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七、老婆婆

当魏仁武向老板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岳鸣总算明白为什么魏仁武会一反常态地选择一家生意不好的餐馆,因为一旦生意不好,餐馆的老板也会很闲,闲到无聊的地步,这个时候一旦来了客人,就不由自主地想跟客人套近乎,于是魏仁武就很容易和老板搭上话。

魏仁武和岳鸣初到营山县城,急需打探消息,要想更快的知道消息,就免不了需要找一个本地人问问,而这家餐馆的老板便正是最好的人选。

魏仁武果然是一个浑身都是套路的男人。

老板仔细回想了半天,才缓缓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因为火很大,又是深夜,还牵连其他不少家的房子,当时还闹得沸沸扬扬的,消防队花了好长时间才把火扑灭,结果就发现那间屋子有两具已经烧成炭的尸体。”

魏仁武心中兴奋,果然探听道了消息,他又问道:“那么那家人叫什么,老板可曾知道?”

老板摇摇头,回答道:“这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只知道,那晚上那家人的孩子没有在家,逃过了一劫。”

虽然老板没有说出具体的信息,但是对于魏仁武来说,这已经够了,因为印证了谣传。

魏仁武说道:“那么老板可知道着火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老板说道:“那个地方因为当时火势严重,那栋楼就变成了危楼,后来,那栋楼的其他住户就搬走了,再后来那栋楼就被拆迁,所以那个地方已经不在。”

魏仁武摇头道:“楼可以拆,土地却拆不了,我就是问现在那个地方叫什么?”

老板说道:“原来客人问的是这个啊,现在那个地方后来被叫物价局的政府单位买下,不过后来物价局合并到发改局去了,所以现在那里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住宅楼,在北坝横街。”

有了地址,魏仁武就想马上行动,他对岳鸣说道:“小岳……哎呀,我去!你他妈把我那份都吃完了!”魏仁武和老板聊得太投入,却没发现岳鸣把魏仁武的“羊杂”也吃掉了。

岳鸣看到自己被发现了,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魏先生,实在太好吃了,你又顾着聊天,我怕肉凉了不好吃,于是就吃掉了。”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道:“不要吃了,咱们该出发了。”

岳鸣一听要走,赶紧又吃了两筷米粉,才用卫生纸抹掉嘴角的油,回答道:“那走吧。”

魏仁武辞别了老板后和岳鸣继续上路。

不过这一餐,岳鸣倒是吃饱了,而魏仁武实际上根本没有吃多少,这和平时的魏仁武也有一些不一样,平时的魏仁武嗜吃如命,无论有多紧急的案子,也碍不着他填饱肚子,可是这个案子却能让他废寝忘食,也可见魏仁武对这个案子非常的上心。

岳鸣心里猜测,也许魏仁武是觉得自己栽在了“死神”的案子上,这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不能再栽在这个案子上,不然魏仁武很有可能将会一蹶不振,因此魏仁武才如此重视这个案子。

营山县城并不大,魏仁武和岳鸣很快便到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岳鸣把“玛莎拉蒂”停靠在路边,问道:“刚刚老板说这里的人,当时已经全部搬走了,我知道你想找到当时经历过这件事的人,问问当时的情况,可是既然搬走了,咱们到这里来,能找到人吗?”

魏仁武悠悠道:“这你就不会明白了,当时房子毁了,所以大家才搬走的,但是产权还是那些人的,后来被别人拆迁重建,有些房子是要赔付的,房子变好后,就肯定会有人回来住的,而且可能还是一些住惯了这里的老人。”

既然魏仁武都这样说了,岳鸣只好顺从魏仁武的意思,跟着魏仁武走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刚踏进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大门,魏仁武和岳鸣就被一个驼背到身体整个都弯曲的老人给拦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突然冒出一个人,还是长相如此奇特的老人,着实吓了岳鸣一跳,估计这个人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门卫吧,岳鸣有些心虚地支支吾吾道:“我…我们…是…”

岳鸣一遇事情,就容易慌张,论处变不惊,还当属魏仁武,魏仁武说道:“我们是从成都来的公安厅的警务人员,需要进去调查一桩机密案件。”魏仁武顺手就从兜里掏出那张九眼桥“办理”的警官证递给那位门卫看。

任何人看到警察办案,心里都难免会紧张,这位门卫大爷也不例外,一紧张,就不会太仔细地去检查警官证,况且魏仁武还说自己是省城来的,更让门卫大爷不敢怠慢。

门卫大爷赶紧把警官证还给魏仁武,说道:“两位警官,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需要两位从成都赶来?”

