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七、凶手忽略的线索

全开又回到了郭龙的家。这时,郭龙的家大门紧锁,还贴了警察的封条。

紧锁的大门,根本难不倒全开,他只需要一根铁丝。

全开为什么要回到郭龙的家呢?

他要找一件东西,他一进郭龙的家,就大面积地翻箱倒柜。

郭龙的家,都快被他翻得底朝天。

一个侦探,最重要的是不能破坏现场,但是他现在好像顾不了这么多。

直到全开在郭龙卧室的衣柜里翻出一堆文件来,他才停止搜寻。

他给林星辰打了一个电话,说道:“来郭龙家,我发现了一些很重要的线索。”

林星辰很迅速的赶到了郭龙家,一见全开,就焦急地问道:“现在都晚上11点半了,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全开又坐在了那个沙发上,他依然闭着眼睛,说道:“茶几上,有一堆文件,你可以看一下。”

林星辰看到了那堆文件,她蹲在茶几边,一张一张的翻阅。

“不用全看,翻到第38张。”全开说道。

林星辰按照全开说的,翻到了第38张,这是一张保险公司的《机动车强制保险协议》。

林星辰疑惑地问道:“这张协议有什么问题吗?”

全开睁开了双眼,严肃说道:“协议没有问题,附在协议后面的pos小票很有问题。”

林星辰翻到了协议后面的两张pos小票,一张的金额是993.8元,另一张的金额是3000元。

林星辰瘪着嘴,说道:“这两张pos票有问题?”

“有问题,问题还不小。”

“什么问题?”

“机动车强制保险,6座以下的家庭自用车是950元,这里多了43.8元,是买了其他的保险。还有一张3000元的pos票,不能查明买的是什么。”

“那你怎么看这两张pos票呢?”

“950元和43.8元在一张pos票上,说明是在保险公司花的钱。3000元的pos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银行却肯定能查到付款单位。找到了这些pos票背后的讯息,就能查到陆通死后,谁才是受益人。”

林星辰惊愕道:“你是说……”

“我是说,这是郭龙替陆通消费的东西,所以实物不在郭龙手上。但是凶手却忽略了郭龙替陆通私下办事的时候,会留下这些痕迹。他只知道,郭龙知道的太多,才杀他灭口,却不知道死人也是可以指认凶手的。”全开站了起来。

“那我现在就去查。”林星辰立马就准备走。

“不急。”全开制止了她,“你先回去休息吧,凶手根本不会察觉我们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明天再查也来得及。而且,我还缺一点决定性的证据。”

第二天,岳鸣很早就开着“甲壳虫”在酒店门口等全开。

全开一接到岳鸣电话,就赶紧下楼。

“小岳,这才8点都不到,怎么这么早就来找我了?”全开友好地和岳鸣寒暄。

岳鸣傻笑道:“我一般都起得很早,我在想,反正没啥事,就过来带全先生去吃吃成都的早饭。”

全开坐上了岳鸣的车,说道:“成都有什么好吃的呢?”

“我知道有一家米粉挺好吃的。”岳鸣发动了“甲壳虫”。

岳鸣带全开去的那家米粉餐厅叫做“文兴米粉”。

米粉细软舒滑、入口即化,味道也极具四川的麻辣特色,全开赞不决口。

岳鸣边吃,边跟全开介绍这米粉:“这家米粉店,是南充市那边的特色早餐,‘文兴米粉’又是南充最好的一家米粉店,所以成都也有了它们的分店了。”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真想离开北京,生活在成都。你知道吗?成都的美食真的是太诱人了。”全开又“嗦”了两筷子米粉。

“北京不好吗?”

“北京雾霾太严重了,而且堵车也严重。”

岳鸣哈哈笑道:“这两样,其实成都也挺严重的。”

“你说的是市区内,其实成都的郊区还是很不错的。”

“郊区,我还没怎么去过。”

“你来成都多长时间了?”

“快一个月了吧。”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那你平时都做些什么?”

“除了跟着魏先生去破案,就是跟着魏先生去吃喝玩乐。”

“小岳啊,你这样不对啊。”全开轻叹道。

“怎么了?”岳鸣一头雾水。

“仁武有很多恶俗的习惯,我想你应该不是很喜欢吧。”

“确实是这样,魏先生喜欢喝酒和泡妞,然而我却不喜欢。”

“你在这方面,本来和他不是同路人,你完全没有必要强迫着自己和他过一样的生活,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全先生的意思是?”

