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不负责任

岳鸣好奇道:“魏先生觉得两者会有何联系?”

魏仁武只是笑笑不说话。

“喂,魏先生,你没听见我在问你吗?”岳鸣很不喜欢魏仁武把话说一半,这样太吊胃口了。

但是魏仁武不想告诉岳鸣,岳鸣也奈何不了他,别说岳鸣了,只要魏仁武不想说的事情,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办法可以撬开魏仁武的嘴。

魏仁武嘻嘻笑道:“我不聋,听见了,只是我不想回答而已。”

岳鸣瘪嘴道:“一到关键,你就不愿意告诉我了。”

魏仁武说道:“这么早就把答案告诉你了,故事还怎么继续?让我慢慢的收集完证据,答案你也会慢慢的知道的。”

岳鸣说道:“就算我不急,时间也很急啊,不用多久,龙谦就会自由的。”

魏仁武毫不在乎地说道:“他自由是他的事情,我做我的,并不冲突。”

岳鸣疑惑道:“你要做的事情,不就是抓他吗?”

魏仁武悠悠道:“他在公安厅里,我可以抓他,他不在公安厅里,我还是可以抓他,我要做的就是抓他,跟他会不会从公安厅离开,两者毫无关系。”

岳鸣不明白地说道:“越来越难懂你了,之前你还挺害怕龙谦从公安厅出来,现在却一点也不担心了。”

魏仁武解释道:“之前怕龙谦,是因为担心他会先一步毁掉证据,所以才想束缚住他,但是现在没必要了,我已经掌握了一些东西。”

岳鸣瘪嘴道:“但是,你却不愿意告诉我,你掌握了什么。”

魏仁武说道:“虽然我不会告诉你答案,但是我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什么任务?”岳鸣又兴奋了起来,他正想让自己发挥一点作用,要知道这一次他在这个案子里,没有发挥任何的作用,甚至还起了反作用,比如害死了那个照相馆的老板。

魏仁武说道:“我需要你回到成都后,监视住龙谦。”

“监视龙谦啊,我能做到吗?”岳鸣有一点不自信,但是转念又想到一件事,“不对啊,魏先生,我去监视龙谦,那你做什么?”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我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离开成都一阵,或许是一两天,或许是三四天,总之要离开一阵。”

“你要离开?你要去哪儿?我怎么办?”岳鸣激动地差点在高速公路上踩刹车。

魏仁武说道:“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至于你怎么办?我又不是你妈,我管你怎么办,你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记住我交待给你的任务。”

岳鸣非常担心地说道:“可是,你不在,我始终没有信心能做好这个任务。”

魏仁武劝慰道:“不用太担心,我根本就没有指望你一定能完成好这个任务,你只需要去做就行了。”

“可是……”岳鸣依然忧心忡忡。

“可是什么可是!”魏仁武用骂声打断了岳鸣,“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婆婆妈妈,要不要我把你妈找来陪你一起?”

“那倒不用了。”岳鸣又只能默默接受这个现实,“好啊,我会百分百用心地去监视龙谦的。”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满意地点头道:“很好,很乖,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回到成都后,魏仁武便独自离开,岳鸣只得先去公安厅找张风。

张风依然守在拘留室外,他一见到岳鸣,就像是遇到救世主一样,抓住岳鸣的肩膀,问道:“小岳,你和魏先生突然消失了好长时间,你们都去哪里了?找到了什么吗?魏先生人现在在哪里?”

张风的手抓得很紧,疼得岳鸣快喘不过气来,而张风连环问题,更是让岳鸣喘不过气来。

岳鸣极力挣脱开张风的手,才说道:“张警官,你冷静一点。”

张风才发现自己失态了,他抱歉道:“对不起,小岳,我性子急,又在这里守了太久,案子一点进展都没有,所以心里才堵得慌。”

岳鸣说道:“其实,我和魏先生去了趟龙谦的老家。”

张风问道:“你们去了龙谦的老家?找线索吗?发现了什么吗?”

岳鸣有些惭愧地说道:“实际上,对我而言,应该说毫无发现。”岳鸣这句话倒不是为了骗张风,因为说有发现的人是魏仁武,但是魏仁武的发现又不愿意告诉岳鸣,因此对于岳鸣而言,等于没有发现。

张风有些失望地说道:“那魏先生现在在哪里?”

