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原来是这样

“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魏仁武话音刚落,便抢夺了岳鸣手中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喂,你干什么?”岳鸣想抢回遥控器,可魏仁武死活不给,“我才刚刚看到结果!”

魏仁武把遥控器往背后一藏,说道:“看到结果就行了,你还准备听他再废话几句么?”

岳鸣气不过,嘲讽道:“你肯定是嫉妒人家比你有名气。”

魏仁武是一个自大的人,最受不了别人的讽刺,他反击道:“放屁,我怎么可能去嫉妒这样的角色,我只不过看不惯这些骗子。”

岳鸣说道:“你凭什么说别人是骗子?”

魏仁武说道:“难道不是么?现实生活中的魔术,都是障眼法,主要便是骗你们这些愚昧的人,你难道还期待他那个是真的?”

魏仁武说的有几分道理,岳鸣的立场有些站不住脚,他强行反驳道:“你说别人的魔术是障眼法,那你告诉我,他是怎么完成刚刚的穿越魔术的?”

魏仁武自信地说道:“其实很简单,只要肯花钱,就能够办到。”

“怎么花钱办到?”岳鸣还是有一丝不相信。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掏出一根烟来点燃,缓缓道:“这个龙谦,不应该叫他大魔术师,应该叫他大导演。”

岳鸣说道:“你这恐怕就有点侮辱人。”

魏仁武深吸一口香烟,说道:“那镜头内的观众,说白了,都是他花钱雇的群众演员,而两个镜头,也根本不是同一时间拍的,所谓的直播,其实也是剪辑好的录播而已,就你们这些傻瓜会相信。”

岳鸣瘪嘴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高谈阔论,结果毫无说服力,哎,就连聪明如你,也还是破解不了这个魔术。”

魏仁武说道:“你认为我说得不对?”

岳鸣说道:“完全站不住脚。”

魏仁武说道:“但这就是事实,如果天下真有这样的魔术,我魏仁武一定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们就不用这么费劲途经凶险的西安,直接穿越过去,岂不是更方便?”

岳鸣大喊道:“你还好意思提西安,当时徐小姐一直不愿意从西安过,是你执意要去西安,本来咱们绕道的话,虽然时间会花得久一点,也依然可以安全,是你把我们置于凶险之地的。”

魏仁武悠悠道:“我那是为了帮徐小姐打开心结,她不愿意从西安走,是因为她对西安有恐惧,在那里有她最痛苦的记忆,你看最后徐小姐心情要顺畅多了,我……”

魏仁武突然语塞住了,瞳孔放得很大,好像想到了什么。

岳鸣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魏仁武把烟往地上一扔,从沙发上蹦起来,兴奋地大喊道:“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是这样,我真是太他妈蠢了!”

岳鸣更加疑惑了,他急道:“原来是哪样啊?你倒是说啊!”

魏仁武问道:“几点了?”

岳鸣看了一下手表,回答道:“下午三点半了。”

魏仁武说道:“还来得及,走,跟我出门。”

岳鸣的屁股死死贴在沙发上,倔强道:“话不说清楚,我哪里也不去,我就问你,发现了什么?”

魏仁武不耐烦地说道:“你还真是比女人还啰嗦,我告诉你吧,徐小姐不愿意从西安过,是因为那里有她痛苦的回忆,一旦她重游故地,就一定会勾起她的痛苦回忆,而同理可寻,我在‘麻石桥’一直等不到那个关键的小女孩,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小女孩在‘麻石桥’目睹过一场惨烈的悲剧,这会跟一个幼小的心灵留下创伤的,她必须忘记那段记忆,所以她便再也不会走那条路,即使放学回家会绕路,也不走那条路。”

“原来如此。”岳鸣总算听明白了,“那么,你要继续调查‘死神’了吗?”

魏仁武拍拍胸脯,说道:“那当然,我在这个案子上注入了多少的心血,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再说了,我魏仁武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岳鸣轻叹道:“是啊,我甚至已经忘了之前那个说要放弃这个案子的人叫什么名字了。”

两人就这样,又急匆匆的出门。

岳鸣驾驶着他的蓝色“玛莎拉蒂”前往“麻石桥”,在驾驶座上,他对副驾驶的魏仁武说道:“魏先生,我们去‘麻石桥’,总不能又在‘麻石桥’的路口等着吧。”

魏仁武悠悠道:“当然不能。”

岳鸣说道:“那我们应该去哪个地方蹲守呢?”

