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四、营救

带队的黑衣人有些懵,他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车里的魏仁武,其实不是魏仁武?”

这时,带队的黑衣人想起来了,既然魏仁武能逃出来,自然不会一个人逃出来,他可是还有一个跟班叫岳鸣。

如果车里的不是魏仁武的话,那就一定是岳鸣。

可是,就算带队的黑衣人看穿了这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他本来想呼叫已经快围拢那辆成了筛子的汽车的五个黑衣人,却一句话也喊不出来,他看见了血液从他的额头喷出,伴随血液而出的还有一颗已经碎掉的子弹,他不但现在喊不出来一句话,以后再也不会喊出话来。

徐玖在这黑衣人的旁边,清晰地看到这黑衣人是如何中枪的,一颗子弹从后脑勺打入,额头穿出,如此精准利落,却没有听到枪声,应该是加上了消声器的手枪,射出的子弹。

徐玖都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是魏仁武出现在他们的背后。

而带头的黑衣人已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那五个黑衣人却一点没有注意,而是专心致志地围剿已经看不出来是“保时捷911”的“保时捷911”。

咚!

五个黑衣人中,又有一个倒下了,这时黑衣人们才注意到他们的背后有一名枪手。

他们转身过去,没有看见枪手,却看见凌空飞来一个矿泉水瓶。

剩下的四名黑衣人,其中一名黑衣人顺手便接住了矿泉水瓶。

他刚一接住矿泉水瓶,砰得一声,一个子弹又打穿了矿泉水瓶。

很奇怪,这颗子弹竟然是对准矿泉水瓶的。

更奇怪的是,矿泉水瓶被子弹打中后,便爆炸了。

没错,矿泉水瓶爆炸了,将四名黑衣人炸的四分五裂,体无完肤,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魏仁武,干得挺漂亮的嘛!”徐玖眼看这个四肢绽放的景象,不禁感叹道。

“干净!利落!漂亮!我就是这么完美的男人。”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只穿着一件短袖出现在徐玖的身旁。

“我死了没?我竟然没死吗?”岳鸣穿着魏仁武的棕色夹克从快散架的“保时捷911”中爬了出来,全身都在发抖。

岳鸣手里拿着手机冲向魏仁武,大骂道:“瞧你出的馊主意,差点就把我害死了。”

魏仁武哈哈大笑道:“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

听起来,岳鸣好像并不能怪责魏仁武,但是岳鸣要是真的死了,他便更没办法去怪责魏仁武了。

徐玖冷冷对魏仁武说道:“所以,岳鸣能发出你的声音,是因为先用手机录了音,再外放出来的吗?”

魏仁武笑道:“Bingo!恭喜你答对了!就是这个‘声东击西’的策略。”

徐玖不屑道:“别得瑟得太早,这里还有两个。”徐玖指了指草丛中的密道。

魏仁武猛拍自己的额头,醒悟道:“哎呀!差点把这两个给忘了。”

时间倒回枪战开始之前的密道里。

两名黑衣人已经在三个被标记五角星的地方挖上了大坑,却一无所获。

一名黑衣人正在挖第四个坑的时候,大骂道:“这个臭**,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弄这么多假的标记,这简直是折磨我们。”

另一名黑衣人却没有帮忙挖坑,他似乎听到密道外有些不对劲,他拍拍那名正在挖坑的黑衣人的肩膀,说道:“外面好像有枪声。”

那名黑衣人不耐烦地说道:“别一惊一乍的,就算有枪声,也不用担心,他们能处理好突发情况的,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文件。”

另一名黑衣人想想也对,和他们“燕云十三骑”正面作对的人,通常都没有好下场,他们两个人的确应该把重心放在找文件上,如果没有找到东西的话,他们“燕云十三骑”便真的没有好下场。

于是他也动手帮那名黑衣人挖,三下五除二,挖开了第四个标记,果然还是没有。

可是他们没有放弃,开始挖第五个,依然还是没有。

第五个没有,就挖第六个,对于中国人来说,六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六总能给人们带来好运。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在第六个标记处,挖出了一个文件袋。

“终于***找到了。”两名黑衣人高兴地大喊道。

“走,出去找那臭**算账!”一名黑衣人示意另一名黑衣人道。

两人刚准备走向密道出口,突然出口处掉进来一个矿泉水瓶。

“什么东西?”两名黑衣人疑惑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矿泉水瓶,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矿泉水瓶的瓶盖还会冒烟的。

