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案情雏形初现

袁源平问道:“我这儿尸体可多了,你们要看哪一具尸体?”

张风说道:“昨天晚上送来的那具,魔术师龙谦的助手。”

“哦,那一具啊。”袁源平恍然大悟,“你们跟我来。”

袁源平带张风和魏仁武来到了停尸房。

停尸房寒气逼人,魏仁武和张风衣服单薄,不由得冷得发抖。

袁源平一边拉开6号停尸柜,一边说道:“这位朋友肯定死前遇到了巨大的恐惧,所以才会死不瞑目的。”

魏仁武已经看到了那具尸体,目测三十岁出头,双目圆睁,双唇张开,脖子上有一条非常明显且非常深的伤痕,但是伤口很细,细到不像是用刀划开的。

张风解释道:“这个男人叫做王曲,单身,老家是自贡的,家里有父母,我们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关于王曲的死讯。”

魏仁武爬到王曲的脖子前,仔细地观察着那道伤痕,他疑惑道:“袁仵作,这就是致命伤吗?”

袁源平说道:“是的,这道伤痕最深的地方就是颈部大动脉,直接把整根大动脉给割断了,才导致的死者迅速失血过多而死。”

魏仁武说道:“你们觉得,这么细的伤口,会是被什么凶器所伤的呢?”

张风说道:“应该不是刀子,刀口锋利,但是刀身却不细,伤口这么深,如果刀子割得过深,伤口一定会与刀身同样粗才对。”

袁源平说道:“我倾向于极细微的钢丝,用钢丝拉扯脖子,割断的大动脉。”

魏仁武摇摇头,说道:“不是钢丝,如果是用钢丝去绞的话,伤口应该会延伸整条脖子,不然钢丝不受力,伤口入不到这么深,而且死者在被绞的同时,手上也会本能地去拉扯,这样就会在手上留下痕迹,可是死者的手上并没有类似的伤痕。”

袁源平说道:“那我就不太明白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应该是刀片,而且是极其锋利的刀片,应该是钢材质的吧,总之不太多见。”

魏仁武直起身子,又问张风:“死者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谁发现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现的?”

张风说道:“死者是昨晚八点整发现的,是死者的一位朋友发现的,那位朋友和死者相约八点在死者家见面,当他朋友一到死者家,发现死者家的门虚掩,便自作主张进去,结果就发现死者倒在了血泊当中。”

“朋友?”魏仁武质疑道。

张风嘴角露出了笑容,笑道:“其实不是他朋友,我当时给他录口供的时候,他支支吾吾,问他关于死者的生活上的细节,他也答不上来,在我不断的审问下,他终于道出了实情,原来他不是死者的朋友,他是去收账的,死者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昨天白天死者说八点整会还钱,于是那个人才会在那个时候去死者家,当他看见死者家看见死者死的时候,怕被别人怀疑是自己干的,所以才报的警。”

魏仁武嘻嘻笑道:“你是正常地审问他吗?”

张风脸一红,没有作答,实际上他是严刑逼供的,因为那个人是不合法的收账公司的人,当时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才在录口供的时候说是死者的朋友,张风发现了异常,为了更快地掌握准确的信息,才动了私刑。

魏仁武又点头称赞道:“但是你的方法挺有效果,不像林队长那么死板。”在这一点上,魏仁武反而挺欣赏张风,林星辰更讲原则和规矩,而张风懂得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

张风说道:“由此可以看出死者在外欠了不少钱,应该结仇也不少,凶手是谁,这个可能性就比较广泛了,魏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思索了一阵,才说道:“我不认为这件事是高利贷的人干的,王曲死了,他们的钱也会拿不到,而且高利贷杀了他,还会惹上是非,这样对高利贷们一点好处也没有。高利贷就算再恨王曲这个老赖,也不会傻到杀了他。”

张风点头道:“魏先生所说有理。”

魏仁武又说道:“我只是奇怪,王曲明明手上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为什么他不先拿那些抵账呢?”

张风摇摇头,他看了看袁源平,袁源平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更加不知道了,他连案子知道的都不如张风详细。

答案还是得由魏仁武自己说出来:“很明显,王曲不拿东西抵账,是因为他有信心自己能够还得起高利贷,所以他没必要多此一举拿东西抵账,而且就像张队长说的,他和高利贷约好了八点还钱,这说明王曲已经算准了自己在八点的时候会有钱。”

张风似乎能懂一点魏仁武的意思,他说道:“魏先生的意思是,死者和凶手见面是为了钱?”

