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四、失去了所有,还能剩下什么?

“其实,你们肯定认为被火烧的房子是我家吧。”龙谦说道。

岳鸣疑惑道:“难道不是吗?”

龙谦摇头道:“这是你们很多不在现场的人的误解,大家都认为我的父母被烧死,那么就一定是我家着火,但实际上并不是,着火的其实是鹏程的家。”

“为什么会这样?”岳鸣大惊道,“如果是**程家着火,为什么你的父母又会在那里?”

龙谦长叹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想把他们从坟墓里挖出来,好好问问,为什么当年会跑到龙姨家去?当然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情,我只能猜测,我的父母发现我不见了,他们肯定会认为是龙姨和鹏程搞得鬼,于是,大半夜便去找龙姨理论,然而从龙姨对鹏程最后说的那几句来看,她已经抱着必死之心,所以极有可能,龙姨想在死前为我和鹏程彻底腾出一条路来,才放了一场大火,把她自己和来找她理论的我的父母一起带到地狱去。”

“那位龙姨虽然死得很可怜,但是她杀了你的父母,你却好像并不怪她?”这句话,就是岳鸣从龙谦的眼中读出来的信息,龙谦的眼中有忧伤,但是很明显他眼中的忧伤不是为了他的父母,因为当龙谦提到龙姨的时候,他的嘴角在抽搐,这说明他很在意这个人,而提到他自己的父母的时候,他却不会有这个举动。

龙谦是个爽快的人,当岳鸣提出质疑时,他从来不否认事实,连这次也一样,他回答道:“你说的没错,相对于我的父母,我更敬重龙姨,我之所以现在叫龙谦,就是为了纪念龙姨的,龙姨和我的父母不一样,她是真正为我和鹏程着想的人,不像我的父亲,他只会为他自己,甚至不惜毁掉我,不过我的母亲是真的很无辜,她老老实实、平平凡凡,却被牵连了进来。”

从小被父母伤透了心的孩子,一旦有其他人给予他们家庭般的温暖,就会很自然地把那样的人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这样的例子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少数,岳鸣也能理解龙谦的这种心态。

岳鸣又问道:“那**程呢?他应该没有在那场火里才对,他应该在哪儿?”

龙谦眉头紧锁在了一起,他忧郁地说道:“他本来确实没有在火里,可是,当我追着他的脚步赶到火灾现场的时候,正看见他冲进了火里面,并且在火焰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中,我听到了鹏程的嘶喊,他在呼唤他的妈妈,他想要把龙姨救出来。我当时见到这样的情况下,整个人都傻住了,但是随即我就意识到,我也要进去,我要救出龙姨和鹏程。我放下行李,就准备往里面冲,却被周围的街坊们给拦了下来,他们死活不让我进去。没有办法,我只能在外面看着大火不断地加剧燃烧,却毫无能力,那一刻的我,真是没用啊!最终,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不对啊,现场只找出了三具尸体,而且验证过,尸体里没有**程,这说明**程不一定是死了吧。”岳鸣发出了强烈的质疑。

龙谦摇摇头,苦涩地回答道:“谁知道呢?也许尸体已经化作灰烬,也许他没有死,那场大火奇迹般活下来,消失于这个世界,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我只知道,我失去了他,这和他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龙谦的话,非常有道理,如果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想见的人,那么这个人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这就如同岳鸣的父亲——岳中原,一直骗岳鸣,他的妈妈早就死了,实际上,岳中原并没有完全骗岳鸣,因为在他的心中,岳鸣的母亲就已经死了。

岳鸣一时语塞,他为自己愚蠢的质疑感到后悔,他惭愧地低下了头。

好在,龙谦并没有在意,他继续讲道:“那一晚,我独自带着我和鹏程的行李离开了营山,我一边走一边想,我失去了所有,我还能剩下什么,我是不是应该随他们四人一起去死。走着走着,我突然看到了路边竟然有一朵玫瑰花,这让我想起了我和鹏程第一次相遇,也是因为一朵玫瑰花,一朵我用手帕变出来的玫瑰花。我便又想到,鹏程与我结缘于魔术,鹏程已经不在了,那么我应该还剩下魔术,没错,我还剩下我视为生命的魔术,我还不能追随他们而去,我要活下去,在魔术事业上取得成功,我知道这也是鹏程想要看到的,而我就是要做给在天国的他看看。于是,我改名换姓,四处游历学习,历经这么多年,我想我已经成功了,我想在天国的他,一定也倍感欣慰吧。”龙谦终于在如此悲哀的结尾,露出了会心一笑,他现在所取得的成功,让他感觉,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成功,而是他和**程两个人的成功,这也是对**程最好的祭奠。

