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五、到底经历过什么?

接下来的三天,岳鸣过得很平淡,也很期待,他期待着与龙谦的再一次会面,但是他也在怀念魏仁武,因为魏仁武已经消失了三天,毫无半点消息,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岳鸣甚至怀疑魏仁武还会不会再回来,万一遇上了什么意外呢?

呸呸呸!这不是在咒魏仁武么?岳鸣摇摇自己脑袋,坚决不往坏处想,就算魏仁武遇到了危险,他也能化险为夷的,因为他总是能化险为夷。

岳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离与龙谦约定的六点钟,还剩一个半小时,是时候去找龙谦,他得早一点去到龙谦家,不然让龙谦来等他的话,就太失礼了。

他简单地给自己收拾了一下,便开门准备出发。

可是他刚一打开门,并没有离开,而是惊讶到结巴:“魏…魏先生!”

风尘仆仆,但是神采不失的魏仁武,站在门口,阴笑着对岳鸣说道:“你这是准备上哪儿去呢?”

“我…我…我要出去一下。”岳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甚至想不到刚刚还在想魏仁武到底去了哪里,结果下一秒魏仁武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况且,岳鸣也不能直接告诉魏仁武,他是去和龙谦吃饭的,而不能直接告诉魏仁武,他和龙谦已经成为了朋友,要知道魏仁武可是还在调查龙谦,如果直接告诉魏仁武的话,魏仁武会把他当成叛徒的。

“支支吾吾,鬼鬼祟祟,你最好给我说老实话。”魏仁武可是一枚老狐狸,岳鸣想靠自己的结巴就把魏仁武骗住,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魏仁武一把把岳鸣推回屋,并顺手关掉房门。

魏仁武从兜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后,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悠悠说道:“说吧,你知道我可不喜欢听谎话。”

岳鸣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背靠着墙角,低着头,双手紧握,小声地说道:“你…你想让我说什么?”

魏仁武深吸一口烟,说道:“我想让你谈谈监视龙谦的情况怎么样了?”

岳鸣瘪着嘴,回答道:“不太好。”

“被发现了么?”从魏仁武的表情看来就好似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我就知道,我应该让林星辰提醒过你,被发现了该怎么做才对。”

岳鸣点头道:“是的,林队长跟我说过。”

魏仁武说道:“那任务应该很顺利吧。”

岳鸣摇着头,惭愧地说道:“并不太顺利。”

“又被发现了么?”魏仁武责备道,“你就不能小心一点么?真是太给我丢人了。”

岳鸣更加地惭愧,惭愧到直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他惭愧地说道:“不仅仅是发现了这么简单。”

“哦?还有其他的事情?”魏仁武显得有些吃惊。

岳鸣虽然有些畏惧魏仁武的责备,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于是咬咬牙,还是把真相告诉了魏仁武。

岳鸣所讲述的真相里,包括龙谦跟他讲的那个悲惨的故事,以及他现在和龙谦成为了朋友这件事实。

魏仁武在听这个故事的时候,一直阴沉着一张脸,未发一言。

岳鸣已经做好了被魏仁武臭骂的准备,所以他深呼一口气,缓缓说道:“魏先生,我知道我辜负了你,但是我真的觉得谦哥是个好人,所以…所以…我相信他。”

“谦哥?”魏仁武冷冷说道,“所以你现在都开始叫他谦哥了吗?”

魏仁武的话就一支利箭,狠狠地刺中岳鸣的心脏,岳鸣知道这一次可能真的死定了,魏仁武是个小心眼的人,说不定为了龙谦,和岳鸣彻底翻脸,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魏仁武这个人,总是让岳鸣捉摸不透,这一次也是如此,就在岳鸣认为魏仁武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魏仁武却露出了笑容,他笑道:“你肯定会认为我会生气,但实际上,我并没有。”

“你不生气?”吃惊的人换成了岳鸣。

魏仁武哈哈笑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觉得这是件好事啊,瞧把你吓成了什么样。”

岳鸣长吁一口气,说道:“真的吓死我了,你不知道,魏先生,刚刚的你,脸真的很‘黑’。”

魏仁武调侃道:“我又不是非洲人,脸怎么会黑?”

