鸣喊道:“张队长,你真的不能带走谦哥,不信你去问魏先生,他也说谦哥是无辜的。”

“魏先生?”张风冷笑道,“小岳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岳鸣疑惑道。

张风说道:“这张逮捕令可还是魏先生亲自帮我去找廖厅长申请的。”

“什么!”岳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魏仁武安排好的,所谓想和龙谦成为朋友,也是魏仁武假装的,魏仁武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岳鸣当场愣住了,他已经无力再阻拦张风带走龙谦,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魏仁武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花样。

张风见岳鸣不再阻拦,便示意手下们,拨开人群。

张风总算能够顺利地带走龙谦了。

龙谦走了,围观人群便没必要继续留在当场,很快他们就全部散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唯一没走的人,就只剩下岳鸣一人,他现在茫然不知该干些什么,他不知道该相信谁比较好,魏仁武骗了他,但也有可能魏仁武是对的,那么就是龙谦也骗了他,难道他们都是骗子吗?

岳鸣必须要知道答案,现在唯一的答案,就在公安厅,他也必须要去一趟公安厅才行。

“老板,结账。”没错,岳鸣要跟着去一趟公安厅,无论龙谦是不是真的凶手,他也要亲眼见证。

岳鸣耽搁了太长时间,龙谦已经被带走了近十多分钟。

岳鸣开着“玛莎拉蒂”,他不奢望能够追上张风,但是也要尽早赶到公安厅,争取不会错过龙谦的审问。

很快,岳鸣便接近公安厅的大门。

夜晚,天色昏暗,岳鸣远远看见公安厅的大门中央有一个红点忽明忽暗,岳鸣推测那是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而那个红点,应该是燃烧着的香烟。

岳鸣降低车速,“玛莎拉蒂”的车灯光照在那个人的身上,一对熟悉的八字胡出现在岳鸣的眼前。

原来是魏仁武,岳鸣赶紧停下车,跑到魏仁武的面前,冲他大喊:“你到底在搞什么?”

魏仁武叼着香烟,悠悠道:“我在等你啊。”

“等我?”岳鸣不明所以,“所以,这一切果然是你搞出来的?”

魏仁武点点头,很自然地便承认了。

“谦哥在哪里?”岳鸣还记得自己来公安厅的目的,他要找到龙谦。

魏仁武没有回答,只是伸出右手大拇指指了指背后的公安厅大楼。

看来,龙谦已经被带进了公安厅。

岳鸣疑惑道:“你为什么要让张队长带走谦哥?你之前不是说过谦哥是无罪的吗?”

魏仁武扔掉香烟,摊开双手,轻叹道:“这我得给你道个谦,是我骗了你,顺便利用了一下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岳鸣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猴子,一会儿被这个人耍,一会儿又被那个人耍,所有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魏仁武严肃地说道:“你想见龙谦吗?”

岳鸣愣了一下,他以为魏仁武会阻拦他见龙谦,结果魏仁武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竟然率先提出让岳鸣见龙谦。

“我想的话,你就会让我去见他?”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嘴角挂笑,说道:“我不止让你去见他,我还会亲自带你去见他。”

“这么好心?”岳鸣总是不太放心,魏仁武耍过他太多次,谁能保证这一次是不是又要耍他,“我还以为你拦在这里,是为了阻止我。”

魏仁武摇头道:“不,我站在这里,是为了接你。”

“别玩了,大哥,你这样,真的不像你。”岳鸣终于还是选择不相信魏仁武。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哎,你们这些傻蛋,跟你们说谎话的时候,你们全都相信,一旦说真话的时候,反而不信了。”

岳鸣瘪嘴道:“那还不是被你的‘狼来了’游戏给害的,所以是真的带我去见谦哥吗?”

魏仁武点头道:“当然,是时候给你看看真相了。”

“那走吧。”经过了再三确定,岳鸣才敢相信魏仁武。

魏仁武走在前面,岳鸣紧随其后,两人全程没有交流,岳鸣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魏仁武的左手掌上紧紧绑着纱布,看样子,魏仁武好像是受伤了。

岳鸣刚想询问魏仁武的伤是怎么回事,却刚好,魏仁武已经走到了公安厅大楼一个比较偏僻的房间,对岳鸣说道:“就在这里面了,自己进去吧。”

岳鸣一听龙谦就在这里,赶紧打开房门,冲了进去。

可是,门刚打开,他就被吓傻了,龙谦确实在这个房间里,可是已经不能算是完整的龙谦,没有一个完整的人会浑身是血。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