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五、女人天生八卦

另一边,林星辰接到一个电话:“林队长,手套和尸体的检验有结果了,手套的情况与我之前的检测结果是一样的,死者确实是因为‘氰化钠’入口死亡的。”很明显,这个电话就是法医打来的。

“明白了。”林星辰淡定地回答。

岳鸣问道:“怎么了?林队长。”

“没事,法医报告检验结果,和现场检验的情况是一样的。”林星辰回答道。

魏仁武说道:“小岳,你去帮助全开吧。”

岳鸣惊讶道:“真的可以吗?”

“可以啊,顺便代替我看看全开现在的本事。”魏仁武点点头道。

林星辰无奈道:“你呀,和全开两个人总是互不相让!你们如果能够摈弃前嫌,好好合作的话,我想对于罪犯们,可是极具威慑力的。”

魏仁武说道:“我已经够让了,你没看这次我都没有亲自上阵。”

林星辰不屑道:“那是因为你病了,起不了床,不然以你的性格,早第一时间冲到酒店去了。”

魏仁武哈哈笑道:“知我者,星辰也。”

随后的时间里。

岳鸣一个人又来到天友国际酒店,而林星辰已经返回公安厅了。

全开还在案发现场,努力的寻找线索,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破案的细节。

岳鸣走上前打招呼:“全先生。”

全开微笑道:“小岳,你怎么回来了?”

岳鸣试探地说道:“魏先生在家里休息,我反正没事,就寻思要不要过来帮帮全先生。”

全开高兴道:“小岳能来帮助我,是我的荣幸。”

“别这样讲,我也只能算是跟着全先生学习学习。”岳鸣谦虚地说道,“对了,林队长那边已经接到法医的消息了。”

“星辰已经通过电话告诉我了。”全开点头道。

岳鸣疑惑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全开说道:“这意味着,戒指上内环有毒,陆通在套戒指时,‘氰化钠’就沾在了手套上,所以,陆通亲吻新娘的手时,才会中毒身亡。”

岳鸣说道:“也就是说,能接触戒指的人,就是杀人凶手么?”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虽然这样说,但是全开总觉得还有不合理的地方。

“那接触戒指的人,会是谁呢?”

“目前来看,新娘、伴娘以及新娘的另外两个闺蜜在昨晚彩排之后接触过戒指。”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找这几个人询问一下。”

新娘现在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她坐在床头面无表情,显然这次的突发事件对她的心理冲击很大,她的两个闺蜜都在她的旁边不停地安慰她。

岳鸣看到这幅光景,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询问她们才好。

全开很有礼貌地说道:“嫂子以及两位女士,打扰了,我希望三位能给我一些讯息,助我找到杀死陆通的凶手。”

其中一个胖一点的闺蜜,看了看无动于衷的韩小君,就凑到全开耳朵旁说道:“我们出来说。”

胖闺蜜与短发闺蜜就带着全开和岳鸣走出了房间。

胖的闺蜜叫袁丹,短发的闺蜜叫罗颖。

袁丹说道:“我们能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全开说道:“听说,你们两个昨晚都陪着新娘的。”

袁丹和罗颖点点头。

全开又说道:“昨晚上,新娘的婚戒是由谁保管的?”

袁丹说道:“是伴娘保管的。”

“那有没有其他人接触过婚戒呢?”

“我和罗颖都拿出来看过。”

“新娘也接触过吗?”

“接触过。”基本上都是袁丹在作答,罗颖只是在旁边点头响应袁丹。

“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接触婚戒的。”

“就在彩排结束后。当时,小君正要交给伴娘,我和罗颖抢过来一起把玩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由小君抢回去交给了伴娘。”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那后来你们有陪着新娘吗?”

“后来,我们一直陪着新娘的。”

“伴娘呢?”

“彩排后,她说她有些事,便先走了,直到今早上,新娘要化妆的时候,才过来的。”

“伴娘叫什么名字来着?”

“叫晏西洛。”

“你们几个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我们本来都是同事。”

“都是新娘之前那个餐厅吗?”

“是的。”

“你能形容一下你们四个的关系吗?”

袁丹看了看罗颖,才说道:“我们四个的关系非常好,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袁丹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于是靠近全开一些,小声地说道:“全先生,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新娘和伴娘的关系,不是像表面上的那么好。”

全开好像很惊讶的样子,问道:“是吗?”