一说到魏仁武,岳鸣便更加尴尬了:“事实上,魏先生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走了。”

“走了?”张风疑惑道,“他没有交代过什么吗?”

岳鸣摇摇头。

张风急了:“龙谦就快放出去了,魏先生就这样不辞而别?”

岳鸣解释道:“魏先生做事,总有他的道理的,张队长不要着急。”

张风大喊道:“我能不急嘛!龙谦如果放出去,就意味着我们警方做错了,如此这样,我们警方的脸还往哪里搁,我的脸又往哪里搁,我可是向廖厅长保证过的,四十八小时内,一定找出龙谦就是凶手的证据!魏仁武就这样走了,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我真是看错他了!”

岳鸣见到张风如此生气,本想劝劝,却不知道该如何劝他,从表面上来看,魏仁武确实挺不负责任的,而且天知道他这一走,要去干什么?

岳鸣只能说道:“张队长,你和魏先生认识了这么久,你要相信他的为人。”岳鸣这句话显得苍白无力,魏仁武的为人向来都是个迷,他的行为有时候很容易刺痛身边的人。

张风已经心累到极点,他的声音有些微弱:“我累了,我要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吧。”岳鸣不能用语言去安慰张风,只能身体力行去让张风好受一点。

张风拒绝道:“不用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天。”

岳鸣看着张风离开时落寞的背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哈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拘留室的门缝里传出来。

因为隔了一层,笑声并不大,但是岳鸣却听得真真切切,并且笑声笑得他毛骨悚然,他知道这一定是龙谦的笑声,很有可能他隔着拘留室的大门,隐隐约约听到了岳鸣和张风的对话。

在这狂笑声中,岳鸣逃离了现场。

昏暗的灯光下,龙谦仰卧在沙发上,咧着嘴大笑不止,他虽然在笑,但是他的表情十分僵硬,显得十分的邪魅。

第二天,龙谦的拘留时间已经满了。

迫于压力,龙谦将要被释放,在释放龙谦的时候,张风没有出现,据说他请了个假。

龙谦被释放,也就意味着警方犯了错误,为了这个错误,向龙谦表示歉意,公安厅的副厅长廖梵亲自来释放龙谦。

廖厅长在拘留室里,鞠躬致歉道:“龙大师,对不起,是我们错抓了,害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重罚那些犯错的警察的。”

龙谦像一个大爷一样,将双脚放在桌子上,用脚跟对准鞠躬的廖厅长,双手交叉,略带嘲讽地说道:“廖厅长,你不用跟我道歉,也不用惩罚任何人,你们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而已,有人死了,特别是我亲爱的助手,你们想要抓住凶手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希望能够尽快抓到凶手,只是你们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这显然就有些愚蠢了。”

“是是是,龙大师说的对,我们简直蠢到家了。”廖厅长表现得就像一个奴隶见到了自己的主人,实际上,以他的级别,大可不必面对龙谦如此卑微,但他也是没有办法,他必须要取得龙谦的原谅,因为外面舆论压力非常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媒体们都知道公安厅收押了龙谦,要知道,抓龙谦这件事他们还是做得非常隐秘的。但是没法子,既然媒体们都已经知道,他就必须要做出补救,不然公信力降低,会毁掉公安厅,也会毁掉他自己的前程。

廖厅长用邀请的方式,对龙谦说道:“龙大师,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龙谦将双脚从桌子上拿下,缓缓地起身,整理了一下有些褶皱的西装,邪魅地对廖厅长笑道:“再见。”

龙谦刚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身对廖厅长说道:“哦,不对,廖厅长,应该说再也不见才对。”

另一边,在双流机场上,有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坐在候机室,他的嘴角挂着笑容,笑容很灿烂,原本的八字胡也变成了倒八字胡。

这个人就是魏仁武,此时的魏仁武为什么会在机场出现?他又准备在龙谦被释放的时候,上哪儿去呢?”

魏仁武从兜里掏出了三张机票,一张崭新的,另外两张有些陈旧。

魏仁武看着三张机票,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去那里?你去那里能找到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也要去看看,上帝保佑我能找到你找到的那样东西吧。不对,我求什么上帝,我应该才是上帝。”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