“**,这是炸弹!”其中一名黑衣人敏锐地发现了矿泉水瓶的真相。

当然就算被他发现了,也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逃出密道,矿泉水瓶便爆炸了。

砰得一声,尘烟和火光直冲出洞外,紧接着密道便塌陷掉。

魏仁武、岳鸣、徐玖三人蒙住自己的耳朵,生怕被爆炸声刺激耳膜。

爆炸结束后,徐玖活动活动被绑太久,有些麻木的双手,冷冷说道:“魏仁武,你的玩具还真多。”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悠悠道:“这是在宾馆时用剩下的两颗,这下就真的用完了。”

徐玖长叹一声,说道:“你玩炸弹的水平,还真像一个人。”

魏仁武摇头道:“我才不像你那已故的前男友。”

徐玖骂道:“什么叫已故的前男友!你他妈乱说啥!”

魏仁武嘻嘻笑道:“别想那个了,我可是鲜活的现任啊。”

徐玖真的被魏仁武给惹生气了,他拿谁调侃都行,但是拿唐宇来开玩笑就不行,这可是徐玖永远无法忘怀的挚爱,而且就算往后,也不用有另一个人能在徐玖心里代替唐宇的位置。

本来徐玖说魏仁武像唐宇,也只是夸奖魏仁武而已,但是魏仁武拿唐宇开玩笑,徐玖对魏仁武刚刚开始的好感,便荡然无存。

“喂喂,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们要出事了。”岳鸣指着这条街的一头,突然急促地提醒道。

魏仁武和徐玖顺着岳鸣所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街的那头,黑压压的一片,全是“封神会”的人。

他们掉头过去,再看街的另一头,也是黑压压的一片,这里也全是“封神会”的人,而且伍巍站在这群人的最前面。

“惨了,东西被毁了,只有我记得那东西的内容,现在他们只需要杀了我,便能高枕无忧了。”徐玖大惊道。

魏仁武收起了他的嬉皮笑脸,严肃道:“我不会让他们杀你的。”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过来了,他们要包围我们了!”岳鸣都急得快跳了起来。

越是情况紧急,魏仁武就越冷静,他也就越能想到办法,魏仁武不慌不忙地说道:“看来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重新再走一次那悲伤的路。”

“你说什么?”岳鸣根本没有听懂魏仁武的意思。

但是,徐玖却听懂了,她点头道:“好。”

魏仁武举起手枪,便朝旁边的“杨家羊肉泡馍店”的大门开了一枪,子弹刚好打在了门锁上。

魏仁武的这一举动,后知后觉的岳鸣也明白了魏仁武的意思,他们可以重新复制一遍当年徐玖逃出西安的办法。

三人不约而同的朝店里冲去,倒是“封神会”不慌不忙的缓缓朝魏仁武等人走来,一点也不担心魏仁武他们能逃跑,就像去抓一只瓮中的鳖。

“封神会”不急,魏仁武等人却很着急,他们进了店里,立马找了些板凳桌子堵住门口,他们希望能拖“封神会”多久便是多久,尽量为他们能逃跑争取时间。

堵门的装置设置完成,徐玖便大喊道:“跟我来。”

徐玖已经在这里逃过一次,并且那一次记忆永远烙印在她心头,找后院的路,对她来说简直轻车熟路。

三人瞬间来到了后院,魏仁武和岳鸣定睛一看,果然如徐玖之前所说的那样,一个井盖屹立在院子中央。

徐玖一看到这井盖,不由得愣了一下,唐宇被一枪爆头的场景,又浮现在她的眼前。

魏仁武大喊道:“还愣着干吗!赶紧开井盖,我守在门口,防止他们进来。”

魏仁武将枪口对准后院唯一的入口,准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徐玖被魏仁武一吼,立马收齐了她那悲伤的回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救出这两个刚救了自己的男人。

岳鸣尝试着用手掰开井盖,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井盖却纹丝不动。

岳鸣急道:“也太紧了吧。”

岳鸣这样一个大男人都掰不开,徐玖一个女子,更加没有力气掰开井盖,她得找点工具。

徐玖晃眼一看,发现院子的一角放着一个铁锹,她立马跑过去拿起铁锹,加入了岳鸣掰井盖的行动。

“来了!”魏仁武大喊一声,立马开出第一枪。

一个黑衣人,才冒出一个头,他的头就被魏仁武的子弹给打穿了。

这时,又连续冒了两个头出来,魏仁武弹无虚发,枪枪致命。

门口已经叠起了三具尸体,“封神会”不敢贸然行动。

这时,门后传来了伍巍的声音:“魏先生,可真是好枪法啊,可惜子弹应该已经不多了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