岳鸣本来想笑,但是突然发现不对劲,这根本不合道理,魏仁武怎么会不生气?他应该生气啊,岳鸣可是相当于背叛了他,他为什么不生气呢?这让岳鸣感觉到,这说不定又是魏仁武的一种套路,本来魏仁武的套路就多。

岳鸣质疑道:“魏先生,不对啊,谦哥是你正在调查的嫌疑犯,而且你一口咬定谦哥就是杀人凶手,严格意义上来讲,谦哥就是你的敌人,你怎么会忍受我和谦哥成为朋友的?魏先生,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可不要玩我啊!”

魏仁武一听岳鸣这话,当时便大笑了起来,他笑道:“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真的成功逗笑我了。老实告诉你吧,我不生气,是因为你那个谦哥,我认为是个好人,你和他交朋友也没有问题,相反我还挺高兴的。”

“你认为他是个好人?”岳鸣感觉思绪有点凌乱,“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认为的?没有道理啊!”

魏仁武掐灭香烟,悠悠说道:“你忘了我不是离开了这么几天么?几天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也可以改变很多看法。”

岳鸣这才想起,一直都是魏仁武在问他这几天的情况,他却忘了询问魏仁武消失的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他赶紧问道:“魏先生,你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魏仁武说道:“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有一些发现。”

岳鸣瘪嘴道:“那我重新问一遍,你有什么发现?”

魏仁武说道:“我发现你的谦哥是一个好人。”

“好人?你居然会认为他是个好人?几天前你还坚决认为他是杀人犯来着,你难道认为之前的推测是错误吗?”岳鸣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他的下巴简直都惊到了地上。

魏仁武耸耸肩,毫不在意地说道:“对啊,我之前错了啊。”

天啦!魏仁武居然会认错,那个像厕所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魏仁武,竟然自己认错了,这简直刷新了岳鸣对魏仁武的认识。

岳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怀疑这个魏仁武是不是假扮的,真正的魏仁武已经死在外面了。

岳鸣感叹道:“你这几天到底遭遇了什么?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说到底,你是不是魏先生?”

说完,岳鸣伸手向躺在沙发上的魏仁武的八字胡上去,首先他得看看魏仁武的八字胡是不是真的。

魏仁武可不是玩具,他的八字胡不是让岳鸣想摸就能摸的,魏仁武抓住岳鸣的手腕,一个翻身,两个人便换了一个位置,魏仁武站了起来,而岳鸣却被狠狠地摔在沙发上。

魏仁武说道:“这一下,你觉得我是不是魏先生?”

岳鸣从沙发上爬起来,抚摸着疼痛的尾椎骨,服气地说道:“这么能打,肯定是魏先生,所以,魏先生,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魏仁武双手环抱,说道:“经历过什么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在这次经历中,我发现前面的推断全是错误的,所以之前的经历都是浪费时间,根本不值一提,说出来,我都觉得丢脸。”

岳鸣瘪嘴道:“不可一世的魏仁武,居然承认了失败,真是难以置信。”

魏仁武轻叹道:“我应该也不是第一次承认失败吧。”

的确,除了这个案子以外,之前追查“死神”的案子,魏仁武也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其实,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续失败,连续失败是最打击人的志气的,很多人都会在连续失败中沉沦,很难说魏仁武就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沉沦。

岳鸣反而有些担忧魏仁武,他安慰道:“没关系的,魏先生,咱们就栽了这么两个案子而已,回想以前,咱们可是一起破获过不少大案子,连‘封神会’这么厉害的组织,我们都能让他们头疼不已,这一点点的挫折,根本不算什么的。”

“你是在安慰我?”魏仁武问道。

岳鸣瘪嘴道:“难道我安慰的还不够明显吗?”

魏仁武又笑了,捧腹大笑,他笑道:“你又逗笑我了,我像是需要被人安慰吗?”

魏仁武如此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一点沮丧,岳鸣这才发现自己有可能担忧过度了一点,魏仁武是受过很多磨练的一个人,他的内心也许比岳鸣想象中还要强大不少,强大到岳鸣根本想象不到。

岳鸣轻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魏仁武这时,突然说道:“我记得你刚刚好像是要准备出门来着。”

“哎呀!对啊,我和谦哥约好了,今晚要一起吃饭的。”岳鸣急急忙忙看了一下手表,“惨了,还剩半个小时了。”

岳鸣撒腿就往门外冲。

魏仁武一把拉住,说道:“等一等。”

“等什么?”岳鸣疑惑道。

魏仁武顿了顿,才说道:“你介不介意把我也带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