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八、两个孩子

老婆婆是个热情的人,一直在招呼魏仁武和岳鸣吃水果,可是魏仁武和岳鸣的心思根本不在水果上面,他们只想更快地知道有关火灾的故事。

魏仁武说道:“老婆婆,我想问问,你和那家人熟悉吗?”

老婆婆微笑道:“大家左邻右舍的,能不熟悉吗?”

魏仁武说道:“那么,那家人叫什么?老婆婆可曾记得?”

“叫什么名字啊?”老婆婆陷入了沉思,“叫什么来着,好像姓张,还是姓什么?”

魏仁武和岳鸣有些失望,果然人的年龄一大,就容易健忘,魏仁武和岳鸣不知道老婆婆还能够记住火灾的详细故事否?

岳鸣说道:“老婆婆,记不住就算了,还是说说那家人吧。”

老婆婆说道:“那家人啊,虽然大家都是街坊,但是那家人其实很少和我们来往,他们不算是本地人,因为他们老家是营山的,但是夫妻俩都在南京生活过很长时间,回到营山后,在这里生活了五六年才遇上那个事情的。我的印象中,那家人不爱跟我们接触,不过他们家的孩子爱跟街坊玩,而且还和一个跟他一样大的孩子一起玩……”

老婆婆说到这里,引起了魏仁武的注意,魏仁武插嘴道:“和他一样大的孩子?”

老婆婆哈哈笑道:“是啊,也是一个热心的孩子,两个孩子经常帮助像我这样的老奶奶,真是两个乖孩子。”

魏仁武对这另一个孩子非常地好奇,但是他不想打断老婆婆讲故事的节奏,于是他说道:“老婆婆,你继续讲讲这两个孩子的故事吧。”

老婆婆是个典型的孤寡老人,儿女都不在身边,老伴也先她一步撒手人寰,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现在家里来了两个客人,虽然三人是第一次见面,老婆婆还是很高兴,终于有人来和她说说话,这才是她最需要的。

老婆婆开始滔滔不绝起来:“那个火灾家的孩子,父母不爱和外人接触,每天除了到工厂里打工,基本上不和我们来往,也不怎么管孩子,孩子一个人无聊,就喜欢和另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玩。而这另一个孩子,是一个单身妈妈带着的,孤儿寡母也怪可怜,不过这家人倒是没有这么封闭,经常和我们来往。两个孩子呢,天天粘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玩,还穿一样的衣服,不知道他们是两家人的,还以为他们是两兄弟呢。”

魏仁武这时候问道:“那么,另一个孩子叫什么,老婆婆可曾记得?”

老婆婆哈哈笑道:“这个,我记得,另一个孩子好像姓龙。”

“姓龙?”魏仁武大惊,难道这另一个孩子才是龙谦?

“咦,到底是姓龙还是姓张呢?遭了,我有点老糊涂,分不太清楚两个孩子了。”老婆婆陷入了纠结。

魏仁武和岳鸣是真的失望了,看来老婆婆果然有些老糊涂。

老婆婆依然保持着微笑,说道:“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老婆婆,记不得就算了,还是说说火灾吧,你还一直没讲到火灾。”

“对啊,跑题了,跑题了。”老婆婆笑得多么的纯真,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那个火灾啊,太惨了,这件事是发生在另一件事情之后,也许是天意还是其他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另一件事情?”岳鸣这时好奇道。

“对啊,有一天那个姓张的那家夫妻带走孩子,去了那个姓龙的孤儿寡母家,大吵了一架,并且不准两个小孩再有任何的来往。”说道这里,老婆婆有些伤感,“真不知道那家人是怎样想的,两个孩子而已,至于闹这么大吗?”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家长会这样动怒?”岳鸣疑惑道。

老婆婆摇摇头,叹息道:“这个就不知道了,总之,闹得挺厉害的,争吵的声音,几条街外都能听得见,我当时隐隐约约地听到,姓张的那家说什么,都是两个男孩什么什么的,还有什么应该进猪笼之内的,我不知道两个孩子到底做过什么错。”

魏仁武说道:“就这件事过后,没有多久就发生了火灾?”

