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九、纵火

魏仁武走后,岳鸣只得一个人面对老婆婆,气氛十分的尴尬,因为老婆婆第一句话便是尴尬的问题:“小伙子多大了?”

岳鸣苦笑道:“今年七月便二十五了。”

老婆婆点点头说道:“和我孙儿差不多年纪,结婚了没有?”

岳鸣摇头道:“还没有。”

老婆婆说道:“那有对象没有啊?”

岳鸣说道:“有的。”

老婆婆说道:“那应该结婚了,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我那孙儿也是的,总是不想结婚,连个对象也没有,劝了他好多次,他都不听,而且给他说对象,他又不同意,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老婆婆一提到她的孙儿,她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岳鸣劝慰道:“也许是他早就有对象了,只是没告诉你们呢?”

老婆婆轻叹道:“是这样就好了啊,我年龄也大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个年头,我只想在有生之年看看我的重孙长啥样,其实我孙儿他爸爸也怪可怜的,说到他爸爸,我就想起他爸爸小时候……”老婆婆说到自己家人的时候,话匣子便收不住,一直滔滔不绝,直讲了一个多小时。

岳鸣也是听得昏昏欲睡,他倒不是不尊重老婆婆,只是老婆婆只是拉拉家常,这让岳鸣这种需要新鲜刺激的年轻人很难接受,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系魏仁武到底去了哪里?去干了什么事情?

老婆婆仍然在讲她和她家人的故事,岳鸣必须专心听着,哪怕是假装,他也必须要假装一下,他不能让老婆婆伤心,不然他的罪过就大了,可能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就在老婆婆还在讲故事的时候,岳鸣的裤子兜里震动了一下,岳鸣知道是兜里的手机接收到一条短信。

岳鸣赶紧掏出手机来一看,千盼万盼,终于盼来了魏仁武的短信:“事情已经办完,你就跟老人家说我出车祸了,然后马上离开,我就在楼下等你。”

岳鸣看完短信,立即大喊一声:“婆婆,不好了!”

“怎么了?孩子?”老婆婆被岳鸣给吓到了。

岳鸣假装很焦急的样子,说道:“我哥哥被车撞了,我必须马上去找他。”

“你哥哥?”老婆婆疑惑道。

岳鸣说道:“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八字胡。”

老婆婆恍然大悟:“哦,那个小伙子啊,他刚刚不是出去办事了吗?就被车撞了?”

岳鸣急道:“是啊,是啊,他刚刚出去办事,没有看路上的红绿灯,就被一辆小轿车给撞了,现在在医院的急救室里,医生等着我去签字救人,我必须赶紧出发了。”岳鸣简直被自己编的这个故事所折服,他差点自己都信了。

“救人要紧,你快去吧。”老婆婆开始催起岳鸣来。

岳鸣见脱身计策得逞,站起身来,抱歉道:“婆婆,不好意思,我本来想多陪你一会儿的,结果不曾想摊上这件事。”

老婆婆摇头道:“傻孩子,说什么话,我还感谢你能陪我这个老不死的,现在你哥哥出了事,你要赶紧去才行。”

“那再见了,婆婆,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来看你的。”岳鸣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再回来的,但是他还是想给老人家留个念想,人活着,有希望就是一件好事,哪怕已到古稀之年,就更应该抱有希望。

岳鸣总算离开了老婆婆的家,当他下楼之后,远远便看见魏仁武叼着香烟,站在街对面,面带嘲讽的笑意。

岳鸣冲上去,便大喊道:“你可把我给害苦了!”

魏仁武说道:“就叫你陪老人家坐坐,怎么就害苦了你?”

岳鸣无言以对,因为魏仁武这话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岳鸣只得又说道:“那你上哪儿去了?”

魏仁武掐灭香烟,悠悠说道:“你之前把我那份晚餐吃了,我走出来,肚子就饿得咕咕叫了,所以我先去吃了个晚饭,然后便去当地公安局走了一趟。”

岳鸣疑惑道:“你去公安局干吗?”

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婆婆妈妈,你倒是和那老婆婆挺配的。”

岳鸣红着脸,反驳道:“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还不能让我多问两句吗?”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行,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咱们先上车,我们得回成都去了。”

岳鸣一听到魏仁武愿意讲,于是立马便钻进了街边的“玛莎拉蒂”,并招呼魏仁武快上车。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缓缓地坐上了副驾驶座。

岳鸣发动了汽车,汽车刚开出去,岳鸣便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魏仁武哈哈笑道:“你还真是没有耐心,好吧,我就告诉你,我只是向警方求证一下老婆婆所言,是不是属实。”

岳鸣好奇道:“老婆婆有骗我们吗?”