“我问你一个问题。”

“全先生尽管问。”

“小岳,有女朋友没有?”

“这个嘛……”岳鸣有些犹豫。

“很难回答么?”

“也不算很难回答。实际上是这样的,本来之前有一个,但是因为一些家事的缘故,所以暂时分开了。”

“哈哈哈哈!”全开大笑起来,“你的家事,我也有听说过一些。”

岳鸣惊讶道:“原来全先生和魏先生一样,都知道这事啊。”

“你的家族名声太大,要想知道,也并不难。”

“确实是这样。”

“其实,我的意思是你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悬案不是每天都会有,你在空闲的时候,可以试着发展一些自己的生活或者朋友圈。不然,终究有一天,你会逼迫自己和仁武成为一类人的,毕竟你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和他生活在一起的。”

“全先生说得有道理,我最近确实因为一些事情,有点迷失了自我。”

“你还年轻,我曾经也有过迷失自己的阶段。”

“我的情况会比较复杂一些,全先生当时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全开笑而不答。

“哎!”岳鸣长叹一声。

“为何叹气?”

“因为全先生和魏先生一样,总是喜欢话说到一半。”

全开又大笑起来,他笑道:“这有可能是聪明人的共性吧。”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的共性,但是我知道,和你们争论一件事,我肯定争不过。”

全开的米粉吃完了,他甚至把汤也都喝得见了碗底。米粉的汤是用大骨熬制的,味道极其鲜美,全开真是舍不得落下一口。

岳鸣把米粉的单结了,又问道:“全先生对于陆先生的案子,有什么新的看法了吗?”

“是有一些,但是还差决定性的证据。”

“那你今天是打算怎么办呢?”

“等。”

“等什么?”

“等一个电话。”

电话不久就打来了,是林星辰打来的。

全开与林星辰通过电话后,对岳鸣说道:“有劳小岳带我去一趟‘贤风律师事务所’。”

接待全开二人的,是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穿着工整的职业装的男律师,姓白。

白律师说道:“林队长已经跟我通过电话了,她让我全力配合全先生。”

全开恭敬地说道:“那就有劳白律师了。”

白律师说道:“在此之前,我想问全先生一个问题。”

“白律师,有什么疑问,顺便问就是了。”

“我在想,现在的警察为什么这么水,为什么办案不自己来,非得请业余的。”白律师嘴角挂起了很轻蔑的笑意。

这句话一说,一旁的岳鸣,心里都不是滋味,全开却淡淡地一笑。

全开反问道:“那我也想问白律师一个问题,被人骑在头上是什么滋味呢?”

白律师脸色突变,声音也抖了起来,说道:“你…你什么意思?”

“你说话时,口中喷出红酒的气味,嘴唇干燥,双眼布满血丝,领带也歪了。我想是因为你有心事,抽了不少烟,所以昨晚久久不能入眠,想靠酒精来让自己更快的入睡,却始终睡不着,最后很晚才睡觉,结果早上起来晚了,连刷牙和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

白律师没有说话,仿佛心事被全开全看透了一般。

全开继续说道:“刚刚进门的时候,你门外的助理刚好接到一个电话,看你助理的神情,电话另一头的语气应该很强硬。进了办公室后,我发现你桌下的地上,有一堆杂乱的文件,我有注意到是一个失败案件的卷宗。这么说来,你的心事应该是昨天有一场官司败诉了。”

白律师的脸刷得一下变得和他姓氏一样白。

全开嘴角也挂起了轻蔑的微笑,他说道:“现在我们回到一下刚刚的话题。”

“什…什么话题?”

“现在的警察为什么要水到请业余侦探来查案?”

岳鸣补充了一句:“白律师可能不知道,全先生是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号称‘当代福尔摩斯’。”岳鸣的表情虽然还很严肃,但是心里已经偷笑起来。真是大快人心,平时很多律师都是属于那种自命清高的人,这次全开真的狠狠地打击了他。

全开收起笑容,谦逊地说道:“还请白律师能全力帮助我侦破这个案子,毕竟人命不是儿戏。”

白律师抹去额头上已经渗出的冷汗,恭敬地说道:“全先生,想让我怎么配合你,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尽所能。”

“我只是想向白律师打听一些事,白律师能够如实回答我,我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