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四、脚踏两船

全开第一个询问的是司仪。

全开问道:“昨晚的婚礼应该有彩排吧。”

司仪有些惊恐的说道:“是的。”

“那都有谁参加了彩排?”

“有我、新郎和新娘、伴郎和伴娘、双方父母,还有当时的一些婚庆的工作人员。”

“好的,我已经了解了。”

全开正待询问下一个的时候,法医已经赶到了现场。

林星辰命令法医马上着手调查。

法医花了半个小时的时候,对手套进行了检测。

法医报告说道:“整个无名指截止于戒指的位置,都检测到了‘氰化钠’。”

全开忙道:“那戒指呢?”

法医说道:“戒指内圈也都有‘氰化钠’。”

全开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

林星辰急道:“你明白什么了?”

全开说道:“我明白犯罪手法了。”

正待林星辰欲追问之时,全开又开始询问新娘:“你的戒指,从昨晚彩排到今天,都有谁接触过吗?”

新娘泪眼婆娑地说道:“我和伴娘,还有我的其他一些闺蜜都接触过。”

全开说道:“我明白了。”

又问道伴郎、伴娘:“昨晚彩排,你们都在吧?”

“是的。”伴郎和伴娘都回答道。

“昨晚彩排后,你就一直保管戒指,对不对?”

伴娘突然很惊慌,连忙说道:“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全开被她突如其来的惊慌震惊到了,安慰道:“别紧张,我没有说是你干的。”

伴郎阴阳怪气地说道:“你这么紧张,莫非是做贼心虚?”

伴娘大怒道:“你放屁!”

伴郎白眼一翻,脸甩到另一边去。

伴娘不服气的要上去打伴郎,被全开拉住。

没办法,全开只能把两人分开一些。

还可以询问的,只剩两位新人的父母和酒店工作人员了。

全开先问新郎的父母,说道:“叔叔、阿姨,陆通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陆通的母亲悲伤过度,实在没法回答,他父亲代为回答:“陆通那臭小子,平日里很少给我们两个老年人谈论生活上的事,不过还是听别人说,他在生意场上确实得罪过一些人,也不知是谁害了他性命。”

全开又问道:“那最近陆通有没有特别反常的事情发生呢?”

他父亲回答道:“他每天都很反常,比如昨晚,就出去玩到很晚才回家的。一回来整个人都还是醉熏熏的,今早上‘接亲’,差点没起来床。真把我们老两口气死了。哎!他人都去了,我不该说他坏话了。”他的眼睛里,也开始溢出泪水了。

全开又把一个酒店工作人员拉到一边,询问道:“昨天彩排的时候,你在吗?”

工作人员回答道:“当时我在。”

全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呢?”

工作人员突然很神秘的,压低了音量,说道:“有一件。”

全开也压低了音量,说道:“是什么事?”

工作人员小声道:“是这样的。昨晚,彩排结束后,大家就都离开了。我在收拾现场东西的时候,听到了大厅外有一个女人的哭声。”

“女人的哭声?”

“因为当时就剩我一个人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以为是闹鬼呢。好奇心大过恐惧,于是,我就慢慢靠近那个哭声,哭声中还夹杂着一句话。”

“一句话?”

“她是这样说的:‘你个挨千刀的,真该去死。’”那个工作人员还学着那女人的腔调。

工作人员接着道:“后来,我一走出大厅,发现外面根本没人的时候,当时脸都给我吓绿了。”

全开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我明白了。”

岳鸣在一旁,看着全开来来回回、一板一眼的调查了半天,使他感觉到,全开在能力上和魏仁武是接近的,让他觉得全开更胜一筹的是,他比魏仁武富有人情味得多。

全开呼唤林星辰过来,说道:“星辰,这里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现在就需要法医对手套和戒指还有陆通的尸体进一步的检查了。”

林星辰说道:“那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

全开说道:“没事,我们不急于这一时,我也要整理一下我所了解到的线索。”

林星辰说道:“那咱们就先撤吧。”

林星辰留下她的手下们对现场的人进行笔录。

三人走出酒店,林星辰提议道:“那个魏仁武病重,咱们去看看他死了没。”

岳鸣也附和道:“对啊,全先生,我们都去看看他吧,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全开却说道:“不用了,你们去吧。我回酒店整理一下线索,毕竟人命更重要吧。”

