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二十一、地下室

“什么情况?”魏仁武不禁小声自言自语道。

原来花瓶后面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这个黑洞一定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这么简单就找到了入口了?看来还真是这样,魏仁武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而此时徐玖也一定还在苦苦寻找。

魏仁武来不及去等徐玖一起,他必须先下去救出岳鸣。

魏仁武摸索着朝黑洞里走去,洞口是个楼梯,因为确实太黑,无法移动,魏仁武被迫打开了手机里的电筒功能。

在灯光的照耀下,魏仁武可以看清,这是一条长而弯曲的楼梯。

魏仁武放轻脚步,缓缓走下,他不确定里面是不是有敌人,但至少不能让敌人发现自己。

魏仁武走了很久,楼梯依然重复着出现在魏仁武的面前,使得魏仁武甚至怀疑楼梯到底有没有尽头。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只有有路就一定会有尽头,魏仁武终于走到了楼梯尽头。

魏仁武进入了一个非常宽广的空间。

黑暗延伸至无穷无尽,魏仁武仿佛来到了一个未知的黑暗的世界,他手机的灯光根本不足以窥视这黑暗半点。

没办法,这样去找岳鸣,无疑是大海捞针,他又要掏出平板电脑来确定岳鸣的位置。

平板电脑显示岳鸣的黑点已经很接近了,魏仁武根据平板电脑所指示的位置缓缓移动,果然没走多久,魏仁武的手机灯光便照在一张椅子上。

魏仁武靠近椅子,有一个人被绑坐在椅子上,眼睛被黑布蒙住,嘴巴也被一块布堵住。

魏仁武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岳鸣。

魏仁武拿走岳鸣嘴里的布,并把岳鸣遮眼的黑布摘掉。

“魏先生!”岳鸣看到是魏仁武来救他,又惊又喜。

“我来救你了。”魏仁武严肃地小声说道。

岳鸣突然意识到什么,一张惊喜的脸,立马变得惊恐,他急道:“魏先生,别管我,快走,这是个陷阱!”

“陷阱?”魏仁武这一次懵了,甚至忘记了帮岳鸣解开绳索。

轰!轰!轰!轰……

火焰燃烧起来的声音,连续不断地魏仁武的耳边响起,整个黑暗的地下室顿时也亮了起来。

魏仁武这时才注意到,亮起来的火焰是地下室墙壁上的火把。

魏仁武还注意到,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太师椅,但是太师椅却是背对着他的。

但是这些都不足以让魏仁武警惕起来,最让魏仁武警惕的是,他和岳鸣被十三个手持黑森森的手枪的黑衣蒙面人紧紧包围住。

“欢迎来到‘封神会’,魏仁武。”太师椅背后发出了一个极其刺耳的声音。

魏仁武听得出来,这不是人声,而是一种电子合成的声音。

魏仁武对着太师椅大喊道:“你是谁?”

“他就是我们‘封神会’的老大——‘天帝’。”太师椅的侧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虽然有些不一样,但是魏仁武一眼便认出,太师椅旁边走出来的人是曾经那个老实淳朴的伍巍。

伍巍身穿一件小礼服,梳了一个柔顺的偏分,没有了眼镜,眼睛显得十分的有神,背着双手,像个管家一样站在太师椅的旁边。

“是小伍吗?”变化太大,魏仁武差点不敢相认。

伍巍微笑道:“正是我,魏先生。”

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寒暄道:“好久不见,人变帅了。”

伍巍笑道:“这才是我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魏仁武轻叹一声,说道:“看来,我是掉入了一个不得了的陷阱啊。”

伍巍哈哈笑道:“这是专门为魏先生准备的陷阱啊。”

魏仁武笑了,他笑道:“小伍真是好厉害,还真是遭了你的道。”

伍巍也笑了,他笑道:“不敢当,主要魏先生实在太厉害,竟然会想到‘调虎离山’这样的救援计谋,我也是考虑到魏先生一定不会去‘阿房宫遗址’,而且不管我把岳哥藏得有多好,你也一定能找得到他,所以才将计就计,在此设伏。”

魏仁武说道:“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你计算好的了?所以,你已经胜过我了?”

