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侦异案

奇侦异案

更新时间:2021-07-27 19:32:24

最新章节: 三个人,一把飞在半空中的手枪。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先控制住手枪,便能控制住局面。然而岳鸣跳了起来,率先接住了向下掉落的手枪。最终,手枪落入了从来没有用过枪的岳鸣手上,顿时手枪的威慑力便减少了一大半。但是枪毕竟是枪,就算枪在猴子的手里,它也是可以打死人的,所以在岳鸣手里,他还是可以威胁到王选民。可是

十一、独自逃跑

徐玖不见了,岳鸣心急如焚,但是魏仁武却似乎并不在意,魏仁武抱怨道:“不见了,就不见了呗,你一大清早的,嚷嚷什么!”

岳鸣大喊道:“魏先生,你听清楚没有啊?是徐小姐不见了!我们要保护的人不见了!”

魏仁武赶紧捂住快要被岳鸣的声音震聋的耳朵,说道:“我听得很清楚,你就为了这点事,就来打扰我睡觉吗?”

岳鸣不太明白魏仁武为什么会不心急,他仔细想了想,突然顿悟道:“魏先生,莫非你早就知道这种结果了?”

魏仁武有些惊讶:“哎呀!被你看出来了啊,没错,我确实知道她会消失。“

“徐小姐,是被‘封神会’的人给抓走了吗?”岳鸣急道。

魏仁武悠悠道:“你昨晚睡在沙发上,如果是徐小姐被抓走的,她肯定会反抗,弄出声响来,你难道会听不到吗?另外,我放在门把上的酒杯,是不是也安然无恙地放在桌子上的吧。”

岳鸣明白道:“你是说,徐小姐是自己走的。”

魏仁武点头道:“没错,她是自己偷偷走的,而且,我估计你的车钥匙应该已经不见了。”

岳鸣赶紧摸摸衣服口袋里,他掏出了“哈弗”越野车的车钥匙,松一口气,说道:“还好,车钥匙还在。”

魏仁武摇头道:“我是说的另一把。”

对啊,还有“玛莎拉蒂”的车钥匙呢?岳鸣赶紧又摸摸自己的衣服口袋,却怎么也找不到“玛莎拉蒂”的车钥匙。

岳鸣惊慌道:“遭了,遭了,‘玛莎拉蒂’的车钥匙被她拿走了。”

“瞧瞧,我说的吧。”魏仁武抚摸着八字胡,嘲讽道。

岳鸣急道:“她为什么要偷偷地离去呢?”

魏仁武一边穿衣服,一边跟岳鸣解释道:“她不信任我们,觉得我们是累赘,所以才偷偷跑了的。”

岳鸣说道:“那我们要追吗?”

魏仁武穿好衣服,猛敲岳鸣的后脑勺,骂道:“你说的不是废话么,当然要追啦。”

岳鸣捂住疼痛的后脑勺,疑惑道:“可是,我们要上哪儿去追她呢?”

魏仁武说道:“昨天,我不是告诉你,往湖北方向走吗?事实上,徐玖有偷听我们的路线,而这也是我故意让她偷听的。”

岳鸣说道:“那她肯定往湖北方向走了。”

“错。”魏仁武摇头道,“大错特错,我故意把我们的路线讲给她听,她肯定不会跟我们走同一条路线的,所以她往川北方向去了。”

“你能确定?你恐怕只是猜测吧,如果我们走错路,就惨了。”岳鸣质疑道。

魏仁武很有信心地说道:“不会错的,而且我也不是猜测,我有依据的。”

“依据在哪里?”岳鸣只有看到实质性的东西,他才会安心。

“你啊,冷静起来就会展示出前所未有的聪明,可是当你迷茫起来,就傻到外婆家去了,我既然预见到她会跑,自然会做一些手脚的。”岳鸣想要实质性的东西,魏仁武就给他,所以,魏仁武从床头柜里掏出一部Ipad递给岳鸣。

岳鸣认识这部Ipad,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当岳鸣点开Ipad便全明白了。

Ipad上有一个黑点在地图上移动。

岳鸣惊喜道:“这是徐小姐吧,你在她身上安装了跟踪器?”

