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七、结束的前奏

“敌人?”岳鸣不明白,“如果是敌人,就说明‘封神会’和你们应该是同一战线的吧。”

“胡闹!我们怎么可能和犯罪分子同一战线!”徐玖怒斥岳鸣。

岳鸣尴尬地脸一红,魏仁武掩嘴偷笑。

岳鸣为了圆回场子,又问道:“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徐玖摇头道:“我不知道,余先生没有告诉我。”

这时,魏仁武面色凝重地说道:“我想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谁?”岳鸣好奇道。

魏仁武就好像没有听到岳鸣在说什么,而是继续跟徐玖说道:“嗯,这个人偷了核基地的分布图,他也是‘封神会’的敌人,这和你们调查‘封神会’有什么关系?”

徐玖说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在调查这个人的时候,毫无头绪,而我们知道‘封神会’也在调查这个人,而且他们手上确实掌握了不少的线索,所以余先生才派我卧底‘封神会’,调查‘封神会’所掌握的有关这个人的信息,顺带还要取得‘封神会’的情报,铲除这个恐怖组织。”

魏仁武问道:“那你调查到有关这个人的什么线索了吗?”

徐玖说道:“不太多,但还是有一些,不过都是好几年的信息了。”

“喂喂,你们到底在说谁啊?”岳鸣极力地想让自己能够参与这个话题。

但是,魏仁武和徐玖却好像岳鸣并不存在,这辆车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对话。

魏仁武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你所谓的一些信息。”

徐玖说道:“我只知道这个人活动于各个国家,并且策划了不少的恐怖行动,可以说,整个世界都想找到他,并且逮捕他,可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做到,而且这个人神出鬼没,即使是‘封神会’,对于他所到过的位置,都只有一些零星的碎片,现在要找到他,恐怕更加的困难了。”

魏仁武突然咬牙切齿道:“我会找到他的。”

岳鸣疑惑道:“你认识徐小姐所说的那个人吗?”

魏仁武仍然没有理会岳鸣,继续跟徐玖说道:“我相信‘封神会’不会因为这个人来追杀你吧,你还掌握了其他重要的信息吧。”

徐玖点头道:“是的,在收集这个人信息不太成功的情况下,我便开始转向收集针对‘封神会’的情报,而且成功地收集了‘封神会’很大一部分地下生意和他们恐怖活动的计划,所以他们才这么紧张我。”

“够了!”岳鸣突然大声嘶吼起来,“你们尊重一下我,好吗?我可是也在啊!就不能讲给我听听吗?”

“哎哟,这么巧,原来你也在这里啊。”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嘲笑道。

岳鸣怒道:“你今天是想故意气我么?信不信我把车开到河里去。”

魏仁武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谁知道你这么小气。”

徐玖噗得一声,也笑了出来。

岳鸣这才收起了怒气。

这时,三人突然又陷入了沉默。

过了良久,岳鸣才说道:“你们怎么不说了?”

魏仁武疑惑道:“我们说什么?”

岳鸣说道:“说那个人和‘封神会’啊。”

魏仁武看了一眼徐玖,徐玖冷冷回答道:“我们说完了啊。”

岳鸣急道:“你们这就说完了?”

魏仁武点头附和徐玖,说道:“是的,我们已经说完了。”

岳鸣说道:“我一想参与进来,你们就说完了?”

魏仁武悠悠道:“这和你没关系,只是我们说完了而已。”

岳鸣大喊道:“你们是针对我的吧。”

魏仁武打了呵欠,说道:“哎呀,昨晚睡得太少,突然瞌睡来了。”

岳鸣喊道:“装什么睡觉啊!”

魏仁武哪里理会岳鸣,一秒便打起呼噜来。

岳鸣从后视镜看了看徐玖,徐玖冷冷一张脸对着车窗外,同样不理会岳鸣。

岳鸣可不敢像吼魏仁武一样,去吼徐玖,甚至他都不敢和徐玖随意搭话。

岳鸣只能忍住好奇,安安静静地开着他的车。

天色再一次暗淡了下来,开了一天的汽车,一路平安,就差一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北京。

徐玖说道:“等到了北京,我们就能彻底安全。”

这时的魏仁武已经醒来,他摇头道:“不,必须把你交到余先生的手上,我和小岳才能彻底安全,那个时候你安不安全,就不管我们的事了,因为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岳鸣说道:“不对,是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魏仁武瘪嘴道:“咱们两人,什么时候开始分你我了?”

