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八、离别之吻

魏仁武马上就要带着徐玖来到北京,而余先生立刻赶往“国贸大酒店”,与此同时,他还通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也前往“国贸大酒店”。

余先生刚走进“国贸大酒店”大堂,就有侍应上前打招呼:“余先生,您来了。”

余先生只是轻轻点点头,问道:“Z小姐到了吗?”

侍应恭敬道:“已经在房间里等您了。”

侍应所说的房间,不是一般的客房,而是国安部在这家酒店的秘密基地,这个房间没有在酒店的楼上,而是在酒店的地下。

整体来讲,这个酒店其实就是国安部包裹的一层外衣,它的里面就是国安部秘密工作的地方。

余先生通过暗格,下到酒店地下的秘密空间。

这个空间里面有多到数不清的房间,而且从外面看,几乎每一个房间都长得一样,房间的房门也没有任何的标示。

可是余先生却十分清楚自己要找的房间是哪一间。

余先生来到这个房间的门前,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房间里面传来一个极好听的女声:“请进。”

余先生这才打开了房门,缓缓走进去。

房间里面有无数的屏幕,而这些屏幕围绕着一张椅子,椅子是背对着余先生的,从椅子后面又传来那个女声:“魏仁武把人带来了吗?”

余先生直挺挺地站着,恭敬道:“他们还没到,不过,应该快到了吧。”

女声又说道:“去等他们,等他们到了后,把那个女人带过来,我要见见她。”

“是。”余先生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余先生会对她毕恭毕敬?总而言之,这个女人应该在国安部有不低的地位,而且地位一定比余先生还高。

果然,没过多久,魏仁武三人便开车来到了“国贸大酒店”的门口。

而余先生已经在门口迎接三人。

魏仁武一下车,便给余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余先生受宠若惊。

余先生关怀地问道:“怎么了?”

魏仁武长叹一声,说道:“余先生啊,你这十万块真的太不好挣了,两次三番差点丢掉性命,老实说,总算是熬过来了。”

余先生有些惭愧地说道:“辛苦了。”

另一边,岳鸣和徐玖也走下了车。

余先生一看到徐玖这张清秀的脸,心里不免感慨万千,他有些动容地说道:“阿玖,你终于回来了。”

但是,徐玖却并不买账,她仍然冷冰冰的回答道:“嗯。”

从徐玖的神情来看,似乎有些厌恶余先生,但是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徐玖落到现在这种地步,都是余先生一手造成的,是他挖掘了徐玖,把徐玖派到“封神会”当卧底,也就是说,徐玖人生悲剧的开始,就是余先生。

余先生长叹一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之后,一切都会大变样的。”

徐玖冷漠道:“我问你,你是不是能像在英国答应我的那样,保证我以后的安全?”

余先生点头道:“当然,我当着魏先生的面,我再次承诺,如果有人要杀你,那么他就必须先杀了我。”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点头道:“我听到了,我来做见证。”

徐玖白了魏仁武一眼,骂道:“管你屁事。”

魏仁武双手一摊,瘪了瘪嘴。

徐玖又问余先生:“还有,你答应我的另一件事情,只要我一回来,你就立马根据我的情报对‘封神会’采取行动,这件事又算数吗?”

“这……”余先生支吾道。

“你在犹豫?”徐玖不高兴了。

余先生确实有些犹豫,他犹豫道:“扳倒‘封神会’是一项大型任务,我的权限还不足以策划这么重大的事情。”

徐玖狠狠道:“你不答应,我现在转身就走。”

魏仁武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一个人固化的老头,一个是倔强的女孩,可真有意思。”

余先生一听到徐玖要走,赶紧劝道:“虽然我没有权限,但是我可以向Z小姐申请,而且她现在正等着你,就算你要走,也应该跟她谈过这件事之后,如果她不同意,你再走,应该也不迟的。”

“又冒出来个Z小姐,好玩。”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笑嘻嘻地说道。

“Z小姐要见我?”其实徐玖并不认识Z小姐,但是她听说过这个女人,据说她是国安部里,掌管情报来源的人,也就是说她是余先生的顶头上司。

余先生点点头。

徐玖顿了顿,说道:“好吧,我去见见她。”

余先生一听徐玖愿意见Z小姐,立马便要招呼徐玖进酒店。

“等一等。”徐玖突然说道。

余先生疑惑道:“还等什么?”

