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六、瓶颈

“首先,肇事司机驱车来到‘麻石桥’路口。”魏仁武一边述说,一边站在路口指着红绿灯停车处。

“在他准备通过路口的时候,突然一道强光刺了过来。”魏仁武手指东方某个地方,“当时是下午,太阳应该在落在西方,而此时阳光应该从西边而来,但是司机的眼睛却被阳光刺到,说明这是人为的,一个人拿着一块足以反射阳光的镜片,准确地将阳光投射到司机的眼睛上,造成了司机短暂的视觉障碍。”

站在魏仁武身后的岳鸣问道:“那么,这个视觉障碍,要多久能恢复呢?”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它这种是比较小规模的视觉刺伤,大概只需要十秒左右就能恢复,也就是说,十秒内,他把‘小黄人’洋娃娃扔到街中央吸引小女孩。”

岳鸣质疑道:“十秒来得及吗?”

魏仁武点头道:“来得及,从路边到街中央,用跑的,顶多三四秒。”

岳鸣又问道:“那么‘死神’又怎么去判断司机一定会撞向‘白虎’呢?”

魏仁武又站在了杨曦当时所在的位置,说道:“当时‘白虎’他刚到这里的时候,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可是等我们追上去吼,他就再也没有张望过,并且还自信地嘲笑起我们来,这说明他找到了那个东西。但是他找到东西后,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位置,很有可能是那个东西提示他不要移动位置,这就为‘死神’提供了非常大的便利,只要‘白虎’不动,他就是一个活靶子,‘死神’只需要控制住汽车的方向便能够实现这个计划,汽车的方向其实也非常好把控,洋娃娃出现的位置,也就是小女孩会出现的位置,而小女孩的位置也将会是汽车转弯的位置。司机在看到小女孩的时候,心里是肯定是非常慌张的,他一定会向路边一盘子打死,那么这个行车路线就能够完全掌握。总而言之,就是只需要准确地扔对洋娃娃的位置,就能成功地造就汽车撞向‘白虎’。”

魏仁武滔滔不绝地讲完“死神”谋杀“白虎”的整个流程,嘴角挂起了得意的味道,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岳鸣满腹狐疑,说道:“我再重复一次,司机开车经过‘麻石桥’是因为他接到他妈妈的电话,说他老婆马上要生产,所以他立马驱车前往,然后经过‘麻石桥’的时候,被一道强光刺眼,等他视力恢复的时候,发现车前有一个小女孩,于是他为了避免撞到小女孩,急向右转方向盘,结果就撞到了‘白虎’和你。”

魏仁武点头道:“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岳鸣顿了顿,欲言又止。

魏仁武看得出岳鸣心里有想法,岳鸣飘忽不定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魏仁武问道:“你有什么疑问,就说出来,不要跟我装模作样。”

岳鸣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是想说,如果‘死神’要完成这场行动,首先他应该在医院里观察司机老婆的动态,并且要想办法催促司机的妈妈打电话给司机,然后‘死神’还要赶往‘麻石桥’,而且必须赶在司机之前到达,到达了‘麻石桥’后,他还必须给也刚刚到达‘麻石桥’的‘白虎’提示,让他不要移动。再之后,他就要算准汽车到达‘麻石桥’的时间,然后掏出镜子反射阳光刺激司机的眼睛,这同时还要关注小女孩的位置,并且马上跑到街中央放上洋娃娃……”

岳鸣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魏仁武似乎明白了岳鸣话中的意思,他的嘴角的那份得意也跟着消失不见。

岳鸣继续道:“魏先生,我知道你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问你一句,如果是你的话,要在这么密集的时间里,准确无误地做出这些行动,你能做到吗?”

魏仁武没有回答,他没办法回答,因为他心里没有信心能够做到。

岳鸣也没等魏仁武回答,又说道:“每个环节,只要有一丁点的失误都会前功尽弃,像这样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出现的精密行动,很难保证百分之百成功,即使厉害如魏先生,我相信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做到吧。”这就是岳鸣跟着魏仁武调查“死神”以来,一直隐藏在心中的疑问,他一直告诉自己,可能只是他想多了,其实“死神”和魏仁武都是可以做到的,他现在把问题提出来,就是希望魏仁武能给他一个反转的答案,但结果会让他失望。

在外人看来,魏仁武是个自大又自负的男人,但实际上魏仁武很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所以他承认道:“我没有把握做到,老实讲,我甚至不认识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做到。”

魏仁武的言语中,难以掩盖失落之情,他调查了这么久的“死神”,也好不容易找到了关键的小女孩,现在却又卡在了计划的成功率上,难道这个案子真的无疾而终了吗?