魏仁武说道:“即使小女孩放学不从‘麻石桥’过,她绕道,也不会离得太远,所以咱们只需要分别蹲守在‘麻石桥’最近的两个路口,就有机会碰到她。”

“等等。”岳鸣感觉到异样,“你刚刚用了‘分别’这个词语?”

魏仁武说道:“对啊,分别啊,怎么了?”

岳鸣说道:“分别,是指我和你分别吗?”

魏仁武说道:“对啊,就是指你和我分别去两个路口,找小女孩。”

岳鸣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怕我会看丢那个小女孩的。”

魏仁武说道:“你怎么突然这么不自信了?”

岳鸣说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本来就对这个案子不上心,所以,到现在,我已经记不住当时司机是怎样描述那个小女孩的了。”

魏仁武严肃地说道:“那我再跟你重申一次,司机曾经说,那个小女孩扎着双马尾,当时是穿着粉色衣服的。”

岳鸣有些尴尬地说道:“双马尾和粉色衣服都是当时她的打扮,鬼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

魏仁武说道:“你怎么突然就不自信了呢?曾经那个挑落不可一世的舒泼的人到哪里去了呢?”

岳鸣说道:“那是运气好,就像你能开枪打中‘青龙’,也是运气好,要让光靠运气来自信,我做不到。”

魏仁武说道:“我不管,就当碰碰运气,你也要给我在一个路口守住,万一你灵光一现,找到了呢?再说,我又不会分身术,我怎么能一个人守在两个地方,作为助手,你就应该当我的分身。”

魏仁武一旦不讲道理起来,岳鸣是拿魏仁武毫无办法。

岳鸣勉强地回答道:“好吧,我单独去一个路口守着,但是如果没有结果,你可不能怪我。”

魏仁武严厉道:“那可不行,我这要是答应你,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你今天必须要给我拿出几个像样的结果出来。”

岳鸣瘪嘴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魏仁武说道:“小岳啊,你可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年轻人,不给你点压力,你是不知道自己有多能耐的,所以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办到哟。”

一会儿鞭子,一会儿糖,魏仁武的套路,真是深不见底,岳鸣实在有些招架不住,他轻叹一声,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我去守一个路口,我一定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住每一个过往的小女孩,然后调查出可能是那个小女孩的背景,这样总行了吧。”

魏仁武满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

岳鸣说道:“但是你好歹也该教我一个方法啊,总不能让我无头苍蝇乱撞吧。”

魏仁武顿了顿,说道:“方法就是直觉,直觉是一个合格侦探最初级的技能,你作为一个合格的侦探,我相信你已经具备直觉这个技能了吧。”

岳鸣说道:“你说的简直是废话,你的话,果然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套路,再说,谁说的侦探最初级的技能是直觉了?我怎么记得是根据事实依据作为前提呢?”

魏仁武说道:“这话当然是我说的,你信我的?还是信你那《侦探培训教材》的?”

岳鸣放弃请教魏仁武,失望地说道:“算了,算了,我去哪个路口?跟你讨论方法,实在是太费口水。”

魏仁武嘻嘻笑道:“你把我放在东秀二路的路口,然后自己去‘**广场’旁的建设南路路口,等到六点半的时候,咱们就结束,你再来接我。”

岳鸣非常不情愿地说道:“好好,就这么决定。”

岳鸣依照魏仁武的安排,把他放在了东秀二路的路口,自己便开车前往“**广场”,把车停在了“**广场”的停车场后,便独自来到了建设南路的路口。

岳鸣百无聊赖的站在路口,完全对自己的眼神没有信心,一张照片都没有,一个面部和身体特征也没有,仅仅靠一个司机在一瞬间记住的双马尾和粉色衣服便找人,能找到,那就真的是奇迹了。

没过多久,岳鸣果然看到街对面的建设西路迎面走来一大群刚放学被家长牵着的小孩。

看来,是到了小孩子放学的时间。

岳鸣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每一个路过的小女孩都不会放过。

他发现几乎所有的小女孩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看来放学和爸爸妈妈来接她们回家,对于单纯的孩子们来说,简直是最大的幸福。

这让岳鸣不禁想起了自己悲惨的童年,他从来没有感到过家庭那种其乐融融,小时候即使放学,都是管家来接的他。

一想到这样,岳鸣的脸上流露出忧伤,可是这时,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另一张忧伤的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