岳鸣冷冷道:“从你睡觉开始。”

“真是调皮。”魏仁武嘻嘻笑道。

徐玖说道:“我们上哪儿去找余先生?”

魏仁武说道:“余先生交待过,当我平安把你带到北京,就直奔‘国贸大酒店’,不过要提前通知他一声,他好在酒店里准备接收你。”

徐玖说道:“你准备怎么通知他?”

岳鸣这时嘲讽道:“是啊,你手机也没有,电话号码恐怕也弄掉了吧,我看你怎么通知他?”

魏仁武悠悠道:“手机,一会儿在路边,随便找个人借一下就行了,至于电话号码……”

魏仁武顿了顿,手指自己脑袋,微笑道:“在我的脑袋里。”

在车流穿梭的高速路上,有一辆“途观”车停靠在应急车道边,闪着双闪灯。

驾驶座上,急匆匆地走下一个大腹便便的秃头男人,男人一边朝路边跑去,一边解开裤裆上的“大门”。

男人站在路边,一泄千里,没有比憋上一泡尿突然释放出来更爽的事情了。

男人满足地抖了抖所剩无几的尿滴,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幽幽的男声:“喂,先生。”

秃头男人,差点又吓出一泡尿来,他大喊一声:“妈呀,什么鬼?”他赶紧合上“大门”。

秃头男人回头一看,原来不是鬼,是一个人,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秃头男人气愤道:“你站在我背后干吗?你不知道荒郊野岭,大晚上的,会吓死人的!”

八字胡男人嘻嘻笑道:“你好,我叫魏仁武,请问朋友如何称呼?”

秃头男人一脸嫌弃地说道:“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也少来问我叫什么!有事就讲,有屁就放。”

魏仁武收起了笑脸,严肃地说道:“我想借朋友的手机用一下。”

秃头男人双手叉腰,用他的大肚子和扬起的下巴,指着魏仁武,说道:“我如果不借呢?”

魏仁武露出了邪恶的嘴角,狠狠道:“你说什么来着?”

秃头男人赶紧背脊凉了半截,毕恭毕敬地赔笑道:“我说,我会给你,只要你高兴,你拿走都可以。”秃头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递给魏仁武。

秃头男人刚刚还不愿意给魏仁武手机,怎么突然态度便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呢?

我想大多数人遇到秃头男人的这种情况,也会表现得和他一样,因为很少有人会对一个拿手枪指着自己的人态度恶劣。

秃头男人举起双手,生怕魏仁武拿到手机便开枪杀人灭口。

魏仁武微笑道:“我不会拿走的,打完电话,就还给你。”

魏仁武拨通了余先生的电话。

“喂,哪位?”余先生在电话里冷冷地说道。

魏仁武笑道:“是我啊,余先生。”

“哦,原来是魏仁武啊。”余先生的语气略变缓和,“怎么?你已经带徐玖来到北京了?”

魏仁武说道:“已经快到了,我建议余先生可以准备准备,我可不想眼看着任务就要结束了,突然冒出一两个‘封神会’的人来。”

余先生说道:“魏先生放心,只要你们一踏进北京,我保证没有任何人敢动你们一根汗毛。”

魏仁武满意地说道:“这样最好,拜拜。”

魏仁武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给秃头男人,挥手道:“谢了。”

秃头男人接过手机,傻愣愣地看着魏仁武朝前面应急车道边停靠着的另一辆轿车走去。

魏仁武回到车上,只听到岳鸣急道:“怎么样?别人借手机给你了吗?”

魏仁武笑道:“那当然,我这么和善的一个人,别人怎么可能不借手机给我。”

岳鸣瘪嘴道:“和善?你确定你没有威胁别人?”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魏仁武无奈地摇摇头,“你太令我失望了。”

岳鸣尴尬地说道:“就当我误会你了,你总得告诉我结果吧。”

魏仁武调侃道:“我才不会告诉一个不信任我的人,结果,我只告诉美丽大方的徐小姐。”

魏仁武一脸色眯眯地看着徐玖,而徐玖却毫不领情地说道:“那如果我不想听呢?”

魏仁武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不听就算了,继续开车吧,我们可是还没有到北京,路边说不准就会冒出一个‘封神会’的人来。”

岳鸣一听到“封神会”三字,心里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赶紧发动汽车,要知道,这几天,“封神会”给岳鸣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

两个多小时过去,三人终于来到了任务的终点——北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