魏仁武两撇胡子一横,严肃地说道:“这是机密,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放行,然后不能告诉任何人我们两个来过。”

门卫大爷连连称是,并说道:“两位警官,请进,我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魏仁武摆足了官架子,点点头,便示意岳鸣跟他一起进去。

整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住宅楼只有一栋,总共十四户人家,看着围成一圈的围墙,便能知道这个小区有些年份,因为围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壁虎和裂开的纹路。

魏仁武和岳鸣走进楼里,在上楼的瞬间,岳鸣问道:“魏先生,咱们要一家一家的问吗?”

魏仁武摇头道:“一家一家问的话,动静太大,会引起注意的,我还是选择一家人来问吧。”

魏仁武和岳鸣一直在上楼,却没有敲开一家的门,直走到六楼的时候,魏仁武停下了脚步,魏仁武指着右边的602房,说道:“这家人的大门上,手把没有灰尘,可见屋里是有人住的,再看门前地上的瓷砖,有几块地方有些碎裂的地方,看裂痕纹路,如雪花状展开的,这不是用脚踩出的裂痕,而是被一个点敲击而成的,据我推测,是一根拐杖的底部敲击出来的。总而言之,这家人是有人常住,而且还是一位老人,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就这家吧。”

岳鸣站到门前,举起手正准备敲门,但是又犹豫了一下,回头问魏仁武:“你确定吗?”

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我非常确定以及肯定,你到底敲不敲门?不敲就闪到一边,让我来敲门。”

岳鸣瘪着嘴,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

过了好久,门都没有打开,岳鸣疑惑道:“魏先生,是不是没人在家啊?”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耐心点,老人家腿脚不方便而已。”

正如魏仁武所料,岳鸣又敲了一阵,大门总算是开了。

魏仁武又料准了,开门的果然是拄着拐杖的岣嵝老婆婆,老婆婆抖动着干瘪的嘴唇,挤出了一句话:“你们找谁?”

魏仁武面对这样一位老人,便收起了他平时嚣张跋扈的那一套,露出了少见的温柔微笑,说道:“老婆婆,我们是来找你的。”

“找我?”老婆婆思维没有那么清晰,她仔细回想了一阵,才又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你们?”

魏仁武笑道:“老人家不需要认识我们,我们知道你认识一个我们两个认识的人,所以想向你打听一点事情。”

老婆婆虽然对这两个陌生人存在疑虑,但是她还是个慈祥的老人,也没有显出排斥魏仁武和岳鸣的意思,她慈祥地笑道:“你们说的是谁啊?”

魏仁武说道:“十五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火灾,烧死过两个人,我们是这两个人的亲人,我听说他们有个儿子活了下来,因此我们是来寻亲的。”

魏仁武真是瞎话信手拈来,撒个谎话,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岳鸣在心里默默地称赞了魏仁武一下,要是他自己的话,这些瞎话,可能要想上半天才圆得过来,而且还不一定好意思开口。

淳朴的老婆婆听信了说的真挚的魏仁武的话,她轻叹了一声,说道:“原来你是那家人的亲人啊,哎!真是一群可怜人啊,特别是那个孩子。”

魏仁武一听到这里,才相信自己果然找对了地方,他强忍住自己内心的那股兴奋劲,说道:“老婆婆,能不能让我们两个人进去坐坐,您再仔细跟我讲讲那件事情,我们两个急需找到那个孩子,因为那个孩子是我们的亲人。”

老婆婆说道:“快进来吧,我相信你们是好人,从你们的眼睛里,我就能看出,你们对那个孩子的关心。”

“谢谢。”魏仁武和岳鸣道谢后,便跟随老婆婆走进了屋子里。

老婆婆的屋子很大,足有一百五十平方米,四室两厅,结果就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很难相信这么大的房子,一个老人在住。

老婆婆把魏仁武和岳鸣招呼到客厅坐下,便开始讲诉起那个火灾。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