魏仁武摇头道:“老婆婆没有骗我们,但是她毕竟年龄大了,难免记忆力减退,很难保证她所说的是不是完全真实。”

岳鸣疑惑道:“话说警察凭什么要告诉你?”

“就凭这个。”魏仁武又从兜里掏出了那张九眼桥“办理”的警官证。

岳鸣不信道:“这怎么可能!你这东西骗骗寻常老百姓还可以,还能骗到警察?”

魏仁武哈哈大笑道:“县城的警察可比寻常老百姓好骗多了,他们一听我是省上来的警察,简直把我当大爷一样伺候,更别说怀疑我了。”

岳鸣依然不相信:“他们就不检查一下警官证?”

魏仁武得意道:“他们哪里敢认真检查一个省上来巡视的警官的证件,再说了,又有哪一个骗子敢去公安局行骗,所以他们深信不疑。”

岳鸣勉强相信道:“好吧,就当你糊弄住了那些警察,你又在警察那里打听到了什么?”

魏仁武缓缓说道:“老婆婆没有老糊涂,发生火灾的那家人,确实是姓张的,而且那晚上确实也死了三个人。”

岳鸣大惊道:“那为什么餐馆的老板却说只死了两个人呢?他和老婆婆的说法不一样。”

魏仁武说道:“餐馆老板也没有撒谎,他知道的就只有两个人,因为他知道的火灾事件,是警察放出来的消息,而老婆婆所说的,是她亲眼所见。”

岳鸣不解道:“这么说来,是警察放的假消息,警察为什么会放这种假消息呢?”

魏仁武说道:“警察放这种消息也是有原因的,他们不想制造恐慌,因为那场火灾是人为的,而纵火的人和被害的人,都已经被烧死了。”

岳鸣再一次震惊了:“你是说,那场大火,是那个龙家的单亲妈妈干的?”

魏仁武摇头道:“不是我说的,是警察说的。”

岳鸣说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干?她和那家人有什么仇?”

魏仁武嘻嘻笑道:“问得好,我也想问问,可惜人已经烧焦了,不然我还真想拉着她好好问问。”

岳鸣瘪嘴道:“你是在逗我吗?连你也不知道?”

魏仁武说道:“十五年前的案子,犯罪现场和尸体全部已经作古了,我凭什么知道,我又不是超人。”

岳鸣有时候真把魏仁武当成了超人,因为魏仁武总能做一些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却忘了魏仁武依然是个人类,依然也有可能失败,比如“死神”,就让魏仁武很是头疼。

岳鸣瘪嘴道:“那么龙谦呢?那两个孩子,到底谁才是龙谦?按龙谦自己讲的故事的话,那个张家的小孩应该是龙谦,但是另一家人才姓龙啊。”

“你说到重点上了,到底谁才是龙谦,这一点很重要,警察告诉我,这两个孩子,一个叫张谦,一个叫**程,就是没有一个人叫龙谦。”魏仁武有些兴奋,“果然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岳鸣疑惑道:“**程是谁?”

魏仁武说道:“**程就是那个姓龙的单亲妈妈的孩子。”

岳鸣醒悟道:“原来他不姓龙啊。”

魏仁武嘲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啊,妈妈姓龙,不代表孩子也姓龙啊。”

岳鸣脸一红,辩解道:“惯性思维嘛。”

魏仁武依然狂笑不止。

岳鸣又说道:“那么,这么看来,那个张家的孩子应该更比较接近龙谦一点。但是,我发现这个火灾故事里,一直没有提到这两个孩子后来去了哪里?警察有告诉过你吗?”

魏仁武说道:“两个孩子在那场大火以后,都失踪了。**程在那场大火的前后,压根就没有露过面,而张谦在大火发生的时候,有人看见过他,但是火灾过后,两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同时消失不见,直到后来龙谦的横空出世,谈起那场火灾,才有人想起那两个小孩。因为有人看到过张谦,所以张谦肯定是活着的,但是**程却不一定,警察怀疑**程其实也死在了那场大火中,只是没有找到尸体而已。”

岳鸣说道:“火灾故事大致清楚了,但是好像对龙谦这个案子,并没有什么大的帮助。”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不,那只是你认为没有帮助,而我认为两者之间有莫大的联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