魏仁武摊开双手,瘪嘴道:“事实上,我给她的身份证上安装了那玩意,那个假身份证,她肯定不会扔掉,因为对她很有用。”

岳鸣称赞道:“魏先生真是厉害啊。”

魏仁武哈哈大笑道:“小岳啊,你又开始说废话了。”

岳鸣说道:“那我们赶紧去追吧,不然她会跑远的。”

魏仁武从床上跳下来,说道:“不急,听说南充的‘文兴米粉’特别好吃,我们去吃个早餐,再去追也来得及。”

岳鸣又一次质疑道:“我那车速度很快的,如果我们不赶紧追的话,恐怕很难追到她了。”

魏仁武又笑了,他笑道:“放心,她根本跑不远,我可不止动了跟踪器这一个手脚。”

岳鸣这下却高兴不起来了,他说道:“希望,你不是对我的车动了什么手脚。”

魏仁武嘻嘻笑道:“你猜。”

另一边,徐玖已经开着岳鸣的“玛莎拉蒂”上了“广南高速”朝广元方向去了,她准备从广元出川,到汉中,进入陕西省。

徐玖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她心里在想,魏仁武和岳鸣这两个蠢货,一定不知道她会跑,现在也一定还在睡大觉,如果她真带上他们俩,只会害死她自己的,所以对于她来说,甩掉他俩,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她悠然地在长长的高速公路上驾驶着汽车,她又开始一个人孤独的逃亡生涯了,她并没有对此感到恐惧,因为她不是第一次一个人逃亡,也许上一次逃亡的时候,她还会感到害怕,但是这次她却再也不会害怕,她这次信念非常的坚定,因为这一次她要报仇。

她面无表情,思索着报仇的计划,就在计划渐渐在脑中明朗化的时候,突然砰得一声,全盘打断了她的思路。

徐玖不知道声响来自于哪里,她只知道,声音出来后,“玛莎拉蒂”便失灵了,除了刹车和方向盘还能用以外,好像每一个功能都报废了。

徐玖不明白“玛莎拉蒂”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而现在速度越来越慢,她只能把车停在应急道边上。

徐玖焦急地下车,查看“玛莎拉蒂”的毛病,她打开引擎盖,一股刺鼻的浓烟扑面而来,呛得徐玖鼻涕眼泪一涌而出。

徐玖待浓烟散去之后,才能查看引擎的情况,可是情况并不乐观,整个发动机都已经报废了。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高速公路上,没有了自己的交通工具,除了走路以外,可能唯一的办法便是看看有没有过路的汽车愿意载徐玖一程。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大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很难遇到一个真正愿意帮助自己的热心人。

徐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她不想与过多的陌生人接触,对自己对别人都不好,但现在她只能求助于别人。

她站在路口,对每一个过路的车辆,都会伸出大拇指。

这是一种搭乘的请求方式,很多喜欢旅游的人,都知道这个手势。

不过很遗憾,过去了半个小时,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

徐玖都几乎想要放弃了,没有车,便知道步行去广元。

她决定再试最后一次,差不多两分钟后,果然来了一辆越野车,徐玖赶紧伸出大拇指,希望这辆车能停下。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辆车居然停了下来,它停在了应急道上。

徐玖赶紧去敲车窗,希望跟车里的人说明情况,请求他们帮助。

副驾驶的车窗摇下,徐玖当时就懵住了。

一张色眯眯的八字胡男人出现在徐玖的眼前。

这个男人正是魏仁武,魏仁武嘻嘻笑道:“美女,车抛锚了吗?需不需要我载你一程?”

徐玖一看到魏仁武,便立即明白这都是魏仁武搞得鬼,她怒骂一声:“你可真是个混蛋!”便打开了汽车后座的大门,钻进汽车。

魏仁武示意驾驶座,面色铁青的岳鸣开车。

岳鸣一声不吭,便发动了越野车。

徐玖坐在后座上,质问魏仁武:“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会跑。”

魏仁武也不否认地说道:“那当然,是我的人,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休息逃出我的五指山。”

徐玖说道:“为了留下我,你就不惜毁了那辆车吗?”

岳鸣这时插了一句嘴,他狠狠道:“那不是车,那是‘玛莎拉蒂’,那可是‘玛莎拉蒂’啊!”岳鸣现在心如刀绞,对于男人来说,特别是爱车的男人来说,他们自己的车有时候就跟老婆一样,车被毁了,在他们心目中,和死了老婆的心情是一样的。

魏仁武哈哈笑道:“小岳啊,你不要这么小气嘛,尸体还在的,后面肯定会被交警拖回去,当时回来领了尸体,还可以修好。”

岳鸣都快哭出来了,他伤心道:“一个健全的运动员,在经历过一次大的伤病后,都无法恢复到他巅峰的时刻,而何况是机器,尸体拿回来,也是半个报废车了。”

幸好不是徐玖的车,徐玖倒不会为车心疼,她只是不喜欢魏仁武戏耍了她,她抱怨道:“如果你想留下我,大可以跟我说,我最讨厌别人耍我了。”

魏仁武说道:“我正常地留下你的人,也留不下你的心,只有你服我的时候,你的心才会真正的留下来,只有你的心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我们三个才能排除万难,化险为夷。而我这么做,也就是让你了解到,我是有能力去保护你的,而且为了保护你,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

岳鸣讥讽道:“好一个不惜一切代价,首先牺牲的就是我的‘玛莎拉蒂’。”

徐玖悠悠道:“行,我不跑了,我就要看看,你准备如何来保护我。”

魏仁武笑道:“拭目以待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