伍巍说道:“可以说是,略胜一筹。”

“投降吧,魏仁武,你已经无路可逃了。”这时,太师椅背后那个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魏仁武确实已经束手无策,他举起双手,瘪嘴道:“好,这位叫‘天帝’是吧?我投降。”

伍巍突然收起了笑容,严厉地大喊道:“魏仁武,‘天帝’在上,给我跪下。”

魏仁武并没有反抗,立马便跪了下来。

伍巍说道:“给我绑了。”

十三个黑衣人中,有一个黑衣人掏出了一根绳子,走上前去,将魏仁武五花大绑,并搜走了他身上所有的装备。

一旁仍然被绑在椅子上的岳鸣说道:“魏先生,对不起,你不该来救我的,现在害得你也陷入了危险。”

“我也觉得,我应该逃跑才对。”魏仁武一脸轻松地说道。

岳鸣知道魏仁武只是开玩笑才这么说的,但是岳鸣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魏仁武还有心情开玩笑。

伍巍哈哈笑道:“魏仁武,你果然一点都不担心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你们三个人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还没有被抓,只要她没被抓,你们两个就还有机会被她救出去,就算最坏的情况,你也可以拿她做交易。”

魏仁武坐在地上,笑道:“就算被你看穿了也没关系,我和小岳至今没有被灭口,说明你们也顾及这件事。”

“你错了。”伍巍收起了笑容,“其实,徐玖已经先你一步被我们给抓住了,只不过关在另一个地方而已,所以魏仁武你就不用妄想她会来救你们,更不用妄想她会拿她自己来换你们二位,你二位就乖乖地等死吧。”

魏仁武疑惑道:“哦?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为什么你们还不动手宰了我们呢?你们还在等什么?等着过年吗?”

岳鸣听着魏仁武连珠炮的发问,整个背脊都被魏仁武给吓凉了,眼看两人都已经是待宰杀的羔羊,魏仁武还要去激怒他们,就像在嫌弃两人死得不过快似的。

伍巍并没有被魏仁武给激怒,他缓缓道:“魏先生,你不要着急,人固有一死,但是也要死得有价值,你和岳哥现在还活着,不是因为你脑袋里那些天马行空而又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只是因为你们运气好,明天刚好赶上我‘封神会’的祭祀大典,我们需要活人的鲜血在明日午时当祭品,所以你们还可以活到明日午时。”

魏仁武冷静地说道:“那我们还真是要谢谢你了。”

伍巍哈哈笑道:“魏先生,别客气,朋友一场,我也应该留一点空间给二位,讲讲最后的心理话。”

伍巍伸手示意道:“来人,再弄张椅子来,将两人背靠背绑在一起。”

这十三个黑衣人便立即按伍巍的吩咐,再弄来一张椅子,将魏仁武绑在椅子上,让两人背靠背坐在一起。

“‘玄武’,我累了,都先退下吧,给他们两人留点独处的时间,咱们还要去看看那个叛徒。”太师椅背后又说话了。

伍巍对着太师椅,毕恭毕敬地说道:“遵命。”

伍巍大手一挥,喊道:“撤。”

呼!

伍巍话音刚落,墙壁上的火把就像能听从伍巍的命令一样,突然一下全部熄灭,整个地下室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魏仁武与岳鸣背靠背坐在着,两人良久都不发一言。

最后还是岳鸣先小声地打开僵局:“魏先生,他们走了吗?”

魏仁武说道:“应该走了吧,我刚刚仔细听了一下,除了我们两人,没有第三个人的呼吸了。”

岳鸣说道:“魏先生,我们明天就要死了,这辈子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魏仁武悠悠说道:“如果我明天死了,那么我这辈子要遗憾的事情可就多了。喂喂!小岳,你说得这么悲观干吗?”

岳鸣长叹一声,说道:“事到如今,就连你也被抓了,我们根本没有一点希望,我们只能等死了。不过,幸好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我觉得跟着魏先生,我已经做到了这一辈子最令我难以忘怀的事情。”

“等等。”魏仁武悠悠道,“小岳,你该不会真听信了伍巍那一套祭祀的鬼话吧?”

岳鸣疑惑道:“难道他哪里说的不对吗?”

魏仁武小声地笑道:“他的那一套也只能骗骗你们这些笨蛋,要想骗我,简直是痴人做梦。”

岳鸣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伍巍所说的祭祀的话,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立刻杀了我们呢?”

魏仁武说道:“他们不马上杀我们,是因为现在不能杀我们,而其中的原因,肯定是在徐玖的身上。”

岳鸣说道:“伍巍不是说徐小姐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吗?”

魏仁武说道:“我们姑且认为他没有骗我们,徐小姐确实落在了他的手上,但是我却并不认为徐小姐已经遭遇他们的毒手,甚至我认为我们还活着,也是因为徐小姐的原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