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六、起底

岳鸣开着“玛莎拉蒂”,载着魏仁武驰骋在成南高速上。

岳鸣一边开着车,一边疑惑道:“魏先生,一定去营山县吗?”

魏仁武很有信心地回答道:“当然,营山县是龙谦的老家,如果要查龙谦,想要了解龙谦,就应该从龙谦的起源开始查起,我们还有二十多个小时,足够我们查到龙谦的家底了。”

岳鸣不解道:“为什么要起底龙谦呢?难道魏先生还认为龙谦是凶手?”

魏仁武说道:“难道不应该是他吗?”

岳鸣说道:“本来我也认为是他,但是两次他都有绝对不在场证明,就算龙谦像凶手,那也能确定不是他了啊。”

魏仁武摇头道:“你所看到的,就是别人想让你看见的,这就是障眼法,这也就是魔术。”

岳鸣似乎能明白一点,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这是龙谦玩的一个手段?”

魏仁武笑道:“这可能都不能说手段来形容了,对于大魔术的他,这纯粹就是他玩的一个魔术,就跟他的瞬间移动魔术一样,瞬间移动到两个地方,杀了两个人,他就是要用这种无法被人破解的魔术,向世人宣誓,就算所有人认为他杀过人,也没有人能拿他有一点办法。”

岳鸣疑惑道:“但是这也不能说明他就一定是凶手啊。”

魏仁武说道:“是的,这并不能说明他是凶手,但是也不能排除他不是凶手。”

岳鸣说道:“如果他不是凶手,那我们去他家乡做什么?”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如果他不是凶手,那么我们就去证明他不是凶手。”

营山县是南充市的一个小县城,位于川北交通枢纽,算是发展不错的县城。

当魏仁武和岳鸣抵达营山县的时候,魏仁武算了一下时间,离龙谦离开公安厅还剩二十四个小时。

一下高速,魏仁武便说道:“龙谦没有什么朋友,单身汉一条,平时除了魔术以外,也不出来社交,简直就是谜一样的人物,也许最了解他的人,正是工作上与他最亲密的人,也就是他的助手,可惜这个最了解他的人,已经死了,死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太了解他了。所以,要从龙谦的身边找到他魔术的真相应该会非常困难,很有可能无功而返,因为对于龙谦这样名誉满钵的大魔术师,有无数学魔术的人都想研究他,很有可能早就对龙谦进行过调查,却没有一个人能拆穿他,我们两个人也不一定能成功。要找出真相,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他的起源开始,他是如何学习魔术,又是如何创造穿越魔术的。”

岳鸣点头道:“听说龙谦在读高中的时候,家里突发大火,烧死了他的父母,从此之后,龙谦便离开了营山县,并在几年之后,成功在一次国际魔术大赛上展示瞬间移动魔术,一战成名,跻身于世界魔术顶尖行列。”

魏仁武说道:“我们就先去看看他被大火烧掉的家吧。”

岳鸣说道:“马上要进城了,可是大家都知道龙谦年少时的故事,却没有人知道他当年到底住哪儿,我们又能上哪儿去找呢?”

魏仁武突然问道:“开了这么久的车了,你肚子饿吗?”

岳鸣用右手摸摸已经瘪平的肚子,回答道:“好像是有一点饿,但是我们得赶时间,哪顾得上吃饭啊。”

魏仁武说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查案,我们还有时间,现在更重要的是把肚子填饱,这样才有力气查案,不然饿着肚子查案,会影响效率的。”

岳鸣瘪嘴道:“好吧,听你的吧。”岳鸣答应的这么爽快,第一是魏仁武基本上不会犯错,第二是因为自己真的饿了。

岳鸣又说道:“营山有什么好吃的?”

魏仁武说道:“营山凉面远近驰名,来了营山城,凉面是必须吃的食物,还有一样没有凉面出名,但是味道也绝对棒极了,那就是‘羊杂’。”

岳鸣疑惑道:“‘羊杂’?不是到处都有吗?特别是简阳。”

魏仁武挥舞着手指,不屑道:“此‘羊杂’非彼‘羊杂’,我们常识下的‘羊杂’是指羊的一些内脏杂碎,而营山的‘羊杂’是只‘羊杂肉’,简单讲就是粉蒸羊肉,特别是配上营山的特产红油后,味道简直让人飘飘欲仙。”

岳鸣本来就饿了,一听魏仁武在解释“羊杂”,口水都快喷出来,他赶紧道:“废话少说,我们这就去吃营山凉面和这个‘羊杂’。”