袁丹把声音压得更低了,说道:“据说,伴娘其实和新郎是有染的,而且新娘好像知道这个事,所以才故意请西洛当伴娘,是想气一下两个人。”罗颖其实能听到袁丹说话,她没有站出来反驳,是对这件事持一个默认的态度。

全开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了。真是谢谢两位啦,你们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

一出新娘家,岳鸣就问道:“在询问她们的过程中,全先生有什么发现吗?”

全开说道:“我发现,女人真的是天生八卦。”

“好像是有一点八卦。”

“而且,这两个人与新娘的关系,也不见得有那么好。”

“怎么看出来的。”

“当我问她们四个关系如何的时候,那个胖一点的看了一眼那个短发的,还犹豫了很久才回答说关系好,这种情况下,极有可能是说的反话。”

岳鸣轻叹道:“女人心真是难以琢磨。”

全开笑道:“确实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做到星辰那样的率真。”

岳鸣突然很好奇地问道:“全先生是不是喜欢林队长?”

全开笑而不答。

岳鸣奸笑道:“全先生一定是喜欢林队长的,陆先生生前也说过‘三角恋’什么的。”

“没想到你也和那些女人一样八卦。”

“我这可不是八卦,八卦的人,会说别人的坏话,而我说的是好话。”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仁武是不是喜欢星辰呢?”

“他们两个人的话,就是一对活冤家,魏先生可不敢招惹林队长,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那才真是火星撞地球。”

“哈哈哈哈哈哈……”全开大笑起来。

“好啦,我们暂且不谈这个了,还是说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接下来,我们该去找伴娘问问了。”

伴娘晏西洛住在羊犀立交外的“近郊名居”小区。

全开和岳鸣在门口敲了很久的门,一直没有人回应。

岳鸣焦急说道:“没人在家,该怎么办呢?”

全开倒是很轻松地说道:“仁武曾经告诉过你没有,要做一名合格的侦探,首先要学会所有犯罪者的技能。”

“啊?”正当岳鸣被问懵了的时候,只见全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铁丝。

“你要用铁丝开锁?”事实上,全开确实用铁丝打开了房门。

全开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间,岳鸣赶紧跟上。

晏西洛的房间,是一间只有30多平米的单身公寓,屋里很乱,衣服扔得到处都是,椅子也歪倒在地上,被子也没有整理。

全开提醒岳鸣说道:“千万别动任何东西哟,很有可能就会破坏一些线索的。”

岳鸣点点头,他跟着魏仁武有一段时间了,这点常识,他还是懂的。

全开面对着床,右手托住下巴,或睁眼,或闭眼,思考了很久,又去厕所检查了一番。

岳鸣一直等着全开总结两句。

大概过去半个小时,全开说话了:“厕所里的洗漱用品都是两套,说明这里经常两个人一起住。伴娘,今天没有回来过,这个房间是昨晚上弄乱的,椅子倒在地上,衣服到处都是,说明两人有过激烈的争吵,但是两人没有打架,只是拿东西撒气。被子上有酒味,还有另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

全开顿了顿,说道:“*的味道。”

岳鸣耳根发烫,羞愧道:“是陆先生的吗?”

“应该是,这个我拿回去核对一下DNA就知道了。”全开撕下了那一块有*味道的被子,小心翼翼地装进口袋里。

全开又说道:“走,我们出去。”

关上晏西洛的房门,全开立马敲开了她隔壁的家。

隔壁这家也住着个年轻女子。

全开有礼貌地询问道:“你好,我是晏西洛的朋友,她出了点事,我急需找到她,所以想请问女士,知道她最后一次在家是什么时候吗?”

那个女人见到风度翩翩的全开,也很客气地回答道:“先生,你好,我和她不是很熟,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哦,那谢谢了。”

“不客气。”

门关了。

岳鸣问道:“全先生,需要要再去问一家吗?”

全开摇头道:“不必了,今天的讯息差不多了,你先回家吧。”

“那我先送你回酒店吧。”

“不必了,我还要去见一个朋友,他住在这边不远,就不麻烦你了。”

全开都这样说了,岳鸣只好独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