老婆婆说道:“没错,就在那件事情之后的几天,在一个深夜,火灾发生了,那熊熊大火啊,还有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吵得大家一夜都没有睡着,真是可怜的三个人。”

岳鸣长叹一声道:“是啊,无辜惨死的父母,失去双亲的孩子,确实怪可怜的。”

“哎呀,我把那个孩子忘了,不对,两个孩子都很可怜,都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应该是五个可怜人。”老婆婆说得就像又犯老糊涂了,但是魏仁武却听得鸡皮疙瘩直冒,他在心里似乎抓住了关键的部分。

岳鸣却还像一个傻瓜一样的,问道:“老婆婆,你什么意思?你说另一个孩子也失去了妈妈?和那场火灾有关吗?”

“是啊,那场大火烧死了三个人,张家两夫妻和龙家那寡母,所以两个孩子都成了孤儿。”老婆婆这时说话倒是清楚。

“三个人?”岳鸣惊讶道,“不是只烧死了两个人吗?”

老婆婆争论道:“你听谁说的?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死了三个人。”

岳鸣看着魏仁武,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中仿佛在问魏仁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仁武明白岳鸣的意思,他凑到岳鸣的耳边,小声说道:“龙谦经常在不同场合,讲述他小时候火灾夺走双亲的故事,肯定不会全是真的,这一趟下来,果然听到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岳鸣点点头,虽然他反应迟钝一点,但也不代表他听不明白这件事情里面有猫腻。

魏仁武站起身来,说道:“老婆婆,你说死了三个人,那就是三个人吧,我要出去一下。”

“你们要走吗?”老婆婆当然不希望魏仁武和岳鸣这个时候便走了,可是好不容易有人能陪陪她聊天,能听听她讲故事。

“我们要走了吗?”岳鸣看着可怜巴巴的老婆婆,于心不忍,想着魏仁武和他能在这里多坐坐,哪怕多坐一分钟,对于老婆婆也是莫大的幸福。

魏仁武指着岳鸣说道:“不是我们要走,是我要走,你得留下陪陪老婆婆。”

“我留下来?”岳鸣不是不想留下来,他是希望魏仁武能和他一起留下来,两个人分担老人的唠叨,还能好受一点,一个人来承受老人的唠叨,无论这个人耐心有多大,又无论这个人多么同情孤寡老人,恐怕也会被膈应死。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嘻嘻笑道:“没错,就是你留下来,你好好陪老婆婆聊聊天,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肯定愿意多陪陪老人家的。”

岳鸣看了一眼老婆婆,老婆婆拍着手掌,在冲他微笑,并且笑道:“好啊,好啊,有这个小伙子陪我,也不错。”

岳鸣又转过脸来,眼巴巴地望着魏仁武,瘪嘴道:“那你呢?去干什么?”

魏仁武说道:“我当然有事情要做啦。”

岳鸣还想再挣扎一下,说道:“那我就没有事情可做吗?我就不能跟你一起做事吗?”

魏仁武说道:“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做就足够了,你瞎跟着我干吗?难道你不愿意陪老人家?”

“啊?原来小伙子嫌弃我这老人家啊!”老婆婆堵着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

岳鸣赶紧赔笑道:“我当然愿意,我最喜欢跟老人家聊天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和自己的奶奶聊天。”岳鸣果然挣扎不了,只能默默接受这个现实。

“好啊,好啊,小伙子真是个棒小伙。”老婆婆又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笑得像孩子一样天真。

魏仁武对岳鸣说道:“那你就好好待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岳鸣瘪嘴道:“我只希望你不要去太久。”

“放心吧,我会很快的。”魏仁武又跟老婆婆道别,“老婆婆,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

“去吧。”老婆婆向魏仁武挥手道别。

魏仁武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转了回来。

岳鸣高兴道:“魏先生,你不走了吗?”

魏仁武严肃地摇摇头道:“不,我还是要走,只不过,我想起一件事情,要问问老婆婆。”

“什么事情啊?”老婆婆和岳鸣几乎同时问道。

魏仁武对岳鸣说道:“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你不是有手机吗?”岳鸣疑惑道。

“叫你拿来,你就拿来,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

岳鸣只得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魏仁武。

魏仁武接过岳鸣的手机,在岳鸣的手机翻找了半天,最终翻出了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正是穿着魔术小西装的大长脸龙谦的照片。

魏仁武把手机中的照片呈递给老婆婆,并问道:“老婆婆,你对这个人有印象吗?”

老婆婆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非常确认地回答道:“我不认识这个孩子。”说完,便把手机还给魏仁武。

魏仁武又问道:“您确定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婆婆点头道:“我非常确定不认识这个孩子。”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