岳鸣带着沉重地心情,说道:“龙大师愿意为我这个陌生人,全盘托出自己最难过的往事,说明龙大师是信任我的,我为自己怀疑过龙大师而感到抱歉。”

龙谦摇头微笑道:“千万不要在意,我愿意跟你讲,是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你一定不会误解我的,虽然魏先生也是一个好人,但是魏先生太偏激了,他咬死认为我就是凶手,与他讲,是完全说不通,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毕竟你是魏先生的人,我相信你在魏先生面前一定也能表达自己的意见。”

岳鸣轻叹道:“龙大师完全想错了,我的意见在魏仁武心中连根草都算不上,你压错宝了。”

龙谦笑道:“没关系的,我本来只是想抒发一下,如果你能让魏先生改变对我的看法,我就当添了一个彩头,不能,也无所谓,反正事实就是我并不是凶手,我只是想和魏先生也能像你一样成为朋友。所以,现在,你能和我成为朋友吗?”

岳鸣也露出了会心地一笑,他伸出右手,微笑道:“求之不得。”

龙谦握住岳鸣的右手,说道:“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那么还没请教你叫什么名字?”

岳鸣这才发现,从在外面遇见龙谦开始到现在,听了龙谦讲了这么一大堆,岳鸣还没有好好地自我介绍过。

岳鸣郑重其事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岳鸣,山岳的岳,一鸣惊人的鸣。”

龙谦微笑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岳,你不会介意吧?”

岳鸣说道:“当然不会介意,魏先生也是叫我小岳的,我都已经听习惯了,龙大师以后也叫我小岳吧。”

龙谦说道:“你叫我龙大师,也显得太生分了一点,不然就叫我谦哥吧。”

“好的,龙大师。”岳鸣同意道。

龙谦面有不悦:“怎么还叫我龙大师?”

岳鸣傻愣傻愣地才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哦,不对,是谦哥才对。”

龙谦又转怒为喜,笑道:“这就对了嘛。”

岳鸣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晚上十二点了,说道:“谦哥,时辰不早了,我耽搁了你的休息,实在抱歉,我该回去了。”

龙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真的已经十二点了,他依依不舍地说道:“哎呀,和小岳聊得投入,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时间真是太快了,我和小岳一见如故,真希望能多聊聊。”

岳鸣说道:“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的。”

龙谦说道:“小岳说的是,最近我刚从公安厅重获自由,并且我的助手也不幸去世,最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咱俩单独吃一顿晚饭,我请你,咱们再好好聊聊。”

岳鸣很高兴,立马答应道:“行,可是咱们在哪里吃呢?”

龙谦说道:“我家附近有一家‘高丽轩韩国烤肉店’味道不错,很正宗的韩国味,我们就在那里吃,三日后的下午六点钟,你来我家找我,我带你去吃,你看怎么样?”

岳鸣点头道:“非常合适,我一定会如约前来的。”

龙谦说道:“那今天就这样吧。”

岳鸣说道:“那谦哥,今天就告辞了。”

岳鸣从龙谦的别墅离开后,一个人开着“玛莎拉蒂”返回左右小区,一边开车,他还在一边想,他本来是奉了魏仁武的命来监视龙谦的,可是结果不但他的行动被龙谦识破,还阴差阳错地和龙谦成了朋友,这样的结果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岳鸣的做法是否正确?岳鸣现在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龙谦的故事实在太凄惨,这样的龙谦在岳鸣看来,完全不应该是残忍的杀人凶手,魏仁武不也经常告诉岳鸣,要相信自己的判断么?所以,这一次他也选择相信自己,可这一次他相信自己,就意味着魏仁武必须错误,而他也只能祈祷魏仁武能够犯一次错误,因为他真的不希望龙谦是凶手。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