失落、失望、失意……无数难看的表情,魏仁武现在的脸上都能够看到,岳鸣第一次看到魏仁武这样,他上前关心道:“你还好吧?”

魏仁武眼神迷离,摇摇头,小声地回答道:“非常的……不好。”

因为岳鸣没见过魏仁武这样,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魏仁武,他只能用以前能让魏仁武开心的老办法,试探道:“要不,我请你吃饭?”

魏仁武麻木地摇摇头。

岳鸣又说道:“要不,我请你喝酒?”

魏仁武长叹一声,仍然摇摇头。

岳鸣咬咬牙,说道:“今天我豁出去了,我今天陪你去泡妞!”

魏仁武看了岳鸣一眼,嘴巴动了两下,小声地说了一句。

岳鸣没有听清楚魏仁武说得是什么,他皱皱眉,问道:“你说什么?大声一点。”

魏仁武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说道:“我说,我要回家。”

岳鸣这下听清楚了,他立马回到路边的“玛莎拉蒂”上,把车开到魏仁武的身前,并且亲自来为魏仁武开车门,希望自己的诚意能让魏仁武好受一点。

魏仁武像个命不久矣的小老头似的,爬上了“玛莎拉蒂”,瘫坐在副驾驶上。

岳鸣驾驶着“玛莎拉蒂”回家,一路上他没有去宽慰魏仁武一句,任凭魏仁武郁郁寡欢,他现在心里想的是晚上的菜谱,他想要实际行动来宽慰魏仁武。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好,魏仁武一回到家里,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紧闭房门。

怎么?魏仁武连饭都不吃了?岳鸣不信,魏仁武可是从来没有错过任何一顿饭的。

岳鸣赶紧去准备晚餐,等饭菜做好的时候,魏仁武自然会被饭菜香味吸引起床。

岳鸣专程为魏仁武准备了几道他最爱吃的小菜,等岳鸣弄好的时候,都已经晚上八点了,可是魏仁武仍然在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就很不合常规了,看来这个案子的瓶颈对魏仁武的打击可谓是非比寻常。

岳鸣没有办法,他只能进到魏仁武的房间去叫魏仁武出来吃饭。

他打开了魏仁武的房门,屋内窗帘紧闭,灯也没开,漆黑一片。

岳鸣在黑暗中听到了一个很有节奏感的鼾声,看来魏仁武正在熟睡,也许是因为昨晚太过“操劳”,也许是因为心情的郁闷,总之魏仁武看起来很累,而此时他睡得很香。

岳鸣轻轻地退出房间,把房门合上。

岳鸣很清楚魏仁武是一个有很重的起床气的人,如果此时岳鸣把魏仁武叫起床,不但不能用饭菜去安慰魏仁武,反而会被魏仁武乱骂一通,他还是不去触霉头了。

可是做了这么大一桌子菜,总不能就这样浪费掉吧,岳鸣一边吃着他亲手做的饭菜,一边想着该怎样去帮助魏仁武才好。

从岳鸣认识魏仁武开始,总是魏仁武去帮助岳鸣,岳鸣还真想不到办法去帮助魏仁武,因为魏仁武从来也没有需要别人的帮助,他自己总是能搞定一切,这可为难死岳鸣了。

岳鸣算了解魏仁武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帮助魏仁武去打开这个失败的心结,还有谁能更了解魏仁武一点呢?

有了,有了,还真有一个比岳鸣更了解魏仁武的人,这个人就是林星辰,林星辰无论是认识魏仁武的时间长短,还是与魏仁武合作的精密程度,都不是岳鸣可比的。

一想到林星辰,岳鸣立马放下筷子,掏出手机拨打林星辰的电话。

一接通电话,岳鸣便急急忙忙地说道:“林队长,我找你有一件事。”

林星辰在手机那头,疑惑地说道:“小岳,怎么了?”

岳鸣急道:“是这样的,魏先生遇到了困难……”于是,岳鸣把魏仁武在“死神”这桩案子上遇到的瓶颈,以及魏仁武现在的状态全盘告诉了林星辰,并且请求林星辰的帮助。

没想到林星辰没有一点担忧,反而嘲笑道:“没想到魏仁武还会这样,真想看看他现在那可笑的表情。”

岳鸣尴尬道:“林队长,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魏先生需要你的帮助。”

林星辰笑道:“他的失落是因为案子,可能他需要另一个案子来转移一下注意力,我不能帮助他打开心结,不过正好我有另一个案子需要他的帮助。”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