这两样食物在营山县可谓是随处可见,几乎每一家餐馆都有这两样,但是魏仁武没有让岳鸣随便找一家来吃,他要精心挑选一家。

在魏仁武的精心挑选之下,魏仁武和岳鸣终于坐上了饭桌。

在餐馆的老板亲自下厨的时候,岳鸣满腹狐疑地说道:“魏先生,我有个疑问。”

魏仁武叼着香烟,抚摸着八字胡,悠悠说道:“有屁快放。”

岳鸣瘪嘴道:“我想问的是,平时魏先生下馆子,不论装修怎样,魏先生都一定会找一些人气很旺的馆子,可是今天找的馆子,看着真不怎么样。”

这家餐馆看着是有一点冷清,如果去掉魏仁武和岳鸣这两位客人,恐怕这家店就不止是冷清了,根本就是没有生意。

这也难怪岳鸣不理解,魏仁武挑选的餐馆太过于反常了,没有生意就说明这家店的东西根本不好吃,魏仁武是一个视食物为生命的人,又怎么可能选这么一家餐馆。

魏仁武却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用意,过一会儿你就能明白。”

“来了,来了。”满手是油的大胡渣中年老板把食物端了上来,“两碗二两牛肉米粉,两格‘羊杂’,两碗凉面。”

老板把米粉、“羊杂”、凉面分别放在魏仁武和岳鸣的身前。

魏仁武邪邪地笑道:“小岳啊,快尝尝吧。”

岳鸣有些尴尬,他知道魏仁武是想先让他试试水,明摆着这家店的食物不一定好吃,魏仁武这是故意坑岳鸣。

岳鸣拿起筷子,迟迟不能下筷。

“怎么了?为什么你们不吃啊?”连老板都开始催促了起来。

岳鸣没有办法,总不能让老板觉得他们在嫌弃他的食物,他只能下筷,他闭着眼睛吃了一口凉面。

刚嚼了一口,岳鸣的眼睛便睁开了,双眼大亮,痛苦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岳鸣又两筷把凉面一口气吃完,嘴里满是凉面,根本说不出话来。

魏仁武看着岳鸣吃得痛快,好奇地问道:“怎么样?”

岳鸣既然说不出话,但是他还可以比手势,他默默地伸出一根大拇指。

这下,魏仁武才算放心,因为岳鸣不会对他说谎的。

魏仁武挑了两筷营山凉面,尝了尝味道,果然不辱其名,味道棒极了,香辣无比,口感湿滑。

见客人吃的高兴,老板也十分高兴,毕竟这是他唯一的两位客人。

老板一高兴,也拿了一张板凳,坐到魏仁武和岳鸣的饭桌前。

魏仁武一边吃,一边称赞道:“老板的凉面非常好吃啊。”

“‘羊杂’也非常棒。”岳鸣又尝了“羊杂”。

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两位客人喜欢就好。”

魏仁武询问道:“老板店里的东西这么好吃,为什么生意不怎么样呢?”魏仁武的问题很尖锐,也很直接,岳鸣听完心都凉了半截,这很容易便惹老板生气,有谁开门做生意,会愿意被别人咒生意差。

结果老板很开明,并没有在意,他大度地回应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凉面和‘羊杂’在营山随处可见,都已经不算新鲜的东西,而且老实讲,我的手艺比不上别家,所以生意都被别人抢光了。”

岳鸣在想,如果这家的凉面和“羊杂”都算差的了,别家生意好的,那得好吃到什么地步啊。

老板又问道:“听口音,两位是外地人吧。”

魏仁武回答道:“是的,我们是从成都过来的,要在营山县城办点事情,也是初登贵地,对凉面和‘羊杂’仰慕已久,所以一下高速,便马不停蹄地过来尝一尝,果然名不虚传。”

老板一听魏仁武在夸奖他的凉面和“羊杂”,用油腻的手抚摸一下油腻的后脑勺,憨厚地笑一笑,显得非常地不好意思。

魏仁武又问道:“老板是老营山人了吧。”

老板拍拍胸脯,得意地说道:“土生土长的营山人,从来没有在营山以外的地方生活过。”

魏仁武放下筷子,抚摸着八字胡,问道:“那么老板应该对营山发生过的任何事情了如指掌吧。”

老板自信地说道:“只要是营山发生过的事情,就算是哪家人搞外遇,哪家人要嫁女儿,哪家人死人,我都一清二楚。”

魏仁武顿了顿,他看了一眼岳鸣后,方才说道:“我听说,大概十五年前,营山城里发生过一场大火,那一场大火带走了一对夫妻的性命,不知道这件事,老板有印象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