魏仁武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凶手和死者的见面也是因为钱,死者相信自己能够在凶手手上拿到一大笔钱,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凶手会杀他。”

张风疑惑道:“他凭什么让凶手给他一大笔钱?”

魏仁武说道:“他有信心能让凶手给他钱,自然他手上有凶手很重要的东西,综合现在收集的证据来看,那个东西就是被凶手拿走的照片,几张足够敲诈凶手一大笔钱的照片。”

张风点头道:“如此看来,这些照片确实非常重要。”

魏仁武说道:“推理到这里,凶手的杀人动机也就出来了,只要死者手上一直有这些照片,他就可以无限敲诈凶手,凶手当然不能愿意永远被人踩在脚下,所以他计划了杀死死者,永绝后患。”

张风说道:“魏先生推理到这种程度,这个案子的脉络也就逐渐清晰了,就差这个神秘凶手的真面目。”

魏仁武却没有这么乐观,他说道:“案子是有些头绪,不过要说清晰,还早得很,不过凶手的轮廓是有一点形状。首先死者能够敲诈凶手,而且后续很有可能会持续敲诈,那么这位凶手一定相当有钱,再者说,死者能够掌握凶手非常看重的关键照片,关键到凶手要杀死他,这说明死者对凶手非常的了解,而且死者和凶手本就应该是熟人,我在死者公寓里就已经说过了。综上所述,最有可能是凶手的人便是龙谦,龙谦是世界级的魔术大师,有名声,有地位,也有钱,并且确实有人看见过死者和龙谦发生过争执,据我估计争执的原因,正是因为死者掌握了龙谦的秘密,想要敲诈龙谦。”

“这么说来,我抓龙谦是抓对了。”张风有些兴奋,毕竟他干了一件有先见之明的事情。

魏仁武哈哈笑道:“没错,这确实节省了不少事情。”

张风说道:“魏先生还需要再研究研究尸体吗?”

魏仁武摇头道:“尸体部分可以到此为止,我觉得我是时候去见见这位大魔术师。”

“你们要走了吗?”袁源平眯着眼睛问道。

魏仁武说道:“是啊,时间真的太紧,都没有时间跟袁仵作好好聚聚,实在是太抱歉了,这个案子结束后,我一定会专程来看看袁仵作。”

袁源平当然不希望魏仁武这么快就走,毕竟他常年守在这个阴森的地方,根本没有其他人愿意来这里,更别提有人愿意和他说说话,聊聊天,即使是因为公事来这里的人,也待不了多久便会走,魏仁武是他唯一可以正常跟他说说话的活人,不然他的身边就只剩死人。

但是今天魏仁武急着要走,袁源平也没有挽留,他知道魏仁武说过会回来看他,就一定会回来,魏仁武是个讲信用的人。

袁源平说道:“魏先生有事要忙,那你就先去忙吧,毕竟魏先生的事情都是和人命有关的事,自然更重要一点。”

魏仁武抱拳道:“告辞,袁仵作保重。”

于是,魏仁武和张风离开了停尸房。

龙谦暂时拘留在公安厅,所以张风又驾驶汽车,载着魏仁武朝公安厅而去。

在车里,魏仁武问道:“张队长,既然已经拘留了龙谦,我想你已经和他先谈过了吧。”

张风回答道:“是的,我和他已经事先谈过了。”

魏仁武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后,悠悠道:“龙谦是个有身份的人,你连犯罪现场都没有仔细勘察过,仅仅凭道听途说的他和死者有过争执,便将他拘留,这种行为,未免也太过于大胆了一点吧,张队长?”

张风没有作答,只是听着。

魏仁武接着道:“更奇怪的是,作为龙谦这种长期暴露于公众的人物,最看重的就是名声,被警方拘留,不管他有没有罪,对于他的名声来说,都是有足够的打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都没有向上申诉,或者找人保释他,张队长你说奇怪吗?”

张风还是没有作答。

魏仁武这时笑了,他笑道:“我突然想到张队长对于这个案子,没有想过自己试试破案,甚至没有去现场勘查,就认为此案棘手,第一时间便来找我帮忙,恐怕这是某人提出来的要求吧?”

魏仁武说到这里,张风也笑了,他笑道:“什么都瞒不过魏先生啊,没错,找魏先生破案,正是龙谦提出了的请求。”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