徐玖看了一眼吊儿郎当的魏仁武,对余先生说道:“我能跟魏仁武单独说两句吗?”

余先生点头道:“当然可以。”于是,余先生很自觉地走到一边。

徐玖站在魏仁武的面前,含情脉脉地望着魏仁武。

魏仁武能够在徐玖的眼中感到一种不一样的情愫,这种情愫是他们俩这么多天以来都没有过的情愫。

“我……”徐玖似乎想说什么。

“等一下。”魏仁武突然打断徐玖的话。

他转过头来,白了岳鸣一眼,怒斥道:“你还愣在这里干吗?”

岳鸣确实傻愣傻愣地站在两人的旁边,被魏仁武一呵斥,尴尬地一笑,便也闪到一边去了。

魏仁武这才又对徐玖说道:“有什么话,现在说吧。”

徐玖顿了顿,才说道:“我其实就是想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也谢谢你打开了我的心结。”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救你的命是没错,什么时候打开了你的心结,我可真不知道。”

徐玖低下了头,有些害羞地说道:“不知道也没关系,这是偶然发生的事情。”

魏仁武两手一摊,瘪了瘪嘴,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太客气,是我执意要从西安过的,不然我们绕道走,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的危险。”

徐玖摇头道:“不,我觉得西安之行的经历对我很重要,以往的我,总是把自己埋在痛苦的回忆当中,我一直都无法面对‘封神会’,是你,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让我有勇气去面对‘封神会’,所以我必须现在谢谢你,因为我不确定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说道:“会不会再见面,我不知道,但是就算会见面,机会也应该很渺茫吧,另外,我基本上是不接受语言上的道谢的。”

徐玖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嗯……”魏仁武欲言又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徐玖二话不说,跨步上去,捧着魏仁武的脑袋,伸出自己的嘴,便在魏仁武的嘴唇上留下浓重的痕迹。

虽然,这确实是魏仁武心中所想的道谢方式,不过他希望来一个更温柔的法式香吻,而不是这样被强吻。

徐玖松开魏仁武的脑袋,一抹自己的嘴唇,冷冷道:“这个道谢,满意吗?”

魏仁武彻底傻眼,他缓缓说道:“还行,就是太快太粗暴了一点。”

另外傻眼的人,还有远处的岳鸣,他一直认为徐玖是讨厌魏仁武的,完全没想到两人会上演这么一幕。

“拜拜,我的现任。”徐玖挥手作别,跟着余先生走进了酒店。

岳鸣缓缓靠近了魏仁武,看着魏仁武正痴痴地看着徐玖的背影。

魏仁武等徐玖已经彻底进入酒店后,才长叹一声,说道:“现在应该已经是前任了吧。”

岳鸣说道:“走吧,人都已经消失了,我们也该是时候结束这场亏本的任务了。”

另一边,徐玖面带微笑地和余先生走进了“国贸大酒店”。

一旁的余先生说道:“这是自从你卧底‘封神会’以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笑容。”

徐玖微笑着说道:“以后,你会经常看到我的笑容的。”

徐玖和余先生来到了Z小姐的门口,余先生指着房门说道:“进去吧,Z小姐正等着你向她汇报工作。”

徐玖点点头,打开了房门。

徐玖一走进去,门外的余先生便关掉房门,让徐玖单独去面对Z小姐。

徐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只见房间的一面墙全是大大小小屏幕,这些屏幕监视着许多不知名的地方,而屏幕的下方,有一张转椅,转椅背对着徐玖。

徐玖知道转椅上坐着一个人,她恭敬地说道:“是Z小姐吗?我是徐玖,来向您汇报工作的。”

转椅后面传来了一个女人银铃般的笑声,Z小姐笑道:“徐玖,我问你一句,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徐玖顿了顿,回答道:“我不明白Z小姐的意思。”徐玖很好奇,她总觉得Z小姐的声音有些耳熟。

Z小姐说道:“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当一个人有了希望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希望根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在她的身上根本不会有希望,而希望破灭之后,等待她的,将会是绝望的死亡。”

徐玖震惊了,她的眼中看到了Z小姐所说的绝望,也许这一辈子都没有今天这样的绝望,因为她看到了Z小姐的转椅转了过来,而且Z小姐的脸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因为她早就认识Z小姐,而Z小姐正是她卧底“封神会”后的顶头上司——“朱雀”张小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