没错,这就是全开和魏仁武之间最大的不同点,全开更注重人命,魏仁武却视人命为草芥,他更看重案子是不是能提起他的兴趣。

岳鸣虽然这么想,但当全开走后,林星辰却说:“他其实只是不想听到魏仁武对这个案子的意见。”

林星辰一见到魏仁武,就调侃道:“哟,魏仁武,你还没死啊。”

魏仁武坐在床头,虚弱地说道:“我死了,你岂不是要守活寡了。”

林星辰大笑道:“还能反击,说明你的病问题不大。”

魏仁武说道:“笑话,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被这点小病击垮,我保证明天就能生龙活虎地出门享受鱼水之欢。”

林星辰奸笑道:“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你明天下得了床不。”

岳鸣这时却没有心情开玩笑,他严肃地说道:“魏先生,今天出事了。”

魏仁武也收起了笑容,他说道:“看出来了,现在才三点,陆通不留你们玩,而且全开那小子也不敢来见我,说明是有了案子。”

岳鸣把今中午的婚礼上的事情,给魏仁武叙述了一遍。

魏仁武摸着八字胡,一直点头,等岳鸣叙述完后,才叹息道:“哎!大学时间,陆通和我是最聊得来的,他的婚礼,我没去成,丧礼,我一定要去拜祭一下。”

林星辰问道:“对于陆通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魏仁武说道:“没看法,现在不敢有看法,如果我比全开先破案的话,那他肯定会受打击的。而且,他有在现场勘查,他应该比我更清楚案情才对。”

林星辰说道:“可是……”

魏仁武打断了她,说道:“别可是了,你要相信全开那小子,毕竟他现在也是中国侦探协会的会长,这种案子难不倒他的。”

岳鸣明白林星辰的意思,虽然平时两人好像互相看不惯,但林星辰更信任和依赖魏仁武一些,而且从林星辰的角度来看魏仁武和全开两人的话,高下立判。

全开就住在婚礼现场的天友国际酒店,所以等林星辰和岳鸣走后,他又不放心得回到了案发现场。

这里,除了警察以外,只剩正在被方荣华做笔录的伴郎。

全开走上前去,说道:“方警官,能不能让我单独再问他几句?”

方荣华还是那副铁面孔,他回答道:“没问题,林队长吩咐了,全先生办案,我们会全力配合的。”

全开让开了一条路,说道:“那劳驾方警官了。”

方荣华明白全开的意思,便闪到一边去调查其他细节。

全开还是把伴郎拉到离警察都很远的地方,小声地说道:“请问,怎么称呼?”

伴郎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我叫郭龙。”

“郭先生,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之前对我的提问,还有所保留,所以才要单独和你聊聊的。”

“是有一些我怀疑的地方,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不便说。”

“现在能告诉我吗?”

“是这样的,我怀疑我表哥的死,和他脚踏两只船有关。”

“你想说那个伴娘吗?”

“你……你怎么知道?”伴郎声音抖动了一下。

“你要相信,我是个侦探,这种事,瞒不过我的眼睛的。”

“确实,表哥这些事,本来就不光彩,我也不便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揭他的丑事。”

“说说你怀疑的根据吧。”

“本来,表哥这个人就好色,出轨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

“这个我知道,我和他是大学同学,他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

“但是,昨晚上有一件事,我特别在意。本来,我们昨晚很多哥们正在Ktv里开‘单身派对’,突然表哥接到一个电话,后来就说有事先走了。”

“这个电话很奇怪吗?”

“接电话本身不奇怪,但是我在他掏出电话的时候,我的余光刚好瞟到来电显示上写着‘客户李小姐’。”

“哦?这很奇怪吗?”

“全先生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男人,自然不知道花花肠子的男人的把戏。将出轨的女人的联系方式改成客户的,就不容易被老婆察觉了。”

确实全开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他甚至连恋爱经验都很稀少的。

全开说道:“也对,就算是客户,也不能在他结婚前的晚上,把他叫出去。”

郭龙说道:“对啊,而且听姨妈讲,表哥后来很晚回家。他能够结婚前一晚,和客户在一起很长时间么?”

“那你为什么要怀疑伴娘呢?”

“应该是直觉吧,我总觉得,从昨天到今天,伴娘脸色都不太对,精神也很恍惚。”

全开伸出手来,说道:“感谢郭先生,你提供的线索非常的有用。”

郭龙也伸出手来和全开握手,说道:“哪里哪里,我表哥被人害死了,我应该为他做点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